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39章:一起睡觉觉!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39章一起睡觉觉!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站在他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她此刻一身男装打扮,脸上,也黝黑之极。

她装男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

若非他已经知道她是女子,肯定还以为,她真的是男子呢!

不过,就算她装的再好,只要仔细看,还是会发现一些漏洞的。

比如现在,她挽起衣袖给他擦身,那双手,更是雪白无暇,手指纤细,浅浅如葱。

就连那指甲,在被温水浸泡下,更是呈现出水晶般透明的光泽,美得楚楚动人,让人看了,忍不住是伸手握在手中,好好呵护着。

一看到这雪白的双手,龙皓轩的脑子里面,更是不其然的涌上了刚才在溪边,所看到的一幕。

那时候的她,真的很美很美。

肤光胜雪,黑发如瀑,身段婀娜多姿,媚态毕露……

#已屏蔽#越想,龙皓轩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一股股燥热的暖流,最后更是迅速的集中在身下那一处……

在他身下,仿佛有一头猛兽,在汹涌的叫器着,欲得到释放……

只可惜的是,现在,他却只能紧紧的压制着,不能得到解放。

他知道,他不能再想了,再想,只会憋坏自己罢了。

然而,他的脑子,却不受控制的去想着刚才那一幕。

眼睛,想移都移不动一分了……

一层热汗,更是迅速的冒出了额头上面,再顺着额头慢慢滑落双颊……

那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带着浓浓的燥热,最后,更是慢慢的落在了苏颖平坦的胸口处。

虽然此刻苏颖的胸部,被包扎的平坦之际,但是,龙皓轩知道,这是一具足以让天下男子,都为之疯狂的魔鬼身材……

想到这里,龙皓轩只觉得一股子热气,更是从心底汹涌冲上了头顶,随即,鼻子一痒,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起初,龙皓轩不曾注意,毕竟,现在他全副心思,都落在身前这个女子身上。

直到,站在他身前的苏颖,突然惊呼一声,美眸圆瞠,便满脸吃惊的望着他,开口说道。

“呀,王爷,你流鼻血了!”

“什么!?”

听到苏颖突如其来的惊呼,龙皓轩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俊脸微微一愣,随即,才慢慢伸出手指,轻轻摸了一下鼻子。

直到看到指尖处那一抹猩红,龙皓轩脸上不由一愣。

眸中,更是忍不住滑过一丝窘迫和尴尬。

想不到,他也有一天,因为美色而狂喷鼻血……

想到这里,龙皓轩心里懊恼不已。

一抹可疑的绯红,更是迅速覆盖在他的俊脸之上。

只可惜,现在的苏颖,却一点都不曾察觉到这一点。

见龙皓轩流鼻血后,更是想都没有想,拿起手中的湿毛巾,狠狠一拧,拧干水后,便立刻覆盖在龙皓轩鼻子上面。

“王爷,把头仰高吧,这样的话,就会阻止鼻血了!”

苏颖开口说道,脸上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龙皓轩见此,欲挣扎的举动,便立刻滞住了,任由苏颖用湿毛巾捂住了他的鼻子,他也顺着她的话,将头扬的高高的。

一时间,两人都不曾说话。

苏颖正一手拿着毛巾捂住龙皓轩的鼻子,却不知道,她的胸部,此刻更是紧紧的靠在了龙皓轩的肩膀上面。

虽然她胸部里面,已经包扎了好几层的纱布,将胸口扎的紧紧的。

不过,当感觉到肩膀上面的接触,顿时间,龙皓轩只觉得,自己的鼻血,流的更凶了。

自己的目光,更是情不自禁的朝着苏颖的胸部望去。

只见,苏颖的胸口,此刻就近在咫尺,若不是她胸口有着纱带帮着,那么此刻,他的脸,肯定能深深的埋进她雪白的浑圆之中……

想到这里,龙皓轩喉结不由翻滚一下,望向苏颖的目光,更加灼热了。

就像是一头饿极了的猛兽,在盯着猎物的时候,不断的吞着唾沫……

然而,苏颖却一点都不曾察觉到龙皓轩的一样。

此刻的她,察觉到,男子的鼻血,好像越流越凶了,止都止不住,那雪白的毛巾,此刻都猩红一片,看是吓人!

