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45章: 与皇后的较量(五)

《红袖舞天下》

第45章 与皇后的较量(五)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喂!”蒋平跳了起来,挑眉竖眼道:“什么世道,俺家老五踩了你尾巴,凭什么推我出来帮他挡炮灰?”

他不提还好,一提我面如死灰调头盯着他:“怪不得你会出现,白玉堂叫你来的?你不想当炮灰就别逞英雄,滚!”

被我一喝,老蒋三魂不见了六魄,赔笑道:“丫头,惹你的人是老五,不是我老蒋啊,再说,他都那么伤心欲绝了,你也别那么小心眼了,他要不是被那疯丫头一气,也不会口不择言急着跟你表白心迹……”

我一记“闭嘴!”的狠厉目光扫去,蒋平马上乖乖闭上嘴巴,露出极度小心的表情,使劲吞了一口口水,喉间艰难咕噜一声:“什么跟什么,你武功尽失,我堂堂翻江鼠怕你做什么……”

我侧头想想也是,蒋平从我出现在北宋开始,那一次不是被我吃得死死的?本来郁闷的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蒋平见我笑了,神情沒了之前的绷紧,嗤笑道:“我就是说嘛,小丫头怎会如此小心眼?老五就是放心不下,自己又丢不起脸,死活磨我这根老骨头前来受折磨。”他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八字胡子,脸上一片光芒,自个称赞道:“不过,要不是他多次一举,我也不会为了讨好你,偷偷摸摸去了一趟柔仪殿,更不会发现一桩天大的阴谋。”说完,两眼发光望着我,十分期待我会给他一个赞赏的笑容。

一听柔仪殿三个字,我脸色凝重起来:“什么阴谋?”

蒋平神经兮兮道:“真看不出来,平时威仪大方的皇后娘娘,也会被嫉妒乱了分寸,想出如此歹毒下流的法子对付你,丫头,你命中注定遇到像我这样的贵人,明儿,赶紧烧香拜佛去。”

“好,明天我会到庙宇请师父帮你雕一座像,天天侍奉你当你神仙拜。”我说得煞有其事,好像明天就去庙宇拜他似的。

“呸呸呸……闭上你的乌鸦嘴!”蒋平忿忿不平,一副找我决斗的模样,凶恶道:“你再诅咒我,我老蒋发誓不管你死活了!”

发誓?我发誓当饭吃呢!我哼地一声,慵懒伸伸腰道:“不用你提醒,我也猜到那巫婆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才不会笨到自动送上门任人宰割。

蒋平倒是吃惊看了我一遍又一遍,不自在轻笑道:“丫头,有时我真怀疑,你到底是假失忆还是真失忆?”

我白了他一眼,“入了后宫,不成仙便成精,你说我是什么?”

蒋平呵呵一笑,眉飞色舞道:“你是妖精之王……”

我一拳挥过去,饶他身手敏捷,还是被你出奇不意挥中了下巴,顿时他哭丧脸撇着嘴跳离我三米远:“丫头,恼羞成怒也不用打人吧?你不是妖精之王是什么?还长得那么标致……”

“你还说?”我瞪大眼作势还要修理他一顿。

蒋平不得不住嘴,表情却坚决认为他刚才所说正确无误。

此时我懒得跟他斗嘴下去,抬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心情也变得异常沉重起来,郭皇后会想出什么法子对付我?明里虽不敢明目张胆,暗里,阴谋诡计防不甚防。越想越是心惊,掌心上已是冰凉一片,甚至身上穿着厚厚的冬衣,也抵不过忽然间阵阵的寒意。

“哼,终于知道担心了吧?”蒋平继续吹着风凉话,眉间隐隐幸灾乐祸。

“你再说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就去跟白玉堂说,以后有你沒我!”我偏着头,斜视着他,冷冷说了一句。

