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50章:不是卖身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50章不是卖身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颖回到房间,因为刚才那个热吻,又匆匆赶了回房间,于是乎,身上又是满头大汗的。

于是,苏颖便在外头打了冷水,装满了浴桶,便将自己泡进了那冰凉的冷水之中。

因为,现在的她,需要冷静冷静一下。。

现在既然龙皓轩知道了她的女子,好像,还怀疑着她是怀有目的才来到王府似的。

是,她是怀有目的!那只不过是想在这个朝代生存下来罢了。

不过,龙皓轩好像是担忧着,她是怀着其他目的似的……

哎,现在的她,该怎么做呢!?

还有,这个龙皓轩,怎么那么奇怪,而且,刚才还在马车上面强吻了她……

难道,真如他在夏荷宫里面所说,他喜欢……她!?

这是真的吗!?

不会吧!?毕竟,在这之前,她也感觉不到,他喜欢她,在今早之前,他对她,还是冷冰一冰的呢!

这样的他,又怎么会喜欢她呢!?

这样的转变,也太快了吧!?

还是,龙皓轩是打着注意,用她当挡箭牌。

就害怕着,别人不相信他喜欢她的事情,又害怕雾国女王派人偷偷观察,所以,才做戏给别人看的!?

“是这样的吗!?”

这一刻,苏颖真的不敢相信了。

难道,龙皓轩所做的这一切,全部都是……演戏!?

想到这里,苏颖的心,不由有些黯然伤痛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聪明践踏的脚步声。

明显,是从这边走来的。

伴随着的,还有大虎那嘹亮的嗓音。

“阿颖,你在吗!?阿颖!”

听到那熟悉的嗓音,苏颖脸上微微一愣,随即,从大虎那焦急匆匆的嗓音中,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便迅速从浴桶里面起来,然后迅速的穿戴好衣服,才回应道。

“在,等等。”

苏颖说完,已经系好了腰带,随即,便迅速朝着门口走去。

将那一扇紧闭着的雕花木门打开后,出现在苏颖面前的,不仅有大虎,还有阿明。

看到门口两人后,苏颖脸上微微一愣。

因为,此刻大虎和阿明两人,见到她后,只是站在原地,双眸圆瞠,然后用着重新打量的目光,上上下下的将她打量一片。

眸中,更是布满的惊艳和震撼之色。

“阿,阿颖,你,你的脸……”

“呃!?”

看着大虎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的模样,苏颖不由伸手,轻轻摸了摸她还带着几分湿润的脸庞。

想着刚才她沐浴之前,已经将脸用药水洗去,恢复了原来雪白无暇的肤色。

所以,大虎他们看了,才会如此震撼吧!?

苏颖正想着,一旁的阿明,也是用着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望着苏颖开口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这么说来,阿,阿颖你,真的是……女人!?”

阿明说道这句话,更是和大虎两人,齐齐将目光紧紧落在她身上,仿佛不想错过什么似的。

苏颖闻言,不由勾唇苦笑一声。

想不到,这消息传得还真快。

她才刚从皇宫回来,大虎他们便已经知道了,也不知道外面还怎么传呢!

苏颖心里想着,不过,也知道,这事情,已经拆穿了,她也隐瞒不住,于是,便对着大虎和阿明他们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恩,如你们所见,我,是女人!”

苏颖如实说道,就算大虎他们早就听到纷纷传言,但是,从当事人嘴里听到,还是让他们震撼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毕竟,他们跟苏颖相处已经数月了。

一直以来,他们都把苏颖当成男人看待了,一时间,他们这个兄弟,突然变成了一个女人,这这这……

实在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然而,事实却摆在了他们面前。

但见眼前这个少年,哦,不,少女,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男装,但是胸部却是鼓起的。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只是用着一个木簪子别在了头上。

几缕湿润的刘海,更是粘在了她那雪白的双颊上,衬得她肌肤赛雪,吹弹可破,更添妩媚之意……

那斜飞的英眉,那潋滟的黑眸,那小巧的鼻子,那嫣红的小嘴……

以前,当她肌肤黝黑的时候,大家只觉得,她长得俊俏。然而现在,当她褪去了那漆黑的肤色,恢复原来的肤色的时候,却扎扎实实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人!

