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157章:当爹了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157章当爹了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毕竟,就算错不全在清风身上,但是,他做都做了。

再说,雾国女王是何人,哪容得他吃完不认账的!?

再说了,像清风这样风`流成性的人,终于阴沟里翻船,他这是活该呢!

想到这里,苏颖不由有些幸灾乐祸了。

或许,是察觉到苏颖眸中的幸灾乐祸,被那些女侍卫追的满是狼狈的清风,不由朝着苏颖哀怨望了过去。

“苏美人,你真打算袖手旁观!?”

“呵,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搞定!”

苏颖很没有义气的说道。

清风闻言,俊脸顿时一跨。

而这时候,那些女侍卫,已经手拿武器,朝着清风追杀过去了。

奈何,清风武功不咋地,轻功却是一绝。

他跳出院子后,便在这些女侍卫中间,犹如一只轻燕般来回穿梭,好不自在。

末了,还非常得瑟的朝着雾国女王投去轻蔑一眼。

“哼,想捉老子,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哼,大胆淫.贼,这一次,本宫不仅要让你变成太监,还要让你脱光衣服被万人骑!”

“哟,你这个女人,注意一点形象呀!堂堂一国女王,居然说出这么粗俗的话,啧啧啧……”

清风脚尖一点,便跳上了一颗百年参天大树上面,对着凤千华便摇头鄙视道。

凤千华见此,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你!”

“你什么你!?要知道,昨天又不是我主动的,是你扑过来缠着我的,现在居然恶人先告状,你这人,真是胡说八道,颠倒是非!”

清风无比鄙视的说道。

凤千华闻言,气得要吐血了。

“你说谁胡说八道,颠倒是非了!?明明就是你这个淫.贼!你,本宫要杀了你!”

凤千华大吼一声,随即,脚尖一点,整个人便持着宝剑跃上了树上。

只见,凤千华的轻功也是不错的。

特别现在她在气头上,轻功更是比往日发挥更好。

清风闻言,俊眉不由轻轻一挑,随即,便转身跳去。

但是,凤千华已经杀上来了。

于是,清风只好拿起了腰间一把扇子,跟凤千华打斗起来。

底下苏颖一见,不由轻轻挑了挑眉头。

想着清风腰间的折扇,以前只是以为他耍帅用的,如今居然还能当成武器使。

而且,凤千华的宝剑,可是世间罕有的,削铁如泥。

但是,清风手中折扇一出,却能结结实实的挡下了凤千华宝剑攻势,想来,这宝剑,大有来头。

只不过,清风既然有这么好的武器,以前,怎么还会被她凑成了猪头!?

难道,以前清风还是藏着实力不使出来!?

正在苏颖心里疑惑的想着之际,上面的清风和凤千华,已经过了数百招了。

看着上面打的风生水起的两人,王府侍卫也纷纷惊动了。

但是,清风轻功好,就算是苏颖,轻功上面,也不是他的对手呢!

再说了,她现在也没空想这事情,他们如今都在气头上,先让他们打够了,打累了,她想清楚这件事情再说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大红色的身影,却倏地一下子朝着清风那边冲去。

速度之快,宛若离玄的箭,风驰电掣。

清风见此,心头大惊,却是为时已晚。

来人一掌击出,清风胸口中了一掌,立刻‘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便立刻从树上掉了下来了。

随即,等候在树底下的众侍卫,立刻‘嗖嗖嗖’的将手中长剑架在了清风的脖子上面。

见到这阵势,清风肯定要死翘翘了。苏颖立刻走上前,对着突然出现的龙皓轩,和雾国女王开口说道。

“慢着!陛下,王爷,请手下留情!”

“苏颖,这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你要护着他!?”

听到苏颖这话,凤千华不敢置信的开口问道。

就连一旁的龙皓轩,闻言,也立刻危险的眯起了眼眸。

苏颖见此,怕凤千华和龙皓轩误会什么,于是,便立刻开口说道。

“其实,这人,除了风流成性,人也不咋地,要说优点,也说不出一点,我跟他也是非常普通的关系……”

越听苏颖的话,清风只觉得胸口痛,心更痛,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仿佛深宫怨妇似的。

“苏美人,在你心中,原来我是这样的呀,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呃,你现在给我闭嘴!”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立刻很恶恶的凶了回去。这个该死的混蛋,她现在在帮他,他还搭什么腔!?

或女何有。苏颖心里气恼想着,随即,又抬头,对着凤千华他们开口说道。

“不过,我敢保证,昨晚那事情,肯定是有误会!因为,这个男子,懂得幻术,能迷惑女人的心智,让那些女人主动对他投怀送抱。所以说,他若真想对陛下不轨,不必做出下.药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

苏颖开口说道,顿时,凤千华美眸立刻一瞠。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情!?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呃,这个……”

听到凤千华这话,苏颖不由伸手摸了摸鼻子。

因为,清风的身份,真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道出。

毕竟,采`花大盗这名字,可是不好听的。

再说了,凤千华被清风那个了,已经非常气愤,若是凤千华知道,她堂堂一国女王,居然被一个采`花大盗那啥了,会不会真将清风咔嚓,这可能性真的很大呢!

虽是,清风这人,真的不咋的,不过,最近相处下来,发现他人,挺有趣,罪不至死。

若是他改掉风流成性这一项,再将他的才干用在正道上面,肯定会造福老百姓的。

前提是,他能过了这关才说!