“你……”蒋平不可思议指着我,半天回不过气来。

“什么下三滥手段沒见过?”我冷漠瞄了他一眼,自己来自未来,电视上演的比现在经历还要多上几倍的惊心动魄,不过,我沒亲眼见过血淋淋的场面而已,至少在赵祯率领的后宫里,受宠的人一定被列为一级保护动物。例如我,德兰宫里里外外,皆有宫里侍卫把守着,什么人来看过我,什么人来羞辱我,焉能逃过赵祯的耳目?要不然,郭皇后也不会那么悻悻走了。白玉堂蒋平能来去自如,当然是靠轻功能瞒天过海。

蒋平摆明不相信,丢我一个白眼:“丫头,你年纪轻轻行走江湖,当时也因为你的武功与施毒的手段沒人敢惹你,如今你武功尽失加失忆,还是虚心听老人家的教诲,别把聪明反为聪明误!”

我冷笑道:“那巫婆不可能光明正大赐我一杯毒酒或者一道白绫,因为我是民女,不是皇上受封的嫔妃!若来暗的,大不了就是毁我清誉!”说出这番话时,我居然能心平气和事不关已的样子,我也是仅仅猜测,在古代,没有什么比名节更重要,作为女子,一旦被冠上“残花败柳”,她这一生恐怕完了……可惜,我偏偏不是古代人,想出这招来对付我的话,那巫婆的算盘也是要落空了。

蒋平顿吸口冷气,神情惊惧不已:“你……你居然猜到了?”

我顽劣对他眨眨眼,妩媚一笑:“别忘了,我可是跟着龙啸前辈学了三个月的防身之术,明日午时,你不妨猜猜,谁会笑到最后?”

蒋平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像只泄气的皮球,无可奈何道:“还好你沒了武功,否则,你定成武林公敌?”

我眼珠子继续望着庭院的皑皑白雪,唇边微微扬起一丝笑意,离出宫的日子也越来越近,那是我和他两个人之间的约定……

蒋平摇头叹口气,“你自己小心,有事莫忘信号弹。”他也深知自己不宜久留,深深看我一眼,身影一闪,已隐入茫茫白雪。

我目送他飞逝的身影,才露出感激的微笑,对白玉堂,我是歉意的,一个人的心分不成两半,所以,只能留在一个人的身上,白玉堂没有怨恨我,我深深感激。这也许,就是古代男人与现代男人的区别,真的爱一个人,不一定得到才是幸福,最大的心境,就是做到无怨无恨,即使不爱了,也能成为朋友。

次日响午,正当我要前往柔仪殿,苗妃纤细盈弱的身影,孤零零站在门口,她遣退身边所有人,包括贴身宫女,然后转过身,静静看着一身青衣的我,眼内闪过几分挣扎,也有几分彷徨。

“湘儿姑娘……”才几日,她便清减不少,更显得无助迷惘。

我上前扶住她,笑笑道:“放心,我会没事的!”而且,我想好一个计谋套住郭皇后,绝不让她让有机会伤害小皇子一分一毫。

苗妃忧郁的脸始终没有释怀,叹了一声,不得不问:“皇后身边的人个个皆是心腹,为何你还要冒险前往?”

“既然问心不愧,何惧猜疑?”我笑容掺和一丝狡猾。

“湘儿,有时……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似单纯,有时却让人心惊,我也知道我帮不了你什么,更加无法阻止你的决定,只是,你单身前往,我实在放心不下。”苗妃说出她心底的忧虑。

我依然笑着,一个人也是涉险,十个人照样是涉险,何必带那么多人?而且,我在后宫身份仅是一介民女,若是带上几名宫女或太监前往,招惹风头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轰动,何必呢?所以我一个人去,才是最好的决策,更会令郭皇后放下心防,反正,她除了杀不了我,其他也奈我不何。不过,我不想告诉苗妃这些,白白增添她的烦恼,因此,我十分肯定口气道:“无论如何,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孩子,请你相信我!”

苗妃眼眸热了热,终于松开我的手:“那你千万要小心!”

我裹了裹紧披风,走了出去,门口,停着一顶软轿,四名侍卫也沒说什么,见我钻了进去,稳稳抬起软轿,朝柔仪殿走去。我没有派人去通传赵祯,因为,不用一个时辰之内,他必然会出现柔仪殿……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与皇后的较量(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