见此,顿时间,苏颖有些慌了。

那好看的英眉,更是紧紧皱成疙瘩状,随即,便对着龙皓轩开口焦急说道。

“王爷,你这鼻血止都止不住,属下现在立刻就给你找大夫去!”说完这里,苏颖便立刻转身,打算离开帐篷,找大夫去。

然而,这时候,龙皓轩却突然开口喝住了。

“慢着!不许去!”

“呃……”

对于龙皓轩的喝道,苏颖脸上立刻一愣,望向龙皓轩的目光,更是带着诧异和疑惑。

心里纳闷着,这个男子,还真奇怪!自己明明都流了那么多血了,还不让她请大夫,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对于苏颖满脸疑惑的模样,龙皓轩不是没有看到,也心知苏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然而,他更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流鼻血。

若因为此事,去请大夫来,大夫一看,肯定会知道原因,那么,他该有多丢人呐!

所以,他是打死都不能去请大夫来的。

不过,再见苏颖满脸担忧的模样,龙皓轩心里又不由一暖。

想来,这个女子,心里是关心他的……

想到这里,龙皓轩心里,更是涌出一股暖意。

随即,望向苏颖的目光,窘迫中又带些羞涩,红唇一启,便开口说道。

“本王没事。”

说完这话,龙皓轩便立刻紧紧闭上双眸,不去看苏颖的脸。

脑子里面,也控制着不再去胡思乱想。

就这样仰着头,呆愣了一刻,随即,再拿开那湿毛巾,伸手一碰。

发现鼻血已经止住了,龙皓轩才慢慢睁开眼眸,朝着苏颖那边望去。

苏颖见龙皓轩的鼻血终于滞住了,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一想到刚才看他流鼻血流的止都止不住的模样,想想都吓人。

心里想着,苏颖便接过龙皓轩递过来,沾满血迹的毛巾,一边开口说道。

“王爷,鼻血虽然滞住了,不过,你还是让大夫来看看吧!?”

苏颖还是有些不放心。

毕竟,她知道,人的身子若好好的,肯定不会流鼻血的。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龙皓轩知道她是关心他,不过,却开口拒绝了。

“不用。”

龙皓轩果断开口拒绝着。

不过,说完这话后,见苏颖眉头不由轻轻一蹙,龙皓轩脸上一顿,随即,脸上一缓,便接着开口说道。

“本王没事,无需大惊小怪的,只不过是……最近一直奔波劳累,天气又干燥,所以才会流鼻血的。”

“哦,原来如此。”

听到龙皓轩的解释后,苏颖一颗心,才松了下来。

而此刻,夜已深了。

浴桶里面的水,也已经开始凉了。

于是,龙皓轩便睨了苏颖一眼,苏颖见此,立刻会意过来。

心里暮然一紧。心想。

这个龙皓轩,该不会还要她帮她擦干身子吧!?

那样,她不就什么都要看到了吗!?

呜呜,她不要长针眼啊。

苏颖心里内流满面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皓轩却开口说话。

“你先出去,让人准备两碗姜汤进来吧!”

“呃……”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一愣。

过后,心里不由松了口气,随即立刻开口说道。

“恩,好,属下这就去。”

说完这话后,苏颖便立刻转身,飞也似的离开了帐篷。

这时候,龙皓轩才从浴桶里面跨出来。

虽说,想让她给他沐浴更衣,是他有意的。

不过,他还是不想她看到他赤果果的身子,那实在有些难为情的。

虽说,她的身子,他已经看过了……

龙皓轩心里想着,随即,只觉得身子又涌上一股燥热。

再低头看着自己身下那高高扬起的巨大,龙皓轩眸中不由划过一丝懊恼之意。

看来,这一次,得自己亲自解决了……

……

苏颖在外头耽搁了好一会,才回到龙皓轩的帐篷里面。

那时候,龙皓轩已经穿戴好衣服,此刻,正懒懒的躺在一张铺着羊毛垫的贵妃椅上,手中一本书籍,看的聚精会神的。

苏颖美眸在一扫,只见浴桶那边,也已经有人处理好了。

见此,苏颖进去后,便将手中两碗姜汤,从食盒里面端出来,再端起一碗,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男子面前,低头敛眸的开口说道。

“王爷,请喝姜汤。”

“恩。”

