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30章:我和公主没关系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30章我和公主没关系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队伍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四王府正门口,原本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的红衣男子,更是动作潇洒利落的从马背跃下来。

只见此刻正是正午时分。

天上傲阳高挂,晴空万里,天晴气爽的。

那红衣男子,动作英姿飒爽,端得是一个丰神俊朗,潇洒无双!

只不过,若是男子脸上的表情,稍微暖上一分,那就更好了!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只见男子一路上到回到自己的王府,那一张冰冷的脸庞,神情一直如此,让人看了,直以为是一座会移动的万年冰山似的。

也没有人敢靠近,就怕会被男子身上的冷冽气流给冻伤了。

龙皓轩在跳下坐骑后,便将自己的坐骑交给小厮牵走了。

这时候,侍卫长见龙皓轩只是冷冷的站在大门口不言语,于是,便硬着头皮,走到了大门口中间,冲着带下的侍卫交代了一番。

他的话,无非是这些天,大家都辛苦了,王府是一个赏罚分明的地方。

因为这一次大家都有功,都记一功。

此刻解散,大家都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

听到侍卫长的话,大家都松懈欢喜了。

只不过,大家也不敢在大门口直接欢呼的。

只是有条不絮的离开。

而这时候,苏颖也是累坏了。

便跟着大虎他们,打算回去自己的院子,好好洗一个冷水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再好好休息睡觉的。

毕竟,他们长途跋涉三天,脚都要起泡了!

现在天气越发炎热了,他们走的这一段路,一个个都汗如雨下,身上也臭熏熏的。

苏颖自然不例外。

特别她胸口处,更是缠着好几层的裹胸布,让她几乎有些透不过起来的感觉了。

若是可以的话,她想立刻回到自己房间,好好解开自己的裹胸布。

天天这样包扎着胸口,春天还好,天气微凉,她只当是多穿一件衣服。

现在就不一样了。

天气越来越热。

在这个没有风扇没有空调的朝代,她恨不得学那些男人似的,天天光着身子,只穿一条裤子。

只可惜,她不能啊!

想到这里,苏颖都觉得自己现在真受罪。

也想着,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

过了几年,她存够钱了,便快点离开王府,那样的话,她便能过上自己喜欢的日子,无拘无束的,多逍遥自在啊!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她也依旧跟大虎他们道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了。

幸好苏颖现在是一等侍卫,有单独的住所。

院子里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苏颖在水井里面提了好几桶井水,将房间里面的浴桶都装满后,便立刻急急忙忙的脱掉身上的衣服和裹胸布,将委屈多时的胸部透透气。

低头看着被裹胸布裹得红红的胸部,苏颖眉头就轻轻蹙了起来。

伸手揉了揉,只觉得胸口现在有些隐隐作痛的。

感觉到这里,苏颖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哎,谁叫这个朝代重男轻女,她若不女扮男装混进王府,哪有这么好的工作,好的待遇呢!?

她再忍忍吧!只要都了签约合同到期,她存够钱了,就离开这里。

苏颖心里想着,整个人便跑进了浴桶里面。

感觉到那冰凉的井水,将她整个人都包一围住。

那冰冷的井水,更是将她身上燥热的气息褪掉,苏颖更是舒服的忍不住叹息一口气。

“哈,真爽啊!”

苏颖一边感叹着,一边拱起一把清水,洗了一把脸。

然而,就在苏颖舒服享受这这冰凉的冷水澡的时候,突然,一道匆忙的脚步声,更是传进了苏颖的耳朵里面。

随即,还不待苏颖反应过来,原本关着的木门,更是‘啪’的一声,从门外被人推开了。

看着那从外推开的雕花木门,苏颖的心,更是吓得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而且这时候苏颖才记起。

刚才自己急急忙忙想好好泡一泡冷水澡,舒缓一下暑气。只是将门轻掩上,便跳进浴桶里面了。

只不过,刚才她压根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找她。

而且那人居然连门也不敲,就推门而进了。

一时间,杀的苏颖一个措手不及。

飒之红里。只不过,幸好在浴桶旁边,还有一个雕花屏风遮挡住。

于是,在看到有人推门进来后,苏颖立刻一个深呼吸,随即,整个人连着脑袋,都沉入了浴桶之中。

虽然如此,但是,在水里面的苏颖,依然听到房间里面的动静。

只听到,那轻微的脚步声在房间转了一圈后,便走到了门口,随即,那熟悉的喃喃声,便传了过来。

“咦!?他们明明说阿颖哥回来啦!怎么现在阿颖哥又不在房间里面呢!?”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苏颖便知道,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公主伶伶是也!

