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21章:温暖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21章温暖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亏是生在帝皇家的人,此刻只是站在那里,身姿都高人一等,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气息,只有上位者才有的!

苏颖心里想着,对于眼前的男子,也是非常的赞赏。

只不过,苏颖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了,以前什么人不曾见过,所以此刻,只是惊讶着男子的凛然气势,却丝毫不畏惧。

那瞄向男子的目光,也是坦荡荡的。

不像是其他人一样,毕恭毕敬,畏惧恭敬。

或许是察觉到这一点,龙皓轩血眸不由轻轻一扫,不其然便对上了苏颖那漆黑坦荡的黑眸。

顿时间,四目相对,血眸中更是闪烁了一下。

只不过,也只是这样罢了。

男子眸中神色未明,却已经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随即红唇一启,开口说道。

“都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听到龙皓轩的话,众人齐声开口,随即一步也不曾停下,便转身离去。

苏颖也不例外。

毕竟,她忙了那么多天了,早就累坏了。

此刻的她,无比想念她的大床。

虽然,那只是一张非常简陋的木床,但是,现在的她,累的都不愿意睁眼了,只想倒头就睡。

而且,今日他们终于研究出炸弹了,所以,今日她肯定能美滋滋的睡上一顿的!

想到这里,苏颖脚步便开始健步如飞起来,好像恨不得立刻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不从人愿,一道沙哑低魅的嗓音,却倏地一下子从她身后响起——

“你,给本王留下来。”

“呃……”听到男子的话,苏颖心里一惊,脸上一愣,随即,见大虎他们已经走远,男子嘴里唤的肯定是她了。

想到这里,苏颖虽是疑惑,不过还是立刻转身,开口问道。

“不知道王爷还有何事吩咐属下的?”

听到苏颖的话,龙皓轩不曾说话,只是血眸一抬,紧紧的凝视了苏颖一眼,便紧抿双唇,没有说话,只是大步越过了苏颖,背对着苏颖。

见此,苏颖心里疑惑着。

这个男人真奇怪。

唤她留下,却不说话,还背对着她。

她又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怎会知道他的心思呢!?

就在苏颖心里腹诽着之际,下一刻,当她目光落在男子后背上的时候,一双还带着疑惑的美眸立刻瞠的铜铃大。

那一张好看的红唇一启,一阵抽气声便倏地从苏颖嘴里逸出。

只见,月色清白,在那清白的月色照耀下,身前这个高大挺拔的男子,背后却是伤痕累累。

因为男子身穿血色红衣的关心,让人看不出他伤的怎样,但是,从那破碎的衣服足以看出,男子后背大面积都受了伤。

想来,是刚才这个男子,为了保护她,才受的伤的……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震撼又诧异。

毕竟,这个男子身份何等尊贵。

她虽不是翔龙国的人,心里一直秉承着人人平等的观念。

但是,在这里,每一个人的想法都跟她不一样的。

曾还上风。特别是这一个男子。。

他身份尊贵,乃是翔龙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场王爷。

但是,此刻却为了保护她这个小小人物,用自己的身躯去保护她……

想到这里,苏颖震撼的同时,又受宠若惊。

也明白过来了,男子留下她的原因了。

想到这里,苏颖红唇一抿,随即便开口说道。

“王爷,谢谢。”

苏颖开口,语气中带着无比的真诚和感激之意。

毕竟,她一向以为,这一个男子无情冷血。

特别是,当那几个出海试验的人还不曾回来的时候,男子脸上的漠不关心,仿佛那些人,在他眼中都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此刻,这一个男子,却为了一个小小侍卫,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这……

想到这里,苏颖都有些疑惑了。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

为什么他时而给人冷酷无情,时而又如此的有人情味!?

就在苏颖心里疑惑不已的时候,男子此时却开口说话了。

“若真想谢本王,就快点给本王上药吧!”

听到男子的话,苏颖立刻回过神来,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哦哦,好的,都是我糊涂了,王爷现在还受着伤呢!那属下现在就给王爷上药去。”

因为这一次他们要制造炸弹,炸弹威力十足,若是一个不小心,肯定会受伤或者丢了性命之类的。

所以,苏颖他们这里,也早就备好了许多金疮药之类等等药物。

只不过,因为苏颖他们这里住的比较简陋,而且房间也只是刚刚好够每人一间。

所以,所以只好将龙皓轩带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苏颖的房间,非常简陋。

里面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子两张木凳子,一旁还放置着一个梳妆台洗脸盆之类的日常用品。

苏颖在推门进到自己房间后,见男子还站在门口,脸上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说道。

“王爷,我这里地方简陋,请不要嫌弃。”

听到苏颖的话,男子只是血眸一扫,轻轻睨了苏颖一眼,便举起脚步,跨入房间里面。

随着男子的跨进,苏颖顿时只觉得,自己还算宽倘的房间,便变得窄小许多了。

或许是男子身材高大的缘故吧!

