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52章: 计划(三)

《红袖舞天下》

第52章 计划(三)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白无常不悦哼了一声,撕破喉咙般的声音夹着一丝讽刺道:“是啊,多亏你是女人,也让门主终于想起我是女人,顺便把我从水牢放出来,谁叫杀手盟除了我,门主还会叫得出其她女人服侍你吗?”

原来如此!怪不得东方不败就派她一个女人来监视我,原来除了她,杀手盟全是男人!我吃吃笑了起来,挑畔的眼神意味深长瞅了她一眼:“原来白左使是女人哪?我倒是看走眼了。”

白无常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如同暗夜罗刹,“当啷”一声将我的汤药摔至地上,“嗖”地一声,抽出蛇形软剑对准我喉咙,怒极喝道:“你敢取笑我?”

我感觉全身血液一阵冰冷,脖子间也凉飕飕一片,毕竟,冰冷无情的剑锋贴着自己的脖子,确实不是一件令人很愉快的事!然而,我却轻轻用纤指移开她的剑锋,淡淡道:“别忘了,我有本事弄你成这样子,一样有本事让你恢复从前的模样。”她的阴阳脸,应该是被一种叫“魑魅蜂”的毒素引起的,据说这种蜂只能在阴气很深的地方生存,主要吸食腐烂的死尸为生,所以,它的毒甚是厉害,轻则令人人体阴阳剧变,重则全身腐烂而死,也不知孟湘儿那弄来这东西……医书记载这“魑魅蜂”早已灭绝无处可寻,所有,它的毒也无人能解,但是此时,我就是要借她的贪婪来救展昭,对于她这种阴毒的女人,不骗白不骗,试问天下,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花容月貌的?

“你,你说什么?”白无常像傻了一样,绝望中隐隐流露出一刹的光芒。

我甩袖转身回房,仿佛从没说过什么似的,神情淡淡的。

白无常收好剑,疾步跟进来,快手将门掩上,神情焦急盼切盯着我,迫切说道:“我,我知道我不该下药迷晕你,可是,可是能得盟主的垂青,也是一件美事啊?再说,我也是身不由已。只要你帮我恢复原貌,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此时,我有些于心不忍,对于一名容貌已毁的人撒下如此大的谎言,万一被揭穿,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但是,我别无选择,表面上装着无动于衷不为所动。虽然我知道她已上当,为了她主动谈和选择相信我,我还是路人甲的样子。

白无常显然发现自己过于激动,努力压抑一下自己的情绪,凌乱中提出一丝迷惑:“不可能,黑右使曾为我请过无数名医,他们都束手无策,凭什么你说你可以解?”

“因为我是孟湘儿!”我自嘲笑了笑,瞥了她一眼,再重复一次强调道:“因为我是孟湘儿,不是别人,你明白吗?”

那瞬间,白无常半天回不过神来,古怪的五官抽了抽,“没错,就因为你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孟湘儿,才可以彻底毁了我,可是,你为什么又要给我希望?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不愧是东方不败的左右手,头脑也不是浆糊做的!我硬着头皮传来一阵阵凉意,眼神一冷,笑得很无害的样子道:“我要你帮我杀了展昭。”

“你,你说什么?”白无常不可置信瞪着我,死死瞅着想寻出一丝异常。

“你不用太吃惊,也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从怀里掏出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小瓷瓶递给她:“里面装的是断肠丹,一共有七颗,我要你帮我每天喂他服下一颗,七日后,他必将七孔流血七绝身亡。”

白无常接过,有意无意冷笑扫我一眼:“他现在跟死没什么区别,何必多此一举?”

我当然没有错过她眼底一扫而过的怀疑,似笑非笑凝视着她:“如果,你亲眼看见你师傅被某人一剑穿心,你会怎么做?明明杀师仇人就在眼前,不能手刃仇人,算什么血海深仇?你若不信,随便捉一个人过来试试药,想必在地牢,试药的人还是有的吧?不过,当你看见展昭每次吞服断肠丹,包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那种至深至恨的感觉,比你们杀手盟地牢有趣一百倍。”

“你说的是真的?”白无常露出一丝诧异和犹豫不决,偏偏眼底的渴望出卖了她。

我得意挑起一抹高深的玩味,“那么容易让他死了,我怎么会甘心?我师傅是不是他杀的,你不是比我更清楚?要不要交易随便你,就当我没说过算了。”说着,我故意伸出手,向她探要小瓷瓶。

白无常条件反射缩回手,丝毫不吃亏讨价还价道:“那么,我答应帮你的话,我的解药呢?”

“你的毒说要解也没那么容易,因为你的阳气太重,必须等到十五月圆之夜,离十五还有几天,等你确定展昭的死讯,我就在十五月圆之夜把解药给你。”说辞我早就想好了,就怕她不帮,只要她答应帮忙,我就有办法让她心服口服。

白无常冷笑一声:“凭什么我相信展昭一死,你就会把解药给我?难道你不会出尔反尔吗?”

知道一个人的致命弱点,当然要好好利用,否则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我无所谓的态度抬头望了她一眼:“随便你,他早晚也是死,不过我做人的原则就是,宁愿他死在我孟湘儿的手里,也绝不想看到他被其他人杀死,如果你还是怀疑,这笔交易取消,反正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损失。”有饵在手,还怕鱼儿不怕钩?我不甩她,平静躺了下来,毕竟重伤刚愈,七日后还要救展昭,不多点休息,真怕身体吃不消。

“好,七天后我会带你去验尸。”白无常握紧小瓷瓶,最终下了决心狠狠摞下这句话,匆匆离开。

而我,面对墙壁悄然掉下一滴眼泪,昭……对不起,让你受苦了,那些所谓的断肠丹,其实是疗伤的药丸来的,之所以让你服下会有痛苦不堪的一幕,是我故意加上一些的成份在其内,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至于七天后的七窍流血,也是莫须有的,那是在你进入假死状态之前,血液逆流的效果……

……本章完结,下一章“多如牛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