怪不得!

她早就应该猜对才是了。

毕竟,来人脚步轻微,明显是一个女子的脚步声。

而且,匆匆忙忙,连门也不敲的,也只有这一位伶伶公主了。

虽然,苏颖对这个伶伶,感觉就像是一个邻家妹妹似的。

但是,她也绝对不能被伶伶知道她是女子的秘密。

毕竟,怎么说,她都是四王爷的表妹!

她知道了,便肯定会对四王爷说的。所以,她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幸好,伶伶在她房间转了一圈后,在见不到她人后,便离开了,顺带的,还记得关上门。

要不然,她很害怕,这个伶伶若等不到她人,干脆坐在这里等,那么她肯定会憋不住的!

在听到掩门声后,几乎憋坏了的苏颖,才喘着粗气,从水里冒出头来。

呼吸着久违的清新空气,才让苏颖发现,原来空气是那么的重要。

也因为伶伶突然袭来,让原本想好好泡一下冷水澡的苏颖,也不敢贪恋这冰水的凉快。

急急忙忙刷洗了一下身子和头发,便立刻从浴桶里面出来。

因为,根据她对这个小妮子的了解,她若要找她,可得会风风火火的。

指不定,她在外面找不到她,又会折回来了。

苏颖所想一点都没有错。

伶伶在外面找不到苏颖后,便再次折了回来。

只不过这一次,苏颖已经整装完毕,然后在院子里面洗着衣服去了。

待见到再次风风火火进入院子的伶伶,苏颖一边拧着手中衣服,一边开口问道。

“伶伶,找我有事!?”

在见到苏颖的时候,原本满脸焦急的伶伶,脸上更是立刻绽放出一抹灿烂愉悦的笑容。

整个人犹如一朵魅力四射的向日葵似的,砰砰跳跳着,就往苏颖这边奔了过来了。

“阿颖哥,你可回来了!

伶伶笑靥如花的说着,便匆匆朝着苏颖这边奔过来。

只见今日的伶伶,明显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

黛眉弯弯,美眸含嗔,那如同芙蓉似的脸庞,精致之极!

那娇小的身段上,一袭粉黄色的轻纱罗裙裹身。

身上绣着一朵朵精致的小花。所以,随着女子匆匆走动的时候,那精致的小花,便飘然欲动,美不胜收!

衬得女子更加的美丽可人!仿佛满园娇花,都为之失色!

见到这绝美可爱的小姑娘,苏颖心情不由愉悦几分。

毕竟,苏颖在这里,女性朋友本来不多。

伶伶个性可爱活泼,苏颖自然喜欢。

所以,在见到打扮娇俏的伶伶,苏颖不同挑眉,几乎要学男人那样吹一个口哨,然后调戏她一番了。

“呵呵,伶伶今天这样打扮……”

说到这里,苏颖故意顿了顿。

听到苏颖的话,原本满脸灿烂的伶伶,脸上更是涌出几分忐忑不安。

双手轻轻拉扯了一下裙摆,随即噙着一双疑惑又忐忑的目光,望着苏颖开口问道。

“怎样!?”

“呵……很好看!”

听到苏颖这话,原本紧张不安的伶伶,原本提的高高一颗心,终于落下了。

那张娇俏的脸庞上,更是立刻绽放出一抹灿烂又羞涩的笑容。

真是美人娇俏,让人看着都赏心悦目!

苏颖打量着眼前小女子良久,才想都什么似的,开口问道。

“对了,伶伶如此焦急找我,有事!?”

听到苏颖这话,伶伶小嘴不由一扁,便开口娇诉说道。

“难道没有事,就不能找阿颖哥了吗!?你都不知道,你离开王府的这段日子,我每天有多担心,就怕阿颖哥你会发生什么事……”

说到这里,伶伶眼眶都红红的,鼻子也不由抽了抽,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见此,苏颖立刻慌住了。

“伶伶,你别哭啊,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现在人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吗!?”

见到眼前小妮子一副要哭的模样,苏颖心里又是慌张,又是感动的。

毕竟,能有人担心自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呢!

