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35章:原来```她是女子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35章原来```她是女子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

是夜。

华灯初上,夜幕低垂,朗朗月色,煞是迷人。

在碧阳阁书房里面——

宫灯高挂,将书房四周照的通亮。

一定金色铜鼎,搁置一旁,更是散发着袅袅轻烟,熏得满屋沁香……。

在那成堆的折子前面,龙皓轩今晚,却没有看着折子,而是坐在书桌前面,拿起了一条带子,细细打量着。

而这一看,便是好几个时辰过去了,龙皓轩也浑然不成察觉。

而且,他自己也不曾知道,现在的自己,就像是着了魔似的,静静的打量着手中做工粗糙不已的带子。

总是冷漠淡然的血眸,此刻却散发着连他自己都不曾知道的暖意。

或许,龙皓轩此刻,看的,不是这条带子,而是透过这条带子,去思念着做带子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外头皎月当空,夜已深了……

龙皓轩也不知道拿着那条带子发带多长时间,知道,门外突然传来几道清脆的敲门声。

龙皓轩知道,是每夜都送宵夜来的丫鬟,于是,便慢慢回过神来,血眸轻敛,便开口淡淡说道。

“进来吧!”

“是。”

随着那怯生生的话,原本轻掩着的雕花木门,便立刻从外头被推开了。

随即,一个小丫鬟便端着宵夜踩着碎步走了进啦。个算上集。

对此,龙皓轩却是一眼都吝啬不曾望过去。

目光,更是静静的凝视着手中的带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不敢置信的抽气声,却倏地从房间里面响起。

伴随着的还有‘哐啷’一声,瓷落地上尽碎的声音。

当听到这一动静,龙皓轩那好看的剑眉不由一拧,血眸一扫,便眸带不悦的落在身前不远处的丫鬟上面。

面对着龙皓轩不悦的目光,那丫鬟更是立刻‘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上,然后连忙求饶着。

“王爷请恕罪,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求王爷开恩……”

那丫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害怕龙皓轩责罚,更是立刻求饶哀求着。

不过,其实,也不怪她呀。

毕竟有谁看到一个大男人,手中居然拿着一条女人所用的月经带,谁都会被惊吓到吧!?

她刚才也是因为这样,吓了一大跳,手中一颤,手中的燕窝汤,便掉在地上了。

此刻,她只希望,王爷不要处罚她……

正在地上那小丫鬟心惊胆战的想着之际,对于她的心思,龙皓轩却一点都不知道。

血眸冷冷扫视了那丫鬟和地上的狼藉后,眉头不由微微蹙了蹙。

良久,红唇一启,才开口问道。

“难道,本王就如此吓人!?”

龙皓轩开口,语气淡淡的,冷冷的,不过,若是仔细听的话,便能听出,他语气中的黯然。

只可惜的是,那丫鬟早被恐惧充满心头,一点都不曾察觉到这一点。

在听到龙皓轩的话后,只以为王爷是生气了,吓得全身颤抖不已,都哭出声来了。

“不不不,王爷一点都不吓人……”

那丫鬟慌慌张张的说道,不过,哭得满脸眼泪鼻涕,满脸害怕恐慌的她,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龙皓轩闻言,眉头倏地一拧,便开口说道。

“若本王不吓人,足以让你吓成这个模样!?王府里面,不留无用之人!”

言下之意,便是要赶她走的意思!

那丫鬟闻言,彻底吓慌了。

毕竟,她一家大小,就等着她的月俸养家糊口的,若是她被赶出王府,还能在哪里找待遇那么好,月俸那么好的地方工作!?

想到这里,那丫鬟更是吓得连连跪地磕头,慌慌张张的说道。

“王爷,奴婢说的是真的,王爷不吓人,真的,求王爷不要赶奴婢出府,奴婢一家大小,都要靠奴婢养活呢,求求你了,王爷……”

对于那丫鬟满脸鼻涕眼泪的模样,龙皓轩却置若罔闻,那俊美的脸庞上,依然一片冷峻孤傲,身上透出来的冷冽气息,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血眸冷冽的睨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丫鬟,薄唇一起,慢条斯理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本王就给你一个理由说说,你刚才为什么如此惊慌!?”

