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56章:热````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56章热````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热,好热啊,现在的天气,是越来越热了,来人,来人呐……”

感觉到浑身发烫,让凤千华不断喘着娇气,用手扇着风,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唤人,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感觉到这一点,凤千华就算在笨,也终于察觉到什么来了。

天!

她是被人下.药了!

想到这里,凤千华心里一慌,随即,整个人便倏地从凳子上面站起来。

然而,她才刚站起来,双脚便一软,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似的,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最后,凤千华更是软绵绵的扑倒在地上。

那一张娇美的脸庞,此刻更是呈现出不正常的酡红。

美眸一扇一合,眸中渐渐地,变得涣散一片。

那不断蠕动的双唇,跟着一张一合着。

那模样,道不尽的妩媚惑人!哪怕是圣人见了,都会心动不已。

然而,此刻的凤千华,只想大叫喊人。

但是,她原本欲吼的声音,出口后,却成了嘤咛,仿佛在呻.吟着似的。

而且,身上好热,好像要爆一炸了。

心里,更是有着一股渴望,她好想,好想要……

……

与此同时,另一边——

“喂!有没有人在外面!?梦玉,有人吗!?我的门好像被反锁了,打不开,有人吗!?来人呐!”

苏颖用手拍打着那一扇紧闭着的雕花木门,不断大喊着。

那好看的英眉,此刻更是紧蹙在一起,眸中,也染上了浓浓的疑惑和不解。

刚才,凤千华的侍女梦玉将她带来这个房间,给她换身衣裙后,她因为不习惯有人伺候,便让她退下了。

谁知道,当她换好衣裙后,却发现了这扇雕花木门怎么也打不开,好像是被人从外头反锁住了。

当苏颖意识到这一点后,便疑惑不已。

到底,是谁将门锁住的?!而且,那人要锁着她做什么!?

面对这一个个问题,苏颖百思不得其解。

再唤了许久,都不见有人来后,苏颖正打算一脚将这雕花木门给踹开。

要知道,自小习武的她,这一扇普通的雕花木门,还真难不倒她呢!

想到这里,苏颖便后退几步,然后双手提起了衣裙,打算伸脚踢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充满戏谑又熟悉的嗓音,却倏地一声,从她身后传来。

“哟,苏美人,温柔一点嘛,你现在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怎能做这样粗鲁的动作呢!?”

听到这吊儿郎当的话,苏颖身子一顿,随即,便立刻转过身去。

只见此刻,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窗口那里,清风正优哉游哉的坐在了窗棂上面,此刻,正噙着一抹灿烂的笑容,眸中带笑的看着她。

这里可是二楼,不过,以清风的轻功,这样的高度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不足一提的。

也不知道,他何时出现的。

苏颖心里想着,于是,便开口问道。

“你怎么来了!?”

“呵呵,想你了,所以就来咯。”

清风笑嘻嘻的说道。

不过,苏颖知道,他一向说话如此,便没有放在心上。

见清风懒洋洋的躺在窗棂上面,苏颖走过去,见这里二楼离地面不是很高,便打算跳下去算了。

清风或许察觉到苏颖的心思,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说道。

“你不是想从这里跳下去,然后回到凉亭那里吧!?”

“对,怎么了!?”

听到清风好像话中有话,苏颖脸上一愣,随即开口问道。

清风闻言,嘴角不由一勾,随即,眸中更是闪烁着一抹调侃,对着苏颖开口噙笑说道。

“你现在这样去,也不怕打扰到人家了,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将你的门反锁的吗!?”

“是谁!?”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立刻被勾起了好奇心了。

毕竟,刚才她便在猜测着,到底是谁将她的门反锁,她的目的到底是要做什么。

此刻,听到清风这话,好像对这件事情,非常了解似的,苏颖便立刻开口问道。

清风见此,也不曾卖关子,倒是非常兴奋似的,迅速开口说道。

“是雾国女王的贴身侍女,就是刚才给你带路的那个。刚才,我一直在你们不远处,却好看到那个侍女出门后,便将木门关上,并且,还遣散了外头所有的宫人不许靠近这里。”

听到清风的话,苏颖英眉不由越蹙越紧。

起初,她已经猜到,会是梦玉。

不过,一直想不透,梦玉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或许,是猜测到苏颖心头疑惑,清风不由笑道。

“你还想不明白吗!?肯定是雾国女王不甘心就这样被你抢走了喜欢的男人,于是,便在这最后一晚,全力一击!”

“不可能!雾国女王的为人不是这样子的,她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清风的话,苏颖想都没有想,便立刻开口说道。

虽然,她跟凤千华相识不久,但是,从刚才她们把酒谈欢,那短短的时间,她便知道,凤千华是敢作敢当的女子,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苏颖心里笃定的想着,清风一见,不由哼之以鼻。

“你跟那个雾国女王认识多长时间!?你要知道,就算一个人,品行多好,但是,当她面对爱情的时候,全完全不一样了,她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清风一脸肯定的开口说道,说到最后,他神色激动。

或许,是深有体会。

不过,苏颖还是紧抿着红唇,开口说道。

“不会的!我相信雾国女王!”

“你这个女子!你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人呢!”

听到苏颖的话,清风为之气结。

苏颖闻言,却是开口笑道。

“不是我容易相信人,而且,我会看人,我看得出,雾国女王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子,所以,那事情,肯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苏颖信誓旦旦的说道。清风闻言,是气恼不已。

最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清风开口说道。

“好,那你现在悄悄跟我过去看看,就真相大白了不是吗!?”

