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39章: 春猎·忆起梦境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39章 春猎·忆起梦境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上,天气清爽,淡淡的青草气息在空气中悄悄弥散。

所有的人都围着篝火坐着,把酒言欢。

最为潇洒快活的当属落雪之王雪篱,左手是绝代的宠妾,右手是妖异的男宠,凡是在他身边的男女,皮相总是那么出色,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那个曾经和心冥一样冷漠的女人——明月,变了很多,学会了谄笑奉承,学会了察言观色,或许是因为她虽然和心冥有相似之处,但是她终究不是心冥,怎么可能和心冥一样冷傲到执拗呢。

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不可复制的唯一,还有谁会像心冥那般冷清淡漠呢?即使是心冥的失忆版——湘姬,也是几乎完全不同于心冥的另一人。同样的身,同样的心,同样的灵魂,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际遇和往昔。

明月举着杯子为雪篱斟酒,雪篱并不反感她,虽然知道她是篱歌(雪篱的长兄,第一卷里的人)派到他身边奸细。

那年篱歌决心发动政变,想要趁雪篱大病时夺权,明月是一个重要的棋子,可是谁曾想到,这颗棋子竟然在紧要关头临阵倒戈选择了背叛篱歌,于是篱歌一败涂地。

那一场变故使众多人看清了篱歌的野心,奇怪的是,雪篱从嶙峋宫的冰湖之底回来后竟没有处置篱歌,那事情就那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小玉”心冥瞧着篝火对面的雪篱,却拉了拉身边的小玉的衣袖。

“怎么了?”小玉放下手中的食物,转脸看心冥。

“我不舒服,想要回去睡觉。”心冥显得格外的没精神。

“不舒服,哪里,严重不严重,要不要我把随行的大夫召来?”

小玉担忧的问。

“不要了”心冥扭头看向她,嫣然一笑,“没事的,只是今天车马劳顿,有点儿疲惫。”

“湘姬”小玉惊诧的瞧着她,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心冥茫然于她的惊诧。

“没,没事,我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说着心冥起身,到剑隐的身边小声说了几句,剑隐点头,她便朝着自己的寝帐走去。

小玉用担忧的眼神望着心冥,难道真的要恢复记忆了么?怎么可能?当初剑隐给她的不是可以将过去彻底抹灭的‘忘忧花’么?越想越觉得诡异

心冥不说,她又怎么知道魅姬曾经出现过,那个香囊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

小玉转头瞧了瞧雪篱,雪篱也瞥了她一眼,又继续饮酒作乐,浑然不把心冥放在眼中的样子。

心冥回到寝帐,默自抱膝而坐,独对孤灯,完全不同于往常的安静。

面前摆着的正是魅姬给她的香囊,上面的雪篱花,盛开在红色的背景上,格外的妖异。

她眯着眼睛,盯着锦囊,脑子里全是那些夜里诡异的梦境:

无数的雪篱花,白袍男子,绝美的女人,所有一醒来就会斑驳的梦境,竟然在此刻清晰起来。

她终于知道那个男子叫做雪篱,那个女子叫做心冥,只是她不相信自己就是那个女子。

“我怎么可能是心冥呢,我才没有那么倒霉,我是湘姬,是哥哥的妹妹,是天蛛的公主,我怎么可能是云流抛弃的公主,是千嶂宫的杀手,是雪篱的床奴,是……”她使劲儿摇头,最后肯定的对自己说,“我是湘姬,不是心冥”然后抓起锦囊塞进袖囊睡下。

帐篷外,忽然闪过一道身影,动作极快,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远去。

她的寝帐离众人篝火处比较远,所以有人接近众人也很难发现,尽管留下守护的人都是天蛛王宫的禁卫,但是,看起来,那道影子的实力,比那些禁卫强了千百倍。

才要闭眼休息的她,立刻又睁圆了大眼,考虑自己要不要追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苏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