正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凤千华见苏颖支支吾吾的模样,便想到什么似的,挥了挥手,屏退了所有人。

最后,只剩下了清风,苏颖,龙皓轩几个。

“好了,现在,你说,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凤千华开口,苏颖犹豫一下,不过,还不曾说出口。一旁的龙皓轩,则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薄唇一启,便开口说道。

“若是本宫没有想错,这个男人,就是这些年不知道残害多少女子的采`花大盗!”

“什么!?采,采`花大盗!?”

听到龙皓轩这话,凤千华顿时一个踉跄,只差没被震撼的倒在地上。

幸好苏颖眼明手快,即是出手扶住了凤千华,要不然,凤千华肯定摔得一个狗吃屎!

“陛下,你没事吧!?”

“哎,本宫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被这个……”

说到最后,凤千华更是重重叹息一口气。

苏颖见此,也知道凤千华难过。

毕竟,凤千华此刻的心情,她也深有体会。

当初,她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第一天,便被一个男子那啥了,最关键的是,那个男人的模样,她还不知道呢!

让她唯一觉得庆幸的是,那个男人没有什么花柳病之类,她也没有怀孕,要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苏颖心里想着,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对着凤千华开口说道。

“陛下,不如我们心平气和弄清楚这件事情再说吧!”

“恩,现在唯有如此了……”

凤千华叹息一口气,便唤来了人,去调查昨晚的事情。

现在,他们也清楚,昨晚的酒水有问题,所以,便从酒水开始调查。

凤千华就坐在院子的凳子上面等着,想不到,她手下的人办事效率那么高,一下子,便将这件事情的嫌疑人捉来了。

当看着跪倒在地上的梦玉,凤千华凤眸立刻一瞠。

“梦玉!?难道啊,这事情,真的是你做的!?”

说到这话,凤千华还是一脸不敢置信。

毕竟,梦玉是她的贴身丫鬟。一直跟在她身边多年,梦玉对自己的忠心,她是绝对信的过的。

然而,现在……

“陛下,都是奴婢的错,陛下,对不起,奴婢错了,奴婢实在不该,实在不该呀……”

听到梦玉居然承认了,凤千华一个气不过,便站起来一脚狠狠的将梦玉踢到在地。

“梦玉,果真是你!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本宫对你不薄呀!”

被自己相信的人出卖,凤千华脸上更是气愤交加。

梦玉被凤千华踢到,却一点都不怨。而是迅速跪倒在地,对着凤千华开口恕罪着。

凤千华见此,立刻开口说道。

“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立刻如实说来,要不然,别怪本宫不念旧情了!”

听到凤千华这话,梦玉浑身一震,随即,便将所有事情,全盘道出。

大家闻言,才纷纷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梦玉不甘自己主子喜欢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抢走,于是,便在那酒里下.药,最后,更是故意弄开苏颖,再将苏颖关在房里面,凉亭四周的人,都被她遣退了。

因为,那酒里面的媚.药非常强悍,就算不喝,光是闻了,也会中招。

梦玉原以为,让四王爷跟自家主子生米煮成熟饭后,四王爷绝对不能不对她家主子负责任,却想不到,事情出乎她意料之外……

当她今日知道,跟自家主子一起的,不是四王爷,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如今再知道,这个男人,若是其他皇孙贵族倒罢了,再不好,侍卫也算了,想不到,却是一个声名狼藉的采`花大盗!

知道这些后,梦玉简直是懊恼的肠子都绿了。

此刻,梦玉一边说着,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好像,被`采`花大盗上了的人是她一样。。

不过,她情愿被采`花大盗上了的人是她,这样,就不会海盗自家主子了。

然而,事情都这样了,已经无法挽回。

梦玉说完这话,更是立刻大吼一声,“陛下,奴婢对不住你啊!”

说完,梦玉整个人,更是迅速站起来,然后朝着一面墙壁冲去。

凤千华见此,更是吓了一大跳。

毕竟,就算梦玉这次做错了,她生气,也不愿意看着她去死。

怎么说,梦玉所做一切,都是因为她……

然而现在,看着梦玉疯也似的去寻死,凤千华只是吓了一大跳,却没有及时出手。

幸好,一旁的苏颖,眼明手快,一把抱住了梦玉身子,将她拉了回来。

“你现在做错事情,死就能解决问题了吗!?还不如将功补过呢!”

“什么!?我现在还能将功补过吗!?”

听到苏颖这话,梦玉有些茫然的眨巴了一下泪眸。

看着眼前这个抱住自己的女子,心情复杂。

以前,在知道这个女子抢走了自家主子喜欢的男人后,她便对这个女子恨之入骨。

但是现在,听到她这一番话,再看着她脸上那迷人的笑容,仿佛能安定人心似的。

一时间,梦玉觉得,她好像不是那么讨厌这个女子了……

对于梦玉心里想法,苏颖不清楚。她在拉过梦玉后,便来到凤千华面前。

凤千华见到梦玉没事后,原本提的高高一颗心,才终于落下了。

“你这个笨蛋!你的命是本宫的,没有本宫允许,谁让你死了!?”

“对不起,奴婢又错了。”

听到凤千华这话,梦玉立刻低头垂泪。

凤千华闻言,又是无奈,又是爱闹。

一旁的苏颖见此,最后,美眸又扫向了站在一旁,正一手捂住自己胸口的清风,开口问道。

“那么陛下,如今你打算怎么做!?”

毕竟,凤千华都跟清风这样了,再怎么说,清风也不是有意的,如今,就不知道,凤千华会怎么做了。

而凤千华听到苏颖这话,凤眸再朝着清风那边望去,眸中,尽是厌恶。

“你可以走了!”