虽然刚才龙皓轩的目光一直落在手中的带上上面,不过,却不忘扫视四周一下,自然也看到了,这丫鬟自进来书房后,像是见到什么惊悚似的似的,才会将手中的东西打翻。

此刻,那丫鬟在听到龙皓轩的话后,倒是不由开始犹豫起来了。

毕竟刚才她是见到王爷居然拿着一条女子才用的月经带,才受了惊吓。

不过,若她把这事情说出来,王爷会不会因羞成怒!?

想到这里,那丫鬟更是支支吾吾,一时都说不出一个所欲言来。

那泪眸,却不时偷偷看着龙皓轩手中的月经带。

龙皓轩见此,不由看出了一丝端倪。

随即,薄唇一启,开口语带疑惑的问道。

“这腰带你的?!”

“呃,不,这月经带不时奴婢的……”

那丫鬟心慌,一时将腰带听错成月经带,立刻开口否定道。

心里也开始觉得,原来王爷居然有这种嗜好……

龙皓轩不知道那丫鬟心里所想,只是在听到她的话后,脸上一愣,显然是还没有从那丫鬟话中回过神来。

直到良久,才开口问道。

“你说什么!?这是……月经带!?”

当慢慢消化了那句话后,龙皓轩那万年不变的脸庞上面,更是一怔。

那狭长的眼眸,更是倏地瞠的大大的,眸中更是迸射出不敢置信的神色,直直的望向了身前的丫鬟。

见到龙皓轩那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模样,那丫鬟也是一愣,显然不曾想到,龙皓轩会是这样的神色,于是,不由呆呆的说道。

“恩,是,是啊,那是月经带……”

这一次,龙皓轩终于听清楚那丫鬟的话,脑子更是‘轰隆’一声,有着片刻的空白。

一时间,龙皓轩什么都不曾想到了。

直到过了良久后,一股狂喜,激动,喜悦,更是犹如洪水般,朝着心扉波涛汹涌的冲了过来,将他整个人狠狠的淹没掉了。

此刻的龙皓轩,仿佛一时间置身于天堂里面似的。心里震撼激动的想着。

天呐!

这是月经带!不是腰带!

但是,苏颖为什么会有月经带的!?

他是男人不是吗!?

龙皓轩心里疑惑着,过了良久,又想到什么似的,血眸不由闪烁一下。

不!

他不是男人!他不是!

想到这些,龙皓轩脑子里面,便不由会想着从见到苏颖第一眼到现在,从苏颖身上发生的种种怪异事情。

‘他’穿着的,从来都是高领的衣服。

‘他’生病时候,对于大夫的恐惧,慌张。

还有‘他’穿着女装时候的惊艳……

许多许多,以前不曾察觉到的事情,现在一旦正式了‘他’原来是她的时候,便完全的吻合了。

原来,一直呆在他身边的少年,居然是一个女人!?

怪不得,当他在她房间,目光落在这条带子上面的时候,她居然那么慌张,原来,如此……

她,居然是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龙皓轩彻底的震撼到了,久久都不曾回过神来。

不过,那一张常年万年玄冰似的脸庞,在呆愣过后,那薄凉的红唇,却不由一勾,随即,一抹绝色的笑容,便立刻战法在男子俊美的脸庞上。

伴随着的,还有男子那朗朗的大笑声。

那笑容,如此的清脆,夹带着愉悦,音量之大,直达云霄。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她居然是……哈哈……”

随着龙皓轩的朗朗笑声,底下的丫鬟,却不由彻底愣住了。

原以为,这个男子听到她的话后,会勃然大怒,想不到,事情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只不过,她到底说了什么,惹的王爷如此开心了!?

