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65章:升职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65章升职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想不到,这一次,这一个少年真没让他失望!

想到这里,龙皓轩嘴角一勾,望向底下少年的目光,更是带着掩饰不住的赞赏!

不过,龙皓轩眸中赞赏之意,只是一闪即逝,下一刻,龙皓轩脚尖一点,轻轻一跃,整个人便犹如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似的,消失在丛林之中。

与此同时,站在大黑熊身旁的苏颖,正暗自调理着自己凌乱的气息。

毕竟,对付这一头大黑熊,对于她来说,可是不容易呐!

虽然,这一头大黑熊最后还是死在她手中了,但是,苏颖还是有些后怕。

幸好,那一把,她赌赢了,要不然,她肯定要死翘翘了。

幸好呐!

苏颖暗自松口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颖仿佛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正紧紧的落在她的身上,让苏颖心里一惊,随即,便朝着那道目光来源望去。

只见,在一颗茂盛的大树上面,风吹树梢,不断摇晃着,却毫无一人。

难道,是她刚才太紧张,所以看错了!?

想到这里,苏颖不由轻轻皱了皱鼻子,却不再多理会。

这时候,大虎和侍卫长他们在震撼过后,纷纷回过神来了。

大虎在回过神来后,便迅速的朝着苏颖身边奔了过去,那一张憨实的脸庞上,关心之意毫不掩饰。

“阿颖,你没事吧!?你可有受伤,让我瞧瞧。”

大虎说完,便不断将苏颖上下打量着,再见苏颖身上只是带着鲜血,却不是苏颖的时候,大虎原本悬的高高的心,才终于安定下来了。

见大虎如此关心自己,苏颖的心,更是暖暖的。

毕竟,有朋友关心的感觉,就是好。

想到这里,苏颖嘴角一勾,便粲然一笑,道。

“大虎,我没事,你就甭担心了!”

“呵呵,阿颖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特别是,当看着你一刀朝着大黑熊跳下去的时候,我的心,只差没从心里蹦出来了。”

大虎说的是实话,毕竟刚才情况危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若非那头大黑熊注意力被他们引开,苏颖伸手敏捷,怕是到现在,他们还解决不了这头大黑熊。

再说,苏颖是他的好哥们,若是他受伤了,他肯定会很难过的。

幸好,现在大家都没事了。

相对于松口气的大虎,苏颖听了他这话,笑的更加灿烂了,忍不住便轻轻捶了大虎胸口一下,笑道。

“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不过,还是谢谢你,大虎,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哈哈!”

听到苏颖的话,大虎忍不住大手摸了摸后脑勺,笑的那个憨直。

相对于哈哈大笑着的大虎,一旁的侍卫长也感叹一声,道。

“阿颖,你好样的!这一头大黑熊,可是这座恶峰山的霸主!霸占了恶峰山多年,让全翔龙国的人闻之丧胆,如今,却死在你手上!哈哈,阿颖,不错,不错!”

侍卫长一改往日的严厉,对着苏颖,更是毫不吝啬的开口赞赏着。

毕竟,侍卫长是真正看好苏颖的!

从苏颖来到王府第一天,看着苏颖出色的变现,侍卫长也是爱才之人,便更加留意。

而且,侍卫长也相信,以眼前少年的能力,绝非池中之物。

却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居然有如此能耐,连这一头让人闻之丧胆的大黑熊也能杀死,真是英雄出少年呐!

对于侍卫长的赞赏,苏颖荣宠不惊,只是不卑不吭的开口说道。

“侍卫长太过夸奖了!我可不敢全居功了,这一次,要不是侍卫长和大虎的帮忙,分散这头大黑熊的注意力,我可不能那么顺利,便将这头大黑熊杀死呢!”

苏颖说的是实话,毕竟她虽有小智慧,却能力有限,这一次,是大家的团结合作,才能顺利将这一头大黑熊杀死。

然而,苏颖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可是说到侍卫长心窝里面去了,让侍卫长对于眼前这个少年,便越发的赏识。

聪明,有才,不居功!

不错,真不错!

就在侍卫长心里对于苏颖赞赏有加的时候,那边的李耀荣,再被自己弟弟和建昌的搀扶之下,也慢慢走过来了。

经过刚才那生死惊险之事,李耀荣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对于苏颖,也是打从心底的佩服尊重。

毕竟,他承认,他是嫉妒羡慕苏颖,便暗地里处处跟苏颖作对,苏颖也是知道的。

然而,这一次,在如此危险的时候,苏颖居然大人不计小人过,救了他这个小人,这怎会不让他感激!?