清风说完,身子一跃,整个人便从二楼窗棂跳到了一楼。

苏颖伸头一看。

只见,一楼那里,除了一条幽窄的青石小道,前面,便是一个水波粼粼的池塘。

池塘里面,蛙声一片,荷花烂熳,香风阵阵。

月色清白,照的池塘更是水波粼粼,好不美丽。

清风此刻,就站在池塘边缘,抬头对着苏颖说道。

“你下来吧!”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有些犹豫了。

因为,被清风这样笃定一说,她又害怕,会见到自己不愿意见到的。

若是,龙皓轩此刻,真的跟雾国女王在一起做那种事情,该怎么办!?

或许,是看出了苏颖的犹豫,清风愣了愣,便开口说道。

“好,你先慢慢考虑,我得过去看看好戏了!等会见!”

清风说完,脚尖一点,整个人‘嗖’的一声,仿佛一缕清风似的,迅速飘走了。

那轻功之高,让人望尘莫及!

苏颖见此,犹豫再三,便打算跟着跳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紧闭着的雕花木门,却‘彭’的一声,被人从外头一脚踢开了。

听到身后巨大的动静,苏颖还吓了一大跳。

身子一转,便立刻朝着门口望去。

只见,一道挺拔高大的熟悉身影,便出现在大门口。

看到那一道熟悉的大红色身影,苏颖美眸一瞠,脸上微微一愣。

不过,下一刻,心头却仿佛松了口气似的。

红唇一启,便开口惊呼。

“王爷,你怎么来了!?呃……”

苏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原本站在门口的男子,突然,整个人风驰电掣的朝着她这边冲了过来了。

对于男子的异样,苏颖脸上一愣,还不待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狠狠的纳入了一个宽厚结实的怀抱之中。

紧接着,那温热狂野的吻,便迅速的覆盖下来……

男子的吻,是如此的火热,霸道,狂野,缠绵。

仿佛那龙卷风似的,快的让人无法招架的住。

顿时间,苏颖被吓得愣住了,瞳眸更是瞠的大大的。

下一刻,待回过神来后,苏颖便开始奋力挣扎,双手狠狠一推。

或许龙皓轩没有察觉到,苏颖会这样做,所以,一下子便被推开了,紧接着,苏颖更是自有意识似的,纤手一扬,便狠狠刮了过去。

‘啪’的一声,随着那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四周便恢复了安静,只余两人粗chuan的声音。

苏颖这一巴掌,也将龙皓轩整个人都打的愣住了。

苏颖见此,红唇更是抿的紧紧的,眉宇紧蹙,眸中尽是不悦之色。

因为,她不喜欢别人强做她不喜欢的事情,这个男人,把她当成什么了!?

再说了,昨天她不是已经跟他说的清清楚楚。

她只是四王府的侍卫,不卖身的!

他当时不是也说,他明白的吗!?

怎么现在,他又出尔反尔了!?

想到这里,苏颖气愤不已。

随即,红唇紧抿,便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

“四王爷,请你自重!”

“苏颖,本王……”

听到苏颖这话,龙皓轩整个身子僵楞一刻后,便立刻甩了甩脑袋,仿佛要甩开什么似的。

那一张魅魅俊颜上面,也是剑眉紧蹙,血眸涣散,仿佛,被什么迷了心性似的,变得神志不清了。

原本,气愤的苏颖,在看到此刻模样怪异的龙皓轩。渐渐地,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

“王爷,你,你是怎么了!?”

“苏颖,本王,好热……”

龙皓轩说完这话,整个身子立刻一软,随即,整个人便直直的往前倒了下去。

苏颖一见,心里立刻一惊。随即,想都没想,便伸出双手,上前欲扶住眼前这个男子。

然而,这个男子实在太重了,事情又突然,苏颖只觉得脚尖一软,整个人便狠狠的被男子扑倒在地上了。

“嘶……”

头先着地,‘彭’的一声,顿时间痛的苏颖一阵咬牙切齿的。

此刻的苏颖,只觉得星星月亮不断在头上转呀转的,身子也被压住了。那滋味,可不好受。

“王爷,重……”

苏颖呲牙咧嘴的说着。

眼前更是一片漆黑。

然而,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她的双唇,再一次被那薄凉的双唇,狠狠的锁住了。

那湿润的舌尖,狠狠的撬开了她的贝齿,长舌直入,不断的在她嘴里扫荡着,仿佛要将她嘴里的蜜汁,都全部吸走似的……

对于龙皓轩的吻,苏颖英眉紧蹙,只想着反抗。

因为,她知道,龙皓轩太不对劲了,好像是被人下了药似的。

她若不赶紧推开他,后果不堪设想!

苏颖心里是这样想的,然而,男人和女人的体力上面,天上就那么的不公平。

龙皓轩就算被人下了药,体力还是没有失去。

苏颖越是挣扎,龙皓轩潜意识里面,只是将她抱得更紧更紧。

那结实如铁的大手,紧紧的勒住了苏颖的小蛮腰,只差没见她的骨头都勒断了。

苏颖吃痛,又挣扎不开来。

只觉得,现在失去理智的龙皓轩,简直是一头猛兽,只会疯狂的侵夺!

而且,也将她吓坏了!