毕竟,这个男子目测也有一米九高呢!

他要走入大门的时候,还得微微弯腰呢!

苏颖心里想着的时候,便伸手,朝着一旁的木凳子示意一下,开口说道。

“王爷请坐吧!”

“恩。”

听到苏颖的话后,男子一撩衣摆,便坐在了凳子上面。

见此,苏颖便立刻到床边的抽屉,去拿一些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药物之类的。

毕竟,做这些炸弹风险大,她为人谨慎,早就备好了各种药物之类的。

此刻,在准备好纱布剪刀药物等等,苏颖便搁置木桌上面。

揪着那昏黄的烛光打量着男子的后背。

刚才月色朦胧,让人看得不太清楚。

此刻,在烛光照耀下,再近距离一看,苏颖忍不住再抽一口凉气。

毕竟,男子的后背,大部分都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血肉模糊一片,让人看了,心惊胆战的。

刚才男子不吭声,她以为只不过是轻伤,现在一瞧,就算见过再多场面的苏颖,都忍不住吓到了。

再看着男子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任何吃痛神色的模样,仿佛这身子都不是他似的。

也不是他是强忍着,还真是当自己是铜皮铁骨不怕痛了。

就在苏颖心里心惊想着之际,仿佛是察觉到苏颖的心思,男子血眸不由微微一睨,便开口说道。

“只不过是轻声,不需大惊小怪的!”

“呃……”

听到男子这话,苏颖只好抿了抿双唇,不再说话。

而是拿起铜盆,走到外头打了一盆清水进来,打算为男子清洗伤口。

然而,当苏颖盛着清水回到房间的时候,只见原本坐在凳子上的男子却不见了。

苏颖见此,心里一惊。

不过,当她美眸一扫,落在她那张大床的时候,脸上再次一愣。

毕竟,就在她那张简陋的大床上面,正静静的趴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而男子此刻正趴在床上,脸庞便侧着望着她。

红衣倾斜,那骨节分明的大手交叠在下巴处,那乌黑的青丝,更是被男子挽着一侧,倾斜及地,衬得那一张如同美玉精心雕琢而成的脸庞更添几分蛊惑。

斜飞入鬓的眉,挺拔尊贵的鼻子,配上那血色红唇,简直人间绝色。

再加上那一双如同红宝石似的妖异血眸,使得男子更添几分妖魅!

还有那一身修长的身段,笔直的双腿。

男子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已经展现出蛊惑倾城四字!

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若是这个男子,搬到男色馆的话,肯定客似云来!

毕竟这么秀色可餐的男子,有谁不被惊艳住!?

苏颖心里惊叹想道。

随即,手脚也不闲着。

见男子正趴在她床上,于是,便将手中的清水搁置床头的桌子上。顺便再将桌子上的药物工具等等,也拿了过去。

而男子只是缄默不语,静静的看着苏颖工作着。

毕竟,龙皓轩发现,少年就算不说话,但是,每做一件事情,都是那么的好看。

他的目光,也总会不知不觉间,被少年所吸引。

如同此时一样。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趴在少年的床上。

只不过,当他刚才无意看到房间的那一张木床,自己的双脚,便像是自有意识似的迈了过来,随即躺下了。

说实话,这一张床,硬邦邦的,比他睡过任何的床都要不舒服。

又小又窄。

只不过,他一躺下后,却不舍得离开了。

毕竟,在这一张木床上面,有着一股淡淡的气息。

像是雨后青莲,淡雅清新,又像是刚刚沐浴过的香味,让人闻之陶醉,非常舒服。

也让龙皓轩诧异着。

毕竟,王府里面哪一个男子,身上不是带着一些汗臭味的。

而且,他素来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更别说是别人睡过的床了。

但是,现在,他居然破天荒的躺在了别人的床上,只因为,这一张床,是少年睡过的……

想到这里,龙皓轩心里震撼又诧异。

只不过,还不待他多想,头上却传来了少年清越略带低沉的嗓音。

“王爷,现在我要给你清洗伤口,或许会有些疼,痛的话,你尽管喊出来。”

对于少年的话,龙皓轩没有说话。

毕竟,这些年来,他也不知道从鬼门关出入多少回了。

身上再重的伤他也受过了,更何况他背后只是区区小伤!?