对于那丫鬟的心思,龙皓轩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此刻,他只觉得,活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的开心愉悦过。

一想到苏颖原来是一个女子后,便让他欣喜若狂,那喜悦,简直难以用笔墨来形容。

以前,他对苏颖是有好感,却碍于他是一个男子,他痛苦纠结不已,一度认为,自己开始不正常了。

想不到,原来,她居然是一个女子,那么,他还估计什么呢!?

想到这里,龙皓轩便仰头哈哈大笑着。

手中的月经带,也拿的更紧了。

对于龙皓轩的朗声大笑,更是惊悚了外头不少的下人侍卫。

最后,连王府的管家也惊动了。

毕竟,这些人,不管呆在王府或短或长时间的,都甚至,他们王爷,不苟言笑,常年冷着一张脸。

所以,大家都被龙皓轩这朗声大笑,彻底的惊悚了一番。

最后,王府管家,更是立刻冲了进书房里面。

当看清楚,自己不是听错,自己从小看到大,从来不拘言笑的王爷,此刻居然在笑。

天呐!

王爷在笑呐!

见此,王府管家更是呆愣了良久,最后鼻子一酸,只差没热泪满脸。

呜呜,他们家王爷终于会笑了。

管家心里激动的想着。

然而,对于大家的心思,龙皓轩却一点都不知道。

他在朗声大笑完后,随即,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目光一扫,便落在管家身上,开口问道。

“说,苏颖现在在哪里!?”

“呃,回禀王爷话,刚才老奴在碧阳阁院子外头见到他呢……呃……”

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眼前劲风一扫,原本站在他身前的男子,便身形如箭般,飞也似的冲出了书房,眨眼间,便从自己的视线中彻底消失了。

见此,管家更是丈二摸不这后脑勺。

“王爷他,到底是怎么了!?”

……

夜色浓稠如汁,朗朗月色,星河影动,流云舒卷。

夏日的夜色,犹如娇人的脸,楚楚动人,煞是迷人。

碧阳阁里面,古色古香,府内楼阁错落有致,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层层叠叠。

假山流水,盘点精致!

府内到处都有侍卫把守,期间行走宫人,佳是举止有度,将天价气势,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了。

那昏黄的宫灯,高高挂起,照亮王府四周。

此刻,把守外头的侍卫,只觉得一道欣长的红衣,风驰电掣的一闪即逝,速度之快,让人扑捉不到。

只觉得迎面有一阵猛风掠过。

众人惊愕,俱面面相觑一番。

“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一道红影闪过……”

“有吗?!大晚上的,你莫是见鬼了……”

“呃……”

相对于那些把守侍卫,龙皓轩一点都不曾在意。

此刻的他,满心满脑子想着的,都是那个少年,不,是少女才对!

一想到少女一词,龙皓轩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起来似的。

呵呵,她原来是女子呵……

女子……

一想到这里,龙皓轩手中握着的带子,不由更紧了。

虽然,这是一条女子所用的月经带,对于龙皓轩来说,却犹如一条定情信物似的。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送给他的东西……(暗淡:咳咳,不是你自己硬要的!?)

所以,他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的……

想到这里,龙皓轩人已经来到了碧阳阁的前院里面。

当他来到前院,远远地,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见此,龙皓轩心里一紧,随即整个人,便快如闪电的朝着那人儿的身边冲了过去。

……

今日的苏颖,买了好多东西,双手都提的满满的。

当她回到王府,便直奔自己的房间而去,打算将手中这些东西都处理好。

然而,当她人才回到碧阳阁,只觉得远远地,一道红影一闪而来。

紧接着,眼前劲风一扫,吹飞了她额前的刘海。

若非知道,王府里面,只有一人会穿红色的衣裳,此刻的苏颖,肯定会方下手中东西,以为是有敌人来到了呢!