不管苏颖怎么挣扎,怎么反抗,都徒劳无功。

最后,苏颖只得学上次一样,银牙一合,便狠狠咬了下去。

只闻‘嘶’的一声,龙皓轩吃痛闷哼一声,最后,更是松开了苏颖的唇。

苏颖见此,心头一喜。

原以为,她这样做,就能逃离龙皓轩的疯狂侵夺。

然而,苏颖这一次估算错了。

龙皓轩被她这样一咬,舌尖吃痛。

唇,也是离开了她的双唇。

然而,下一刻,龙皓轩那湿润火热的双唇,更是沿着她纤细的脖子,慢慢吻落,在她那娇嫩的肌肤上面,留下了一行火辣的吻痕……

见此,苏颖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也顾不得龙皓轩刚才遗留在她唇上的血迹,双手更是立刻去推打着龙皓轩的胸口。

打的龙皓轩‘咚咚咚’直响!

然而,龙皓轩也不知道是不知道痛,还是铁做的。

不管他怎么打,他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或许是烦了。猿臂一身,那修长的大手,便用力的将她的双手狠狠桎梏住,然后一把摁住在她脑后。

另一只手也不曾闲着。

苏颖只闻‘撕拉’一声,顿时间,胸口立刻一凉!

察觉到这里,苏颖眼眸顿时一瞠,并且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呐!

龙皓轩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居然扯破她的衣服!?

感觉到胸口凉飕飕的,苏颖更是各种震撼激动。顿时间,整个人更是呆若木鸡的。

直到,龙皓轩的吻,一直沿着那感性的锁骨,一把含住了她胸前的茱萸的时候,苏颖只觉得平地惊雷般,整个人浑身一震,只觉得一股子酥麻的电流,正从龙皓轩含住的地方,迅速的贯通全身,四肢百骸,连带着,身上的骨头,都要酥掉似的……

这感觉,如此的陌生,又带着一股子熟悉感。

曾几何时,在同样一个深夜。

四周黑漆漆的,她躺在一张大床上面,身旁,有一个陌生的男子,他也是这样撕拉着她的衣服。

他的吻,也是这么的疯狂,缠绵,霸道……

还有他的气味,也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是……

那一晚,哪一个男人似的!

想到这里,苏颖心头狠狠一惊!

美眸也立刻一瞠。

看着此刻,正低头不断喊着她茱萸的男子。

美眸圆瞠,英眉紧蹙,眸中,更是布满各种震撼,不敢置信和疑惑。

为什么,为什么龙皓轩此刻,给她的感觉,那么的熟悉!?

为什么,她脑子里面,会涌出那晚的事情!?

不,不会是他!不会是龙皓轩的!

苏颖心里激动着,随即,再见到龙皓轩伸手,欲覆上她另一个玉兔的时候,苏颖激动了。随即,想都没想,膝盖一顶。

苏颖这举动,可是想都没想,纯属出于本能反应。

却想不到,这一次,她这一定,却是那么的精准。

只听到龙皓轩闷哼一声,随即,整个人一僵,然后,整个人便立刻从苏颖的身上倒了下去了。

感觉到身上压力全消,苏颖松口气的同时,更是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且,离龙皓轩更是远远的。

毕竟,现在的龙皓轩,在她眼里,可是一级危险人物。她可是不敢再靠近了。

苏颖一边想着,一边整理好身上的衣服。

然而,此刻身上的衣服,被龙皓轩撕拉的破破烂烂的,简直是衣不遮体。

苏颖只好将肚兜系好,只要不露胸前两点就好了。毕竟,在二十一世纪,她为了执行任务,比基尼也是穿过的,所以现在这里,也不算什么了。

此刻,苏颖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后,美眸一扫,便落在龙皓轩身上。

只见此刻,龙皓轩被她一脚踹中,正双手捂住下跨,倒在地上,不断的呻.吟着。

也不知道,他是痛的呻.吟,还是别的……

见此,苏颖可是有些担忧了。

毕竟,这一次,龙皓轩只是被人下.药,才会变成这样。

若是,刚才她不小心,把他打残了,那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里,苏颖可是有些担忧了。

毕竟,若是她把龙皓轩打残了,他要让他负责一辈子,那该如何是好!?

越想,苏颖越心慌,随即,更是紧蹙英眉,小心翼翼的望着底下呻.吟着的男子,开口问道。

“王爷,你,你还好吧!?”

苏颖开口轻声问道。

听到苏颖的话,地上的男子很久很久都没有回答,不知道,是不是真被踢残了。

想到这里,苏颖欲再说点什么,这时候,躺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胯下的龙皓轩,才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差点被你废了!你真狠心!”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不由涌上了愧疚之色。

红唇一启,便低声喃喃着。

“谁,谁让你对我胡来的……”

虽说,苏颖从小到大,都在男人对里面厮混。

但是,其实,潜意识里面,苏颖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女子。

跟男人勾肩搭背这些,对她没啥的。

但是,像刚才那样子,又是狂吻,又是拉扯衣服,最后,还被他含住了自己的……

一想到这里,苏颖便羞涩不已。

毕竟,她活了二十三年,除了那一晚被人下.药,意乱情迷,脑子昏昏迷迷之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清醒的情况之下,被一个男子对自己这样胡来的!