想到这里,大虎和阿明都黑眸瞠的铜铃大,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眨也不眨一下一下。

苏颖见此,不由勾唇一笑,望向大虎他们的目光,更是带着几分戏谑之意,红唇一启,不由笑道。

“呵呵,怎么了?!是我长得太美了,你们都被迷住了吗!?”

“咳咳……”

听到了苏颖这话,大虎和阿明两人都不由窘迫的咳嗽一下,那黝黑的脸庞上,更是迅速覆上了两末不正常的酡红。

毕竟,眼前这个虽是女人,却一点没有女人的矜持,脸庞忒厚的,还很自恋!

然而,也是苏颖这话,让大虎和阿明纷纷回过神来,对着苏颖开口笑道。

“阿颖长得挺美,不过,我还是不习惯阿颖突然成了女人!”

大虎说到这里,五官都囧在一起了。

一旁的阿明也开口说道。

“是啊,一直都跟阿颖称兄道弟的,现在,我们的兄弟,却居然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呢!”

“呵呵,不管我是男人还是女人,你们都是我苏颖的好兄弟,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苏颖开口说着,更是忍不住给了大虎和阿明肩膀一人一拳。

举动间,尽是男人的粗鲁举动,但是,落在她身上,却一点都不显粗鲁,反而觉得非常实在。

对此,大虎和阿明两人都呵呵一笑。

毕竟,不管苏颖是男是女,都是他们的好兄弟!

……

送走了大虎和阿明后,苏颖便回到房间,坐在梳妆台前面,双手托腮,看着铜镜中,恢复女装的女子。

她是没有女装的,身上穿着的还是一身男人的衣服。

但是,她脸上已经没有再擦那药膏了,恢复了原来的晶莹剔透,雪白细腻。

胸口也没有再扎裹胸布了,终于,她的胸口不再受罪。因为,大家现在都已经知道她是女子的身份,她也没必要再虐待自己的胸口的。

不过现在,她的心,却乱糟糟的。

只要她安静下来,满脑子想着的,都是龙皓轩。

还有今日,他反常的举动。

这十日以来,龙皓轩跟凤千华不是都好好的!?

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们是公认的情侣了,而且,这十日,龙皓轩对凤千华的好,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为什么,龙皓轩在夏荷宫里面,却如此反常!?

早上的他,明明对她还是冷漠不已,不是吗!?

越想,苏颖那好看的英眉,更是紧紧的皱成了一团了。

心里烦,所以导致苏颖整个人也心烦气躁的。

最后,苏颖更伸手狠狠的搅乱了一头长发,直到铜镜中出现了一个鸡窝头的自己,才罢手。

“哎!不想了!越想越烦!”

苏颖对着镜中自己大吼一声,深深呼吸一番,调整好自己的思绪后,便开始想明日的事情。

明日,还有三场比赛,分别是射,武,舞!

对于前面两场比赛,她是非常擅长,但是最后一场,舞……

像古代这些古色古香,弱柳扶风的舞姿,她是断然跳不出来的。

让她跳,她肯定跳的仿佛癫疯似的,那还不吓坏人才怪!

但是,难道,她要认输吗!?

认输,不是她的风格,但是,跳这些舞,她真的不在行也!

因为,她除了钢管舞外,便没有跳过其他舞。

当初,她之所以学钢管舞,还是因为要执行一件任务。

一个死BT,最喜欢找一些跳钢管舞的女子下毒手,先歼后杀。所以,为了引蛇出洞,她便学了两个月的钢管舞,在一个歌舞厅跳钢管舞。

最后,终于将那个死BT逮住。

然而,那钢管舞,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跳过了,再跳,未免要生疏了。

再说了,钢管舞,如此暴露,大胆,又极度you惑,不知道她若真跳了钢管舞,这里这些人会不会觉得她是惊世骇俗,伤风败德!?

苏颖心里虽是如此想着,不过,她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无法垂直,不知不觉间,头发已经长及腰间了。

还有那奥凸有致的身段,不知道,若她穿起古代的轻纱罗裙,跳钢管舞的话,会是何等模样!?。

正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闻言,苏颖回过神来,随即,便对着那紧闭着的雕花木门开口说道。

“谁!?”