听到苏颖的话,龙皓轩头也不曾回一下,只是一手拿着书本,一手慢慢朝前伸去,目光也不曾从书本上面移开。

苏颖见此,立刻会意过来,将手中姜汤,慢慢的递到了龙皓轩手中。

龙皓轩接过汤碗后,便慢慢抵在唇边喝了起来。

期间,两人也不曾说话。

龙皓轩喝完姜汤后,便自然的将空碗递出,苏颖更是伸手接过。

随即,又想着还有一碗姜汤,随即,便伸手将那碗姜汤拿过来,再次朝着龙皓轩递去。

然而这一次,她手中的汤碗不曾递出,只见正埋首于书本上的龙皓轩,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那一碗姜汤,你喝了吧!你刚才不是着凉了吗?!”

“什么!?”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不由一愣,眸中更是染上几分诧异。

因为,她刚才是在溪边洗澡,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感冒了,不过,这事情,她不曾跟其他人说过呀,怎么这个男子会知道的!?

苏颖心里震撼着,随即,想了想,自己刚才好像抽了抽鼻子,伸手擦了鼻水。

想来,这个男人,是从这些细微的动作察觉出来的吧!?

想到这里,苏颖释怀了。

心里,也不由涌上一丝感动。

随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说了句‘谢谢’,便端起那碗姜汤喝了起来。

因为这碗姜汤是给王爷做的,做的更是一点都不马虎。

当苏颖喝完这碗姜汤后,顿时间,便觉得浑身暖暖的。

想着,现在回去睡觉正是时候,也不会觉得冷了。

想到这里,苏颖一边收拾着空碗,一边对着龙皓轩开口说道。

“若王爷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属下便告退了。”

说完这话,苏颖便提着食盒,打算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目光一直落在手中书本上的龙皓轩,终于将血眸轻轻抬起。

那微微闪动的眼睫毛,使得他更是平添几分慵懒迷离魅惑。

薄唇一启,便听到男子开口说道。

“你要去哪里?”

“呃,属下要回去休息了。”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一愣,有些不明白龙皓轩为何这样一问。

不过最后,她还是如实开口说道。

然而,当龙皓轩听到她这话后,那好看的俊眉却不由一蹙,显然是有些不满似的。

随即,薄唇一启,便开口说道。

“以后,你便住在这里!”

龙皓轩开口,语气轻轻的,淡淡的,却如此的理所当然。

当听到他这话后,‘轰隆’一声,苏颖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般,当场震撼住了。

美眸一瞠,小嘴一张,更是满脸不敢置信的开口说道。

“什么!?你,你说什么!?王爷意思,是要让属下住在这里!?”

显然的,苏颖是被龙皓轩这话震撼住了,就连说话,也是结结巴巴,脸上更是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

龙皓轩见此,血眸闪烁了一下,随即,便慢慢敛下眼眸,开口说道。

“你是本王的属下,如今更是伺候本王起居饮食,自然要跟本王住在一起。”

龙皓轩说这话的时候,嗓音淡淡的,不过语气,却是理所当然。

苏颖闻言,整个人却是一愣,心里一慌,便开口说道。

“可是,可是属下……”

“恩!?怎么了!?”

听到苏颖这略带结结巴巴的话,龙皓轩血眸不由一掀,那血红色的眼眸,便直直的落在了苏颖身上。

那狭长的眼眸,看是波澜不惊,却隐隐间,带着一股压迫力,让人见了,不由心惊胆战,不敢再说出拒绝的话。

苏颖见到男子的目光后,脸上不由一囧。

因为,刚才要她负责这个男子的起居饮食,沐浴更衣,她已经非常不愿意了。更何况,要跟他住在同一个帐篷里面!?

天呐!杀了她吧!

只不过,现在面对着眼前这个男子,一时间,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避免跟这个男子一起睡。

要知道,跟在这个男子身边,每一分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打醒十二分精神,若她稍微做出什么漏洞,就会被这个男子察觉到了,到时候,她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焦急不已,头上更是急出了一层热汗来了。

相对于焦急万分的苏颖,龙皓轩却是慢条斯理的躺在贵妃椅上,美眸静静的落在苏颖身上,仿佛是在等待着她的回答似的。

面对着龙皓轩的目光,苏颖心里越发焦急了,红唇蠕动一下,便支支吾吾,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这时候,便见龙皓轩突然抬手,开口说道。

“好了,既然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便把自己的东西带过来吧!”

