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29章:吻~[必看哦]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29章吻~[必看哦]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苏颖接过这把碧水剑的时候,眼眸更是迸射出一抹璀璨夺目的光芒,使得她整个人,仿佛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璀璨夺目的仿佛连天上皓月都为之失色了。

……

这个庆功宴,大家都玩疯了。

苏颖也不例外。

之后,苏颖还给别人灌了不少酒。

虽然,苏颖酒量很好,但是,也经不起大家一人一杯的灌。

所以,到了后半场的时候,苏颖觉得自己是醉了。

头昏昏的,走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的。

知道自己已经喝醉之后,苏颖趁着自己神智还有几分清醒,便踩着摇摇晃晃的步法,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毕竟,苏颖知道,喝醉酒的人,会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所以,她还是离开微妙。

在离开沙滩后,身后的那些喧哇声,渐渐也小了许多。

苏颖虽然喝醉了,但是,还是认得怎么回去自己的房间。

在这里,他们这些王府侍卫,也有自己的住处,每人一间房,就在船上面。

虽然那房间,小的不得了,但是起码也能让人有自己的空间。

只不过,当苏颖迎着海风,顶着夜色,朝着自己房间走去的时候,却在自己房间门外,看到了一个欣长大红色的身影。

起初,苏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只不过,待她定眼一瞧,才知道,她没有看错。

此刻正有人站在她房间外头的甲板上。

只见此人,身上那大红色的衣袍,更被海风吹得摇曳不已。

伴随着那如丝般飘扬的高高的黑发,更是好看的如同夜间妖魅似的。

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四王爷龙皓轩是也!

在见到龙皓轩的一刹那,苏颖原本晕晕的脑袋顿时清晰了几分。

心里也疑惑着。

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刚才在庆功宴的时候,苏颖也发觉到少了一个人似的。只不过,当时她不曾多想,现在见了此人,才发现,原来是少了他呀!

只不过,这个男人还真奇怪。

刚才那里那么热闹他不去,却来到她房门前站着,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苏颖心里虽然疑惑着,只不过,还是一步一步朝着男子那边走去。

待来到了男子身后三步外,才慢慢停了下来,朝着男子行了行礼,开口说道。

“王爷吉祥。”不璀夺宴。

听到苏颖的话,原本正背对着她的男子,才慢慢侧过脸来,眼尾轻轻扫视了一下身后的苏颖,却不曾开口说话。

见此,苏颖不由眨巴了一下眼眸,见男子不曾说话,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不由开口,,轻声说道。

“那个,王爷,你怎么不去海滩上面,那里很热闹呢,大家都玩疯了。”

说到这里,苏颖不由想起了刚才在沙滩上面的事情,大家都是有说有笑,又是划拳,又是拼酒,热闹之极。

她也好久没有玩的那么疯过了。那感觉,仿佛回到了以前似的。

每一次,他们办完了大案子后,总会去酒吧开一个房间唱歌喝酒玩乐。劳逸结合嘛!

想到这里,苏颖嘴角不由一勾,慢慢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

只不过,相对于愉悦不已的苏颖,男子听到苏颖的话后,却不发一句。

渐渐地,苏颖也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不由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

而且,就在苏颖以为,男子不会开口的时候,男子却说话了。

“太吵。”

简言意骇的两个字,让苏颖脸上顿时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察觉到苏颖的不解,男子眼尾一扫,随即红唇一启,开口说道。

“那里太吵了。”

“太吵!?”

听到这里,苏颖终于明白男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这个男子嫌庆功宴太吵,所以才没有去。

只不过,说明是庆功宴嘛,自然是热热闹闹才好的。

这个男子居然觉得太吵不喜欢。

真是一个孤僻奇怪的男人呢!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的时候,却听男子突然开口说道。

“你这一次立了大功,想要什么赏赐,说吧!”