“什么!?”

听到凤千华这话,苏颖脸上不由有些诧异。

毕竟,这个朝代的女子,不是非常注重自己的桢襙的吗!?

如今,凤千华只是这么简单就让清风走!?

苏颖心里诧异,后来想了想,凤千华是雾国女王。

在雾国,女尊男卑,女人可以一夫四妾,所以,对于桢襙,也没有多在意的。

苏颖心里想着之际,一旁的清风闻言,嘴角不由一勾,便噙着一抹痞痞的笑,开口说道。

“呵,还是陛下通情达理,这事情,本不怪我,好了,既然现在没我的事情,那我就先走啦!”

清风痞痞说道,随即,脚尖一点,整个人便犹如一只轻燕似的,三两下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而这时候,凤千华再狠狠睨了地下的梦玉,最后,只是重重叹息一口气,开口说道。

“好了,本宫要走了!”

“陛下,你是要回去雾国了吗!?”

听到凤千华这话,苏颖开口问道。

凤千华闻言,便立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本宫离宫多日,宫中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本宫处理的呢!若不是发生这事情,本宫早就回去了……”

说到这里,凤千华脸上还是有许多的无奈。

不过,幸好的是,她没有像其他女子一样,发生这种事情,寻死觅活的折腾。

对此,苏颖当真佩服凤千华。

又想着,此次凤千华离开,又不知何时才能跟她见面了。

好不容易在这里认识这么投缘的朋友,她又要离开,苏颖心里免不了有些感慨。

凤千华仿佛察觉到苏颖心里所想,嘴角不由一勾,开口笑道。

“舍不得本宫的话,你可以跟本宫回去雾国,本宫非常欢迎你!”

“我……”

听到凤千华这话,苏颖脸上一愣,便欲开口说点什么,不过,原本安静站在一旁的某人,却立刻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这事,你想都不要想!”

龙皓轩开口,语气坚定而霸道。

苏颖闻言,脸上一愣。

倒是一旁的凤千华,不由捂嘴呵呵娇笑着。

“呵呵,苏颖,你瞧四王爷多在乎你,这辈子,你休想逃得过他的五指山了,所以啊,你好好的珍惜眼前的幸福吧!”

“呃,陛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呃……”

听到凤千华这话,苏颖脸上不由一囧。

一股羞涩之意,更是从心底直直涌了上来。

然而,苏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龙皓轩猿臂一览,便将她整个人紧紧的纳入了自己的怀中了。

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宽阔的怀抱拥着,这胸膛,如此的温热,结实,而富有安全感。

鼻间,问道的,也是属于这个男子那好闻的龙涎香,让人闻了,不由心生涟漪……

不由的,一股子燥热,更是从苏颖心底直直涌上。

脸上也火辣辣的,就算苏颖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脸红了。

想到这里,苏颖更是抬头,懊恼的朝着龙皓轩狠狠瞪了一下。

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模样,是多么的迷人。

肌肤白里透红,仿佛那腊月枝头刚刚绽放的梅花似的。

眉宇间,荡漾着的羞涩气恼,仿佛一只可爱慵懒的小猫咪,煞是可爱。

见此,龙皓轩心头不由一暖,仿佛,有一只小猫咪,在他心头挠着痒似的。

最后,龙皓轩的目光,更是慢慢落在了苏颖那娇艳欲滴的双唇上面。

想着这小嘴的甜美,仿佛杨枝甘露似的,便让龙皓轩看的血眸一暗,喉结翻滚。

若不是现在还有外人在,他真想狠狠的吻住这一双时时刻刻you惑着他的香唇……

对于龙皓轩脸上那神色,苏颖看的越发的窘迫了。心里更是懊恼不已。

这个该死的龙皓轩,怎么那么像一只随时随地都能发.情的猛兽!?

苏颖心里懊恼,龙皓轩却笑得越发的得瑟。

一旁的凤千华见了,倒是满心的羡慕。

怎么,她感觉,幸福离她越来越远呢!?

……

凤千华离开了,苏颖的日子,如常的过着。

龙皓轩对她,亦是不错。府中众人,也是对她客客气气的。

不过,对于现在这种改变,苏颖有点不以为然。

只是想,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只希望,合同写着离开的日子快点到来,这样,她便能离开王府了。

今日,苏颖早早起来,便觉得腹部胀胀的,苏颖感觉到这里,便知道,她大姨妈肯定要来了。

果然,当她梳洗完毕,裤子便湿了。

于是,苏颖便立刻换下一条裤子,吃了茹雅所给的药。

肚子虽然不痛,不过,裤子上面挂着自制的卫生巾,苏颖走路都觉得怪怪的。

没办法,这里的卫生巾不同现代。

现代的卫生巾,是轻薄又透气,全方位保护不侧漏。

但是这里资源有限,做出来的卫生巾,更是又厚又难受。

苏颖已经尽量让自己走路自然一点了。

幸好,没有人发现,但是,却不包括某人。

当看着苏颖以那奇怪的姿态,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正打算上朝的龙皓轩,眼尾不由一扫,随即,血眸闪烁了一下,便对着一旁的人吩咐道。

“让影前来,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什么!?”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不由一愣。

毕竟,现在她和影,每天轮流值班,影值得是夜班,她值的是白班。

现在,她刚跟影换班,怎么他又让影来!?