龙皓轩说完,便挥了挥后,示意苏颖退下。

见此,苏颖心里焦急慌乱不已。

然而,见龙皓轩却已经敛下血眸,再次聚精会神的看着书,一点都不愿听她的话。

态度如此坚决,苏颖也不待多说什么。

只是紧紧咬了要下唇,最后无奈的转身离开了帐篷。

然而,她不知道的却是,当她转身离开之际,原本聚精会神看着书的龙皓轩,嘴角更是不由一勾,那笑中,更是带着一丝歼计得逞的模样,狡诈的犹如一只老狐狸似的……

……

苏颖自离开龙皓轩的帐篷后,便立刻回到了自己的营帐里面。

不过,苏颖回去以后,却没有立刻收拾好东西去龙皓轩的营帐里面,而是不断在自己的营帐里面来回走动着,嘴里更是念念有词,满脸焦急。

“天呐,该怎么办!?难道天要亡我也!?我怎么能过去跟他一起住!?我可是女人呐,若是做错什么,不小心被他看到,察觉到什么,那我不就死定了!?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苏颖满脸担忧慌张,急的都满头大汗了。

不过,不管她怎么想,都没有想到任何法子,而天色,也越来越深了。

见此,苏颖那好看的英眉,更是皱成了疙瘩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颖脑子里面,却灵光一闪。

顿时间,苏颖一手击掌,双眸更是迸射出一抹璀璨的光芒,然后开口欣喜说道。

“有办法了!”

……

当苏颖回到龙皓轩营帐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龙皓轩还是保持着刚才她离开时候的姿态,慵慵懒懒的躺在贵妃椅上看着书。

苏颖更发现的是,在这诺大的营帐里面,一旁更是摆着一张木床。

只见这木床上面,铺着厚厚的棉垫,显然,是为她而准备的。

而她的那张床,离龙皓轩的很远,中间还用一个大大的屏风隔着。。

见此,苏颖还算欣慰。

打量完这些后,苏颖便给龙皓轩行了行礼,开口说道。

“王爷吉祥。”

“恩,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了?!”

听到龙皓轩的话,苏颖不由立刻开口说道。

“是的。”

“恩,那就好,那就过来伺候本王更衣吧!”

男子开口,嗓音带着几分低沉,沙哑,却该死的感性。

闻言,苏颖心里不由一悸。

心跳,仿佛也暮然跳漏几拍似的。

不过,她还是很快镇定下来,随即放下自己手上的包袱后,便朝着龙皓轩那边走了过去。

只见,龙皓轩慢慢的从贵妃椅上面站了起来,随即,更是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

那姿态,悠然自得,却一举一动间,都透着一股子慵懒和优雅,仿佛一只高贵的非洲猎豹似的,煞是迷人。

当苏颖走过去的时候,龙皓轩依旧舒展着自己的双手,面对着苏颖。

苏颖见此,便立刻上前,伺候这位主儿更衣。

然而,当苏颖的手慢慢朝着龙皓轩腰间探去的时候,却见龙皓轩突然低头敛眸,红唇一勾,开口说道。

“小心点,别再将本文的腰带扯断了。”

男子开口,语气淡淡的,好像是好心提醒着苏颖,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苏颖听错了,她居然在男子语气中,听出了几分戏谑之意。

闻言,顿时间,苏颖脸庞顿时一囧。

一股子热气,更是直直的从她心底冲上了头顶,只差没在她头顶冒几缕轻烟应应景了!

为此,苏颖此刻是又尴尬,又窘迫。

那一双带着懊恼窘迫的美眸,更是垂的低低的,不敢再去看男子的脸,只是开口,闷闷的说道。

“是的,王爷。”

苏颖说完,便伸手去解龙皓轩的腰带。

这一次,苏颖举动格外的小心。

所以,她这一次,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顺利的为男子宽好了衣。

见此,龙皓轩眉头不由微微一挑,毫不吝啬的开口说道。

“这一次错的不错,想来,你当真适合做这一份工作的。”

“呃……”

闻言,苏颖脸上一囧,连死的心都有了。

心里更是不断腹诽着。

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这个男子,好像故意戏弄她似的。

不过,看男子那淡漠冰冷的模样,好像又不是。

难道,这是她的错觉吗!?

