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4章: 我是谁,你可以告诉我么?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4章 我是谁,你可以告诉我么?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巨大的地下宫殿里,明珠闪烁着柔美的光芒,无数的金银雕镂的器具在明珠的光辉中泛着明晃晃的光。

雪篱的寝宫。

一个披着白色披纱的女子,直直的盯着前方,目光没有焦点,绝美的脸上更没有一丝波澜。

由远渐近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荡的空间里,并不奇异的声调却硿硿的敲击着她的心,周围一定很大吧,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周围的实物,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漆黑,难道世界一直是这样的颜色么?

空洞灰死的眼睛,没有光彩,映不出任何景象啊。

“有人么?”听不到声音了,什么人,来了又走了么?

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她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人回答,只有她自己的声音在回环啊。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是谁?”拍拍空白的头,陷入艰难的回想。

脑袋似乎是被割裂过的,里面的东西好像被剜出去了,什么都没有,和被掏干净瓤子的瓜没有区别吧。

“你终于醒了。”

突然传入耳朵的话,在极近的耳边,声音并不洪亮怕人,却像遇到洪水猛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心中有一阵强烈的惧怕。

“你,你是谁?”是谁可以让我这样害怕?她转脸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问。

“我,怎么,你都忘记了吗?”雪篱狐疑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发现那双曾经将他迷惑的晕头转向的眼睛竟然消失了光彩,“你看不见我?!”莫名的惊诧,突然抓住她的肩膀,何以这样在乎?

女子点头,吃痛的皱眉,“是的,我什么都看不到。”

半信半疑的在她眼前挥手,没有反应,她竟然没有反应,她居然真的看不到了!

心中有钝刀割过的感觉,为什么这么痛?

“我是谁,你可以告诉我么?”她望着他,问,一脸茫然神情。

他再次惊怔,目光闪过某种仿佛灭顶的沉痛。

不被她察觉,他深深的吸气,目光重新变得坚毅,“你是莹雪,我的贱婢床奴。”几乎残忍的吐出这样的话。

“莹雪,床奴,贱婢?”五雷轰顶,脸上刹那煞白,“我的家人呢?我怎么会是贱婢床奴?!”她忽然无助的哭出声。

他静静的看着,无动于衷的看着,也许只有让你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自我认识,你的心才会好过一点吧?“以后你必须熟悉这里,做一些本职工作。”命令的口吻,不带一丝温度。

他决定了,要让她从心底认为她自己就是一名贱奴吧?

“本职工作?”死而复生后的心冥,看不见世界,也丧失了过去,他所谓的本职工作,她根本不能明白。“哦,我会把这里打扫得一尘不染。”

“一个双目失明的瞎子,能把这里打扫得多干净?”冷笑着。

“这······”双目失明,她根本连寝宫是什么样的布局都弄不清楚,何谈打扫,也许摸索着走路都会撞上金碧辉煌的墙壁吧?“您可以给我时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熟悉这里,并且把这里打扫······”

“总有一天是哪一天?!”忽然拽住她恶狠的问,“要你这样的瞎子来做,不如找个其他的下人,只要是人就会比你墙上千百倍!”顿了顿似乎想通了,“不过你这么喜欢抹桌子扫地,也好,那么你就使劲的做吧,天黑以前必须把寝宫的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干净,还有,内室中浴池的水也要换上新的,凉了不行,烫了也不行!”

雪篱睡过的女人无数,可是他的寝宫却是女人的禁地,她是第一个进他寝宫的女人,但是这并不是一种幸运,至少对于她来说不是。

偌大的寝宫又变得死寂,天黑以前,现在离天黑还有多大会儿?

寝宫珠光柔润,可是她的世界就是黑色的,没有一星光亮,她连哪里是门哪里是窗子都摸不清,怎么打扫,何况还有烧水添水?

雪篱是故意要刁难她的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怒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