苏颖心里疑惑着,望向龙皓轩的目光,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龙皓轩或许是看出她的疑惑,随即,薄唇不由一启,便开口说道。

“你不是不舒服吗!?以你现在的状态,就算真的跟在本王身边,也是保护不了本王,不是吗!?”

龙皓轩这话,说的若有所思,又很有道理。

苏颖闻言,心惊的同时,脸上不由一囧。

毕竟,这种事情,被一个男子说出,甭说有多尴尬了。

不过,这个龙皓轩,目光怎么能这么犀利!?

她已经尽量将自己的步法走的自然了,他这样也能看出什么,还真佩服他呢!

苏颖心里想着,最后,也没有拒绝龙皓轩的好意。

因为龙皓轩说的没错。

以她现在的状态,走路都不自在,若是遇到什么事情,她还真保护不了这个男人呢!

想到这里,苏颖在影来到的时候,便回去休息了。

这一次,大姨妈来势汹汹,苏颖回到房间后,卫生巾更是换了不知道多少条了。

所以,一整日,苏颖都在卫生巾和床上挺尸中度过。

大姨妈来,加上最近天气太热,苏颖渐渐没有胃口吃东西了。

所以中午时候,苏颖只是吃了小翠送来的一碗小米粥,最后再次在床上挺尸。

这一挺,就到了下午时分。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眨眼即过似的。

看着窗外夕光瑰丽,苏颖肚子终于开始打鼓了。

于是,便打算出去食堂觅食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更是从雕花木门外传了进来。

闻言,苏颖一愣,随即开口问道。

“谁!?”

“是我,小翠,给苏侍卫送吃的来了。”

听到是小翠的声音,苏颖脸上微微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迅速朝门口走去。

一边将雕花木门打开,一边开口说道。

“小翠,怎么好意思又麻烦你了!?你太客气了。”

苏颖一边说着,不过,当她看到,门外站着的,不止有小翠的时候,脸上立刻一愣。

“王爷,你怎么也来了!?”

见到龙皓轩站在大门口,苏颖脸上带着几分诧异。

而龙皓轩见到她后,只是嘴角噙笑,然后开口说道。

“事情办完了,便过来看看你。怎么,身子可好些了!?”

龙皓轩这话,问的好生温柔。

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带着温和和宠溺。

习惯了冷冰.冰的龙皓轩,此刻,龙皓轩变得温和起来了,苏颖倒是不习惯了。

看着一旁的小翠,听到了龙皓轩的话,在一旁抿嘴偷笑的模样,苏颖便顿时无语,又有些尴尬窘迫的。

然而,龙皓轩却仿佛没有觉得一丝不妥,踩着流行大步,慢慢走了进来,然后一撩衣摆,便坐在了凳子上面。

见此,苏颖愣了愣,随即,才开口说道。

“恩,谢谢王爷关心,属下好多了。”

苏颖说完,目光便落在了小翠带来的东西上面。

只见,小翠带来的,有几个小菜白饭,和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闻着,好像是一种汤药。

见此,苏颖不由眨巴了一下疑惑的美眸,开口问道。

“小翠,这个是什么!?”

苏颖疑惑问着,毕竟,她来这里那么长时间了,食堂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汤水的。

小翠听到苏颖一问,先是抬头悄悄看了一旁的龙皓轩一眼,随即,才开口小声说道。

“这是王爷特地吩咐厨房做的,说是,女人那个来了,喝这个最好。”

说到这话的时候,小翠语气里面,掩饰不住的羡慕。

毕竟,被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如此呵护宠爱着,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一件事情!?

然而,当听到小翠这话的时候,苏颖整个人顿时一囧,连死的心都有了。

天呐!

这个该死的龙皓轩!

居然让厨房准备这种汤药,那么,整个王府的人,不就全部知道了,她今天来大姨妈了吗!?

想到这里,苏颖欲哭无泪,兼气愤不已。

最后,更是立刻转头,狠狠朝着身后的龙皓轩瞪去。

龙皓轩却被苏颖瞪的一个莫名其妙。

最后,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出那修长的大手,朝着小翠示意一下。

小翠得令,立刻抚了抚身子,便悄然离开。

末了,顺带还关上了雕花木门。

一时间,整个房间,只剩下了苏颖和龙皓轩两人了。

“饭菜要凉了,你先吃了饭,再喝那汤药吧!?那汤药,是本王跟御医要的,你这个时候,喝这种汤药,对你身子很好。”

龙皓轩开口说道,而且,说起这事情的时候,也是脸不红气不喘。

倒是苏颖这个现代人,就算思想再前卫,面对这种事情,免不了有些尴尬。

想不到,这个大男人,说起这事情,却如此自然。

苏颖心里又是懊恼,又是窘迫。

本来,她是气的想对龙皓轩说点什么的。

然而,当她对上龙皓轩那布满担忧的眼眸,见他是真的关心自己,所有的气恼,全部都消散殆尽了。

最后,苏颖只好不去理会龙皓轩,转身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的大快朵颐起来。

感情是真饿了,不到一刻,便将桌上两碗白米饭和几个小菜都全部消灭掉。

最后,只剩下那一碗黑乎乎的汤药了。

苏颖见此,却一直不去碰那碗汤药。

因为,那汤药味道闻着都不好,喝着肯定难受。

苏颖这人,也不爱吃中药,所以,打算先将要放在那里,等龙皓轩离开了,她便将那汤药倒了即可。

然而,龙皓轩好像是她肚子里面的蛔虫似的,苏颖心里想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那碗药不喝了!?”

