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59章:默认章节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59章默认章节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篱以香囊为引线,找到了王宫后的山峦附近,正好碰上追月也带着王宫侍卫寻到此处。

见了雪篱,追月上前行礼,雪篱只是静默的凝视着他,没有让他起身。

良久的沉默后,雪篱突然开口,“篱歌在哪儿?”

追月稍稍一怔,片刻抬起头,笑了笑,却不卑不亢的回答,“属下也不知道,属下只是云流王宫中一个小小的侍卫统领,怎么会知道堂堂落雪国瑞安王的行踪?”

雪篱也不见丝毫动怒,抿唇一笑,背起手,转身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你不是很希望心冥好起来,很希望她见证你的本事么?倘若你不知道篱歌的下落的话,恐怕,你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让她见证你的实力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追月完完全全的被震惊,这是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也是他多年来奋斗的目标,如今却被雪篱轻而易举的道破。

即便是莫言,也未曾窥透过他心底的想法啊。

突然,他觉得眼前这个银发男子,格外的可怕。

“我怎么会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不说出篱歌的下落,我们就找不到魅姬的藏身之处,找不到魅姬的藏身处就无法救出心冥,心冥若是被折磨死了的话,你的奋斗目标就永远不能实现。“

“我不知道”追月,突然起身,生硬的回答。

雪篱依旧不气不恼,“是吗,你真的不知道?我想你选择和篱歌合作,把心冥从王宫带出去,表面看来是为了报复心冥,为父报仇,或者为了利用心冥来对付我和莫言,而实际上,你只是不想让他留在我或者莫言身边吧?”

追月突然觉得格外难堪,好像生生被人剥去了外衣,把一切最为原始真实的想法都曝晒在阳光之下。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

雪篱,依旧是雪篱,他可以为心冥变得温柔万般,也可以为心冥变得和过去一样锐利冷酷,他本就有看透人心的本事。

只要他够冷静睿智,便没有人可以逃过他那双犀利的眸子。

当然不能否认,在心冥那里,他的冷静睿智总是逃得踪影全无。

追月紧握双拳,双眸直直的盯着雪篱却不说话,他这一生,除了当年心冥杀他父亲时,他曾极度恐惧过,后来便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没有谁能够让他感到恐惧,即便是莫言,也只能让他震惊异外,而此刻,雪篱那种看似淡漠的眼神却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

一股打心底复苏的恐惧渐渐袭上心头,只是,他的桀骜固执,让他不肯对雪篱示弱。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强求,不过,我想,篱歌及其同伙恐怕不会让心冥活得太久呢。”

追月听他这话,却突然一笑,“这可未必,心冥是你和莫言的软肋,目前心冥当是最安全的。”

雪篱不置可否的笑着,妖冶迷人却偏偏生出一种旷世难及的清远,“是么,你很聪明,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可知道,带走心冥的那个女人有多么疯狂?你在千扇门呆了那么多年,不会连她的事情都不知道吧,她一向恨我,只要可以打击到我,他便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没错,我是很在乎心冥,而我越在乎的人,她就越要疯狂的折磨,若是心冥的死可以让我痛心疾首,我想她绝对会让心冥死。”说到这儿,雪篱凝眸于追月渐渐苍白的脸色,“你还觉得她在篱歌手里会很安全么?”

追月愣愣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木讷的开口,“你到底知道多少事情?是不是篱歌所有的举动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雪篱不发一言,微微翘起唇角,突然拉近与他的距离,逼视着他,良久,缓慢的吐出一言,“你觉得呢?”

说完,雪篱转身,继续向山上走。

他组建千漳宫,嶙峋宫以及巉岩宫来训练服从于他的杀手,并将这些杀手安插到各个城市藩国,这些杀手可不是吃白饭的。

天下异动根本逃不过他的眼,被他关注的人,自然更加无法逃脱。

篱歌的动作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是到了云流之后,这个家伙就像突然蒸发了一样,查不到下落,显然他没有安身于闹市。

追月微微一颤,盯着雪篱远离的背影,无语。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