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55章:来者不善(一)

《红袖舞天下》

第55章来者不善(一)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耸耸肩,目光遥望飞逝而过的景色,说不出的感慨,不是世事捉弄世人,便是世人改变世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因为,我明白,我若不变得强大,将是心里那个人最大的牵绊石。如果我仁慈,以后最大的伤害肯定是他。

展昭发如墨,飞舞张扬着,严峻的眉头轻蹙,仿佛前面有数不清的刀山火海,侧面的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明明淡如清竹的气质,却让人毫不怀疑下一刻他便是阿修罗重生。

“怎么了?”展昭轻易发现我的异样,自然以手背探向我额头。

我脸一红,头一偏避开。八成上次我发烧实在太厉害了,弄得他时不时来个后遗症……话题一转,我很好奇问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你为何当初要捱下我那一剑?”尽管孟湘儿武功不弱,但他,也不弱吧?

“你!?”展昭眼眸如暗夜繁星般璀璨,淡淡一笑:“你想起什么?”

我沉思一阵,老实道:“其实,我不止知道这些,还有,你的那一剑虽然穿过玲珑仙子的心脏,但是,她的确不是你杀的。”

展昭唇边扬起一丝笑意,侧目看着我,眼里无边的释然:“没错,你师傅的确不是我杀的,为了证明,所以我没还手,任当时气疯的你还我一剑,不过,也幸好你手下留情,不然,展昭早已销迹江湖了。”

我胸口被一股闷气堵得严严实实的,孟湘儿,当时也动了情吧?如果不是我的出现,陪在他身边,应该是名副其实的本人……酸溜溜的感觉一下子涌上来,还真是郁闷!我一时不好发作,转身就返回马车里面。

“湘儿,你怎么了?”展昭伸手拉住我,不明白我突然脸色不善。

“我……”看着他担忧的神情,话到嘴边又吞了下来,改口道:“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

展昭露出犹豫的表情,随后松开手,温和一笑:“好,到了青州,我再叫醒你。”

我点点头,折返车厢内,想强行闭目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孟湘儿的身份一直折磨着我,感觉上,我和展昭之间,隔着不是距离,而是真相。但是,我又如何要他相信,这个世上,真的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脑海中,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偏偏太快捕捉不到……

昏昏沉沉,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没理由忽然一震,马匹受惊长嘶一声,骤然停了下来,由于惯性,我险些飞了出去。

“湘儿,你没事吧?”隔着帘子外,展昭急切声音响起。

“放心,我没事。”我定了定神,“出了什么事?”

“不管发生什么事,呆在车厢别出来。”展昭淡淡一句,隐约的背影,瞬间形成一股毫无破绽,无形的杀气。

“展昭,快把妖女交出来!咱家也不为难你。”一个粗声粗气叫嚣着。

我聆耳一听,车厢周围掠过不少马蹄声和高低不一致的叫骂声。我伸手卷开车厢内的车窗帘子,只见车厢周围被密密麻麻打扮各异的武林人士包围着,细点一下,竟有几百人之多。我嘴边不由轻蔑一笑,还真看得起我。

“无真大师,南宫世家一案,包大人已公告天下,难道各位还有什么疑问?”展昭脸色平淡,眼眸扫过几位带头模样的人,语气不惊不辱。

“哼!你身为公门之人,岂会不知里面的猫腻?识相的,赶快闪开!不然,别怪我手里这把刀,第一个问罪就是你!”说话,是一名秃头胡须大汉,他手里,晃了晃明亮的大刀。

“严兄,跟一个走狗有什么好解释的?”胡须大汉身后几名劲装汉子嗤笑叫起来,满脸轻视。

我忍无可忍掀开帘子钻出马车外,眸光一扫,似笑非笑:“狗?还真的很多!”骂我可以忍,但是,展昭不是他们可以诋毁亵渎的。我的表情,就像我眼前出现很多野狗一样,惊叹而婉约。

“湘儿,进去。”展昭握紧手里的缰绳,冰冷口气道。

我转头对他莞尔笑笑,轻轻摇摇头,“生一起生,死亦追随。”我以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出自己的立场。

我的现身,没理由引起小小的轰动,也许因为我的笑容太刺目,有些年轻的,悄然红了脸,不敢直视我肆无忌惮的眼眸,就连几个年轻的和尚和道长,不约而同避开我的视线。

“妖女!东方不败灭了无影门、南宫堡,难道下一个不会就是剩下的八大门派?他手段凶残,嗜血成性,你是他的师妹,我们替天行道,天公地道!”一名锦袍壮汉冷哼一声,挥舞手里的长刀,正义凛然。

“哦?”我拖长了一个鼻音,轻蔑一笑:“原来打不过人家,找人晦气啊?我师兄他就在无情崖,要不要我带你去问个清楚明白?”后面清楚明白四个字,我故意一字一字停顿,他们若是惹得起杀手盟,今日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无论是21世纪还是北宋,欺软怕硬一直都存在,打不了强的,就捉弱小的暴打一顿出气!如果我是孟湘儿,还有一身武功的话,谁灭谁,还不知道呢。

锦袍壮汉脸抽一抽,羞恼成怒道:“我青城派何须跟你一般见识?杀了你,就可以挫败东方不败的锐气。”

“我那师兄是什么人?会因小失大?笑话,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杀得了我!”我语气一寒,平静淡定看着他们,衣袖下,双手蠢蠢欲动。

“湘儿!”展昭一只手出其不意按住我衣袖下的双手,眼内闪过一丝不忍,然后,他清朗声音对着路中间一名七旬,身穿袈裟的老和尚道:“无真大师,出家人慈悲为怀,湘儿并非大恶之徒,东方不败身上的罪孽,怎么算在她身上?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知道他不忍大开杀戒,抿嘴不语,暂时不动声色,眼角瞥向那名老和尚。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