“呃,那个,现在吃的太饱了,先喘口气,等药凉了,我再喝。”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立刻一顿,随即,开口如此说道。

毕竟,怎么说,都是人家一番心意不是吗!?

但是,现在她只是大姨妈来,又不是生了什么大病,也无需喝这些难喝的药,不是吗!?

苏颖心里打着小九九。龙皓轩却一点都不笨。

薄唇弯起,一抹迷人的浅笑,便荡漾在他嘴边。

“呵,别以为本王不清楚你在想什么!?你这不爱吃药的毛病,怎么还不改呢!?”

“呃……”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脸上一囧,心里懊恼着。

这男人说话真是的,说的好像她非常了解她似的。

不过,她确实不爱喝药呢……

苏颖心里想着,不过,嘴上却不认。

“王爷,谁说我不爱喝药了!?我只是想等会儿再喝!”

“呵,还嘴硬!?”

龙皓轩听到苏颖这话,噙笑说道,眉眼上面,宠溺温和掩饰不住。

衬得男子看上去,更加的俊美迷人,丰神俊朗!

苏颖一见,心里不由微微一荡。

眸中一抹惊艳之色一闪即逝。

心头腹诽着。

这个该死的龙皓轩,没事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以前他不是不爱笑的吗!?最近却总是笑得仿佛捡到金子似的。

虽然,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苏颖心里腹诽着,龙皓轩见此,只是一直噙笑着望着她。

最后,更是从座位上面站起来,然后,踩着沉稳优雅的步法,朝着苏颖这边走去。

苏颖见此,有些不明所以。

只见,龙皓轩走到苏颖身边,便伸出那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端起了那一碗已经微凉的汤药,然后,亲自递到了苏颖的嘴边。

“来,喝吧!都凉了呢!”

“呃,这个……”

听到龙皓轩这话,苏颖鼻子不由轻轻一皱,英眉轻拧,明显是一副不愿意喝的模样。

因为,这药,黑呼呼的,看起来,味道肯定不咋地。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龙皓轩又道。

“怎么!?怕苦,不愿意喝!?或许,本王先尝尝。”

说到这话,龙皓轩真的将汤碗抵在唇边,然后轻轻尝了一口。

随即,剑眉轻轻一拧,开口低声说道。

“恩,还真有点苦呢!不过,”

说到这里,龙皓轩顿了顿,便开口说道。

“本王有一个很好的办法,那个方法喝药,就不会觉得药苦。”

龙皓轩说得一脸煞有其事,苏颖闻言,不由眨巴了疑惑的美眸,开口问道。

“什么方法!?”

“呵呵,你要试试吗!?好,那么,本宫现在就教你!”

龙皓轩说完,嘴角一勾,便完全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

苏颖见此,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一时间,却想不到。

便见到龙皓轩突然端起了手上的汤碗,一下子便将碗里的汤药,全部喝掉了。

见此,苏颖美眸一瞠,嘴里一张,脸上布满惊讶诧异之色。

最后,她便想到了,龙皓轩所说的方法,到底是什么了。

于是乎,苏颖便立刻打算闪躲后退,但是,某人的速度,却比她更快!

苏颖只觉得小蛮腰一紧,自己整个人便被纳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之中。

紧接着一只有力的大手,便紧紧的桎梏着她的后脑,随即,在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红唇便被狠狠覆盖上去了……

伴随着的,还有那苦涩的药汁,也从对方那温热的薄唇,慢慢渡了过来……

感觉到这一点,苏颖惊呼一声,随即,双手便立刻往前退去。

然而,龙皓轩仿佛早就察觉到她会这样做,双手如铁,桎梏的她无法动弹,只好任由对方将嘴里汤药全部度过了……

当苏颖全数喝掉那些汤药后,对方却没有停止舌头的伸缩运动,那带着苦涩味道的舌尖,不断在苏颖唇边扫荡描绘着,最后,长舌直入,更是与苏颖那小丁香不断纠缠着。

那吻,如此灼热,深入,抵死纠缠,攻城略地……

苏颖原本的挣扎,渐渐地,被龙皓轩这越发纯熟的吻,吻得都开始招架不住了。

脑子开始变得混沌,身子也有些飘飘然的。最后,尽然渐渐沉迷在啊龙皓轩的吻中,迷失沉沦……

对此,龙皓轩心里自然一喜。

毕竟,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苏颖开始不抗拒了,便表示,她要开始接受他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龙皓轩心头一喜,便吻得越发的温柔,深情了。

这个吻,维持了很长很长时间。

苏颖直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了,吻得她都快缺氧了,龙皓轩才慢慢离开了她的双唇。

此时,苏颖更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面前这个,同样喘着粗气的男子。

只见,在龙皓轩那完美薄凉的双唇上面,双唇微肿,红润,上面,更是透着水润的光泽,就不知道,他唇上面的水润,是他的,还是她的,或者,是他们两人的……

见此,苏颖心里不由一羞。

一股燥热,更是从她心底狠狠涌了上来。

再见到,此刻自己的双手,居然勾住了龙皓轩的脖子上面,龙皓轩的双手也紧紧的环住了她的小蛮腰。

这姿势,如此暧昧,撩人。

她们下半身都紧紧贴在一起了,渐渐的,苏颖更是感觉到了,腹部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硬.硬的,此刻,正紧紧的抵在她的腹部……

想到这里,苏颖脸上不由一囧,意识到那硬.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之后,双眸一瞠,想都没想,便对着龙皓轩开口说道。

“你,你**!”