“苏侍卫,是我,小翠。”

听到门外人的话,苏颖脸上微楞,不过,还是立刻走过去,然后将雕花木门打开。

只见门外,小翠正双手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更是摆着几件不同颜色的轻纱裙子……

见此,苏颖眼眸不由一怔。

“这是……”

“呵呵,苏侍卫,这是王爷为你准备的。”

得知苏颖是女子后,虽然还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小翠还是语笑嫣然,对着苏颖笑道。

苏颖闻言,英眉不由轻轻一蹙。

看着小翠手中拿着的那些轻纱罗裙,本来想拒绝的,然而,下一刻,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顿了顿,便开口说道。

“好,给我就行了。”

苏颖说完,便接过了那些轻纱罗裙,待小翠离开后,便将木门关上,并且将那些衣服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面。

芊芊玉手一条,便将这些衣服一件一件跳起来打量着。

只见这些衣裙,无一都是女装。

而且,每一件,布料一摸,便知道是最上乘的!

那做工,也是非常精细,风格飘逸,布料也透气。

在这个炎热的时候穿,最是清凉飘逸了。

看着这些清凉飘逸的轻纱罗裙,让一向不怎么喜欢穿裙子的苏颖,也不由有些心动起来了。

于是,苏颖更是鬼斧神差的,慢慢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换上了其中一见粉蓝色的轻纱罗裙。

当穿好了衣裙,苏颖便慢慢的来到了梳妆台前,美眸一抬,便望向了铜镜中的自己。

只见镜中女子,身段高挑,前凸后翘。

一袭粉蓝色轻纱罗裙裹身,腰上系着轻纱腰带,显得小腰不盈一握。

领口有些低,更是显得粉颈纤细,深凹的锁骨,更显性感。

裹胸上面针绣绣着一朵清雅的白色莲花,衬得女子肌肤赛雪,肤如凝脂。

三千青丝不经任何敷绑,随意的披散身后,然后了双颊。

衬得那小脸,越发的纤巧了。

英眉斜飞,略显整齐。

美眸潋滟,顾盼之际,扣人心弦。

红唇如瓣,微微启开,露出里面洁白的贝齿,仿佛是在诱人一亲芳泽似的……

虽然,苏颖知道长得不错,但是,以前在二十一世纪,她便很少穿裙子。

衣柜里面,清一色的衬衫牛仔裤的,越简单越好。

来到这里后,她也只是为了捉拿采`花大盗,穿过一会女装。

那回,她所穿的衣服,还没有现在的漂亮呢!

现在,看着现在铜镜中的自己,就连苏颖都被自己所惊艳住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一点都不错呢!

“呵呵,想不到,我穿起女装,倒是不错呢!哎,果然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苏颖一边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难得自恋了一会。

然而,当她说完这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噗嗤’一声,好像是谁在笑了。

闻言,苏颖心里一惊,美眸迅速一扫,便朝着房间四周扫去。

“谁!”

苏颖厉声一喝,然而,却没有人回到她的话。

最后,苏颖目光不由落到了窗外,只见此刻,一只黑色的小猫,更是从树梢出跳了上去,好像是要爬上树上捉小鸟似的。

苏颖见此,美眸不由一愣。

难道,是她刚才听错了!?

苏颖心里疑惑着,美眸再仔细打量了外头一边,却不见外头有任何人,于是,原本疑惑渐渐打消了。

或许,真是她听错了吧!?

苏颖想到这里,便收回了目光,再见铜镜中的自己,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便立刻推门,从外头弄了一条长长的竹竿走进房间。

随即,将竹竿用东西固定好后,苏颖便对着对面的梳妆铜镜,慢慢的跳动起来。

钢管舞,是攀爬,旋转,倒立等动作结合为一体的舞蹈。

跳钢管舞的人,也需要足够的力量,敏捷和耐力。

这几样元素,恰好苏颖也有!