想到这里,苏颖对于龙皓轩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毕竟,现在的龙皓轩,想来,也是逼于无奈,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自己这一次,好像真把他打重了。

苏颖心里正想着,而这时候,只见,原本双手捂住胯部,倒在地上的龙皓轩,突然整个人犹如撞了弹簧似的,从地上弹起来,然后,便立刻跳出了身旁的窗户。

苏颖一见,立刻吓了一大跳。

随即,迅速冲到了窗边一看。

只闻‘扑通’一声,一楼池塘下面,一阵激烈的水花溅起,龙皓轩整个人,已经跳进了池塘里面了。

想来,龙皓轩知道自己被下了药,便打算用这个方法,将身上的药力解开。

苏颖心里想着,也有些担心龙皓轩,脚尖一点,便也跟着从二楼跳了下去。

从苏颖那里跳下去,底下是一条小道。

不过,那小道,很窄很窄,再前面,就是池塘了。

苏颖跳下那条小道上面,美眸便落在前面的池塘里面。

这个池塘,看起来不大,上面荷花飘香,水波粼粼。不时地,一阵阵蛙叫声‘呱呱呱’的响起,顿显热闹。

苏颖在站定后,原以为,龙皓轩跳下去,等身上的药力消退后,便会上来的了。

但是,苏颖都站在岸上很长时间了,都不见龙皓轩浮出水面。

顿时间,苏颖的心,开始有些慌乱了。

“难道,是我刚才那一脚,力气过重,把他打伤了,所以,他……”

越想,苏颖的心越发的慌乱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池塘上面,还是风平浪静,但是,越是这样,苏颖的心,越发的忐忑不安了。

最后,苏颖终于忍不住了,深深呼吸一大口气后,整个人跟着‘扑通’一声,便跳进了池塘里面。

今晚的月色,很美,很明亮。

那一**大的明月当空,仿佛一个月盘高挂天上。

那明亮皎洁的月色,直直的洒在整个大地上,照的大地有六七分清晰。

苏颖在跳入池塘后,便立刻睁开眼眸,朝着池底望去。

幸好,这个池塘的水,非常的清澈。

白天的时候,清澈见底。

虽然现在是晚上,不过,有着月色的照耀,还是能将池塘底下看的几分清晰。

再说,这个池塘的水,也不是很深,只有四五米深,所以,当苏颖潜入池塘里面,美眸一扫,便发现了龙皓轩的踪影。

不过,这不看还好,一看,苏颖的心,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只见,龙皓轩此刻,仿佛没有生命的木偶似的,直直的沉在了池底下面,明显是溺水了。

苏颖见此,眼眸瞠的铜铃大,随即,更是迅速划动双手,朝着龙皓轩那边游了过去……

好不容易将龙皓轩拖出了池塘,苏颖更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过,她可是不敢闲着,毕竟,此刻的龙皓轩,仿佛是一个死人似的,脸色苍白如纸,双眸紧闭,双唇也是毫无血色,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似的。

见此,苏颖都要吓哭了。

“来人,有没有人呐!来人!”

看着龙皓轩如此模样,苏颖更是立刻失声呼唤着。

然而,她唤了许久,都没有人出现。

又想到,刚才听清风说,梦玉将这里所有人都遣退了。

想到这里,苏颖不由狠狠咬了咬银牙。

“该死的!”

苏颖低吼一声,随即,便伸手抵在龙皓轩鼻间,探了探气。

只觉得,龙皓轩是吸气少,吐气多了。

想到这里,苏颖不断拍打着龙皓轩的双颊,不过,龙皓轩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得已,苏颖只好一手固定好龙皓轩的脸庞,然后,再双手低压在龙皓轩胸口,可是嘴对嘴的对着龙皓轩做起人工呼吸起来。

上一次,苏颖也为龙皓轩做过人工呼吸。

不过,上一次,龙皓轩是耍她的。

但是这一切,不一样了。

看着龙皓轩苍白的脸庞,毫无血色,双眸紧闭,仿佛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眼似的,苏颖的心,是越发的慌乱起来了。

心里更是不断喊呐着,龙皓轩,你千万不要出事,求求你,求求你了……

苏颖不断喊呐着,眼睛,也朦朦胧胧的,好像,布上一层水雾似的,让她渐渐看不清眼前这个男子了。

苏颖心里更加害怕了,于是,便立刻狠狠眨了眨眼,将眼眶里面的眼泪眨掉。

身子,渐渐的,也开始发抖起来了。

幸好最后,原本毫无生气的龙皓轩,突然重重咳嗽起来,将胃里面的污水都吐出来了。

见此,苏颖原本慌张的心,才慢慢安定下来了。

“呵,王爷,你终于醒了,实在是太好了,太好了!”

苏颖激动地喜极而泣,她却浑然不知道。

只见,龙皓轩在醒过来后,那狭长的血眸,便一直落在她的脸上,一眨也不眨的。见此,苏颖脸上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最后,却见龙皓轩突然低笑一声。

那笑,带着几分虚弱,却分外的迷人醉人。

随即,便见龙皓轩慢慢伸出那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抚上了苏颖的敛下,然后接住了一滴泪水,对着苏颖开口低笑说道。

“呵呵,苏颖,这是你的眼泪呢!你明明是那么关心在乎本王,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承认呢!?”

“呃……”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不由一愣。

随即,才后知后觉,自己原来哭了。

低头看着龙皓轩之间的水珠,苏颖脸上一顿,随即,有些嘴硬的开口说道。

“那,那不是我的眼泪,那只是池水罢了!”

“呵,是吗!?只是池水?但是,为什么,你每次趁本王昏迷的时候才亲本王!?其实,本王一点都不介意,在本王清醒的时候,你亲本王……”

说到这话,龙皓轩嗓音低沉沙哑,仿佛带着一股子蛊惑似的,让人听得心湖荡漾。

苏颖闻言,脸上不由一囧,随即,立刻开口说道。

“王爷,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是亲你,而是在给你人工呼吸,刚才你溺水了,若不是这样做,你会死的!”