“什么!?”

看着苏颖双手勾住自己脖子,却脸红气恼,劈头就说自己是**。

龙皓轩闻言,俊脸一愣,随即剑眉一挑,便眸带戏谑的说道。

“呵,你说谁是**了!?”

“呃……”

听到龙皓轩这话,再看着他那含笑的血眸,正紧紧的落在她的双手处,见此,苏颖脸上一囧,随即,便立刻松开了双手。

心里更是懊恼不已。

天呐!

这一次,她简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她是什么时候用手勾住龙皓轩脖子的!?还有他们两人现在的姿态,天呐,丢死人了!

苏颖心里懊恼着,随即,见自己双手都松开了,龙皓轩却还没有松开自己双手。

于是乎,苏颖更是不断扭动身子,因为,她已经明确的感觉到了,她腹部,是有一件不明物体,硬.硬的,正抵在她腹部呢!

该死的!

怪不得别人常说,男人都是只靠下半身的动物,才一个吻,这个男人就发.情了!

苏颖心里懊恼的想着,而且,此刻,她更是无法忽视正抵在自己腹部的东西。

虽说,她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自己的第一次,也是糊里糊涂的,哪里还记得那么多!?

现在,这个男人那里,就那么明显的抵在她腹部,让苏颖各种懊恼窘迫羞涩。

连带着,那美丽的眼眸,更是闪烁着各种赧然之色。

渐渐地,原本抱住她的龙皓轩,也察觉到什么似的,俊脸微楞一刻,随即,血眸顺着苏颖的目光望去。

当看到他们紧贴着的部位的时候,龙皓轩更是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朗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龙皓轩朗声大笑着,音量之大,响彻云霄。

而且,从他朗朗大笑声,更能让人听出了他此刻愉悦的心情。

不过,苏颖见此,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你在笑什么!?”

这个男人,还真是好生奇怪呢!

苏颖心里想着,却见龙皓轩慢慢停下大笑,随即,便噙着一双含笑的血眸,安静的看着她一刻。

随即,便伸手,慢慢的探入了他们紧贴着的部位。然后,更是掏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

“呵呵,你刚才说,本王耍**,是因为这个吗!?”

“呃,怎么会是玉佩!?”

见此,苏颖立刻倒抽一口气,随即惊呼说道。

那小巧的脸庞上,诧异震撼之色溢于言表。

龙皓轩见此,不由勾唇笑道。

“呵呵,不是玉佩,你还以为是什么!?**!呵呵,你才是色女呢!大色女!”

龙皓轩一边噙笑说道,一边伸出那修长的手指,然后轻轻的刮了刮苏颖俏丽的鼻子。

望向苏颖的眉眼,尽是掩饰不住的深情款款。

然而此刻的苏颖,早就窘迫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天呐!

居然是一块玉佩!?

她却还以为是龙皓轩的……

天呐!现在还被龙皓轩知道了,她以后还要怎么见人!?

想到这里,苏颖欲哭无泪,此刻,更是想找个地洞直接钻进去算了。

她实在太丢脸了。

现在,龙皓轩居然还唤她大色女!?

闻言,苏颖那一张小脸,更是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似的。

最后,苏颖二话不说,双手一推,便将龙皓轩推出了门口,然后再狠狠关上了雕花木门。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她真是没脸见人了。

呜呜……

就在苏颖欲哭无泪想撞墙的时候,被苏颖推出门口的龙皓轩,则是再次朗声大笑起来。

那朗朗笑声,音量之大,直达云霄,久久不散。

而那一天,苏颖更是懊恼气愤的整晚咬着被角,欲哭无泪……

……

自那一日后,苏颖跟龙皓轩的关系,仿佛老鼠见到猫似的,能躲就躲,不能躲,就直接低头做事,不去看龙皓轩的脸。

毕竟,那一晚的尴尬事件,不断在苏颖脑子里面徘徊。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做过这么糗的事情呢!而且,还是对着龙皓轩做出这样的糗事,天,真让人想疯了。

而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

苏颖大姨妈悄然离开,苏颖翌日神清气爽,正好那天她放假。

在王府闷了这些天,是时候去外面好好逛逛,散散步之类的。

又想着,她自从上次去过轻鸿家,便没有去过了。

想着,上次知道轻鸿对她的心意,她不想让人家误会,便许久不曾去他那里。

但是,人是不能忘本的!

当初,她初来乍到,在这个人生路不熟的翔龙国,幸好遇到了轻鸿,在他家,他娘亲对她又好。

就算她不想见到轻鸿,但是,也得去看看他娘亲,聊表心意,不是吗!?

打定主意后,苏颖便在大街上,买了一些水果之类的,便直接朝着轻鸿他家走去。

当苏颖来到轻鸿他家的时候,正好见到一对男女,正在树底下手拉着手,满是幸福的走着。

一看他们那模样,便知道是热恋中的情侣。

不过,这一点都不让人奇怪,但是,最让苏颖惊呼的是,那一对情侣,不是别人,正是轻鸿和上次她见过的那个女人!

见此,苏颖脸上一愣。

恰好这个时候,轻鸿和那个女人也看到了她。

见此,他们两人也是纷纷一愣。

最后,还是苏颖先回过神来,随即,嘴角噙笑,便对着轻鸿挑了挑好看的英眉,开口笑道。

“呵呵,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都打扰到你们恩爱了?”

“呃,没有的是,苏颖,你,你怎么来了!?”