所以当初她才学了两个月,便学会了钢管舞。

不过,时隔一年多没有跳了,苏颖第一次跳的时候,未免显得有点生疏。

幸好最后她跳着跳着,就找到了当初跳钢管舞的感觉。

于是乎,苏颖跳的也越发的纯熟了。

右脚点地,左腿向前踢直,向后。左脚脚尖点地,右腿向后甩起,右手同时捉高转地旋转三百六十度,右腿向后退一步,右脚合拢……

苏颖不断的跳着,一举一动间,都透着挑一逗的眼神,火辣的舞蹈,带着许多暗示性……

苏颖一边跳,一边更是不断对着铜镜联系着媚眼,电波十足,就连自己看了,也是满意之极!

于是,苏颖便越发卖力的跳着钢管舞,待跳的自己都心满意足的时候,突然,她眼尾不由一扫,却透过铜镜,落在了外面院子那颗大树上面。

只见,外头月色清冷,柔和洒下,将外头景物,照的五六分清晰。

在那颗茂盛的大树上面,一片青色的衣角,随着晚风,不断的飘飞着……

见此,苏颖心里一惊,便立刻意识到了,树上有人!

想到这里,苏颖却没有立刻厉声喝起。

而是不动声色的继续跳着钢管舞,目光却在房间摇晃了一圈,最后,更是一脚踢起了一张木凳子,朝着大树方向击去!

苏颖这举动,速度之快,仿若闪电,让人措手不及。

然而,大树上的人,也是伸手极度灵敏之人。

在那木凳子击飞到他那边去的时候,身子一闪,整个人便立刻闪开了苏颖飞凳攻势,猿臂一伸,更是勾起了那一张木凳子,然后将木凳子架在了树杈处。

随即,身子一低,居然便稳稳当当的坐在了凳子上面了,并且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好整以暇,看好戏的姿态。

月色清白,也将来人的模样,毫不掩饰的暴露在苏颖的视线之中。

一身青衫裹身,显得身子挺拔清瘦。

黑发随意用着一根木簪子挽起,其余全部披散身后。

晚风徐徐,吹得他无法飘扬,衣袂飘飘。

使得那一张阴柔的脸庞,更添几分风流倜傥的味道。

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日被苏颖打成猪头的采`花大盗清风是也!

“是你!?”

看到来人是清风,苏颖英眉不由一挑。

原来,刚才她没有听错,刚才的确有人在笑。

然而,清风轻功了得,江湖上可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刚才她才没有注意到罢了。

苏颖正想着,坐在树上的清风,听到苏颖这话后,嘴角不由一咧,一抹灿若夏花的笑容,便立刻绽放出来。

“呵呵,苏美人,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你给我少肉麻了!”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立刻双手交叉抚顺着双臂肃然起立的鸡皮疙瘩。

那夸张的举动,显示对清风这话表示非常的厌恶。

对此,清风脸上立刻露出一副受伤的模样,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心,一脸悲伤欲绝的说道。

“苏美人,我这话,都是出自我的肺腑之言,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呵……若你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毫不客气的说道。

清风闻言,嘴角不由一抽。

对于苏颖这一点都不像女人的女人,他还真是有些无可奈何的。

而此刻,苏颖再看清风脸上已经恢复完毕,之余嘴角一点点乌青,英眉不由一挑,便双手环胸,走到窗边,对着清风说道。

“哟,脸上恢复的真不错!”

“呵呵,那是自然,毕竟,我这风华绝代的脸,若是没好,又怎敢来见苏美人你呢!”

说到这里,清风更是从树上站起,然后对着苏颖便直接抛了一个媚眼过去。

不得不说,清风五官阴柔,当他恢复本色的模样,还真是风流倜傥,潇洒不凡的模样。

那一举一动见,透着几分飘逸又勾人。

怪不得那么多女子迷倒在他双腿之下!

只可惜的是,他不是苏颖的菜!就算他再怎么抛媚眼都好,苏颖也不会被迷倒的。

此刻,苏颖看着清风不但摆骚弄姿的模样,不由勾唇冷笑着。

“呵呵,看来我昨日是手下留情了,今晚,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苏颖一边说着,更是一边将手扳的‘咔嚓咔嚓’响,明显一副开战的模样。

清风见此,立刻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诶诶诶,别别别,苏美人,怎么我们每一次见面,都要那么暴力呢!?我们难道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呵……我跟你这种人,有什么好相处的!?现在,是你主动送上门,便别怪我不客气的!”