苏颖开口解释着,龙皓轩闻言,剑眉只是轻轻一蹙,显然,对于人工呼吸一次,不懂。

不过,他也不曾多想其他,最后,目光从苏颖气呼呼的小脸,一直往下面移去,最后,更是落在了苏颖的胸口处。

顿时间,血眸顿时一亮。

只见,苏颖此刻浑身湿透,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也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发梢还滴着水珠。

沿着那晶莹剔透的水珠往下看去,只见,女子身上那一袭白色罗裙,此刻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

上半身的衣服,此刻早就衣不遮体,被撕得破破烂烂的。

只有一个单薄的肚兜,还挂在她的身上。

然而,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单薄,所以,那单薄如皮的肚兜,紧紧的贴在女子的胸口,却完美的勾勒出女子那优美的胸.型。

还有中间两粒微微凸起,更是让人看了,欲.火.焚.身……

也让龙皓轩看的,双眸颜色越发的灼热深沉了。

喉结翻滚,龙皓轩不由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原本正气呼呼解释着的苏颖,渐渐地,也察觉到龙皓轩的不对劲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正噙着一双深沉灼热的血眸,紧紧的望着她,于是,苏颖不由顺着男子的目光往下移去,当看到自己胸前春.光.乍.现后,更是忍不住惊呼一声。

随即,右手更是自有意识似的的,狠狠一抬,‘啪’的一声,便狠狠的刮在了龙皓轩的脸上。

顿时间,龙皓轩整张脸庞都被打偏了。

苏颖此刻,整个身子犹如装了弹簧似的,迅速从地上跃了起来,然后后退好几步,才双手交叉环胸,对着龙皓轩就算脸红心跳的诉道。

“你这个色.狼!”

该死的男人!她好心救了他,他却是这样回报她的!?

早知道,她任由他溺死算了!

正在苏颖气呼呼的想着之际,头被打偏的龙皓轩,更是慢慢的将脸转了过来,然后,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有些哀怨。

“你这个女人!也只有你敢三番四次打本王了。”

偏偏,就算如此,他却一点不生气。只是有些气恼罢了。

苏颖听到龙皓轩这话,英眉轻轻蹙了蹙,随即,便立刻开口说道。

“谁让你每次都要对我做出那样不好的事情!?现在还,还这样……”

该死的,她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虽然,她个性是爷们一点,始终还是一个女人不是吗!?

再说了,换了其他女人,被一个男人这样看着,都会这样反应吧!?

苏颖心里想着,不料,龙皓轩听到她这话后,却是理直气壮的开口说道。

“本王只是看自己喜欢的女人,难道,这也有错吗!?”

“你!”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顿时气结,有些无语。

不过,当看着龙皓轩那直直望着她的血眸,在他眸中,丝毫没有虚假,如此的认真,凛然,坚定,好像,他说的,天公地义似的……

只见此刻,月色清白,柔和洒下。

男子就随意的坐在岸上,他全身上下湿湿嗒嗒的,有些狼狈。

但是,就算如此,却依然不减他妖魅的风采。

倒是更让他增添了几分道不尽的you惑!

还有,他那一张俊美妖魅的脸庞上。

眉若刀裁,鼻梁挺拔,薄唇轻抿,那一双深邃的血眸,此刻更是一眨也不眨的的看着她。

他脸上的神色,是那么的认真,难道,他真的喜欢上她了吗!?

苏颖心里想着,随即,也是不由自主的,将心底疑惑问出。

“王爷,你是真的喜欢上我了!?”

苏颖这话,轻轻的,透着许多疑惑。

龙皓轩闻言,俊脸先是一愣,随即,便开口,有些懊恼的说道。

“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笨!?本王都说了不知道多少次,本王喜欢你了,这样,你还要问!?”

龙皓轩开口问道。苏颖闻言,却是沉默了。

因为,这一次,她终于肯定了,龙皓轩真喜欢她了。

但是……

“王爷,可是我不喜欢你,怎么办!?”

苏颖开口。

其实,她也不清楚自己对龙皓轩是什么感情。

就算,有时候对于龙皓轩,连她都不清楚,她到底是喜欢,在乎,还是抗拒。

再说了,自从被交往了好几年的男朋友背叛后,苏颖便潜意识的抗拒爱情。

毕竟,爱情这事情,来的时候太突然,甜美是有过的。但是,离开的时候,又是那么的突然。

在你渐渐的,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喜欢上一个人,还打定主意,托付终身的时候。

突然,那一个人却说不爱了。

那时候的她,仿佛整个世界都倒塌似的。

现在想起,她还隐隐作痛。

所以,她当时就发誓,这辈子,绝对不碰爱情了。

爱情,太苦太苦了。

苏颖心里想着,脸上,也有着几分淡淡的黯然和忧伤。

龙皓轩听到苏颖这话,再看着她黯然的小脸,薄唇不由轻轻一抿。

顿时间,两人也不曾说话。

四周非常的安静,只余池塘里面,不时传来的蛙叫声。

晚风徐徐,吹在人的身上有些凉。

苏颖在沉默一番,见龙皓轩不曾说话,便抿了抿红唇,打算说点什么,谁知道,这时候,龙皓轩却开口说话了。

“没关系,本王喜欢你就好。就算,现在你不喜欢本王,但是,本王愿意等,等你也喜欢上本王的一天。”

说到这里,龙皓轩忽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虽然,他浑身湿透,身上的衣服,也紧紧的粘在他的身上。但是,却一点无损他的魅力。

