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19章: 红叶山庄(二)

《红袖舞天下》

第19章 红叶山庄(二)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蒋平又好气又好笑瞥我一眼,认命叹了一声:“迟早我老蒋命丧你手里……”

我突然想起孟湘儿和他打赌的事,忍不住好奇心问:“蒋老头,当初我和你赌白玉堂什么了?结果你输给了我?”

“不就是……”蒋平猛地止住嘴巴,白我一眼道:“你忘记了我就没必要提醒你,输了就是输了,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做就是了,陈年往事莫要再提。”

我一副小人得志道:“以后我要是记不起来算你走运,要是万一很不幸我想起来的话,别怪我跑去告诉白玉堂去。”跟我玩花样是吧?搞得那么神秘,一定跟白玉堂有很密切的关系,说不定,当初他们为了打赌,连自家兄弟也算计进去。

“你!”蒋平气结挽高衣袖想打架的模样,横眉竖眼道:“不是说好不能告诉他吗?你反悔?”

“不说也行,除非你告诉我,当时我们打的赌是什么?”我理直气壮回应道。

蒋平见我坚持到底,不由泄了口气道:“不说行不行?”

我摇摇头,眼神加以颜色,意思是:你再不说,以后我要是知道肯定告诉白玉堂去!

蒋平叹了一口气,“丫头,当时你赌我家五弟会不会为你而死……”

我吸口谅气,白玉堂……他肯为孟湘儿死?没那么严重吧?我看不出来他有痴情到这种地步……

“当时你下了一种迷*在茶水里,骗我家五弟说你下了毒,如果他认为他是真心的,就喝下那杯茶水。”蒋平娓娓道来,“谁知你那杯茶被人调了包,我五弟喝下去的真是一杯毒酒!”

“啊!”我失声叫起,忙道:“后来呢?”

“我们陷空岛五鼠也因此欠了展昭一个人情,是他及时寻着解药给咱五弟服下。”诉起旧事,蒋平至今仍为当时情况危急心惊胆跳,转头问我道:“这些往事说来话长,尽管下毒者已死,我们还是查不出幕后指使人是谁。”

“展昭怎么会有解药?”我提出几点疑问道:“还有,你曾说过我会下毒,难道我只会下毒不懂帮人解毒吗?”

蒋平表情复杂望着我,许久才道:“要不是展昭取自己身上的血当药引,我家老五早就尸骨无存了。至于你嘛,只会下毒不会解毒,而且这种毒你都见都未曾见过,三个时辰内会令人剧烈老去,最后化成一滩尸水。”

我眉头一蹙,道:“上次我中毒又没见他拿自己血当药引?展昭还以为自己是千年人参哪?”

蒋平失笑道:“我说丫头,你吃哪门子的醋啊?展昭身上流的血不是什么仙丹灵药,只是这种毒他曾见过,因为……他师父就是死于这种毒,所以他以他的血作为药引加上其他几味药材,才及时救回我兄弟一命。”

我更加奇怪了,追问道:“为什么一定要他的血作药引,你们都不行?”

蒋平一下子脸红到脖子里,嘴巴撇了撇,尴尬说不出话来。

“说呀!”我踩了他一脚,不痛快逼问。

“这……这药引,一定要童子的血才行!”蒋平低声像蚊子一般细声道。

“哈哈哈……”我笑弯了腰,捧着肚子蹲在路边狂笑不止。

蒋平的脸一会青一会白,恨恨干瞪着我,“笑什么?我们陷空岛除了五弟,均是有家室的人,有什么好笑的?”

“我……”我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乐道:“我不是笑你,是笑……”我想到什么忙掩住嘴巴,是了,我不能说我在笑展昭,笑他还是……算了,打赌的事就此作罢了,说到最后为孟湘儿背黑窝还不是我?为了赌白玉堂会不会为了孟湘儿而死,差点就真的赔上他的性命,所以,孟湘儿与蒋平打赌的这件事当然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不气疯才怪,怪不得蒋平那么害怕他五弟知道真相呢。我要是白玉堂,知道了事情真相第一个非宰了蒋平不可。

“现在你知道这件事了,你可要答应我千万别告诉咱家的老五,要是他知道自己欠下展昭一份人情是因为我而起,不跟我翻脸才怪!”蒋平诚诚恳恳低声下气道。

“不说也可以,但是你告诉我,展昭所追的朝廷钦犯是怎么一回事?”这事我一定要弄个明白,为什么他弃未婚妻的行踪不顾,却去追那个朝廷钦犯不可,到底是找我的事重要还是捉那个朝廷钦犯重要?

“你这么关心他作什么?还不如多点关心咱家的老五……”蒋平一脸不情愿,哼地一声扭过头去。

我靠了过去,皮笑肉不笑道:“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记性不太好,很容易对某些事说漏了嘴,特别是……”我故意将“特别”两个字加重语气,还有意朝他眨眨眼。

“丫头,你敢威胁我?”蒋平又急又跳,大呼小叫道。

“说不说随便你好了。”我有意不理他,转过身去。

蒋平最后忿忿不平道:“这件血案都惊动整个东京城,皇上龙颜大怒,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我叉着腰回瞪着他,没好气道:“我被人下药昏迷了三天,你以为我是神仙啊?未卜先知啊?我要是知道我还用问你?”

“什么?你昏迷了三天?难怪老五寻遍京城都不见你踪影。”蒋平思量一阵,问道:“可是易蓉下的药?”

“不是她还有谁?”我抱怨松松手脚,道:“在马车上躺了三天三夜,要不是展昭看出那易蓉有古怪,我现在已经出关外当人家的宠物去了。”

“宠物?什么叫宠物?”蒋平比我还急,关切道:“你和她无冤无仇,她捉你到关外作什么?”

“这事说来话长,你先告诉我那件血案是怎么回事。”我不想跟他唠叨下去,直接问起京城大案。

“关押在刑部的重犯石霸天逃脱监牢,为逃开追捕闯入一品楼,将里面百余名人质全部杀害后,还放了一把火烧了一品楼……”蒋平说起这事,情绪也激动不已,“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让我蒋爷爷见着他,非宰了他不可。”

……本章完结,下一章“ 红叶山庄(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