“呃……”

听到男子这话,苏颖脸上一愣。

随即,想了想,便开口说道。

“这事情,都是属下分内事,所以属下不敢邀功。”

苏颖说的是实话。

毕竟,歼灭飞鹰岛的事情,本来就是她分内事情。

她如今是四王府的侍卫,自当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所以,苏颖一点都不曾觉得自己是立大功了。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男子在听到她这话后。

眼尾轻轻一扫,见苏颖眸中带着几分醉意,却说得满脸诚恳,毫无虚假的模样,血眸中更是划过一丝赏识之意。

随即,慢慢转身,便正面对上了苏颖,红唇一启,开口说道。

“虽是如此,但是,此事你的确立了功劳,本王一向是赏罚分明之人,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吧!”

虽然男子音量轻轻的,但是,语气却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坚定。

闻言,苏颖美眸闪烁一袭,心里想道。

既然男子硬要她要求赏赐,那么她也不客气了。

只不过,现在的她,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除暴安良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

以前,她当警察的时候,多逍遥惬意自在。

毕竟,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直让她很开心。

但是,来到这个朝代后,这里男尊女卑,对于女子极度不公平。

以前之所以来四王府应聘侍卫,也是因为这里工资待遇都好。

但是,四王府纪律甚严,她一介女流常年在四王府,实在不妥。

若是可以的话,她想她更愿意离开四王府,然后,去当一个捕快,然后继续做着她除暴安良的事情。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便有了计较。

而站在苏颖面前的男子,双手环胸,那一双妖异的血眸,更是静静的落在眼前少年脸上。

见少年低头敛眸,像是思忖着什么似的,便静待良久,随即红唇一启,开口说道。

“大家进来王府当侍卫,最想要的,莫过于加官升职,或者财帛,你想要前者还是后者!?”

听到男子的话,苏颖想都不想,便开口说道。

“那属下选择后者吧!”

不是她俗气。

加官升职,自然是人人都想要的。

只不过,她可不敢在王府要求加官升职的。

毕竟,她怎么说,都是一个女子。

这是她唯一感到郁闷的事情。

若是在二十一世纪,她可以完全没有顾虑。

毕竟,她的能力,在整个警察局里面,连那些男子也自认望尘莫及的。

但是在这个该死万恶的朝代,对于女子严重鄙视。

若是眼前这个男子知道了,自己身边的属下,居然会是一个女子的话,他会怎样想!?

而且,按照王府纪律甚严,她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若是可以的话,她倒不如拿了一笔丰厚的银子,然后离开王府,起码,以后后半辈子,她也不需要担忧。

而且,还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不怕别人知道她的身份,每日提心吊胆的。

就算别人知道她的身份,在外面,不比王府,她还顾忌什么!?

想到这里,苏颖觉得,这个男子真的要赏赐她的话,她要银子比较保险的。

相对于苏颖的心思,男子自然不知道。

毕竟,男子以为,苏颖肯定会选择前者的,想不到,苏颖的答案,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而且,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一脸正气的男子,会选择金帛之类的东西。

闻言,男子血眸不由闪烁了一下。

只不过,那诧异的神色,只是一闪即逝,随即,男子脸上便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随即,红唇微启,问道。。

“你现在很缺钱!?”

“呃,也不算吧!?”

苏颖开口。

现在,她自王府,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所以是不太缺钱。

只不过,她只是不想升官罢了。

毕竟,她现在已经是一等侍卫了,在王府里面,能升职升到哪里去!?

倒不如要银子,以后离开王府了,还能有银子旁身的。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男子听到她这话,眸中不由划过一丝疑惑,随即,红唇轻启,开口问道。

“能说说,若本王赐你银子,那你打算用这些银子做什么呢!?”

听到男子看是随意的话,苏颖却觉得,今日的男子,有些怪怪的,话也有些多。

总有些追根到底的模样。

不过,苏颖也不曾多想。

而且,今晚的她,喝的酒实在是太多了。

此刻酒劲上来了,苏颖只觉得头很重,一股股晕浪,更是不断朝着她脑子袭来。

如同那波涛汹涌的海浪似的,几乎要将她覆盖住。

只不过,苏颖还是强忍着脑子里面的那股子晕浪,狠狠甩了甩脑子后,随即,刚才心里思忖着的东西,也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

“若是我有了银子,以后在离开王府的时候,便能不受约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做好啊……嗝……”