只见,龙皓轩一步一步,仿佛t台走秀似的,踩着无比优雅的步法,慢慢走到了苏颖的面前。

然后,那俊美的脸庞,慢慢朝着苏颖靠近几分,随即,在苏颖的耳边,低声开口。

“不过,苏颖,不要让本王等太久哦……”

龙皓轩的嗓音,带着气愤沙哑,三分感性。如斯迷人。

那喷洒在苏颖耳边的温热气息,仿佛带着一股子电流似的,迅速的从苏颖的耳垂贯通全身,让她的心,不由跟着狠狠一悸。

使得她原本平静的心湖,渐渐地,变得不太平静了……

最后,龙皓轩离开了。

看着他就算狼狈也不失优雅的步法,苏颖美眸渐渐蒙上一丝不确定了。

这样出色优秀的男子,不管走到哪里,都仿佛带着一个光环似的。

又怎能,不吸引人的目光!?

而她,真的会有喜欢上他的一天吗!?

这一刻,苏颖不确定了……

……

后来,苏颖没有回去凉亭,或许,是因为龙皓轩的事情,让她心烦意乱,导致都忘记了这事情了。

所以,苏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换下一身湿答答的衣服后,便倒头就睡。

不过,她的心,此刻乱糟糟的,使得她在床上,不断辗转难眠。

不管是她闭上眼,还是睁开眼都好,想到的,看到的,都是龙皓轩那一张俊美的脸庞。

还有最后,他那低沉感性的话。

——苏颖,不要让本王等太久哦……

想到这里,苏颖的心,更是絮乱不已。

有些气恼,却又忍不住涌上一丝丝甜滋滋的感觉,仿佛,心头被灌了蜜似的。

最后,苏颖红唇一嘟,不由懊恼的低喃着。

“混蛋,谁让你等了,你等不了,就去找别的女人好了,谁稀罕!切……”

苏颖嘴上是这样说,不过,她却浑然不曾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却慢慢的弯起,嘴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甜蜜,如同那堕入情网的女子无异……

就在苏颖沉浸在懊恼和甜蜜之中的时候,却浑然不曾想到,在凤千华宫里,凉亭那边——

满地散落的衣服,肚兜,裤子,如此凌乱。

一个绝色妩媚的女子,正与一个柔美健壮的男子,抵死就纠缠在一起……

“该死的男人!你滚开!”

女子媚眼如丝,不断的伸出纤细雪白的双手,推打着正压在她身上的男子。

眸中,更是夹带着不知道是怒还是渴望的目光。

那一张妩媚绝色的脸庞上,更是覆上不正常的酡红。

不过,就算如此,更显得女子物美绝伦,勾魂摄魄。

哪怕是圣人见了,都会抵挡不住。

心凤华么。然而此刻,女子的嘴里,却不断的诉骂着什么。

“混蛋,你知道本宫是谁吗!?你给本宫滚开!你敢对本宫做什么,本宫绝对会杀了你,杀了你,啊……”

原本充满狠戾的话,此刻,出自女子的嘴里,却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最后,女子娇气如兰,如此勾魂。

特别是最后那一声呻.吟,如此酥软含娇,足以让天下男子为之心猿意马。

然而,被女子诉骂着的男子,闻言,却满脸懊恼之色。

那一张阴柔的脸庞上面,眉宇间,更是带着一股挣扎神色。

知道自己中招了,男子更是懊恼后悔的肠子都绿了。

他真不该来这里的。

若他不来这里,也不会闻到这股掺了媚.药的酒香。

他也想不到,这媚.药如此霸道,他只是在凉亭外头呆了一会儿,见到地上躺着一个女人,便好像过来看看。谁知道,便中招了。此刻,更被这个女人缠上了。

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女子。

冰肌玉肤,丰神治丽,五官妩媚,绝色。

还有那透着蛊惑渴望的眼眸,媚眼如丝,双唇微启,撩人心怀,简直是在挑战着他的忍耐力……

可是,就算这个女子,真的很美很美,若是以前的他,肯定会二话不说,上了再说,然而现在……

看着底下这个风娇水媚的女子,男子脑海里面,却涌上了一张英气勃勃,却不失绝美的女子……

他答应过她的,他会改过自新,从良,为她,守身如玉……

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男子内心挣扎不已。

而底下女子,更是不断的推打着他。

“滚开,你这个混账!本宫要杀了你,本宫要杀了你!”

听到底下女人的话,男子眸中不由涌上一股烦躁,随即,便忍不住对底下女子大吼着。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看清楚,不是我不想离开,是你自己双脚这样缠着我,我怎么离开!?”

男子懊恼大吼着,女子闻言,媚眼一转,落在男子身下。

只见,她自己的双腿,就像是一条蛇似的,紧紧的纠缠在男子的跨下。

见此,女子心里一羞,随即,便打算松开自己双脚。

但是,她心里是这样想着,不过,现在这幅身子,好像不是她似的。

她越想松开双脚,自己的脚,却潜意识的紧紧缠住男子的跨下。

好像,不愿意这个男子离开,若是他离开了,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女子犹豫着,而且,此刻,她只觉得浑身血液都犹如开水似的沸腾不已。

心底,更是有着一股强烈的渴望。

最后,女子脑子一片模糊,便失去了原有的理智。

那芊芊玉手一勾,便勾下了男子的脖子,再送上了自己火辣辣的一吻……

男子被吻,那风眸中原有的挣扎,渐渐变得薄弱,最后,更是消失不见。

眸中眼色一沉,便开口沙哑说道。

“女人,不怪我,是你自动送上门的……”