听到苏颖的戏谑,轻鸿脸上一囧,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苏颖见此,心里有些欣慰。

想来,轻鸿心里已经没有她,喜欢他身边那个女子了,这样正好,这样,她来了,也不会觉得尴尬,也不怕耽误了轻鸿的感情。

苏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轻鸿他们那边走去,边开口说道。

“呵呵,今天休假,便买了东西,打算来看看你和大娘。”

“哦哦,原来如此。”

轻鸿闻言,便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最后,轻鸿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对着身旁女子开口说道。

“你先回去,跟我娘说一声,苏颖来了,好吗?”

“恩,好的,轻鸿哥。”

听到轻鸿这话,女子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眉宇间,尽是热恋中女子该有的羞涩和赧然。

女子离开的时候,也礼貌的对着苏颖点了点头,虽然,面对着姿色比自己好千万倍的苏颖,女子也没有丝毫不放心。好像,对轻鸿十分放心似的。

对此,苏颖不由朝着轻鸿戏谑一笑,开口说道。

“呵呵,轻鸿真有福气,这个女子不错呢!”

“呵呵,是啊,以前不了解她,加上,心里心有所属,不过,”

说到这里,轻鸿不由轻轻睨了睨身前的苏颖一眼。

但见身前女子,今日穿着一件普通的轻纱罗裙。

身上丝毫没有任何首饰妆点,头上,也只是用着一根白色丝带扎着,其余全部披散在她的身后,衬得那一张胭脂未施的小脸,更加的姣如秋月,干净迷人。

清风徐徐,吹起女子乌黑青丝,衣袂翻飞,使得女子看上去,如此出尘,脱俗,谪仙,仿佛那欲乘风飞天的仙女似的,美得让人惊艳,美得只让人只敢远观,而不可亵渎之……

见此,轻鸿眸中不由涌上一抹浓浓的惊艳之色,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勾唇轻笑一声,道。

“不过,我以前喜欢的女子,太好,太美,就像是天上的明月,让我触不可及,所以,我也醒来了,不再追求自己得不到的。后来,我才发现,幸好我醒的快了,现在,才能遇到合适的另一伴。”

听到轻鸿的话,苏颖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知道轻鸿现在已经心有所属,而且,还非常幸福,苏颖也为轻鸿感到开心。

“呵呵,太好的,未必是适合自己的,轻鸿你的选择不错!也祝福你,对了,你的婚事什么时候到,我一定会备一份厚礼来的。”

“呵呵,先谢谢了。现在娘很喜欢她,而且,我们两家,也在拟着好日子了,若是真挑好了日子,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呵呵,那一言为定咯!”

对此,苏颖不由开口笑道。

在轻鸿家,待了一个上午,苏颖吃完了中午饭,又跟轻鸿他娘聊了不少时间,直到日落西山,苏颖才打道回府。

此刻西边夕阳西落,朝霞在西边,映着那橘红色的夕光,美得仿佛一段绚丽的丝绸,美的如此瑰丽,夺目!

天上皎月慢慢显出,星辰展露一角,一闪一闪的,点缀着夜,如丝迷人。

苏颖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四周美丽的环境。

看着天上壮观的日落夜景,再置身在这古色古香的大街,渐渐的,苏颖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一场梦境之中似的。

京城的大街,就算到了晚上,人`流还是非常旺盛。

在那五六辆马车并排都不显拥挤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络绎不断。

大街两旁,商铺林立,旗胜飘扬。

客栈酒肆,青`楼茶馆,米铺丝绸坊,更是多不胜数。

大街两旁,不缺一些小摊贩,有买胭脂水粉的,有买冰糖葫芦的,有买各种字画的……

人声吆喝,沸沸扬扬,将京城大街,衬得热闹非凡!

最后,苏颖走着走着,闻着一旁客栈飘出的米饭香,肚子不由开始闹起了空城计。

起初,轻鸿他们打算让她吃饭完再回去王府,不过,她觉得太晚了,便打算在路上随意看看,饿了,就买些吃的回来。于是,便婉转拒绝他们的好意。

如今,闻着从客栈传来的米饭香,苏颖肚子打鼓,于是,转头看了看,这间挂着‘香飘客栈’牌匾的客栈,便迈起了大步,走了进去。

正是晚市,客栈里面,多的是吃饭客人,所以,客栈里面,更是席无虚座,人声沸腾。

苏颖进入客栈后,一个店小二便立刻迎了出来。

再见到苏颖那绝色的容貌后,更是惊为天人,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姑娘,你,你有座位了吗!?”

“没,请小哥带路吧!”

听到店小二的话,苏颖回以礼貌一笑。

谁知道,店小二在见到苏颖居然对着自己笑后,这一次呆愣的时间更长了。

最后,还是苏颖在他眼前用手晃来晃去,店小二才回过神来。

为此,苏颖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换上女装了!?

以前自己一身男装打扮,皮肤黝黑,还方便一点。

虽然爱美之心人人家有,她也想不到,自己穿起女装,居然那么的好看。

仿佛,她本来就该是古色古香的古代人,穿起古装,特有一种古色之美,特有范儿!

就连自己,也时常对着铜镜中,一声女装打扮的自己发呆。

苏颖心里想着,便任由回过神来的店小二带着上了二楼一个雅间坐着。

因为苏颖这绝色容貌,这店小二便对苏颖更加的殷勤。

备好了茶水后,苏颖再点了几个小菜,便让店小二筹备去了。

在等吃时间,苏颖百般无聊,于是,美眸一扫,便落在了大街外头。

现在,她坐着的这个位置,视野非常的好。能将大街外面的景物,看的清清楚楚。

此刻,外头已经华灯高挂,映的四周灯火通明。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天上漆黑无限,衬得那皎月更加明亮。

那点点闪烁不已的星辰,跟地下那一闪一闪的灯火相互衬托,如此协调,美不胜收!