说到最后,苏颖忍不住打了一个嗝,喷出来的,都是浓浓的酒香味。

明显,她是喝了不少的酒啊。

而且,此刻苏颖脑子昏昏的,只想倒头就睡。

原本精明的思绪,此刻更是变成了一团浆糊了。

所以,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没说一句话,站在她面前的男子,那一张魅魅妖颜,脸色便更加阴沉一分。

当听到苏颖说完这一番话后,男子那一双好看的剑眉,几乎要拧成一个疙瘩了。

头顶上面,更是犹如聚集了一层厚厚的乌云似的,期间雷鸣闪电,隐隐闪动着。

只不过,喝的太多的苏颖,此刻双颊火辣辣的,头很重,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在头顶上面似的。

而且大脑里面,也成了一片浆糊了。

双眼带着迷离浑浊,自然不曾察觉到男子脸上的异样。

在说完这些话后,苏颖心里不断在想着,男子还有没有话要说,若是没有的话,她真想回去睡觉呢!

嗝,真想睡啊……

心里想着,苏颖那一双美丽的眼眸,也不由越沉越低,几乎要合起来了。

相对于昏昏入睡的苏颖,站在她面前的男子,可是满脸凝重铁青,剑眉紧蹙,红唇紧抿,紧咬了一下银牙,才开口说道。

“你想离开王府!?”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从牙缝里面透出来似的。

带着一股子冰冷的寒气。

使得原本几乎要睡去的苏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即清醒了一分。

只不过,苏颖依旧没有看到男子铁青的脸色,还有那咬牙切齿的话,只是听到男子这话,便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离开王府,是迟早的事情啊……”

苏颖这话,说的理所当然的。

而且,也是实话。

当初,她来到王府应聘侍卫的时候,那是因为,她初来乍到,在这个陌生的朝代,她没有亲人朋友事业,一无所有。

虽然后来住在了轻鸿家,但是,她也不好意思老是打扰人家,于是,在知道四王府招聘侍卫的时候,她便来了。

而且当时,她在前来应聘的时候,也没有打算过一辈子在四王府当一辈子的侍卫。

那只不过是找不到工作,又身无分文,所以便暂时在这里工作,等攒够钱了,她便会离开的。

苏颖心里想着,对于此事,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的。

然而,男子在听到她这话后,那一双妖异的血眸,更是微微一眯。

期间,血眸中更是迸射出两末浓浓的火焰,不断在跳跃着。

心里更是咆哮着。

该死的!他说要离开王府,离开王府!

该死的!

原来,他心里居然有着这个念头!

该死的,四王府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他要想着离开!?

难道,他对于四王府,一点都不留念吗!?那么,就有那么东西牵扯着,让他不舍得离开……

但是,没有!

因为,他从少年迷离的眸中,看出了他的真心,他的理所当然。

都说酒后吐真言。所以,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少年话中意思。

所以,这才是最气人的!

为什么,他对这个少年不薄,这个少年,却还想着离开!?为什么!?

越想越生气,龙皓轩只觉得,自己心口有着一块大石头,正狠狠的压着他的心头,几乎要让他喘不过气来了。

那隐藏在衣袖里面的双拳,此刻更是紧攒一起,指甲插入肉中,他还不知痛。

因为,此刻他很生气!

若是别人惹他生气了,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或许,狠狠的揍他一顿!

但是,看着眼前这一个少年,他紧攒着的双拳,却迟迟不忍下手。

只能不断深呼吸着,想要压抑住胸口里面熊熊的怒火。

相对于怒火冲天,却无处发泄的龙皓轩。苏颖此刻却毫不知情。因为,现在的她,只想着快点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好累,好困,好想睡觉啊。

苏颖心里想着,此刻早就昏昏入睡。

一双迷离的眼眸,早就黏在一起了,不过,还是强忍着,不时的睁开,又合上。

那身子,也是微微摇晃着,一副醉汉模样,让人看着,都要担心她下一刻会不会就要倒下了。

然而,此刻的龙皓轩,心里早就气炸了,所以,也不去管苏颖此刻醉态摇晃的模样,而是红唇一启,再一次开口说道。

“你当真想离开王府!?”

