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42章: 谁在伤害谁?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42章 谁在伤害谁?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冥醒来的时候,睡在帐子里,蛇身上那种冰冷的,滑腻的触觉,还在身体的神经中氤氲不去,冷战之后,浑身是细小繁密的鸡皮疙瘩。

她侧头,身边躺着的是雪篱,因为是临时搭建的栖身帐子,自然不会像森林外的寝帳那么舒服令人满意,能有那支照明的火把,和铺垫在身下的丝毯已经很不错了。

她坐起身,现在是深夜,又是森林中,自然不应该有月光才对,但是,为什么帐子外会有耀眼的光芒,似乎是火光。

森林里点火,那不是要成火灾的?

她带着些好奇,想要起身出帐探个究竟,只是没想到,才刚刚有个小小的动静,身旁的人就醒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冰冷的触觉,突然想起了那蛇的冰冷,身子一颤,猛的将手抽出,躲开他老远。

雪篱的手僵在空中,眼睛定定的凝在她身上,火把的光芒中,她仿佛看到他的眼底有脆弱的受伤的光点,心头莫名的软了一下。

‘怎么我会想到篱雪呢?’她皱了皱眉,有些懊恼,是的他们长得一模一样,但是雪篱就是雪篱,篱雪就是篱雪,她又一次提醒自己。

“你要去哪儿?”他悻悻的收回手,话语中带着孩子气的敏感和不安,仿佛怕被抛弃。

这样的感觉让心冥有种无力的感觉,‘雪篱怎么会给我这样的印象?’她觉得很奇怪,就算是以前的一些事情已经记起,但是不论是过去的记忆,还是这回三年后的重逢,她都觉得这个落雪国王是个绝对强悍狠绝的人物,说他身上有孩子般的敏感和惶惑,连自己都不相信。

“我想出去走走,醒了就睡不着了。”她显得格外的乖巧,没有要和他对着干的意思。

她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此刻把雪篱惹毛了的话,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雪篱忽然消失了刚刚的脆弱神情,邪气的一笑,“没想到你还真是个艺高胆大的人物,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说想要出去走走,你是不是把外面的兽都当作病猫来看的?!”

她发现他的眸子里有怒意,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发怒的样子,平时见他永远是高深莫测的样子,嘴角永远挂着招牌一样的邪气的笑意。带着三分漫不经心,七分诡谲多变。

她低头,眼眸里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抬头瞬间突然笑起来,抓住他的胳膊甜甜的笑道,“有大王在,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中午那蟒蛇那么猛,不都被您切割成碎片了么?”

雪篱对她突然的改变抱持警惕态度,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心道,跟着剑隐混了三年到有点长进,只可惜,不用在正道儿上。

也不知他那所谓的正道儿,是指什么。

“你确定要出去?”雪篱突然带着些恶作剧的笑意。

“恩”心冥突然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湘姬’,脑瓜儿点得如捣蒜。

“你确定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够好?”雪篱突然凑近她许多,灼热的气息扑到她的脸上,一直溜进她的心头,她很不自在的往后挪了挪,继续捣蒜。

“那么谁今天中午被蛇给吓晕了来着?”雪篱还是恶质的笑着,不依不饶的跟进。

“现在我只是在帐子外面走走,不会有野兽,更不会有蛇的。”她又向后退了退,身子几乎要碰到帐篷。

“如果我告诉你,现在外面的情形比中午更加可怕的话,你还要出去吗?”他还是‘厚颜’的向她逼近。

她的脊背抵上了帐子,“我不相信,你肯定在骗我。”

“骗你?”雪篱伸出手,勾起她的下巴,轻轻的捏了捏,那神情好像在欣赏一件赏心悦目的瓷器,心思根本不在和她正在进行的话题上。

“对,你就是骗我,故意不让我出去。”她笃定的点头。

“哦,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雪篱轻轻的在她的唇角印下一吻,叹气似的说,“你一定要出去的话,我不拦着你,不过出去之前,请你先贴着帐子,仔细听听外面传来的声音。”

“恩?”心冥下意识的打量着雪篱,见他没有玩笑捉弄的意思,便将耳朵贴在帐篷上,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贴在帐篷上,难道说外面有什么声音,不贴在帐篷上里会听不见吗?

她功夫不错的确不假,但是,现在的她,功力不及原来的一半。

贴在帐篷上静静的凝听,脸色却越来越差,由原本的白一点点变为苍白,又由苍白变为惨白。

做了一个视频,关于《邪王的囚宠》来世卷vs《阁主的虐奴》的,有兴趣的亲可以看看哈http://www.56.com/u16/v_NDM2NjU4Njk.html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逼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