苏颖心里正惊叹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眼眸顿时一怔,目光,便落在某一处无法移开了。

只见,一道熟悉的青色身影,正不断在人群之中迅速穿梭着,速度之快,仿佛一只狡诈的狐狸似的。

在那青衣男子的身后,更是追着一些带刀女子。

只见这些女子,一个个神色凝重,腰间佩刀,看她们举动,便知道是习武之人。

而且,苏颖更看出了,这些女子,应该不是翔龙国的人。

因为,翔龙国的女子,都是娇滴滴的,很少会武功。

所以,这些女子,应该是雾国人!

但是,为什么这些女子,会追着清风走呢!?

难道,清风又残害了雾国哪一个有权势的女子!?

苏颖心里疑惑不已,原本想追下去,不过清风那轻功,嗖的一声便不见了,就算是她,也是追不上的。

所以,苏颖只好按兵不动,以后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苏颖心里想着,很快的,她所点的菜肴,已经一一上桌了。

在店小二的惊艳殷勤之下,苏颖礼貌点了点头后,便开始拿起筷子,夹起饭菜,大快朵颐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颖只觉得一道劲风扑来,随即,一道青色身影,便快如闪电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然后,还不待苏颖反应过来,只见来人已经拿起了筷子,就着桌上的菜肴,大快朵颐起来了。

见此,苏颖脸上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一边吃着桌上菜肴,一边慢慢看着来人的模样,开口调侃着。

“瞧你,吃的那么急,感情是饿死鬼投胎!?”

对于苏颖的调侃,来人却一点都没有理会,或许是没有空理会。

只见来人不断的夹菜就往嘴里塞,一点也没有以往风流倜傥的形象,吃的那个狼狈,跟苏颖嘴里描述的饿死鬼,真的有的一拼了。

最后,苏颖见来人吃的那么凶,只好放下筷子,让他慢慢吃。

等来人终于吃够了,放下筷子,再海喝了一大口的茶水,末了,还不忘打了一个饱嗝,才一脸心满意足的用手帕擦拭着嘴。

见此,苏颖不由挑了挑英眉,双手环胸的倚在凳子上面,开口说道。

“好了,你现在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过了,是不是该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会被雾国的人追!?难道,你在雾国又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苏颖开口说完,便见到来人重重叹息一口气,那阴柔的俊脸上面,更是各种无奈苦逼哀怨恨。

双手一伸,便抱着苏颖的手臂,只差没哭的满脸鼻涕的。

“呜呜,我怎么就那么命苦呢!往我一生风流,却想不到,这一次阴沟里翻船,呜呜……”

“得了得了,清风,你少来这套,言归正题,快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清风一脸沮丧哭诉,苏颖便满脸不耐。

清风被苏颖这样一凶,脸上不由一顿,却久久不曾说话。

望向苏颖的目光,也是闪烁不已,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见此,苏颖的好奇心更是被吊的高高的。

毕竟,这个清风,一向是有话直说,何时这样吞吞吐吐的!?

难道……

“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嗯嗯嗯……”

听到苏颖这话,清风立刻咬着手帕,眼角冒着两颗金豆豆,模样毫不委屈。

苏颖见此,又问。

“是什么大事,让你如此沮丧!?说出来,让我乐一乐。”

苏颖说的没有半分同情心,或许,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成分在。

清风闻言,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嚎哭起来了。

“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你这样说话呢!?人家都快死了,你还这样!”

“什么!?你快死了!?不会吧!人家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

苏颖故意说得满脸疑惑,气的一旁的清风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子海扁一顿。

前提是,他打的过她的话……

清风懊恼的想着,再狠狠的瞪了瞪苏颖一眼,目光更是各种哀怨恨。

苏颖见此,不由笑了笑,开口说道。

“好啦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瞧你如此狼狈的,你不说,我可就走咯。”

苏颖说完,故作要起身离开的模样,清风一见,立刻急了。

“诶,别呀,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呵呵,好,我现在洗耳恭听。”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重新坐回位置上,顺便让店小二准备几壶好久,打算一边听,一边喝喝小酒。

再说,现在的清风,估计也非常适合喝酒的。

等店小二的酒上来后,果然,清风一把拿起了酒壶,便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

直到,喝了一整壶,喝的他双颊微微酡红后,清风才一把放下了手中酒壶,脸上,也涌上了一抹烦躁无奈,不知所措的神色。

苏颖见此,也不曾催促他了,想着,他肯定是在酝酿着怎么说才好。

过了一刻后,清风目光才慢慢落在了窗外大街上面,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目光,有些黯然,迷茫,好像,一个正站在三岔路口,不知道选择哪一条路走下去似的。

最后,清风红唇一启,不由开口喃喃说道。

“自从被第一个深爱的女人背叛之后,我便一直流连于众女子之中,以为这样就是我的一生。也不曾想过,自己以后还会成家立室,有儿有女……”

听到清风这话,苏颖持着酒杯的手不由一滞。

因为,她越听清风的话,越觉得什么,心里隐隐间,好像猜测到什么了,却不敢确定。

直到听到清风接下来一句话,苏颖当成一震!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的儿子要喊你爹才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