就在苏颖心里感动着之际,原本泫然欲泣的伶伶,在听到苏颖的话后,不由哇的一声,便大哭起来了。

整个身子,也立刻扑倒在苏颖的身上,双手紧紧抱住了苏颖的身子,哭得可怜兮兮的。

“哇哇,阿颖哥,可是,我就是担心,就算看到你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却心有余悸。毕竟大家都说,飞鹰岛极度危险,许多人都是有去无回的,我就害怕阿颖哥会出事,呜呜……”

说到这里,伶伶哭得更加凄惨了。

毕竟,这段日子,她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的。

她不知道飞鹰岛那边的情况,只是每日期待着,会传来好消息。

每一天的时间,对于她来说,都是那么的难捱。

一日见不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她都觉得是度日如年。

那滋味,以前她从来没有感受过,但是现在,她懂了。

原来,度日如年,就是这样的滋味,那样的难受,痛苦!

所以此刻,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回来了,伶伶终于忍不住了,将憋了许久的担忧害怕发泄出来了。

而苏颖听着伶伶的话,再看着她哭得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怜惜。

随即,只能任由她抱着,随即,从衣袖里面掏出了一条干净的丝帕,为伶伶擦着眼泪鼻涕的。

只不过,原本哭得可怜兮兮的伶伶,在任由苏颖擦着鼻涕的同时,脸颊不由在苏颖怀里拱了拱。

那模样,就像是一只爱撒娇滴小猫咪似的,煞是可爱。

但是,伶伶接下来一句话,却让苏颖整个人犹如平地惊雷般,整个人狠狠一震——

“阿颖哥,你的胸口……”

听到伶伶的话,苏颖只觉得脑子里面一阵晴天霹雳,‘轰隆’一声,苏颖大脑立刻有着片刻的空白。

身子更是立刻一震,仿佛僵化成化石似的,动也不动一分。

一颗心,更是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心里嚎叫不已。

天呐!

刚才这小妮子哭得突然,她只顾着被她抱着哭,却没有多想其他。

而这个小妮子在自己怀里哭了那么久,莫不是,她察觉到什么来了!?

想到这里,苏颖心惊胆战的。

脸上的神色也一僵。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若是伶伶真的知道什么,她该怎么对她解释!?

若是伶伶不听,告诉了四王爷,她该怎么办!?

嗷嗷嗷,天呐!

该怎么办!?

就在苏颖心里焦急,忐忑不安的时候,下一刻,却听到伶伶脸红羞涩的低声说道。

“好扎实。”

“恩!?扎实!?”

听到伶伶这话,苏颖再次一愣,随即,便立刻明白过来伶伶的意思了。

原来,这小妮子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只是觉得她胸口扎实啊!?

想到这里,苏颖原本提的高高一颗心,终于松下来了。

想来也是,她胸口被她包扎了好几层,硬是将那高高的山峰扎成了飞机场,所以,给人的感觉,才会扎实吧!?

想到这里后,苏颖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随即,不由哈哈笑道。

“哈哈,那是自然,你阿颖哥每天都会锻炼,身子能不扎实吗!?”

“呵呵……”

听到苏颖的话,伶伶不由破涕为笑。

苏颖见了,不由咧嘴笑道。

“好了,不哭了!?”

“恩,不哭了。”

听到苏颖的话,伶伶也终于发泄完多日的担忧,此刻整个人都好了不少。

随即,不由抬起那一张依旧带着清泪的小脸,含情带羞的望向了眼前这个肌肤黝黑,却俊美无比的少年。

而少年此刻,也正低头对着少女盈盈一笑,脸上笑意迷人。

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真是郎情妾意,男俊女美的一对璧人!

只不过,这一幕,落在某人的血眸之中,却犹如一把锋利的箭,狠狠的插入了他的心扉。

随即,那一双过分狭长妖异的血眸顿时一眯,眸中复杂光芒闪烁不已。

红唇一启,那仿佛从牙缝透出来的冰冷嗓音,更是倏地传出——

“你们,在做什么!?”

