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43章: 与皇后的较量(一)

《红袖舞天下》

第43章 与皇后的较量(一)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几乎是连蹦带跳回到德兰宫,一进门差点撞到一个人,还好我够灵敏,及时刹住脚步,抬眼一瞧,来人正是李公公,他大眼瞪着我,一脸无奈轻斥:“孟姑娘,您的举止什么时候才修得正果?”

我心情大好,对他讥讽并不在意,不过,德兰宫气氛好像不太对劲,苗妃不在,小红绿裙等人满脸惶恐,尤其是小红,一见我,眼泪都流了下来,欲言又止。

尽管很疑惑李公公为什么会此时此刻出现在德兰宫,表面还是陪笑道:“李公公,这么晚了,您不在皇上身边侍候,大驾光临德兰宫有何指教?”

李公公双手捧着一道圣旨,严肃道:“圣旨奴家已经宣了,你们去请小太子出来,耽误了时辰,皇上若是怪罪下来,谁也沒好果子吃。”

我听得更是一头雾水,小红胆大扯我到一边,压低声音道:“湘儿姑娘,大事不好了,皇上下旨,要太子爷立即迁往柔仪殿……”

我顿时头大如斗:“柔仪殿不是皇后的寝宫吗?为何要小皇子搬到那里去?”

小红大把大把眼泪掉了下来,哽咽道:“按大宋后宫历年律例,皇后无子嗣,被立为太子的小皇子,需由皇后娘娘亲自抚养……”

“怎么会有如此不成文的规矩?”我对此律例不能理解,十月怀胎已属不易,还要将亲生儿子从身边抱走,从此母子相见不相识……苗妃肯定很难过,毕竟孩子才刚满月,我四处张望,都沒见她的身影。

“奴婢也心急如焚,苗妃娘娘自从领下圣旨后,便闭门不出,连绿裙也不给进去探望,奴婢担心娘娘会一时想不开……”小红望着我,六神无主,哀怨道:“娘娘平常不太与任何人亲近,唯有姑娘的话,估计会听几句,所以,奴婢恳求姑娘一定要劝劝娘娘。”

我扭头看了李公公一眼,他眼光闪烁躲开我的目光,干咳一声道:“孟姑娘,这可是皇上的旨意,奴家也很为难……”

我心里已经明白,赵祯开始动手了,先是孤立苗妃,让她完全失去太子作为依靠,俗话都有说,狗急都会跳墙!他也许借此,引出他所谓怀疑的“奸夫”!太子落到善妒的皇后手里,下场会好到那里去?天下所有母亲不是不爱孩子的,赵祯孤注一掷,赌的就是苗妃的贞节!可是……血浓于水,孩子是他亲生的,他怎狠下这道心来?

“小红,别担心,我尽力而为。”我劝退小红,朝内室走去。

“孟姑娘,奴家等你消息,别让奴家等久了。”李公公叹了一口气。

我沒应声,慢慢走着,虽是短短一段路,脚步异常沉重,苗妃并非一般人,她括静少问世事,并不代表她什么都蒙在鼓里。

站在门口,手举起又放下,话到嗓间却不知怎么开口,犹豫一阵,才轻声开口道:“娘娘,湘儿有几句话对你说。”

里面丝毫动静都没有。

我顾不上太多,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虽然我不太相信苗妃是如此脆弱会做傻事的女子,不过面临骨肉分离,我也不敢断定有没有这个可能。

出乎意料,房门只是掩着而已,轻轻一推,便轻易打开了。

苗妃,身上还穿着赴宴的朝服,背对着我,坐在八仙桌旁边,怀里紧紧抱着熟睡的小赵昕。

“娘娘,作为朋友,湘儿冒犯了。”我见人没事,悄悄松了一口气,语气平静道。

半响,我以为苗妃不会说话的时候,她幽幽的声音响起:“朋友?我几乎不记得了,未进宫时,是否还有朋友……”她轻轻一声叹息,饱含几分凄凉的味道,又有说不出的几分心酸。

我只能沉默不敢接过话题,宫里,只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就算父子,也会反目成仇,何况一张薄如白纸的情义?

“呵呵……”苗妃突然凄厉笑出声来,转过身盯着我,一张脸,纵然泪流满面。

“娘娘请保重!万事想开一点。”我竟不敢直视她,低下头来。

“湘儿,如果你当真将我当作朋友,我现在有一事求你。”苗妃表情露出无比的肃立,双手紧紧抱着熟睡的孩子,生怕下一秒便会失去般。

“只要湘儿能做到,湘儿答应就是。”此时此刻,也不容我说一个“不”字。

“他日……我若有何不测,你一定要帮我保住我这可怜的孩子……”苗妃悲伤望了望襁褓中的孩子,满脸依依不舍。

我大惊失色:“娘娘你……”

苗妃已摆手打断我的话,坚决如铁瞪着我:“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感到非常不安,为什么在小皇子即将迁往柔仪殿,苗妃会忽然说出如此不吉利的话?莫非她冥冥之中,已预感自己命不长已?我区区一名小女子,又怎敢轻易承诺照顾太子的重任?

苗妃虽然泪眼朦胧,看着我的时候却清澈明了,如同夜晚中一颗明珠,“湘儿,不瞒你说,这几日我天天做恶梦,梦见已逝的母亲前来召唤我,曾有个师父帮我算过一卦,生前梦见已逝至亲,近日内必有大凶,倘若……我当真遭遇不幸,皇儿就拜托姑娘代为照顾,他日出了宫,找个好人家寄托过去做个寻常老百姓,总胜过呆在帝王家,步步惊心。”

“娘娘……”看见她如此绝望的神情,我难以安慰一句。谁说进了宫,便是富贵万年?至少,苗妃淡泊名利的性子,还是一样免不了一场飞来横祸。

苗妃继续含泪道:“孩子沒了娘,他的爹爹,又不喜欢他,只好恳求姑娘,答应我唯一一件未了的心事……”她咬紧下唇,几乎渗出丝丝血迹,再低头凝视自己的孩子,闷声痛哭。

“娘娘放心,湘儿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他,不让他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轻声应允下来,不是我逞强,是我真心为这孩子心疼,他日赵祯因为多疑要杀他的话,我宁愿用自己生命去保护他,尽管我也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何其的渺小,但是,尽力而为!而且,誓将他送往远远的地方,隐姓埋名一辈子,也不要回来皇宫里……有什么,比疑心病极重的父亲更残酷?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与皇后的较量(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