苏颖不知道,心里疑惑不解。

不过,当她听完男子这话后,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嘴里还是开口说道。

“谢王爷夸奖。”

“恩,好了,你也去休息吧!不用你伺候了。”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立刻低头说道。

“是。”

说完,苏颖便立刻转身,然后吹熄了一旁的宫灯,才走到自己的床上坐了下去。

这一张床,应该铺着好几层的棉垫。

坐上去,软绵绵的,非常的舒服。

而且,房间里面,更是放置着好几个火炉,将一室烤的非常的温暖。

若是可以的话,这样的环境,苏颖还真想住在这里不走了呢!

然而,这个房间里面,却还住着另外一个人,所以,她不得不想办法,离开这里,绝对不能跟他共度一室。

苏颖想到这里后,美眸在轻轻扫向龙皓轩那边。

只见,在那暖暖黄黄的炭火下,将整个营帐照的三四分清晰,龙皓轩此刻,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厚厚的羊毛被子,看起来,他应该是睡着了。

见此,苏颖立刻脱鞋,然后躺在了床上,该上被子后,便立刻闭上了眼眸。

不过,苏颖当然没有立刻睡过去,而且,今晚,她也不打算睡了。

为了不跟这个男子共度一室,她就算牺牲今晚的睡眠,她也认了!

想到这里,苏颖在闭上眼睛一会儿,随即,便张开嘴来,学着其他人打呼噜的模样,狠狠的打起了呼噜来。

“呼噜噜……呼噜……”

苏颖的呼噜声,音量之大,仿佛雷鸣交加似的,别说是营帐里面,就连外头守夜的士兵都听到了。

苏颖一边打着呼噜,一边为自己的办法沾沾得意着。

哼!她就不信他是聋子,她打了这么大的呼噜声,她就不相信他听不到。

若是他听到了,被吵醒了,肯定会烦躁生气,到时候,她便能回到自己的营帐里面睡觉了。

现脸也只。想到这里,苏颖心里便窃喜不已。

随即,打呼噜打得更欢快了。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颖打呼噜打得自己都累死了,睡在那边的龙皓轩,仿佛一点都不曾听到似的。

就连微微转醒的迹象都没有。

隐隐间,好像还能听到,他微微打起的鼻鼾声。

虽然不大,但是,却显示出其主人此刻正熟睡着……

感觉到这一点,苏颖连死的心都有了。

该死的!

这个男人,怎么睡得像头猪似的!?

她这么大的呼噜声,他居然没有听到,还睡的这么死!?

苏颖有些怀疑,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装的!?

毕竟,若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没有听到,若有杀手杀进来,他不肯定死翘翘了!?

苏颖想到这里,后来又想着。

莫不是他这人,睡着了就不容易醒来,所以,才安排一个武功高强的她睡在他的房间,方便保护他的安全!?

苏颖越想,发现好像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想到这里后,苏颖不由懊恼不已。

原以为,她用这个法子,他受不了她,便会赶她离开的,谁知道,结果却是如此!

想到这里,苏颖不由发泄般,狠狠咬了咬被单,然后用着满是哀怨的目光,狠狠的瞪了瞪那边睡得犹如死猪一动也不动的男子一眼。

随即,一股困意袭来,让苏颖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原以为,今天她要作战一宿,不能睡得。

不过,既然这个计划失败了,她也想不到其他计划,那就算了。

而且,劳累了这么多天,她真的很累了。

这十几天,为了赶到这里,她们一行人,都是马不停蹄,日夜兼程,睡得时间根本便不多。

而且,很多时候找不到客栈的,都是睡在荒郊野岭里面,条件甭提有多差了。

现在,高枕暖被的,她躺在上面,别说有多舒服了。

仿佛躺在棉花上面似的。

营帐里面,更是放着好几个火炉,将这诺大的营帐熏得暖暖的。

跟外头冰寒蚀骨完全一个天,一个地!

苏颖心里想着,不由紧紧的将棉被拉的高高的。

虽然,刚才她喝了姜汤,不过,身子肯定是感冒了,现在睡在这里,感觉还有一些冷呢!