当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原本还抱在一起的苏颖和伶伶两人,顿时一愣。

随即两人更是迅速转过头去,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只见,在院子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道欣长的身影。

天上阳光直直洒下,却被院子里面那一颗茂盛的大树彻底遮挡住,至于那星点斑斓的光芒,柔和的落下。

和风徐徐,风吹树动,发出了柔和宁静的声音。

此刻,就在院子门口,那红衣男子,此刻正双手负于身后,站的那个笔直。

清风徐徐,吹起了他身上的红衣,衣袂飘飘间,更是衬得男子俊美如妖。

然而,那一张绝色妖魅的脸庞上,却寒气逼人。

剑眉紧拧,血眸微眯,红唇紧抿,只差没在他额头上写上‘生人勿近’四字了。

而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这个王府的老大,四王爷龙皓轩是也!

在见到龙皓轩的时候,苏颖和伶伶两人纷纷一愣。

随即,伶伶更是想起了,此刻她还抱着苏颖,于是,便立刻松了手,然后后退一步,跟苏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不过,那一张娇俏的小脸,更是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酡红。

美眸含嗔,一副小女儿家怀春的模样。

对于伶伶的神色,苏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因为现在,她的目光,都落在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男子身上。

所以,自然不曾看到这一点。

但是,苏颖不曾察觉到,并不代表龙皓轩看不到。

看着伶伶脸上赧然娇嗔的模样,还有刚才她抱着少年那一幕,龙皓轩的心里,便非常不是滋味。

顿时间,一张脸,更加阴霾了。

连带着四周的温度,仿佛都降了好几度。

苏颖是察觉到这一点了,顿时间,心里不由一惊。

呃,这位爷,心情又不好了。

自三天前,这位爷,心情便已经开始不好了,搞的队伍里面,人人自危,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

大家都不明原因,是谁惹这一位爷不开心。

大家也不敢问。

就怕会撞到枪头上了。

此刻,再见这一位爷,比往日更加冰冷的脸,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寒流,让人只觉得腊月吹来的一阵寒风,让苏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呃,真冷呢!

苏颖心惊着,不过,回过神来后,便立刻对着男子行了行礼。

一旁的伶伶,正沉浸在被人撞到羞涩不已的情绪中,自然不曾察觉到龙皓轩神色诡异。

再加上,在伶伶心目中,龙皓轩脸上神色一直如此,若有一天,这个男子会和颜悦色,她才会感动奇怪呢!

伶伶心里想着,于是,便开口,望向依旧笔直站在门口的男子,问道。

“表哥,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能来,本王便不能来了吗!?”

男子沉声开口。

伶伶闻言,俏脸顿时一愣,随即,双手便不断揪着手中丝帕,一愣窘迫又羞涩的说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呢!”

见到伶伶羞答答的模样,男子双手负于身后,便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然后,站在了伶伶面前,脸色严肃的说道。

“伶伶,你要记住,你乃盘龙国堂堂公主殿下,身份高贵,怎么可以光天化日之下,跟一个侍卫搂搂抱抱的!?若是此事传出去了,你的声誉还要不要!?人家会以为,你堂堂一国之公主,不检点!”

男子语气低沉,神色严肃。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严肃。

伶伶闻言,更是听得头低低,眼眶里面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忍不住再次涌了出来。

那晶莹剔透的眼泪,更是不断在眼眶里面转呀转的,那美人泫然欲泣的模样,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心都要软了。

一旁的苏颖见了,心里也顿时生出不忍之心。

不过,心里更涌出一个认知。

想来,四王爷真的是喜欢伶伶的!

虽然,这一个男子,脸上冰冷,从不与人交往。

但是,他对于伶伶却不一样。

此刻,这个男子之所以会如此严肃的教训着伶伶,恐怕是因为刚才他们抱在一起,所以……吃醋了!?

想都这里,苏颖心里一惊,也有些欲哭无泪。

毕竟,敢跟四王爷抢女人!?她又不是疯了!

你没看到这位爷的脸色有多冷吗!?

再加上,她对于伶伶,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想必这一位是误会了。

为了以后还能安安稳稳的在王府里面生活,苏颖便立刻开口,对着龙皓轩匆忙解释着。

“王爷,你误会了,属下和公主两人,是清白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刚才公主担心属下,所以忍不住才哭了……呃……”

说到最后,苏颖立刻将未说完的话都吞回肚子里面了。

因为,眼前这个男子,在听到她的话后,脸色是越发的阴霾了。

苏颖见此,不由暗自咬了咬舌头。

该死的,她这样说,意思不是说,公主是关心她吗!?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居然喜欢别的男人,有哪一个男子是忍受得住的!?更何况这一位爷,还是个性阴晴不定,让人难以触摸的爷!