说完这话,男子低吼一声,最后,整个人,便狠狠的抱住了女子,深深吻了下去,大手,更是自有意识似的,狠狠一拉。

‘撕拉’一声,女子身上衣服尽碎……

……

翌日,苏颖等龙皓轩下朝后,便跟着他回到王府里面了。

自从昨晚龙皓轩表白过后,龙皓轩对她,便开始变了。

他不再是以往那个冰冰冷.冷的男子。

在他那好看的血眸中,总是透着一股子淡淡的笑意。

薄唇弯起,勾着一抹迷人的笑容。

给人的感觉,犹如一缕三月春风,能够缓缓吹入人的心扉里面……

跟以往那个万年玄冰冷死人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的!

对于龙皓轩的改变,府上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想着,这段时间,府中人议论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过,那议论的对象,总是跟龙皓轩有关。

府上人多口杂,上次,府中众人齐齐传着龙皓轩和凤千华的事情,大家都以为,龙皓轩是要到雾国,当雾国的凤后的,谁知道,现在一个峰回路转。

苏颖女子身份曝.光,龙皓轩突然对众宣布,他有喜欢的女子了,而这个女子,就是苏颖。

苏颖以后,更会是他唯一的王妃,唯一的妻子,唯一喜欢的女子。

这样的话,此刻早就在大街小巷传的沸沸扬扬的,四王府也不例外。

所以此刻,四王府的人,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开始不一样起来了。

毕竟,这是他们四王爷预定的四王妃,他们自然要多多巴结奉承一下的。

对此,苏颖表示非常的无奈。

因为,现在,就连大虎和阿明两人,望向她的目光,都是挤眉弄眼,各种调侃戏谑,仿佛,她和龙皓轩,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她都没有接受龙皓轩好不好,只不过是龙皓轩喜欢她罢了!

苏颖心里懊恼着,为了避开众人口舌,苏颖除了值班时间外,其他时间,能躲开龙皓轩就躲开。

就好像此刻,苏颖换班了,便立刻回到自己房间,打死不出门。

此刻,正是炎炎夏日,外头天气炎热。那火辣辣的阳光,足以烤死一个人!

苏颖练完武后,便立刻回到房间,泡了一个冷水澡后,便躺在床上挺尸。

而房间里面,更摆放着一个大大的冰盘,于是,苏颖都将四周窗户掩上了。这样,冷风就不会吹出去。

然而,当苏颖躺在床上挺尸着的时候,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吓得苏颖立刻睁开眼眸,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只见,原本轻掩着的雕花窗户,此刻被人从外头推开了。

一道青色身影,更是风驰电掣的跳进房间里面,顺便,还将那雕花窗户紧紧闭上了。

看着男子那一系列举动,苏颖从床上坐起来后,不由高高挑了挑一道英眉,开口调侃说道。

“怎么!?是不是又调戏了哪家良家妇女,现在被人追上门了!?”

苏颖原本只是随意一说,想不到,却被清风一记哀怨的目光扫了过来。

苏颖一见,眼眸顿时一瞠。

因为,这时候,她才注意到,清风的打扮。

只见此刻,清风浑身狼狈。袜子没有穿,直接套鞋子。

身下裤子还在,不过,身上内`衣没穿,直接套着一件青色外衣。

那青色外衣,一看便知道是临时急急忙忙套上去的,腰带也是松松垮垮的绑在腰上。

衣领大开,更是露出了男子胸口那暗红色的爪痕……

见此,苏颖不是笨蛋,自然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随即,一股子怒意,更是迅速涌上她的心头。

纤手一爪,便捉住一个绣花枕头,朝着清风那边砸了过去。

“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上次不是信誓旦旦的发誓,说这辈子,都不会沾花惹草,会从良的!?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现在还有胆子来这里,你简直是找死!”

说到这里,苏颖立刻二话不说,挽起了衣袖,便打算海扁清风一顿。

清风见此,只差没给苏颖跪下了。

脸上,也是染上了一抹内疚心虚之意。

不过最后,清风还是立刻伸手,示意着。

“苏美人,我这一次真是无辜的,你先听我解释好不好!?”

清风说的一脸内流满面。满脸沮丧。

苏颖闻言,只好顿滞了手中举动,便一把坐在凳子上,开口问道。

“好,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见苏颖终于肯听自己解释,清风松口气的同时,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各种哀怨无辜和委屈。

“呜呜,这一次,还不都是因为你!”

“啊!?我!?”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立刻将刚喝进嘴里的茶水都全数喷出来了。

正好,清风坐在她前面,被她喷的一脸都是。

顿时间,清风的脸,是更加的哀怨了。

“呃,不好意思啊,我一时太激动了。不过,你那破事,关我什么事情!?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呀!”

苏颖开口说着,心里也是疑惑不已。

清风闻言,却立刻开口说道。

“我可不是乱说!若不是昨晚为了你,去凉亭那里看好戏,我会中了媚.药!?若不是我中了媚.药,也不会,不会……”

听到清风的话,苏颖立刻激动了。

“什么!?媚.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如实说来!”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顿时激动了。

毕竟,昨晚龙皓轩也是中了媚.药,所以,才做出那样的举动来。

不过,当时她要查此事,他却说,这事情他知道了,也不必查了。

对此,她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此刻,听到清风提到此事,苏颖立刻开口将心里疑惑问出。

清风见此,也立刻将昨晚事情道出。

“昨晚,我去到凉亭那里,见到一个女人倒在凉亭里面,便过去看看怎么一回事,谁知道,凉亭里面的酒,被人下了媚.药,那媚.药,可霸道了,就算不喝,光是闻了那味道,都会中媚.药,所以,当时,我,我……”

说到最后,清风支支吾吾,再也说不出口了。

那漂亮的风眸中,更是各种懊恼心虚恨。

苏颖见此,更是立刻帮清风接下去说了。

“所以,你就直接上了那个女人!?”