感觉到这一点后,苏颖不由将被子都卷缩起来,最后,更是将脑子都埋进厚厚的棉被里面了。

或者是累坏了,苏颖钻进被窝里面不久,便慢慢沉入了梦想之中。

然而,当苏颖睡着后,更是不知道的是,躺在床上的龙皓轩,却在此刻倏地一下子睁眼了眼眸。

在夜色中,他的那双血眸,仿佛狼的眼睛似的,如此的清醒,精明,锐利,哪里有半丝惺忪睡意!?

或许是察觉到对面刚才作怪的女子已经睡着了,龙皓轩更是掀开被子,从穿上站了起来。

因为营帐里面铺着一层厚厚的雪白羊毛,所以,人踩在上面,更是落地无声。

当龙皓轩整个人悄无声色的来到苏颖床边的时候,先是静静的站了一会。

待确定了,苏颖是真的熟睡过去后,龙皓轩才慢慢伸出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慢慢的掀开了盖在苏颖身上的被子。

当看着,床上面的女子,此刻双眸紧闭,睡得正熟的时候,龙皓轩那血色眼眸,不由闪烁了一下,那冷峻的脸庞,也不由浮上了一丝暖意。

对于刚才苏颖故意作怪,他不是不知道。

早在他让她过来这里住的时候,他便想过她肯定会想尽办法,逃离这里的。

想不到,她竟会想出打呼噜的办法。

呵呵,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子呢!

想到这里,龙皓轩眉眼一软,红唇一勾,唇边,更是轻轻勾起了一抹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浅笑。

那笑,无半分邪气,仿佛那清白的皎月,清雅的水莲,怎生温柔。

不过,苏颖却浑然不曾察觉到。

此刻的苏颖,是熟睡过去了。

然而,就在她睡着的时候,却觉得身子好像有些冷,仿佛有冷风吹进似的,让睡梦中的苏颖,毫无意识的将身子慢慢卷成了虾米状。

那模样,犹如一只慵懒可爱的小猫咪似的。

让龙皓轩看了,只觉得,自己心里,仿佛跳进了一只小猫咪似的,此刻正爪着痒。

或许是察觉到苏颖是冷了,龙皓轩不由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棉被,将苏颖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时候,睡梦中的苏颖,才慢慢将微微轻蹙的眉头舒展开来了。

那毫无意识又自然的举动,如此的可爱,无端惹人怜惜。

见此,龙皓轩血眸不由闪烁了一下,随即,还不待他多想,自己整个人,便已经轻手轻脚的躺在了苏颖的床上了。

苏颖睡着的床,不大不小,却仿佛为他们两人天生打造似的。

龙皓轩躺在上面后,位置刚刚好,一点不显拥挤。

而龙皓轩瞧瞧躺在床上后,便慢慢掀开盖在苏颖身上的被子,然后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面。

感觉到,被窝里面,是如此的温暖。

而且,还带着一阵好闻的气味,是女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

如此的好闻,闻起来舒服。

龙皓轩不由轻轻嗅了嗅,随即,便将自己的身子,靠了过去。

此刻,苏颖正侧着身子,将自己卷成了虾米状,而龙皓轩躺进去后,更是从她身后,慢慢的抱住了她。

感觉到,怀里的身子,是那么的温暖,柔软,娇小,却该死的,仿佛上天为他而打造似的。

而且,拥着她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不可思议。仿佛,他已经拥有了全世界似的……

感觉到这里,龙皓轩心里,更是涌上了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情四溢。

相对于心情激动喜悦的龙皓轩。

正在睡梦中的苏颖,就算熟睡过去了,不过,就在她半睡半醒之间,隐隐间,总感觉到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似的。

原本,她的身子,觉得有些冷。

后来,在她身后,仿佛贴着一个火炉似的。

鼻间,更是闻到一阵熟悉而好闻的气息……

睡得迷迷糊糊的苏颖,察觉到这一点后,眼眸不由微微一颤,有欲睁开眼的迹象。

对于这一点,显然的,龙皓轩也是察觉到了。

随即,手指一伸,便立刻点上了苏颖身上的穴道。

随即,苏颖便沉沉入睡过去了。

看着苏颖那乖巧酣睡的模样,龙皓轩嘴角慢慢一勾,更是心满意足的抱着她,跟着慢慢入睡……

……

一夜无梦,苏颖一觉醒来后,不由睁开双眼,便在床上伸了伸懒腰。

而且,感觉到被窝暖暖的,如此的舒服,都让她有些不舍得起床了。

不过,身为人家下属,自然没有懒床的权利。

苏颖心里想着,随即美眸一扫,便落在了离她不远处的大床上面。

只见,隔着屏风,隐隐间,只见那床上高高隆起着,显示出,那人还在熟睡着。

见龙皓轩的睡姿,居然跟昨晚一摸一样,不由让苏颖感叹着。

这个男人,睡起觉来的时候,还真是雷打不动呢!