想到这里,苏颖便抿着红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相对于焦虑不已的苏颖,男子心里却非常不是滋味。

冷眸看着眼前这一个不断想维护女子的少年,龙皓轩的心,犹如压着一块大石似的。

难道,‘他’就那么喜欢伶伶!?

所以,他在诉骂伶伶的时候,‘他’便心疼了,极力想解释维护伶伶!

想到这里,龙皓轩血眸不由微微一眯,连带着脸色更冷了。

望向苏颖的目光,阴暗复杂光芒闪烁不已。

苏颖见此,只当这目光是愤怒,嫉妒,不由头皮一麻。

一旁的伶伶见了,心里也是焦急不已。

毕竟,她这一个表哥,冷峻孤傲,暴力无情。他肯定是觉得阿颖哥刚才的话他不爱听,所以便生气了。

一想到表哥会生气,或许会处罚阿颖哥,伶伶便焦急不已。

随即,心里想了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对着龙皓轩匆匆说道。

“表哥,你刚回来,肯定没有用午膳吧!正好,我亲自做了一些菜,原本打算邀请阿颖哥和表哥一起吃的,现在正好呢!表哥,我们回去用午膳,可好!?”

伶伶说的满脸期待和小心翼翼。

其实,她这话,只说对了一半。

这段日子以来,因为整日提心吊胆的。于是,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便让厨房的人亲自教她做菜。

为的,只是想阿颖哥回来了,便亲自烧一桌子的菜给他吃。

俗话不是都说,要捉住男人的喂,必须捉住男人的心!

所以,她一定要努力烧菜,将阿颖哥的心牢牢捉住的。

伶伶心里算盘打的响。

龙皓轩在听到她这话,在看着她期待小心翼翼的目光后,只是轻轻抿了抿红唇。

一旁的伶伶见此,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

原以为,她这个表哥,不会去的。

毕竟,她这个表哥,嘴巴挑剔的很!

所有吃的用的,也是极好的。

就好像她一样。

所以,伶伶便猜想,她表哥不回去。

那样正好。她可以好好的跟阿颖哥培养一下感情。

想到这里,伶伶的目光,更是不由轻轻落在了身旁的少年身上。

眸中闪烁着的,更是绵绵爱意。

然而,下一刻,当伶伶听到龙皓轩接下来的话后,整个人立刻一愣。

“正好,本王并未用膳。”

男子开口,嗓音低沉。

伶伶闻言,却整个人一愣。

龙皓轩见此,剑眉不由一挑,开口问道。

“有问题!?”

“呃,没,没有。”

虽是如此说,伶伶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毕竟,今日她原以为,能跟阿颖哥好好培养一下感情的。

哎……

伶伶如此说着,不过,现在既然龙皓轩都这样说了,她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便带上苏颖,朝着自己所住的灵犀阁走去。

……

灵犀阁里,五步一亭,十步一阁,假山流水,廊腰缦回,曲洞幽池,花园小谢,将整个灵犀阁勾勒的犹如江南烟水的精致典雅。

而灵犀阁里面,宽倘无比,装修华丽。

一水儿的白玉石铺地,上面铺着一张猩红色针绣百花地毯。

旁边是雕花桌椅,还有那一水儿的名贵古董玉器,在阳光照耀下,更是散发着圆润的光泽。

苏颖还是第一次来到灵犀阁。

据说,这个灵犀阁,乃是除了王爷所住的碧阳阁外,便是最好最华丽的楼阁。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了,这个伶伶,在龙皓轩心目中,到底有怎样的分量。

打量着四周华丽典雅的建筑,苏颖心里便有了计较。

而这时候,伶伶见天色不早了,于是,便立刻命人准备午膳。

下人领命,于是,便立刻下去了。

须臾,一个个手中便端着热腾腾的精美菜肴,一个个放在了铺着红色桌布的桌子上面。

彼时,龙皓轩正坐在桌前,而苏颖则是站在一旁。

毕竟,怎么说,她现在还是王府侍卫,王爷不曾开口,她自然不能坐下的。

一旁的伶伶见此,便立刻开口说道。

“阿颖哥,你快坐下来吧!”