虽然清风如今衙门是不通缉,但是,他现在来到这里,可是擅长四王府,她这个王府侍卫,自然要尽她的责任,对于这种人,不能心慈手软!

其实,苏颖心里头,对于清风这种人,实在不感冒。

毕竟,他用了幻术,蛊惑了那么多的无知少女,夺取了那些无知少女的桢襙。

要知道,这个朝代,还是非常的保守的。

若是那些女子被夺取桢襙,便不会有人娶了。

所以,苏颖那一颗正义感的心,不容许这些混蛋逍遥法外的!

只要清风一日不被逮住,以后,只会有更多的无知少女被他残害罢了!

想到这里,苏颖更是一把跃出了窗外,便打算朝着清风扑过去。

清风见此,立刻明白苏颖要做什么,于是,便立刻举起双手,慌慌张张的阻止着。

“别别别,苏美人,再你要捉我之前,能不能先让我把话先说完!?”

“哼!你有什么话好说的!?”

对于清风的话,苏颖哼之以鼻,却还是停止了举动。

清风见此,松口气的同时,那一张柔美的脸庞不由一凛,眉宇间有着几分认真的神色,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认真中带着几分深情。

红唇一启,便开口对着苏颖缓缓说道。

“苏美人,我现在对天发誓,以后,我肯定会改邪归正,不再指染别的女人!以前,在没有遇到苏美人的时候,我对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失望透了,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但是!”

说到这里,清风语气一顿,随即,眸中更是迸射出一抹亮光,仿佛发现了明珠宝石似的,望向苏颖的目光,带着苏颖不知道的复杂神色。

随即,红唇一启,便接着说道。

“自从遇到了苏美人后,我才发现,我以前错了,错的非常的离谱!所以,从今天起,我要改邪归正!做一个好男人!所以,苏美人,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再说了,人生在世谁能无错!?难道,你连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这……”

听着清风说的雄赳赳,气昂昂,正义凛然,眸中如此的认真,毫无虚假,这一刻,苏颖还真有些犹豫了。

又想着,清风虽然做过许多的案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起诉他的,就算将他逮捕到官府,官府也拿他没辙。

现在,他虽然擅长四王府,捉到他,充其量只是打他一顿罢了。

但是,以清风无赖的性子,好像非常喜欢被人打似的,每一次她没有揍他猪头似的,他哪一次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

现在,看他说的如此真诚的模样,仿佛,真的有改过自新的模样……

到底,她该不该相信他的话呢!?

苏颖正犹豫着,清风见此,好像也从苏颖犹豫的美眸中看出了什么,于是,便立刻语气坚决的对着苏颖说道。

“苏美人,你就信我一次好不好!?虽然,我是一个采`花大盗,但是,我这人只不过是风流一点,品性还是很不错的!再说了,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有哪一样是欺骗你的!?”

清风说的无比真诚,只差没三指对天发誓了!

苏颖听着清风这话,想想,好像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清风这人,虽是好`色,却从来没有骗过她呢……

苏颖想到这里,望向清风的目光,可是有些动摇了。

清风见此,立刻不失时机的对着苏颖露出了一抹真诚的笑。

望向苏颖的目光,也有些讨好的成分。乍一看上去,仿佛一只跟主人讨好撒娇的小狗狗似的。

面对清风此刻牲畜无害的笑容,换了任何人,都不会硬的下心肠的。

于是,苏颖顿了顿,便决定什么似的,对着清风开口说道。

“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哈哈,我就知道苏美人最好了!”

清风闻言,立刻哈哈大笑着,那欢喜兴奋的模样,仿佛得到一颗糖果的小孩子似的。

苏颖见此,心里不由一软。

希望,这个男子,真的会改过自新吧!?

苏颖正想着,只见清风已经从树上轻轻一跃,整个人,便立刻飘然落下。

不得不说,清风的轻功,真的非常不错!

他只是那么轻轻一跃,便轻轻从那么高的大树下跃下来,而且,那姿态,那动作,更是优哉游哉,衣袂翻飞,美得仿佛仙人下凡似的。

还真是有种潇洒不凡的味道!

也难怪,他会如此自恋!他当真有这个自恋的资本呢!