哎,她得好好想一个法子,看怎样才能不跟他住在同一个营帐才行!

苏颖心里想着,随即,便从床上静静的起来,再将被子床单叠整齐。

待整理好这些后,苏颖才出去外头,洗漱起来。

然而,苏颖不知道的是,当她离开营帐后,原本紧闭眼眸的龙皓轩,却倏地睁开了眼眸……

……

当苏颖简单的洗完脸,刷完口,便用铜盆,装着清水,然后朝着龙皓轩的营帐走去。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大虎。

显然,大虎也知道了她现在的处境,不由表示担忧和关心。

“阿颖,听说昨晚王爷心情不好,不知道什么原因处罚了原本伺候他的内监,然后让你去伺候了,是不!?”

听到大虎的话,苏颖不由深深叹了口气,满脸无奈的说道。

“哎,是啊。”

听到苏颖这话,还有她愁云满面的模样,大虎不由同情又担忧。

“那阿颖,王爷有没有做出什么,为难你的事情!?”

大虎这话,纯属是出于关心。

毕竟,昨儿个,他便听到其他人说,王爷突然心情不好,处罚了自己的贴身内监,然后居然让苏颖顶替了那内监的工作。

对于这种事情,大家都是诧异不已。

因为这种伺候人的工作,不是又内监做的吗!?

怎么现在却轮到了贴身侍卫做了!?

虽然大家对于这种事情,都诧异不已。

不过,既然这是王爷亲自吩咐的事情,大家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他们谁不知道,他们王爷的性子,一直如此,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

所以此刻,大虎最担忧的是,如今王爷心情不好,苏颖会不会因此受到牵连的。

知道大虎是关心自己,苏颖心里暖暖的。于是,不由开口说道。

“大虎,你放心好了,虽然王爷脾气不好,不过,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或许,王爷是因为雾国的事情,所以心情不好了。”

“恩,或许真的这样吧!?哎,总之阿颖你小心伺候王爷就好,也不知道,这一次,跟雾国打仗,要打多长时间呢……”

说到这里,大虎脸上不由有些惆怅。

虽说男儿志在四方,不过,大虎是属于居家型的好男人。

他肯定是想着家中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弟妹妹了。

哎,他这个当哥哥的,也不容易啊……

苏颖心里感叹着,随即,又跟大虎说了几句,便不敢多说什么,因为她怕耽误伺候龙皓轩起床时间了,于是,便跟大虎道别离开。

当苏颖回到营帐里面的时候,只见龙皓轩好像刚刚醒过来了。

此刻,他正从床上懒懒的坐了起来。

只见此刻外头阳光妩媚,那金色的阳光,更是透过那不断被风吹开的帷幔,慢慢撒了进来,照亮了整个营帐。

营帐里面的火炉,此刻也完全熄灭了。

幸好的是,此刻因为有了阳光的温暖,气温,也开始上升起来了。

边境的气温,白日跟晚上,简直是天差地别。

白天阳光灿烂,常年如同炎炎夏日似的。

晚上则是冷的蚀骨,简直能降到零下一度的。

在这里,气温最好的,莫过于清晨时分,和旁晚时分了。

此刻,外头天晴气爽,和风徐徐。

苏颖进去后,便将手中铜盆,慢慢的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面。

然后,便仁立到一旁候着。

不过,美眸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还赖在床上的男子望去。

床上的男子,明显是刚醒来的,那一双狭长的血眸,此刻更是微微敛下,带着几分慵懒蛊惑的美感。

黑发如瀑,柔和披散而下,染墨双肩,带着几分凌乱,却倏地他看起来,更添几分道不尽的慵懒和邪魅之意……

顺着男子那张勾魂摄魄的迷人脸庞往下看去,苏颖眼眸一瞠,只差没连鼻血都喷出来了。

纳尼,这这这这实在是太you惑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愿意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