重复的话语,但是,不同于上一次,此刻,龙皓轩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更是带着浓浓的警告味道。

若是苏颖胆敢说出他不爱听的话,就要对她不客气似的。

若是其他人听到男子这话,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的。

毕竟此刻的男子,额头上青筋暴露,剑眉倒竖,血眸微眯,红唇紧抿,那好看的鼻翼,也是一张一合,正显示出其男子怒意已经达到了极点。

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戾气息,让人心惊胆战,毛骨悚然的。

这样的男子,就像是一头正处于暴怒边沿的猛兽似的,让人不敢轻易得罪,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只不过……

此刻正头昏脑胀,昏昏入睡的苏颖,脑子都成了一团浆糊了,眼睛也快真不开了。

还有,她胃里更是不断翻滚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涌出来似的。

但是,她还是强忍住了。

此刻,她就在等着男子一声令下,能让她快点离开罢了。

但是,这一个男子,今晚真奇怪,不让她离开就罢了,还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难道他刚才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吗!?

若是没有听到,她不介意重复一遍,说完了,或许她就可以离开了。

脑子浑浊的苏颖,只是直白的想到这些,于是,想都没有,便开口说道。

“是啊,王府,迟早是会离开的。”

苏颖愣头愣脑的说完,随即,还不由打了一个酒嗝。

不过,还不待她多说一句话。

突然间,苏颖只觉得身子好像被什么压力压倒了。

于是乎,苏颖便直直的朝着自己身后倒去。

或许是知道自己喝醉酒了,苏颖此刻一点都不害怕。

心里只是想着,终于,她体力不支,要倒下了。

倒下也好,她累死了,眼睛也懒得睁开了,好像睡觉。

那就睡吧!

反正现在她喝醉酒了,喝醉酒的人,就不该多想其他的。

苏颖心里朦朦胧胧的想着。

但是,就算如此,心里依然忍不住涌出一丝疑惑,那便是——

难道她是面朝地倒下去的吗!?

怎么她身上好像压着什么似的,好重。

还有,这块地,怎么有些热热的!?

恩,特别是她嘴唇接触的这一块地儿,好像挺柔软的!?

想来喝醉酒了,人也傻了。

想到这里,苏颖就觉得好笑,随即,她嘴角也不由一勾,咯咯笑了一番,最后,便无意识的闭上眼眸,打算长睡下去,什么都不想,也没有经历去想了……

然而,相对于神志不清,昏昏入睡的苏颖,某人,却在此时此刻,整个人犹如雷鸣一击,当场僵直在那里了。

整个人,更是一动也不动,犹如成了化石似的。

那一张魅魅妖颜,此刻更是呈现出一幅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模样。

那一双过分狭长妖异的血眸,此刻更是瞠的铜铃大。

而他的目光,更是直直的落在了这一张近在咫尺,此刻,更是跟他密不可分的脸庞上面。

还有他的唇,更是碰到了一双柔柔的,软绵绵的,犹如棉花糖似的,带着阵阵酒香味儿的……双唇上面!?

唇!?

一想到这里,男子只觉得脑子‘轰隆’一声,顿时变成一片空白了!

天呐!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居然吻了一个男人的双唇!?

他是疯了吗!?

龙皓轩心里震撼的想着。

刚才自己是听到少年要离开的话,只觉得一股子怒意从心底直直冲上了头顶,于是乎,他想都不想,身形如箭,便立刻朝前扑去了。

当时,他只想想伸手捂住少年的唇,不许他再说这些他不爱听的话。

谁知道,他的手才碰触到少年,少年便立刻倒下了。

而他,明明可以扶住少年,或许稳住自己的身子,但是,他当时却没有这样做,而是他的身子像是自有意识似的,跟着直直倒下去。

待他回过神来后,自己整个人便立刻紧紧的压在少年的身上。

还有他的唇,居然便跟少年的唇贴在一起了……

天呐!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居然吻了这个少年了!

想到这里,龙皓轩震撼了,诧异了,激动了。

毕竟,原本的他,并没有想吻这个少年的意思。

虽然,曾经的他,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念头……

但是现在,他压根没有想过去问这个少年啊。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唇,却跟少年的唇贴在一起了!?