苏颖正想着,已经落在地面上的清风,见到苏颖直直看着他,眨也不眨一下,仿佛看呆似的。

嘴角不由一勾,凤眸中也立刻笑得弯弯的,眸中笑意闪烁。

“怎么了!?苏美人,我是不是很俊很好看!?所以苏美人你看的都心动了!?”

“呃……”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确定无语,只觉得这个人,若要认自恋第二人,便不敢有人认第一了!

苏颖心里正想着,又见到清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

“苏美人,你刚才所跳的到底是什么舞!?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呢!?”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脸上一愣,又想着,清风是古代古养的古代人,又是一名风流男子,所以,他给的评介,肯定对她非常有作用。

于是,苏颖便立刻开口,对着清风问道。

“这舞是钢管舞,你刚才也看到我跳舞了,那么我现在问你,我刚才所跳的舞,你觉得怎样!?会不会太过露骨,或者煽一情之类的!?”

她就怕,明天若是真以钢管舞比赛,她这舞落在这些人眼中,会被人不能接受,说成是伤风败俗!

所以,她还是先问问比较保险!

苏颖心里想着,清风闻言,立刻摇了摇头,一手环胸,一手摸着下巴,非常认真的说道。

“露骨有一点,煽一情有一点,挑一逗有一点,you惑有一点,不过,却非常感性新意好看!”

清风如实说道,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对着苏颖开口说道。

“怎么?!你是想用这个舞,跟雾国女王比赛!?”

虽是疑问句,清风却说得非常肯定。

苏颖闻言,脸上一愣,便立刻脱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事!?”

“呵呵,这事情,早就在京城大街小巷传来啦,不出三天,你苏颖跟雾国女王,因为抢四王爷而比赛的事情,肯定会轰动全国!苏美人,你名气真不少了呢!”

清风开口说着,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凤眸闪烁了一下,便开口对着苏颖故作轻松,噙笑说道。

“苏美人,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四王爷了!?”

“呃,什么!?你胡说什么!?谁喜欢上他了!?”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先是一愣,随即,便立刻开口大吼着,语气激动之极,更是喷了清风满脸唾沫星子。

看着苏颖如此激动的模样,清风脸上一愣,随即,便一边伸出衣袖,擦着自己脸上的口水唾沫,也不嫌弃,而是笑嘻嘻的开口说道。

“呵呵,你当真不喜欢他吗!?”

清风说的一脸似笑非笑的,苏颖闻言,英眉立刻一蹙,随即,更是想都不想,便开口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清风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知道怎的,苏颖心里便顿时涌上一股心虚的感觉。

又想着,上次她被清风幻术迷惑,最后,迷迷糊糊中,说了些什么,但是事后,她却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如今,看着清风那似笑非笑的神色,苏颖心头一惊,便立刻开口问道。

“上一次,我被你幻术所迷,那时候,我到底说了什么!?”

“呵呵,你还记得这事情呀!”

清风嘴上呵呵直笑,然而风眸中,一抹黯然却一闪即逝,快的让人无法察觉的到。

苏颖闻言,英眉轻蹙,对于上次的事情,又是担忧,又是好奇。

她担忧的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非常想知道,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然而,这个清风,就爱卖关子,将人的好奇心吊的高高的,顿时间,苏颖的心,犹如跳进一只小猫在挠着痒。

或许,是看出了苏颖的心思,清风嘴角不由一咧,脸上便立刻绽放出了一抹灿若夏花的笑容,剑眉一挑,随即,便对着苏颖开口笑道。

“呵呵,想知道你那晚说了什么!?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所修炼的幻术,被迷住的人,都会将我当成自己最喜欢的男子,而你那晚,还说出了一个男人的名字……”

清风一字一句,慢条斯理的说着。

说到最后那句话,他的语气更是越发的缓慢低沉,也让苏颖听了,不由心跳加速,紧张不已。

“我说了谁的名字!?”