“呃,这个……”

听到伶伶的话,苏颖的目光,便不由落在了一旁的龙皓轩身上。

只见男子此刻正坐在那里,一手捏着白玉杯,自斟自饮着。

伶伶见到苏颖的神色,便知道苏颖心思。

于是,目光也不由落在了她对面的龙皓轩身上,开口说道。

“表哥,你不介意阿颖哥也坐下来吧!?”

伶伶开口说着,望向龙皓轩的目光,更是带着期盼。

毕竟,这一桌子菜肴,可是她精心做出来的,她可是花了许多心思呢!

听到伶伶的话,原本自斟自饮的龙皓轩,只是眼尾轻轻扫视了一旁的苏颖一眼,随即,红唇一启,便开口说道。

“坐吧!”

简言意骇,轻轻的两个字,顿时间让伶伶心里一喜,脸上也立刻散发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随即,便主动伸手,打算去拉苏颖坐下来。

只不过,却被苏颖巧妙的躲过了。

毕竟,在苏颖心目中,龙皓轩是喜欢伶伶的,而她,一直将伶伶当初邻家小妹妹看待罢了。

若是被四王爷误会了她跟伶伶有什么,那就遭了。。

想到这里,苏颖便迅速的躲开了伶伶的手,径自坐下来了。

一旁的伶伶,手中落空,脸上不由一愣。

只不过,当她看到苏颖脸上的一丝不自在。还以为苏颖是因为龙皓轩在,于是,心里便释怀了。

红唇一勾,脸上再次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对着苏颖和龙皓轩说道。

“来,表哥,阿颖哥,这些菜,你们快尝尝吧!”

伶伶一脸积极的对苏颖和龙皓轩说道。

脸上更是一脸期待的模样。

一旁布菜的音儿,更是适时开口笑道。

“王爷,苏侍卫,这些菜,全部都是我们公主亲自做的呢!这段日子,公主都跟着厨房大娘学做菜呢!”

“音儿,你不要插嘴啦!”

听到音儿的话,伶伶不由轻诉一声。

只不过,眉眼间却没有怒意,倒是添了几分羞涩和赧然。

那含嗔带羞的目光,更是不时落在身旁的苏颖脸上。

苏颖听到音儿的话,不由笑道。

“呵呵,怎么公主突然对做菜有兴趣了!?那我得好好尝尝才行!”

苏颖开口笑道。

而且,因为她跟伶伶身份有别,所以,除了只有他们两人在,她才对伶伶直呼名字,其他时候,都是以公主称呼。

伶伶听到苏颖的话后,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音儿,懂得察言观色,立刻便帮着自家公主说话了。

“苏侍卫,我们公主不是突然对做菜有兴趣了,只是想亲自做菜给苏侍卫尝尝,你都不知道,我们公主从小到大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身娇玉贵的,但是这些天,为了学菜,都把自己的双手都弄伤了,上一次,还被开水烫到了呢!”

音儿是伶伶身旁伺候的人,自然知道伶伶的心思,所以,便故意这样说道。

明眼人听了,都会听出,伶伶是对苏颖又意思。

只可惜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苏颖在听到音儿的话,心思都落在了伶伶的双手上。

而且,经音儿一提,苏颖才注意到,伶伶原本雪白无暇的双手,上面更是红红肿肿的。

十根浅浅玉指,也没有一根是好的。

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刀痕。

见此,苏颖心里立刻一紧,随即,双手一伸,便紧紧拉起了伶伶的双手,细细打量着。

当看着伶伶双手伤痕累累,那好看的眉头,更是立刻一蹙。红唇一启,便开口说道。

“怎么都是伤口!?以后不要进厨房做菜了,你瞧,把手都弄成这样了!”

苏颖开口说着,而且,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关心之意,不难看出,她对伶伶的关心焦急。

被苏颖双手捧着,伶伶脸上一羞。

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

再见苏颖脸上对她的关心之意,伶伶的心,仿佛灌了蜜似的,整个人都甜滋滋的。

其实,在做菜期间,她每次失败,或者被刀割伤了,痛的要死的时候,她都气急败坏,不想再学做菜了。

但是,她心里却有一丝不甘心。

而且,她是真的想亲自做一桌子菜,给眼前这个少年吃。

让他知道,她虽然是一个公主,但是,却也不是什么都不会。

她想让这个少年知道,她对他的心意。

所以,不管其中要经历多少艰辛,她都咬牙忍下去了。

此刻,再看着少年对她的关心,伶伶觉得,此刻的自己,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阿颖哥……”

伶伶开口,语气中带着赧然和绵绵爱意。

只不过,苏颖目光直落在伶伶手上,自然不曾察觉到伶伶心意。

此刻,见伤口好像也没有搽药,于是,便不由对一旁的音儿说道。

“音儿,你快点拿一些药来吧!伤口不擦药,又怎能好呢!?”