龙皓轩心里震撼着,大脑只呈现空白状况,不过,那一颗平静的心扉,此刻却仿佛突然投进了一块巨大的石块似的,将那平静的心湖,激起了一阵巨大的水花,随即荡漾起层层的涟漪。

那规律的心跳,此刻更是剧烈跳动起来。

‘砰砰砰’,心跳之激烈,仿佛下一刻就会从胸口蹦出来似的。

此刻,海风呼啸,船上,略显摇晃。

天上,星辰闪烁,皎月明亮,直直洒在整个大地上,将整个大地,都笼罩在一片朦胧迷离的夜色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今晚的夜太迷人,醉了人。

龙皓轩知道,自己应该迅速离开这个少年身上。

但是,他的身体,却仿佛自有意识似的,紧紧的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而且,心里,也有一丝不舍。

因为,低下的双唇,是那么的柔软,带着醉人的酒香,如此的迷人。

又仿佛带着一股子酥麻的感觉。

自他的红唇接触到少年的双唇的时候,一股子麻麻的感觉,就迅速从对方的唇上面,传递在他身上,贯通了他的四肢百骸,连着心,都要酥掉似的……

心跳声,从来没有跳的如此剧烈过。

并且,他的心扉里面,更是涌出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彼时,龙皓轩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此刻,他只知道,现在少年是喝醉了,醉的不分东西,也醉的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着什么。

而他,也被少年唇上的酒,熏醉了。

既然醉了,那么此刻,他是不是借着这几分醉意,好好的做自己心里愿意做的事情,好好的……醉一场!?

龙皓轩心里悸动着,随即,微微分开了少年的香唇,借着清白的月色,看着底下那一个醉眼迷离的少年。

少年生的精美!

肤色黝黑,五官却精致之极!

每一个弧度,仿佛美玉精心雕琢而成似的,绝色倾城!

微微斜飞的眉,带着与生俱来的英气勃勃。

翘鼻优雅,双唇嫣红。

最是夺人眼球,是那一双如同墨玉似的美眸。

此刻,但见这一双美眸中,更是染满了醉意朦胧,却使得少年,更是增添了几分道不尽的绝代风华!

端得是哪一个风华万千,宛若天人,美得天上的皓月星辰,顿时间,黯然失色,自渐形秽!

见此,龙皓轩血眸中更是闪烁过一抹浓浓的惊艳之色。

此刻,男子望向少年的目光,更是毫不掩饰的。

因为,此时此刻,根本没有其他人在,少年也醉醺醺的,所以,他可以大胆的,不再掩饰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想到这里,龙皓轩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更是慢慢的,慢慢的朝着少年那一张精美的小脸探去。

他的脸,真的好小,只有巴掌大。

只不过,触感真的不错。

肌肤也犹如羊脂玉似的,温润,细腻。

龙皓轩第一次碰其他男子的脸。不过,此刻他才发现,原来男子的肌肤,居然能如此柔滑,犹如上等丝绸似的,让人摸了之后,便流连忘返,依依不舍。

最后,男子那修长的手指,更是慢慢描绘过少年精致的五官。

斜飞的眉,柔嫩的眼眸,挺翘的鼻子,最后,更落在了自己刚才已经尝过的柔嫩双唇上面。

这一双唇,是他见过最美的唇。

想不到,尝起来的触感,竟是如此的柔软……

越想,龙皓轩的血眸一沉,眸中暗一欲炙热光芒闪烁不已。

最后,更是欲低下头,再次尝尝,这一双柔软双唇的味道。

而这一次,他不打算如刚才那样,只是轻轻碰碰,而是……

想都这里,龙皓轩心里荡漾着,随即,那一张魅魅俊颜,更是慢慢底下。

一寸一寸,眼看着,就要落在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红唇上……

然而,因为龙皓轩的目光,此刻只落在少年的香唇之上,却一点都不曾察觉到,少年紧紧蹙起的眉头。

呃,好辛苦!

