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何以许情深 [目录] > 第46章:赖蛤蟆中的极品(10)

《何以许情深》

第46章赖蛤蟆中的极品(10)

莫道欢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咣当”的一声响,是椅子给带翻倒地的声音,而后,电脑关机的声音,再而后,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

刚刚到了门前的苏意浅本能的后退了两步,才堪堪躲过被猛的撞开的房门,就对上慕炎熙焦灼的眸光,一时有些个手足无措:“我见你没睡,所以过来给你送杯咖啡。”

“你还真是有心呢,咖啡喝的多了会失眠的,不知道晚上喝牛奶才合适些么。”

话里话外那种讥讽的味道显而易见,苏意浅咬着唇退后两步,给他让出路来:“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个。”

慕炎熙似乎没有耐性在她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不等她把话说完,径直越过她的身边,向着玄关处而去,身子不经意的刮了她的,于是,滚烫的咖啡飞溅出来,烫在她的手上,立刻殷红了一片,钻心的痛让她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他却似乎浑然未觉,已经在套上西服外套,动作快得不比寻常。

“这么晚了,而且你又喝了那么多的酒,还要出去?”苏意浅忍不住开口,好歹是今晚是她们的新婚夜,就是做个样子给别人看也好,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离开么。

“嗯。”简短的一个字从咽喉里吐出来,那般的勉为其难。

苏意浅依旧立在原地,定定的望着他,没移动分毫:“你这个时候离开,会给人生闲话的,我无所谓,你的名誉不要了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要留住他,尽管心里清楚,即便他不走,他们之间一样是什么也不会发生。

慕炎熙手里的动作似乎是顿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回头,冷冷的一句:“什么时候,我的事情也要你来管了,难道你以为一场有名无实的婚礼,你就摇身一变成了可以左右我的慕夫人了么?”

苏意浅觉得自己真是有些犯贱,手上的痛感钻心刺骨,却比不上此刻心凉如水的煎熬。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春心萌动了么,不过今天不行,改日如果我有心情了,可以考虑。”

他当她是什么,什么叫做春心萌动?他当他自己是什么,摆着高高在上的派头给谁看的?

那么一种淡而无波的语气,那么一番讽刺味十足的话语,让苏意浅的一张脸火辣辣的烧起来,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房门就在下一刻给推开,再用力关上,稳健的脚步声愈来愈远,而后,兰博基尼启动的声音,疾驰远去的声音,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豪华却过于大了些的别墅里,苏意浅一个人孑然而立,品味着宁寂下的苍凉,心给人掏空了一般的感觉。

她在质疑自己之前的决定,这个慕炎熙,真的可以成为她的良人么?

明明且近,又似乎遥不可及……

一个人的夜晚,愈加的漫长到没有尽头,辗转反侧了不知道多久,苏意浅才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梦里,都还在流连他那个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

……本章完结,下一章“赖蛤蟆中的极品(1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