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袖舞天下 [目录] > 第6章: 出逃(三)

《红袖舞天下》

第6章 出逃(三)

qiaoer91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看他止步不前,似乎在等我先进去,我轻拎起裙角,刚踏进门槛一步,手腕立刻被白玉堂闪电般扣住。

一阵类似电流击过,我顿时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你……”我又气又恼,他什么意思?

白玉堂脸像被谁打了一拳一般难看,错愕放开我,半天没恢复之前的神情,吃惊问:“你的武功……”

我明白了,他刚才是在试探我的武功!我缩回手腕,狠狠瞪了他一眼,脸上自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冷哼一声。以后,必须想办法应付那些想试探我武功的人,不然,每一次被试探如同电击,谁受得了?

白玉堂神情尴尬极了,几次欲向我解释我都故意不鸟他,直走进去,已看见后堂一副巨大海浪图下摆设着一张书桌,书桌后面坐着一名脸黑如炭,双眼锐利像把利剑的中年人,国字脸,胡子长到胸前,威严有股肃杀的味道,他身上并没有穿官服,但是我猜也猜到他就是古今闻名的包青天包拯,不知为什么,真正见了包大人我反而没了之前害怕,盈盈上来一拜,道:“民女孟湘儿拜见包大人。”呵呵,电视剧看多了,学起来也不难,像模像样。

展昭就站在包大人旁边,有点意外我的礼仪,眉头轻轻一扬,抿着嘴没有说话。有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站在堂下,垂着手不卑不亢望着我,双眼充满智慧与友善,他应该就是公孙策了。

包大人盯着我几秒钟,朗朗声音响起道:“孟姑娘不必客气,这里不是公堂,赐座!”

一名小厮搬来一张椅子放在我身后,低头退下。

我有点不好意思坐了下来,因为……只有我和包大人两个人是坐下来的,其他都是站在一旁。恭敬不如从命就是这个道理。

“孟姑娘看起来气色不错,一点不像患有失忆的人。”包大人抚了抚须,和颜慧目道:“你的遭遇展护卫都跟本府一一说了,不知姑娘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我能怎么办?不小心穿越当了孟湘儿的替死鬼,以后当然要想办法化解武林中人对她的仇恨,至于用什么办法……我头大了,一不会武功二不认识什么皇亲国戚……等等,对了,我怎么没想到万人之上的皇上呢?江湖人最忌弹跟官府打交道,只要我与皇上扯上关系,他们想杀我不看僧面也顾及佛面……想到这里,我差点笑出声来,忘了案头上包大人的话,我还没回答。

“孟姑娘,本府有个提议,不知孟姑娘意下如何?”包大人见我许久不作声,以为我没想过以后怎么过,打破沉静道。

“包大人请讲。”我当然不敢讲内心想法说出来,接近皇上?他们若知道的话,不是以为我疯了就是另有所图,不过,我也想听听足智多谋的包大人有何高见。

“展护卫身为皇上亲自御点的四品带刀护卫,江湖上人人皆知,展护卫今年二十有五,尚为婚配,若孟姑娘不嫌弃,待本府作媒,为你们主持一场喜事,就算江湖人士对姑娘再有恩怨,或许看在展护卫跟本府面上,会放下对姑娘的误解……”包大人说得合情合理,晓之动情,可惜我不是孟湘儿本人,这翻话对我无疑是好事变坏事。

我眼角朝展昭扫去,只见他脸色微红,避过我的视线不看我。我都不脸红,他红什么?该不会是真为帮我换下湿衣裳而负责任吧?我垂下眼睑笑了笑,看不出来他已经有二十五岁了,古时算年龄都是按虚岁算,这样算他应该只有二十四岁出头……包大人方法挺好,只是我来自未来的人,第一不适合早婚(二十一世纪婚姻法规定女的最小年龄要求二十岁),第二我不是孟湘儿。

“孟姑娘笑什么?”包大人见我没有羞涩的神色,奇怪问。

我忙收住笑容,正要回答,一旁的白玉堂突然道:“包大人,在下认为此举不妥,一来孟姑娘得罪皆是非凡江湖中人,人家未必会买官家的面子;二来……”他停顿望了望展昭一眼,续道:“孟姑娘失去记忆,万一有天想起以前某些事,未必会接受成为展昭妻子的事实。”

包大人若有所思点点头,展昭面无表情瞄我一眼,忍住没有出声。

一直没有出声书生打扮的公孙策含笑道:“白大侠莫非有更好的提议?”

“白某不敢自夸,但由在下五位兄弟保护孟姑娘,她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婚姻大事,应等她恢复记忆再作决定。”白玉堂道完,自负的表情让人感到信服。

公孙策淡淡一笑,“若是孟姑娘一辈子无法回忆旧事,白大侠岂不是陪她一辈子?”他语气含着戏谑。

我脸上波澜不惊,平静如一面湖水。

白玉堂干咳一声道:“如果孟姑娘不嫌弃,在下……愿守在她身边一辈子。”

包大人哈哈大笑两声,正色道:“白玉堂,本府了解你对孟姑娘一翻心意,可惜,孟姑娘与展护卫是从小订下的亲事,无论她以后是否记起以前的事,她确实是展护卫的未婚妻子,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这下我脸色假装不了没事发生一样了,不是吧?孟湘儿从小与他订下娃娃亲?我靠!我还真以为他为了那件事负责任提出来成亲……怪不得不怕别人说闲话与我共处一室。

“包大人说我与展大人自幼订下亲事,可有人证物证?”我咬咬下唇,想来个死不认帐。

展昭从怀里掏出一块红布包裹的一对玉佩,径直走下台阶步到我面前,将玉佩递给我,道:“这是一对龙凤玉佩,你我各有一块,其中一块你一直佩戴身上,在你掉下山崖的谷底,我找到这块玉佩,还有昏迷不醒的你……”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一对玉佩?我不是孟湘儿,你说什么都可以啦!我嗤之以鼻,想到孟湘儿自小与他有婚约,那么他是不是也知道孟湘儿父母是谁?我故意装作迷惘问:“我爹娘是谁?”

展昭眼内闪过一丝黯然,缓缓道:“你爹叫孟飞……”

此言一出,在场的白玉堂与公孙策俩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叹,我倒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公孙策脸上带有敬重道:“孟飞曾是二十年前的武林盟主,他不仅侠义心肠,而且行善积德,后来据说爱上一名大理国女子,主动辞去盟主职位追寻自己的爱人,没想到……孟姑娘竟是他的后人。”

又是武林盟主,这么巧?那个什么鬼影门门主也曾是武林盟主,他会不会认识孟飞?我低头沉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逃(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