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54章:定情礼物(一)

《红袖舞天下》

第54章定情礼物(一)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眼底尽是笑意,只因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羞恼。

他狠狠瞪我一眼,转身淡淡道:“什么事?”

“包大人请展大人速去一趟。”门外赵虎估计也猜到什么,声音尽量放低,十分无奈。

“好,我马上去。”展昭还是居高临下望着我,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我:“这个给你,我先送你回房。”

“什么东西?”我好奇要打开,他一只手挡住我。

“回房再看。”展昭俊逸的五官,悄然抹过一丝不自在。

“好。”我虽然好奇,还是乖乖收藏起来,避开他的扶持,飞快跑开,快到房门转身给他个拜拜的动作,狡黠眨眨眼:“不用你送我了,我自己回去,88。”一开门,得意的我差点把赵虎撞个人仰马翻。

赵虎满脸通红,瞅了瞅展昭微微颔首的动作,赶紧拱了拱手后,心领神会追上我的脚步。

“拜拜??”剩下展昭匪夷所思的神情,目送我背影跑远。

“赵虎,你不用送我了,驿馆就这么丁点大,我还会飞啊?”我对展昭送我的礼物好奇不已,偏偏赵虎的小尾巴就跟在我后面不远不近。

赵虎头顶上凉凉飞只乌鸦,他也不想跟,可是展大人的交代他能不听吗?

眼看我的房门不远了,我回头阴森森瞪着他:“好啦好啦,你还要跟我进房间?”真想马上知道某某人送啥东西我……

赵虎很无奈,咬牙坚持一个请的姿势,无视我快要跳脚的表情。

“好!你很好!”我只能忍受用力推开门,然后再用力挥上门。心里其实感觉挺怪异的,既然在驿馆,还是包人人的庇护下,难道还有不怕死来暗杀我吗?干嘛要那么紧张我的安全?

“怎么了?”云姨轻笑看见我一脸愤愤不平,上前拉着我坐下。

我也不打算隐瞒她,直接将疑惑说出来:“奇怪,为何这里驿馆守卫如此森严?”难道,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姑娘,包大人如今任命为钦差大人,澄州是靠近海盗边沿,小心一点也是好的。”云姨倒没有我那么重的疑心,淡淡道。

经她提醒,我也放下心了,这才取出手中的小包裹,当着云姨面打开。

“好漂亮的珍珠!”云姨惊叹一声,扫了一眼小脸微怔的我,趁我不注意一把将婴儿拳头般大小珍珠抢走,一边走一边回头瞅我:“谁送的?展大人?”

这颗珍珠,别说是北宋,就是现代,也极为罕见,而且纯天然不含任何杂质,隐隐光泽照得四处生辉,仿佛有股说不出的魔力,瞬间夺走我的心跳。

“还给我啦!”我又气又跳,微微涨红的脸颊出卖自己的信息。

“定情礼物?”云姨不甘心继续逗我,眯起双眼戏谑道:“如此大的珍珠,深海绝迹地方才仅有的珍品。要是拿去卖,估计价值连城哪。”云姨声音故意说得啧啧感叹,目光也极为羡慕的摸样。

我伸手试图抢了几次都没成功,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悠哉吃了一块摆在桌上的点心,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云姨见我淡定,探身试问:“不要了?”她故意扬了扬那颗珍珠,根本不信我不想要。

“不好玩,要玩你自己玩。”我神情有些慵懒,漫不经心挥挥手:“拿走拿走,不就是一颗珍珠吗?你喜欢的话,就送你好了。”

云姨嘴角一抽,不敢置信:“送我?”

我忍不住打个呵欠,整个身子往床扑去,由头到尾,都没朝珍珠看去一眼,甚至眼睛都闭上,很懒说话的样子。

云姨有些尴尬,随手把珍珠抛给我,不屑撇了撇嘴:“什么人哪,人家拼了性命取来的珍珠,居然拍拍手送人?”

在她将珍珠抛过来那一秒,我飞跃坐起稳稳接到手里,满眼都是浓浓的得意,哪里还有刚才的不在乎。

“你??”云姨惊觉被我摆了一道,无奈笑着摇摇头“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姑娘心沉如海,我也放心回去复谷主了。”她眼里,充满赞赏。

我心一凉,急急道:“云姨,你……”

“傻姑娘,我出来那么久,也该回去了,你也知道,谷主……”云姨突然想起什么,止住尾声不再说话。

“云姨,我都知道了。”我鼻子一酸,南宫一家惨遭灭门,大叔心里岂会好过?

“所以,我必须回去,反正,包大人已发布公告,南宫堡灭门一案与你毫无关系,真正的凶手已伏法。”云姨摸了摸我的头,眼神多了几分轻柔:“无论结果如何,死者已逝,灵魂得以告慰,我都该回去亲自禀明。”

“案件破了?”我不由一愣,怎么可能?

云姨苦笑:“皇上下旨由刑部李大人直接受理,在你昏迷第二天,据说已捉拿乱党数百人,皆一一被判斩立决。”

我皱了皱眉,直接告诉我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可是,江湖的是非,朝廷的阴险,我就算知道真相又能如何?脑海一个问题不假思索直接问:“那么,南宫世家的商号目前由谁接管?”

云姨眼内闪过一丝诧异,眨眼间恢复正色道:“根据大宋律法,如果商号无人继承,财产与各地商号,一律充公……”

相信我的脸色,听闻此消息不比死人好多少,甚至,紧握珍珠的指尖,忍不住轻轻颤栗。会是他吗?怎么可能是他?历史上唯一死后让百万百姓呦声痛哭,敌国皇帝痛哭疾首仁德之君,为了势力,为了进一步控制旗下的更大商号,变得不择手段,歪曲事实?

“姑娘!”云姨感觉我的怒气,拍拍我的肩膀:“别想太多,不一定是你所想那样。”

我唇边的冷笑意味更深,是吗?不与他人有关,至少他参有一份吧?换做是我坐上那高高的位置上,岂能容得下一名比自己声望更甚的能人挡在面前?帝皇唯我独尊的尊严,岂是人人可以亵渎?

云姨叹了一口气,双眼迷惘望着窗外远处:“目前你更要小心的事,就是看着展昭,俗话说,树大招风。”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