苏颖双眉紧蹙,满脸痛苦之色。

因为,此刻的苏颖,只觉得头昏脑胀的,身上,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似的,几乎要让她喘不过起来了。

最要命的是,她胃里就像波涛汹涌的洪水似的,不断翻滚沸腾着。

一股股酸水,更是欲从喉咙里面喷出来了。

对于这样痛苦的感觉,让苏颖脸都青了。

现在,她最想做的,就是好好的大吐特吐一番。

只不过,此刻她身上怎么像压着一块大石似的!?

好重!

不行,她次不要吐在身上,那该有多脏啊!

就算是意思浑浊的苏颖,在不清楚的情况下,还是有着丝丝的洁癖。

所以,苏颖此刻双手更是不断用力推着,要将身上压着的那一块大石推开。

只不过,因为喝醉酒的关系,苏颖挥出去的手,却如此的无力。

拍打在男子身上,落在在男子眼里,就犹如小猫在捉着痒似的。

顿时间,男子只觉得心头痒痒的,身上的血液,仿佛都为之沸腾起来似的。

心生荡漾着,让龙皓轩猿臂一伸,便立刻桎梏住了苏颖那不断挥动的双手。

只不过,苏颖双手被桎梏住了,推不开这一块压在身上的‘大石’,该怎么办,她才不要被大石压着。

“不,不要……”

苏颖心里想着,红唇一启,不由开口说道。

龙皓轩闻言,起初不知道苏颖说些什么,于是,便开口问道。

“不要什么!?”

红唇一启,那吐出来的话,低沉沙哑,如此的感性。

在这漆黑的夜晚,犹如一坛刚开封的陈年佳酿,如此醇厚,醉人……

只可惜的是,此刻正被胃里的翻江倒海折腾着的苏颖,只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了,一张脸,更刷的一下全白了。

红唇一启,再次开口痛苦无奈的申吟着。

“我不要被压着,不要压着我……”

因为这一次龙皓轩认真聆听,便挺清楚了苏颖的话了。

见苏颖好像不喜欢被他压着的模样,龙皓轩只觉得自己身体重,压到她了。

毕竟,这一个少年,身子是那么的单薄。

还有那手腕,也是那么的纤细,仿佛一折就断似的。

虽然,此刻的他,非常想吻住哪一个柔软的香唇。

但是,见少年被自己压得如此痛苦的模样,龙皓轩心头便不由一软。

随即身子一翻,猿臂一紧,立刻,他们两人的姿势便转换过来了。

成了男子在底下,而苏颖,就压在他的身上。

而这时候,龙皓轩看着正趴在他身上的少年,还有那一张醉态朦胧,风华绝代的脸,再也忍不住,猿臂一身,便打算勾下少年的脖子,然后吻上少年的双唇。

然而,男子的猿臂,还不待碰到苏颖的脖子。

原本已经被胃里翻江倒海折腾的想死的苏颖,突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她的忍耐力,彻底到了极限了!

于是乎,男子只闻‘呕’的一声,紧接着,是‘啪啦啪啦’的水声,再接着,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小腹处,一股温热感传来……

‘轰隆’一声,顿时间,龙皓轩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整个人彻底僵楞成一座化石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不断持续的呕吐声,才慢慢停了下来,紧接着,龙皓轩只觉得原本压坐在他身上的人儿,更是‘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之后,那微微打呼噜的声音,更是慢慢传来。

正显示出,某人正舒舒服服,好梦正甜!

然而,相对于某人的好梦正甜,某男却觉得,自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切好这时候,一阵海风呼啸吹过,那一阵阵不喜的味道,更是紧紧盘旋在男子鼻腔里面。

那呆愣僵化良久的男子,才紧蹙着双拳,发出了一阵怒狮咆哮声——

“啊……该死的!”

愤怒咆哮的嗓音,音量之大,直达云霄,惊飞了林立飞鸟。

然而,此时此刻,某人却只不过用手轻轻挠了挠耳朵,随即……继续睡觉去!O(∩_∩)O~

……

不对劲!

超级不对劲!

非常非常不对劲!

这个不对劲的感觉,一直盘旋在四王府众人心底!

因为已经歼灭了飞鹰岛的关系,此刻四王府的人,已经整装待发,随着侍卫长一声令下,朝着四王府方向前进了。

本来,这一次,他们大胜仗去了,本来欢欢喜喜的回去的。

但是,整条队伍里面,几百号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脸上呈现出欢喜的神色。

气氛,也非常的压抑,寂静。

而且大家此刻,也是心惊胆战,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

问何原因!?