苏颖心知来者何人,便立刻定定的站在原定。

不消一刻,那红色身影,便紧紧的仁立在她的身前了。

此刻庭院里面,宫灯高挂,五步一灯,将庭院四周照的通亮。

天上皎月当空,如银似纱的月色,更是柔和洒下,将整个大地都紧紧笼罩住。

苏颖美眸一抬,静静的落在身前的男子身上。

显然的,这个男子刚才来的匆匆,那一头如丝的长发,此刻被风吹得略带凌乱。

虽是如此,却一点都不影响他的美。

反而在他身上,整天了几分道不尽的蛊魅,慵懒。

苏颖见此,脑子里面不由想到了一句话。

人如罂一粟,蛊魅妖娆!

指的,就是她身前这个男子了吧!?

苏颖心里正感叹着,随即,便立刻对着身前男子行礼。

“王爷吉祥!”

因为手中太多东西的关系,苏颖只是对着男子微微弓腰行礼着。

然而,当她朝着男子行完礼后,却不见男子有任何回应。

苏颖见此,心里不由有些疑惑。

美眸微微一抬,便朝着身前的男子望去。

但见龙皓轩此刻只是静静的站在她面前,那血色眼眸,更是紧紧落在她的身上,眨也不眨一下。

让苏颖疑惑的是,龙皓轩此刻的目光。

那血色瞳眸里面,更是闪烁着各种她看不透的复杂神色。

好像有震撼,诧异,喜悦,激动等等……

还有他的目光,如此的专注,犀利,将她从脚到头都重新打量了个遍,仿佛是从来没有见过她似的……

见此,苏颖更是丈二摸不这后脑勺的。

美眸轻轻眨了几下,望向男子的目光,更是带着疑惑不解。

今天,这个男子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见到她,却不说话,还用这么奇怪的目光看着她,都要把她看的毛骨悚然了。

想到这里,苏颖不由咽了咽扣税,伸出红唇,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才开口说道。

“王爷!?请问找属下,有何吩咐!?”

苏颖疑惑的开口问道。

然而,龙皓轩听到她的话后,却依然一言不语,而那双血色眼眸,却随着她刚才舔唇的举动,目光慢慢的移到了她的双唇之上……

而且,那目光,更是灼热灼热的,血眸中,更是迸射出一抹让人猜不透的光芒。

那模样,落在苏颖眸中,让她不育联想到了困了千万年,刚放出牢笼,饿坏了的猛兽。

在见到猎物的时候,应该就是这样的目光了吧!?

苏颖心里想着,而且,面对着男子灼热怪异的目光后,心里总觉得毛毛的,有些不安,后背有些发麻。

这个男子,到底怎么了!?

就在苏颖心里疑惑不已的时候,原本沉默不语的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只见男子那紧抿着的薄唇,微微一起,两个字,便从他嘴里逸出——

“苏颖!”

“呃,王爷,属下在!”

听到龙皓轩的话,苏颖立刻做出侍卫该有的举动,对着男子毕恭毕敬的说道。

苏颖原以为,这个男子唤她,是有什么吩咐,然而,龙皓轩在唤了她后,却没有再说其他了。

苏颖一见,不由微微抬眸,好奇望去。

又见龙皓轩红唇一启,开口唤道。

“苏颖!”

每当龙皓轩唤着她的名字的时候,苏颖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特别是在现在!

这个男子,只是不断的唤着她的名字。

语气中,更是带着她猜不透的压制,激动,仿佛他的话中,包含了许多许多她不懂的信息。

这样的龙皓轩,是苏颖从来没有见过的。

而且,每当龙皓轩唤着她的名字,步法便朝着她迈出一步。

见此,苏颖头皮不由一麻,自己的双脚,便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似的,跟着后退一步。

直到,苏颖推到了花园的墙上面,退无可退了。

“呃……”

感觉到身后的坚硬和冰冷,苏颖脸上不由一愣。

目光,却一直落在眼前这个奇怪的男子上面。

今天,这个龙皓轩,好像是鬼上身似的。

不断的唤着她的名字,而且,不断步步朝着她靠近。

从他身上,更是散发着一种压迫感,让人不由有些后背凉飕飕的感觉……

苏颖心里心惊着,见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

眼前这个男子,就近在咫尺,若他再朝着她靠近的话,那两人不就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一想到这里,苏颖不由狠狠打了一个寒颤,无法想象接下来的事情。

于是,苏颖红唇不由一抿,再次开口问道。

“王爷,你怎么了!?”

