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51章: 死里逃生(六)

《红袖舞天下》

第51章 死里逃生(六)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虎语气低微道:“孟姑娘,请原谅在下刚才的无礼,请受在下一拜!”说着,便给我一个大大的鞠躬。

我侧身轻轻避过,淡淡回了一礼:“不敢当。”

倒是张龙爽快很多,已对我褪去之前任何不满和阴雳,真诚笑道:“没想到孟姑娘不仅用毒了得,解毒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张龙心服口服。”

展昭眼角余光淡淡瞄我一眼,漆黑眼眸尽是纵容的笑意:“多得有湘儿,否则……”

赵虎奇异朝我多看两眼,又一次朝我再三抱拳:“孟姑娘,在下是一个粗人,之前若是对你有什么误会,从今之后赵虎绝无那想法,以后若是用得着咱两兄弟的地方,只要你出声,尔得赴汤蹈火,绝不推迟。”

此时我已是忍耐到极点,说来说去,他们意思就是对孟湘儿以前所做所为很不齿,因为传言,早将孟湘儿贬得一文不值……而我,从不管旁人什么目光看我,妖女也好,祸害也罢,我是一个普通的人,要吃饭要睡觉,没什么不一样。真在乎的话,也只有我喜欢的人眼里面,我是怎样的人……

张龙没那么啰嗦,直言快语道:“巫山圣僧的‘不过三更’,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上百,孟姑娘会解此毒,真是武林之福啊。”

我嗤之以鼻,解毒又不是我发明的,大叔命我不能说出真相,所以,我虽然受之有愧,却也不屑与那些满口琅琅正义虚伪人士为伍!武林之福?我会解毒干他们何事?我学会解毒,还不是为了防范东方不败?其他人死活我才不管呢,我又不是观世音,解毒为了普济众生。

“你们怎么出现在这里?”展昭见我眉间忍耐已抵达底限,接过话题轻轻化解我莫名的躁动。

张龙与赵虎相视一眼,赵虎低垂着头老实回答道:“是公孙先生命我二人前来寻着大人的,公孙先生说,已经有三天联系不上你,担心你有危险……所以,我们顺着你一路留下的记号,找到了附近……”

“是我令公孙先生担忧了。”展昭咳了一声,随即有条有序吩咐道:“你们二人迅速分头行事,一人到附近寻些吃的回来,另一人看看附近有没有马车,去雇一辆来。”他的目光无意落到地面的两只野鸡,眉头轻蹙。

我明白,他是担心食物不够四个人的份量……

“是!”张龙赵虎齐声回应,立即钻出洞外去张罗。

“湘儿……”展昭目送他们二人走远,才转头目光深邃盯着我:“我最担心就是你的安危,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懒懒打个呵欠,挑畔似下巴提了提:“如果我说不愿意呢?”我倒想看看,当我不愿意跟他说,他什么表情?

展昭心平气和轻轻一笑:“那我只好打包架着你走了,以后,无论如何,我再也不允许你离开我的视线之外。”

我一怔,心里说不出的怪异,敢问世间,有谁像他如此平淡说出不惊不澜的话?脑海中,浮现电视上演的激情片段……男女主角应该是激动不已抱在一起热吻宣誓的吗?这某某人,也太冷静了吧?让我甚至怀疑,刚才的拥抱是互相取暖,还是真情流露?于是,我不得不将怀疑目光重新审视他一番,左看右看,还是觉得他太沉稳冷静了,难道,他喜欢一个人,连最令人失控的感情,也隐藏了?

我的心一下子没了方向,对于展昭,既陌生又熟悉,既亲近又有层疏离,我也搞不懂,到底是了解一个人好,还是带点距离远远观望?(后来我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冷静对待我……)我低垂下眼睑,问:“你经过这里,是不是打算去南宫堡?”这里是南宫堡必经的一条山路,所以,我才会有此一问。

“你也想去?”展昭一眼看穿我眼里的焦虑,神情肃立摇摇头:“你最好别去,那里也是一堆废墟,从前的人间天堂,从此已是地狱。”

我神情一黯,我也知道自己不是逞强的人,在陷空岛我就看出,急冲冲渡江过来找我算帐的江湖人士,也许就在南宫堡那里等着我……然而我还是不死心小心翼翼问:“你去过了?有没有发现什么?”

展昭摇摇头,却告诉我一个欣然的消息:“案情没有任何进展,但是已经判断杀人不是东方不败。等包大人找到证据,便会公布天下与你无关。”

我松了一口气,不是为了被东方不败连累遭到江湖人追杀,误会破除后从此解放自由自在松口气……而是,大叔就不会因此冒然行动!

“从烧焦的尸体进行尸检,他们是死于一剑毙命!照我们的推算,东方不败若是现身杀人,他手下黑白无常不可能不在场,既说白无常擅长使剑,但是却是一把蛇形的剑……”说到此处,展昭忽然想起什么,皱眉看着我:“难道京城追杀你的神秘人,是他?”

我耸耸肩,表示不知道。这事大叔也曾怀疑是白无常,可惜我不认识他,所以,我真的不能确认,除非再次看见他本人站在我面前。

展昭沉默一会,继续道:“而且,黑无常用的兵器是一把斧头……再说,南宫世家上下百余人无论主仆皆会武功,其中不少人武功更是江湖佼佼者,为何半丝挣扎也没有,一剑毙命呢?”

我见他思索入迷,笑了笑随口道:“很简单,如果他们生前中了迷*,睡梦中被一剑毙命也不奇怪啊。”

展昭奇怪望了望我,“你的怀疑跟公孙先生一样,但是,公孙先生寻遍各种食物,就是没找到类似迷*的东西。”

我翻了翻白眼,不以为然:“天下间,不见得一定是混入食物的迷*才会发挥作用,更多有毒的东西,银针也是探不出来的,比喻说,把一种药汁倒入井里,你把井水倒一碗出来,用银针能试出来吗?”世界千奇百怪,就像我之前在幽林谷无意摘了一朵小花,昏睡了七天……这教训,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井水?”展昭双眼一亮,全身一震,看着我,缓缓道:“你怎么会想到井水?”

我轻蔑撇撇嘴巴:“你知道使毒最高境界是什么吗?就是让你稀里糊涂去阴间报告,也不知自己怎么死的。所以,使毒的人肯定用脑子的,看他策划血洗南宫堡就知道他大有来头,在中原,谁人不知南宫世家的身份地位?说不定,就算你知道他是谁,也奈他不何。”其实我心里想,是不是东方不败干的都好,堂堂一个开封府,怎么可能去歼捕一个大魔头?那幕后主使之人,必定与东方不败有一定的牵连!否则,他就不担心东方不败灭了他?又或许,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为了方便官府查不到主谋头上,故意借杀手盟作为挡箭牌。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计划(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