还不是因为他们高高在上的四王爷,那一位惹不起的主儿么!

“喂,你们说,王爷到底是怎么了!?”

走在队伍里面的大虎,更是一手捅了捅一旁的阿明和苏颖,开口疑惑问道。

毕竟,昨儿个王爷还好好的,但是,自今天起,王爷的脸色就阴沉沉的。

虽然,往日里面的王爷,也是一副冰冷冷的模样,但是跟今天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阴沉沉的脸,如同锅底似的黑!

字他头顶上,仿佛聚集了一团浓厚的乌云似的,里面雷鸣闪电更是噼里啪啦的,让人不敢靠近。

就怕自己不小心,被王爷头顶上的雷鸣劈中,那就死的冤枉了!

相对于大虎的好奇不解,其实这一个问题,整个队伍里面,也没有人能知道答案的。

所以,自然没有人能给大虎答案。

大虎见此,不由将目光投在一旁的苏颖身上,开口说道。

“阿颖,你也不知道吗!?”

“呵呵,我又不是百事通,怎么会知道王爷到底是怎么了!”

听到大虎的话,苏颖不由摇了摇头,笑道。

嘴里虽是如此说着,但是,苏颖心里却有着一个疑团。

昨晚,她是喝醉了,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朦朦胧胧间,好像见到一道人影站在她房门口。

后来,她好像还和那个人聊了些什么。

但是,到底聊了什么,她却一点都不知道了。

甚至,昨晚跟她聊天的人,到底是谁,她也忘记了。

只知道,当她今儿个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是在自己的床上面的。

到底昨晚她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她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幸好她起来后,除了头昏脑涨外,身上的衣服,还是之前那一套,没有被人动过。

所以,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想不出来,也不要去想了。

总之,她身份没有被人知道就好。

于是乎,苏颖心情无比轻松,一边跟大虎他们偶尔闲聊着,一边跟着队伍前进。

三天后,在京城大街,老百姓的激烈欢呼喊呐投花之下,苏颖他们也京城了。

因为这一次,四王爷带着侍卫出马,将那在大海横行霸道多年的飞鹰岛海盗打败歼灭了,四王爷的形象,也是立刻从老百姓们的心目中高大了许多。

在苏颖他们踏进京城的时候,更听到四周老百姓起哄赞叹着。

说四王爷英勇无比,武功高强,俊美不凡,当朝无两!

有四王爷在,翔龙国岁岁平安……

连带着,他们这些侍卫,也收到了不少的鲜花。

原本压抑的队伍,在感受到老百姓们的热情之后,纷纷绽放出一抹抹灿烂愉悦的笑容。

一个个人脸上,都是神采飞扬,好不开心。

苏颖也不例外。

在看着京城大街两遍洋溢着的一张张笑脸,在她眼里,都是那么的可爱。

一想到这一次,出去歼灭了飞鹰岛,虽然,其中辛苦心酸不少,但是,只要能保护这些可爱的老百姓不受伤害,她觉得,所有的辛苦劳累,都是值得的!

所以,那一张黝黑却精致的脸庞上,更是噙起了一抹愉悦的笑。

那笑,如此的纯粹,只有愉悦,开心,清澈,美得仿佛连天上艳阳都为之失色似的!

因为苏颖在这一条队伍之中,是长得最俊俏的一个。

所以,除了骑在高头大马上,俊美如神邸似的四王爷外,收到的花,是最多的!

翔龙国的习俗!

每一次大军大胜仗了,老百姓们,都会在京城大街两旁,为这些保家卫国的侍卫头上鲜花。

也是对他们这些侍卫的支持和感激之意。

而这些侍卫,接到的花最多的,也表示最受老百姓欢迎的。

所以,从京城大街都四王府这一段路程,苏颖怀中,更是接到了一大扎的花束。

这些鲜花,颜色鲜艳,五颜六色,香气宜人,非常美丽。

苏颖见了,都欢喜。

于是,脸上笑容也更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和公主没关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