若是其他人在,龙皓轩肯定会哼之以鼻。

只不过,此刻听到少年这话,他发现,少年的语气,比往日温柔了许多。

平日,少年语气坚定沉静,却从来没有像如此的温和过。

对于这样的温和,让龙皓轩心里一动。

因为,这样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在他小的时候,也有人这样温柔的对待过他……

就在龙皓轩心里想着之际,苏颖不知道男子心里所想。

在说完这话,不曾听到男子任何回应,苏颖也不再说话,只是拿起一把剪刀,将男子身后血肉模糊黏在一起的布块给剪掉。

苏颖动作迅速,干净利落,却不缺乏温柔,轻巧。

而且,对于这种事情,她也做过不少,所以并不陌生。

毕竟,以前她每次接受任务,大大小小的伤口她也承受过。

那些严重的伤,她便会去医院。小伤的话,她先上医院麻烦,便会自己回家自己包扎。

所以此刻,苏颖在剪开男子后背的布块,再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沾湿了清水,再为男子后背慢慢清洗起来。

幸好,男子背后的伤口面积虽大,却没有伤及骨头。

苏颖为男子清洗完伤口后,便拿起了一旁的金疮药,对着男子说道。

“王爷,这个金疮药,撒上去的时候有些刺刺的感觉,不过,这药还挺管用的。”

“恩。”

听到苏颖这话,男子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那一双妖治的血眸,此刻却呈现出半睡半醒的状态。

见此,苏颖脸上不由一愣。

毕竟,虽是不严重的伤,但是,男子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睡的着的。

而且,看他脸上神色,除了脸色略带苍白了血,却没有看出丝毫吃痛的感觉。

这男人,还真是铁打身子,不怕痛呢!

苏颖心里想着,边将手中的金疮药洒在了男子后背伤口上面。

而这一次,男子的后背随着粉末的洒上,微微一紧。

想来,这男子也是会感觉到痛的呢!

见此,苏颖的动作,不由轻柔了一些。

直到那些伤口全部覆盖上粉末后,苏颖才拿起纱布,对着男子说道。

“王爷,你现在能起来吗!?我要给你绑纱带了。”

听到苏颖的话,原本血眸已经微微闭上的男子,才慢慢颤抖了一下眼眸,随即睁开了眼。

那略带惺忪的血眸,更是微微的落在苏颖身上。

见此,苏颖心头不由微微一震。

毕竟,此刻的男子,原本波澜不惊的血眸,此刻染上了几分惺忪和迷离,使得他冷冽的五官渐渐柔和了不少。

特别是当他静静凝视着你的时候,那略带惺忪迷离的眼眸,仿佛带着一股子魔力似的,简直能将人的三魂六魄都勾去似的……

见此,苏颖心里不由涌上几分惊艳之意。

连带着黑眸中,也染上几分痴迷和惊艳。

对于这样的目光,让男子血眸闪烁了一下,心里却涌上了一抹陌生的异样。

毕竟,世人望他的目光,总是带着一股畏惧。

虽然,也有惊艳与他外貌的,却畏惧占了一大半。

只不过,像眼前这样只有惊艳和痴迷的目光,还是第一次呢!

见此,龙皓轩心里不由涌上丝丝的窃喜。他也不知道到底喜从何来。

不过,男子不曾多想,只是慢慢从床上站起来,然后迅速却优雅的将身上的外衣退下。

随即,便坐在床上。

苏颖见此,便立刻拿起纱布,为男子背后伤口缠起来。

只不过,男子身材宽阔健硕,苏颖为男子包扎伤口的时候,身子总会若有若无的靠在男子身上。

对于这一点,苏颖却不曾察觉。

毕竟,苏颖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那么的认真。

此刻,苏颖只想一心一意为男子包扎好身上伤口,便没有多想其他。

但是,她不想,并不包括其他人不想。

龙皓轩只觉得身旁的少年正认真为自己包扎着伤口,他的动作,如此轻巧,温柔,像是怕弄痛了他似的。

还有少年的神色,是那么的专注,认真。

烛光昏黄,柔和的洒在少年身上。

只见少年身上,一袭黑色布衣裹身,将他欣长清瘦的身段淋漓尽致的包裹住。

一头乌黑如绸的长发,用一根黑色带子扎成马尾,束与头顶,让少年看起来,更加英姿飒爽,干净利落的。

只不过,少年的动作,迅速中却带着温柔,仿佛在他手中呃,是一件珍贵的物品似的,让他珍惜……

想到这里,龙皓轩血眸闪烁一下,心里不由涌上一股暖意。

这感觉,就好像在寒冬腊月里面,突然出现的一抹阳光似的,如此的珍贵,稀罕!

龙皓轩心里悸动着,鼻间闻到的,是一阵淡淡好闻的味道。

这味道,有些像淡雅的清荷,清新,好闻。

是一种很舒服的味道。

特别是,当少年站起来,为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他的身子总是无意识的贴在他身上。

虽然,隔着几层布料,但是,他依旧能感觉到,从少年身上传来的……

温暖……

是啊,温暖!

好久都不曾感觉到这样的温暖了。

这样的感觉,自从他母妃去世后,没有一个人能给到他了。

这样的感觉,以前他只能怀念,想不到,如今能再一次感受到。

想到这里,龙皓轩心里沸腾不已。

望向少年的目光,不由带着痴迷和复杂……

而且,他的心头更是涌上一个念头。

若是此时此刻,能成为永远,那该有多好啊!

龙皓轩心里感叹着。

不料,这时候,正帮男子包扎完伤口的苏颖低头一看。

顿时间,四目相对……

……本章完结,下一章“生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