“呃……”

听到苏颖这话,清风顿时无语。

“你这个女人,说话能不能那么粗俗!?”

“呵,你上了就上了,还说我粗俗!?”

对于清风这话,苏颖嗤笑一声。

清风闻言,俊脸不由一囧。

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语带紧张的对苏颖说道。

“苏美人,这事不能完全怪我,毕竟,在那种情况下,我是控制不了的,所以,我没有违背对你说过的话,我,我也是逼于无奈的!因为,我真的非常想为你守身如玉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对于清风的解释,苏颖只是挥了挥手,道。

“得了,什么为我守身如玉,你这身子,都不知道跟多少女子一起了,你守的是哪一门的身!?还有!”

说到这里,苏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

“昨晚倒在凉亭里面的女子,到底是谁!?”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凤千华就在凉亭里面,难道清风上的女人,会是……

“你上了雾国女王!?”

苏颖想到这里,美眸不由一瞠,对着清风酒开口问道。

清风闻言,俊脸顿时一跨,但是,却没有开口说话,表示默认了。

苏颖见此,忍不住双手捂嘴,惊呼一声。

“天呐!你居然……”

“苏美人,这不是我愿意的,当时那情况,你不知道,我吸.了那香味,整个人就浑身没劲,要知道,那香味,除非内力和控制力很强的人,才能稍微控制住,恰好,这两样,我都没有。身子一软,便倒在那里,当时,我是想离开的,但是,那个女人,你都不知道多缠人,一下子就犹如一条蛇似的,将我紧紧缠住,最后,还是她主动的呢!我也是逼于无奈啊……”

清风对着苏颖,更是苦哈哈着脸皮,说的有多无奈就有多无奈,说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只差没滴两颗眼泪出来,博取人的同情心了。

然而,清风这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彭’的一声,原本紧闭着的雕花木门,便立刻被人一脚踹飞了。

那木门,可是梨木所做,很是坚固。

此刻,居然被人一脚踢飞倒地,可想而知,来人这一脚,力气有多重!

而且,听到那突如其来的巨响,原本桌在那里的苏颖和清风两人,更是吓了一大跳,目光齐齐瞠的铜铃大,朝着那被踢飞的门口望去。

只见,一道窈窕丰盈的身影,此刻正双手叉腰,站在了门口。

那一张艳治美丽的脸庞上,此刻更是横眉竖目,眸带火光,红唇紧抿,可想而知,这女子可是正处于气头上的。

而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凤千华是也!

只见,在凤千华的身后,更是跟着许多手持兵器的女侍卫,此刻,大家齐齐用仇视的目光,狠狠的等着清风,好像恨不得扒了清风的皮,拆了他的骨似的。

凤千华尤为最盛!

此刻,望向清风的目光,更是恨不得他去死!

红唇一启,便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

“你这个该死的男人!你刚才说谁像条蛇缠着你,还主动逼你来着!?你还真是非常无辜可怜委屈呢!?”

凤千华这话,绝对是从牙缝里面透出来的。

隐隐间,还有着模样的声音。

让人听得,毛骨悚然,后背更是一阵发凉。

清风闻言,顿时间,只觉得头皮一麻,眸中更是涌上一抹懊恼和慌张之色。

他懊恼的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那么快追上来了,而且,他轻功可是不错,她怎么会那么快追来,还知道他躲在这里的!?

他慌张的则是,苏颖就在旁边,他可不想苏颖看到现在这情况。

因为,他真的十分无辜啊。

他以前风流成性,但是,如今他都决心改过自新了,为什么上天偏偏不如他愿,连让他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给他呢!?

天呐!

清风心里不断咆哮着。

但是,嘴上却十分欠扁的说道。

“哼,就是你!是你中了媚.药,才缠着我的,不是我的错,而且,我当真无辜,是你下.药要去挽留别的男人,偏偏却害到了我,老实说,你长得不懒,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再说了,那个男人若是真不喜欢你,你再做出如此卑鄙下.药的事情,打算生米煮成熟饭,这种做法是错的,就算你们真一起了,那个男人只会恨你一辈子罢了!”

听到清风的话,凤千华黛眉立刻一拧,随即怒冲冲的大吼着。

“你胡说!本宫会做那种卑鄙下.药的事情吗!?明明是你这个淫.贼做的好事,要不然,本宫被下.药,为什么你就出现了!?你这个淫.贼,做了这种混账事情,居然还敢抵赖!?来人,被本公告捉住那个淫.贼,本宫废得将他变成太监!”

凤千华一声令下,她身后众侍卫,更是齐齐朝着清风冲了过去。

而苏颖一直在旁边听着,听到凤千华和清风这话,大致上便清楚了什么。

但是,隐隐间,她又觉得哪里乖乖的。

毕竟,清风刚才的话,跟凤千华的话,有些出入。

而且,清风刚才说的话,又不像假,难道,这其中,是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苏颖心里疑惑着,不过见清风被凤千华的人围攻,她就站着不打算插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当爹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