苏颖说着,心里却想道。

这个男子,实在太怪异,不妥,非常不妥呢!

苏颖心里想着,美眸低敛,当她的目光落在了男子手中握着的带子上面的时候。顿时间,只觉得脑子里面‘轰隆’一声,立刻空白一片了。

天呐!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手中拿着的,不正是她的月经带吗!?

为什么这么晚了,他还拿着她的月经带!?

而且,他就这样拿着她的月经带,招摇过市的!?

一想到这里,苏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最让她心惊胆战的是。

今日男子的反常,莫不是跟这条月经带有关!?

难道,这个男子发现了,她就是……女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苏颖整个人立刻如同平地惊雷般,当场呆愣如化石了。

美眸更是瞠的铜铃大,小嘴微张,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望着身前的男子。

眸中震感惊骇,溢于言表!

“王爷,你……”

苏颖抖擞着双唇,懦懦说道。

然而,苏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她面前的男子,突然慢慢的举高了他手中的月经带,递到了她的面前。

只见,男子的大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如葱,就连那指甲盖,都修剪的整整齐齐。

在月色之中,更是散发着一种柔和的光泽。

若是在平时,苏颖肯定会用着欣赏的目光,看着男子的手。

因为男子的手,好看的赏心悦目,犹如博物馆的艺术品似的完美。

然而此刻,当看着男子那美丽的大手上面,就拿着她的月经带,这一幕,让苏颖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了……

“王爷……”苏颖红唇一启,只觉得,心跳剧烈,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了。

对于苏颖的目瞪口呆,紧张惊骇。

男子那魅魅俊颜上面,目光如炬,紧紧的落在她的神色。

随即,薄唇微扬,便开口说道。

“苏颖,你……”

龙皓轩的嗓音,是那么的醇厚,沙哑,在这月色中,仿佛花落琴弦,动听感性。

然而,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却觉得,死神的脚步,正一步一步朝着她靠近了。

而此刻,苏颖便等待着,男子在判她的刑,拆穿她的身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他们的不远处,正有一阵践踏的脚步声,正匆匆忙忙的朝着他们这边奔过来了。

在这安静的仿佛针落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的时刻,这道脚步声,尤为的清晰。

闻言,苏颖和龙皓轩两人都纷纷一愣。

龙皓轩血眸更是闪烁一下,眸中更是划过一抹不悦之色。

仿佛是不悦有人在这个时候打断他似的。

血眸轻轻一扫,便落在身后人身上。

在接触他不悦的冷眸后,来人忍不住浑身抖擞一下。只觉得一股冷冽的寒风,正直直的朝着他吹扫而去似的。

顿时间,来人‘扑通’一声,便摔倒在了地上。

不过,来人在摔倒后,还是迅速的站起来,跪在地上后,便毕恭毕敬,唯唯诺诺的对着龙皓轩说道。

“回,回禀王爷,宫里来人了,请王爷过去大厅一趟!”

听到来人的话,龙皓轩脸上不由一怔,显然有些诧异。

都这么晚了,宫里来人,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于是,龙皓轩薄唇一抿,便对着来人说道。

“恩,知道了,你退下吧!”

来人听到龙皓轩的话,更是飞也似的离开了。

就好像,他走慢一步,就会掉脑袋似的。

毕竟刚才王爷那一记冷眸,太让人心惊胆战了。

直到来人离开后,庭院里面,再次剩下了苏颖和龙皓轩两人。

此时此刻,两人都没有说话。

此刻的苏颖,心里不断心惊想着。

龙皓轩到底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若是知道了,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因为心里没有底,所以,苏颖不敢开口说话。就怕把不该说的,都说了。

相对于心里不安的苏颖,站在她对面的龙皓轩,正紧紧的凝视着眼前的人儿。

也将苏颖眸中,闪烁着的不安和紧张淋漓尽致的收进眼底。

虽然,苏颖掩饰的已经很好了,不过,却依然逃不过龙皓轩的血眸!

