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49章: 死里逃生(二)

《红袖舞天下》

第49章 死里逃生(二)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圣僧没想到展昭动作如此神速,一个手势,命令所有弓箭手一齐放箭!

“抱紧我,闭上双眼!”展昭一声低吼,来不及看我的反应,一手紧牵马绳,一手挥剑劈挡连绵不断射过来的弓箭……

多年以后,我一直都忘不了那时的情形,如果不是那匹承载过我的马一直还在,如果不是展昭的当机立断,我们是不是早已成为阴间的一对情侣?或许,也不会经历后面那么多的磨难还有痛苦……可是,谁又能预料将来?

圣僧冷冷笑着,干枯的双手一抖,两只金色的轮子发出刺耳的鸣音,凌厉向我们冲来。

展昭一边驾马,一边应付着漫天飞雪般的弓箭,还要将我护在他身下不受半点伤害,硬是拼出一条血路,两只金色的轮子被他一剑挡飞后,竟像长了眼睛一般,绕了一个弯,无声无息对着我背后飞来,展昭百忙中回身再次挥剑一扫,无形的剑气将我罩于安全的地带,纵是再多的弓箭,也无法伤害我半毫,可是,他偏偏遗漏了自己,待圣僧掌风扫至,他收剑硬是与对方拼上一掌。

“噗……”展昭一口热血喷出,可是手里的剑更是快狠。

“展大哥!”我惊呼一声,分不清我的脸上,身上,是他的血还是敌人的血,当圣僧死死追上来想再加一道暗算时,我冷喝一声“让你试试化尸散的厉害!”于是将怀里一包粉末往后一撒。顿时,四周惨叫声叫起,在这漆黑的夜里,变得诡异心寒!饶是如此,我还是慢了一步,两只金色的轮子闪电般划来,我正绝望想以身挡下这两只金轮,就算我明知道,我此举只是螳螂挡车……但是,我又不希望展昭再受伤,因为我已知道,圣僧说的没错,展昭确实是中了“不过三更”,如果再让他使出内力,只怕下场不是我能极力挽救得了的。

没想到,展昭转身让我身体往前一倾,举剑挥出点点银光,咬紧牙根拼命一挡,第一个飞至的金色轮子被挡了回去,然而第二个他却再也没有力气,手里的剑一缓,金轮的尖锐的齿轮已击上他的右肩,他闷哼一声,人影一晃,险些坠下马背,还好他紧紧抓紧马绳,靠着坚韧的毅力,带着我冲出了包围。我担心后面人很快追上来,又将一个烟雾弹抛出,趁着混乱,终于成功摆脱后面的追兵。

这一路我又急又气,连坐骑也受了惊吓,跑出来没多久,发出一声悲鸣,将我们狠狠甩下马背,独自冲入茫茫夜色之中,眨眼不见了踪影。

“展大哥……”我顾不上自己的疼痛,连滚带爬扶起血人般的展昭,此刻的我,多么痛恨自己不会武功,在关键时刻,一点忙也帮不上,反而成了他的弱点,我使劲用衣袖擦去他嘴边的血迹,可是,偏偏怎么也擦不干净……我的双手,控制不住颤抖……第一次有了强烈意识,我不能失去他!也不要!

“湘儿,我……我没事,你,你快走!”展昭又吐出一口鲜血,一手以剑支撑着地面,强迫自己没倒下,伸手点住自己右肩流血的穴道。

“不,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逃走!”我一脸坚决,固执扶起他缓慢前进。

“可是,跟着我,只会枉赔上多条性命,值得吗?”展昭苦笑一声,深邃眼眸看着我:“再说,我中了毒,除了他,天下没人能解……”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我鼻下哼了一声,凶神恶煞道:“你要是再敢抛下我,我就让你见真正的阎罗王!所以,你最好给我撑住,等我找到隐身的地方,我会帮你解了巫山圣僧的毒……”

“你??”展昭又惊又喜,不可思议盯着我。

“我跟大叔归隐了三个月可不是白吃白住的,武功虽学不了他一招半式,用毒解毒我总该学到一些吧?所谓一物克一物,你算是命不该绝,大叔三年前就研究出对付巫山圣僧‘不过三更’的解药……”为了避开追杀,我们沿路选隐密山路走,几乎都是人兽绝迹未开发的艰难道路,也因为我们冒险,居然找到一处秘密的小山洞,说是隐秘,洞口四面全是荆棘,刚好挡住外面的视线,如果不是有只老鼠受惊窜出来,我们就会错过这个小洞口。

我们几经艰难挪了进去,里面竟是别有洞天,大概可以容纳数十人,而且干燥暖和,洞头尽头,是一块巨大的岩石直挺耸立着,感觉有点怪,可是,怪在哪里我也说不清楚,目前,也没其他地方可以选择了,所以我压制内心的不安扶着展昭往内走去,此时,展昭已经超过他的底限,再次吐出一口热血,眼前一黑,直挺挺骤然倒了下来,彻底陷入昏迷。

“展大哥!”我见他印堂隐隐发黑,知道毒气已蔓延到他头顶的百会穴位置,若再不出手,三更一过,便是神仙也难救了,也幸是他武功深厚,内功护体,他的双耳和双眼没进一步受到损害!他看我,也是模糊的一个影子而已……我深吸一口气,赶紧掏出贴身携带的细细银针和其中一个小瓷瓶,先是倒出一颗散发幽谷清香的药丸喂他服下,再用六根银针分别插入他百会、气海、关元等六处穴道,由浅到深,慢慢深入。

大约半个时辰后,我将六根银针用布隔开轻轻拔出,本来闪着银色光芒的银针,此时已是被黑色的毒气包裹。我取出另六根银针,再次施用第一次的方法,将六根银针刺入他六处穴道,一来一往,我不停反复十几次,最后天色微明时,摸了摸他的手掌心,已退除之前的冰冷,取而代之形同常人的正常体温。我轻轻擦拭他额头的冷汗,悄悄松了一口气,他的脉象已趋向平和,缓慢,没了之前的凌乱,急促,这就说明,他的毒气慢慢散去。我再喂他服下一颗药丸,勉强打起精神,用金创药敷在他右肩伤口上,撕下裙摆,简单包扎好,用手背探了一下他额头的体温,还好,伤口虽然深见筋骨,却没有引起发炎,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经历这一场忙碌奔波,我累得精疲力尽,由于害怕点火被圣僧等人发现,我忍着刺骨的北风一直坚持到最后,又累又困的我,再也抵挡不住沉沉的睡意,靠着石壁疲倦睡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死里逃生(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