苏颖开口,眸中微瞠,其实心里有些明白,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或许,清风也是看出什么来了,凤眸不由闪烁了一下。

随即,红唇一启,便慢慢接着开口说道。

“那个男人的名字吧,就叫做……清风!呵呵,苏美人,你喜欢的人是我!哈哈……”

“呃……”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嘴角不由一抽,顿时无语。

知道清风没有说实话,还有他眸中带着的戏谑,知道他是故意戏弄她的。

顿时间,苏颖火冒三丈,于是乎,便抡起了拳头,便毫不客气的一拳朝着清风挥了过去。

正中目标,清风一下子便被她打飞出去了。

“哟,苏美人,你好狠心呐!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被打飞出去的清风,在踉跄一步后,脚尖不由轻轻一点,便跳上了屋檐上面,然后,伸手捂嘴,给苏颖抛去一个飞吻后,才朗声笑道。

“苏美人,期待你明天的出色表演,明天见!”

清风笑着说完后,脚尖一点屋檐,顿时间,整个人便犹如一只飞燕似的,飞也似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着消失不见的清风,苏颖才慢慢回过神来,脚尖一点,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看着外头天色,已经不早了。

于是乎,苏颖便脱下了自己的那一身女装,换回了男装。

毕竟,她还是习惯了穿男装了。

再说,这么漂亮的衣裙,穿着睡觉,弄皱了多可惜。

苏颖心里想着,一边将那几套轻纱罗裙收拾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紧闭的雕花木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苏颖闻言,收拾轻纱罗裙的手不由一顿,心里想着,今天来找她的人,还真多呢!

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找她的!

想到这里,苏颖便大步来到雕花门前,伸手将那紧闭着的雕花木门打开了。

只见,一道欣长挺拔的身影,便出现在她视线之中。

外头华灯高挂,月色清白,将男子身影拉的长长的。

那一身飘逸的红衣,随风飘荡,使得男子看上去,更添蛊惑之色!

而这个男子,自然不是其他人,而是……

“彭”的一声,当看到来人后,苏颖更是下意识的将那倘开的雕花木门合上。

子上头龙。然而,某人仿佛她肚子里面的蛔虫似的,还不待她关门,猿臂一伸,便将那两扇雕花木门给撑住了。

而且力气之大,不是她能较劲的。

见此,苏颖英眉不由一蹙,美眸圆瞠,便朝着来人狠狠瞪了过去。

“呵呵,怎么,就那么不待见本王吗!?”

来人嘴角噙着一抹浅笑,那笑,仿若清月洁白,又带着几分邪气。

在这清白月色下,更显几分邪魅之意!

苏颖见此,心里明明该怒火中烧,却在看到来人脸上那一抹邪魅的浅笑,很没有骨气的,心里狠狠被悸动一番,仿佛整个人触电似的。

一股子酥麻的感觉,更是从心头蔓延开来,贯通全身,四肢百骸……

感觉到这一点,苏颖心里更是懊恼不已。

自己什么时候,也像一个花痴似的!?

人家一笑,便被电到了!?

苏颖心里腹诽着,对于龙皓轩的话,也不回答。

对于苏颖的反应,龙皓轩仿佛早就意料之中,所以,那魅魅妖颜上,一点怒意都没有。

那细长含笑的血眸,更是在苏颖含怒的脸上轻轻一扫,最后,便落在了苏颖那被咬破的上唇上面。

见此,龙皓轩眸中更是闪烁过一抹复杂灼热的光芒。

察觉到龙皓轩的目光,苏颖脸上不由一囧,一股子热气,更是从心底一直涌上了头顶处了。

想着自己刚才还被大虎他们取笑了,都怪面前这个男子!

该死的!

现在她居然还有脸在笑!?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越发气愤了,于是,红唇一启,想都没想,便对着眼前的龙皓轩大吼着。

“不许笑,有什么好笑的!”

这个混蛋!

苏颖气的咬牙切齿的,然而,龙皓轩见此,眸中笑意更深了,最后,红唇一启,一连串朗朗清越的笑声,便从他那薄凉却迷人的嘴里溢出,如此感性。

“哈哈,怎么了!?你现在是不是……因羞成怒了!?”

龙皓轩一边说着,更是慢慢伸出那修长的手指,然后轻轻挑起了苏颖那尖尖的下巴。

那举止,那姿势,完全是一个风流男子调戏良家妇女的姿态……

苏颖见此,英眉不由一蹙,便立刻别过脸去,开口冷声说道。

“王爷,请自重!属下到王府,是工作,我不卖身!”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