“好好好,苏侍卫,奴婢现在就去!”

见到苏颖居然捉住了伶伶的手,还满脸焦急的模样,音儿更是捂着小嘴为自家公主偷着乐。

毕竟,以前她家公主还忧心着,苏侍卫对她无意。

但是现在看来,苏侍卫也不是完全对她家公主无意。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焦急呢!

音儿心里计较着,便快乐的如同一只小鸟似的,翩然离去。

很快,她便带上了膏`药回来了。

将膏`药递到了苏颖手中,音儿便开口说道。

“这冰露膏,乃是由百年冰蟾而做,对于伤口这些,最有效了。只要轻轻一抹,就会很容易痊愈的。”

听到音儿的话,苏颖不由微微挑了挑眉毛。

不亏是皇家公主,用的,也是最好的。

这百年冰蟾,世间罕有啊!

再提炼成药`膏,这药,肯定也是价值连城。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便有些咋舌。

只不过,苏颖并没有多想,在拿着这盒冰露膏之后,便轻轻打开,顿时间,一股清新的香味,便立刻扑鼻而来。

让人闻了,不由整个人都周身舒爽似的。

闻言,苏颖不由眼前一亮。

好家伙!

这膏`药,比现代的膏`药还要好呢!

苏颖心里想着,于是,便伸出手指,沾了一些膏`药,便为伶伶双手擦起药`膏来。

苏颖怕伶伶痛,所以擦的非常温柔而仔细。不错过任何伤口。

因为苏颖擦的认真,专注,所以,自然便不曾注意到,此刻她这一番举动,落在在场三人眼里,三人心思各异。

音儿自然是提自家公主开心的。

而伶伶被苏颖细心的擦着膏`药。

从她这个角度,正好看着少年美眸低敛。

这时候,伶伶才察觉到,少年的眼睫毛,居然比自己的更长,更翘,更美!

虽然少年肌肤黝黑了些,但是,那五官,却是极其俊美的。

每一个弧度,都完美精致,仿佛是墨玉精心雕琢而成似的。

让人看了,心惊不已。

再加上,少年深情认真,专注,仿佛做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似的……

想到这里,伶伶的心,更是‘砰砰砰’的,仿佛跳进一只梅花鹿似的,不断在她心里蹦蹦跳跳着。

心里,一股陌生的情绪,更是不断蔓延着……

她知道,这一个少年,她是真的真的,好喜欢……

想到这里,伶伶望向苏颖的目光,柔情似水,脸上更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温馨和甜蜜。

相对于伶伶的甜蜜欢喜,坐在她对面的男子,一张脸,是越发的冰冷,阴霾了。

特别是那一双血眸!

目光冷冽蚀骨,仿佛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似的,还有脸色,冰冷的犹如化不掉的万年玄冰似的,冷的令人看了,都忍不住打一个哆嗦!

还有那捏杯的手,手指更是不断收紧着,使得手背骨节发白,青筋暴露。

最后,只闻‘啪’的一声,原本精致小巧的白玉杯,更是被男子狠狠捏碎了。

听到这清脆的声音,苏颖她们更是纷纷吓了一大跳,目光,也齐齐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却见原本端坐在位上的红衣男子,却倏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顿时间,苏颖只觉得眼前一暗,紧接着,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只觉得门面一股淡淡的龙涎香吹来。

便见到男子已经狠狠挥着衣袖,转身离开了!

而且,看男子那绝然的姿势,冷峻的神色,便可以知道,男子此刻是生气了!

见此,苏颖心里一惊,也倏地一下子松开了握住伶伶的手,心里嚎叫不已。

天呐!

她又忘记了,伶伶乃是四王爷的心上人。而她就当着他的面,握着他喜欢女子的手,这……

……本章完结,下一章“说!你是不是喜欢怜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