她在紧张!

对于这一点,龙皓轩是非常肯定的。

若非刚才有人来打断,他肯定会直接说出,她就是女人的身份。

然而现在,他却改变了注意。

因为,就算说出她是女人,又能如何!?

而且,这个女人,非常的奇特,身上,有着太多太多的秘密了。

自王府招聘侍卫开始,他的目光,便紧紧落在她的身上。

在她身上,仿佛有着一种奇特的吸引力,在吸引着他去挖掘似的。

这个女人,身份不详。她到底为什么要女扮男装混入王府里面!?

她也跟京城里面的女人太不一样了。

京城里面的女子,一个个都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她呢!?

能武能文,简直是巾帼不让须眉!

这样的女子,简直能赛的过男子!

这一点,更让他震撼!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一个女人,会像她这样的。

一点都不像其他女人该有的柔柔弱弱,婉约端庄。

她能跟一大堆的男人一起,冲锋杀敌,她勇敢,睿智,聪明,能跟那些爷们一起,大口大口的喝酒,能制作出常人不能做的炸一药……

太多太多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

若不是这一条月经带,他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比男子更出色的人,居然是一个女子!

而且,让龙皓轩更加疑惑的是,不管他派出多名出色的人去查探她的来历,却没有人查得到。

她的事情,只是出现在三个月前。

她就像是凭空出现似的,是何许人也,身份是什么,一一都不清楚。

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谜!

不过,就是这样的她,才如此的吸引着他,让他不断的想挖掘,享受着这挖掘的过程。

他现在不拆穿她的身份,就想查清楚,她身上一个又一个的秘密……

龙皓轩心里想着,随即,双手紧紧紧蹙一下,红唇一抿,对上苏颖那紧张不已的目光,血眸不由闪烁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

“你这腰带,做的不错!”

“呃!?什么!?腰……腰带!?”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再次一愣。

美眸圆瞠,眸中更是带着无比的震撼。

毕竟,她原以为,龙皓轩这么晚,还拿着她的月经带出现,是发现了什么,更是吓得半死。

想不到,这个男子,最后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腰带!?

难道,他只是要为说这句话才如此匆忙的来找她!?

不过,这也太奇怪了吧!?

再说了,她做的月经带,很丑好不好,但是,龙皓轩却说,她做的腰带很不错……

这个男子的心思,真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想到这里,苏颖嘴角不由抽出一下。

不过,不得不说,她悬的高高一颗心,终于落下来了。

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这个男子不发现她是女子就好。

想到这里,苏颖彻底松了口气。

对于苏颖脸上的神色,从刚才的紧张担忧,到微楞呆然,到最后的放松,一一都落在龙皓轩的血眸之中,让龙皓轩更加确定了,苏颖肯定有许多的秘密隐瞒着他。

不过,他不着急,只要她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他会将她身上的秘密,全部挖掘出来的……

想到这里,龙皓轩血眸中更是迸射出一抹自信的神色。

随即,薄唇微扬,便开口说道。

“夜深了,你退下吧!皇宫那里,你不必跟着去了。”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抿了抿红唇,立刻低头敛眸说道。

“是。”

随着苏颖的话,龙皓轩只是静静的凝视了她一刻,随即,便转身,大步流星的从苏颖的视线里面离开。

直到他那欣长飘逸的身影,彻底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苏颖终于扛不住了。

全身的力气,仿佛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似的。

双脚一软,整个人便立刻软瘫在地。

双手,更是慢慢的覆上了自己的胸口。

感觉着自己的心跳,如此剧烈,‘砰砰砰’的,仿佛要从胸口直接蹦出来似的。

感觉到这里后,苏颖不由大口喘着气,喃喃说道。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不过,这个男子,今晚,有些奇怪了,到底是为什么呢!?”

……

……本章完结,下一章“洗澡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