所以,李耀荣就算是被刚才一事吓得脚都软了,还是让自己弟弟两人,扶着他来到了苏颖跟前,然后满脸抱歉的对着苏颖说道。

“苏兄弟,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太过急于功名,也不会让大家陷入危险之中,还差点……”

说到这里,李耀荣顿了顿,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才好了。

苏颖见此,知道李耀荣是真心诚意的道歉,只是抿了抿双唇,道。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以后,你在做所有事情的时候,都想想后果,那么,这些事情,便不会再发生了,幸好,这一次,大家都没事。”

苏颖开口说道。

毕竟,苏颖这人,不爱计较,只要不过了她的底线,她都能容忍。

而且,只要那些人能真心悔改,她也是能给那些人悔改的机会的。

毕竟,谁人不过,不是吗!?

对于苏颖的大度,这一次,李耀荣三人,可是真正的心服口服,还不断拍着胸口,说着,以后要对苏颖马首是瞻!

闻言,苏颖只是咧齿一笑。

……

这一次特训,在黄昏时候终于结束了。

这一次特训中,在这一百名的新丁里面,除了大虎猎到了大虎,只有少数人能猎到猎物,但是,那些猎物,无非不是一些梅花鹿猎狗等等寻常猎物。

最为让众人震撼的事情,便是苏颖杀死这头让人闻之丧胆的大黑熊!

当大家看到这头死去的大黑熊的时候,一道道不敢置信的抽气声,更是此起彼落,连绵不断。

只见,这一头大黑熊,四肢健壮,身材高达四米,皮厚肉粗的,面容凶猛,让人看着就害怕。

但是,这样一头威名远播,占据整个恶峰山多年的霸主,居然就死在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手上,简直就让人难以置信!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就算让人难以置信,也是事实,无法改变!

所以,在众人震撼打量完这头巨大无比的大黑熊的时候,众人便纷纷将苏颖包围在一起,随即全部人更是将苏颖托起,再扔到半空之中,吆喝声,叫好声,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被众人不断托起欢呼,苏颖更是兴奋欢喜的不得了,也不介意被那么多男人碰到身子,毕竟,现在她就是‘男人’,不是吗!?

所以,苏颖很快便跟这些新丁打成一片,笑闹欢呼声,更在整个恶峰山交织一起,好不热闹!

然而,这个时候,苏颖眼尾一扫,却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着侍卫长身边走去。

苏颖定眼一瞧。

这个灰衣男子,不正是上一次,她来到王府招聘,在擂台上跟她比武的侍卫吗!?

据说,是王爷的近身侍卫,非常得王爷宠信的!

苏颖心里想着,便见那个灰衣男子在跟侍卫长说了些什么,随即,侍卫长点了点头,目光便朝着苏颖身上望去。

苏颖见此,心里一惊,心里疑惑。

这时候,却见那个灰衣男子交代完什么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侍卫长这时候,也伸手示意一下,随即,众人便立刻安静下来,非常有纪律的站好。

侍卫长见此,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力清了清喉咙后,便开口说道。

“这一次特训中,大家变现都不错!王府里面,赏罚分明,我来这里之前,也跟大家说过,只要这次特训变现的好的,都有奖励。现在,我便公布一下,奖励名单。”

侍卫长说到这里后,目光便落在了大虎身上,然后嘴角噙笑,笑着说道。

“大虎,因为猎到了老虎,所以荣升为二等侍卫!”

随着侍卫长的话,全场立刻欢呼起来,然后纷纷对着大虎道贺着。

对于大家的热情欢呼,大虎只是习惯性的大手摸着后脑勺,笑的一脸憨直。

“谢谢,哈哈,谢谢……”

在大家欢呼片刻,侍卫长便伸手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见此,立刻便噤声。

随即,侍卫长便转头,这一次,目光是望向了苏颖,黑眸中,更是闪烁着笑意和赞赏,开口说道。

“因为苏颖这一次表现最为出色,不仅杀死了这一头大黑熊,还救了李耀荣,李耀华,建昌三人,功劳不少,所以,这一次荣升为一等侍卫!”

侍卫长话一出,全场在片刻的安静后,,便‘轰’的一声,喧哇起来。

大家望向苏颖的目光,更是带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纷纷对着苏颖道喜什么的。

对此,苏颖只是嘴角一勾,笑着道谢。

而且,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特训,她能成为一等侍卫,还真是她意料之外的。

原本,她只是朝着二等侍卫的目标迈去,想不到,今日却意外的,遇到了大黑熊,再顺利的将这头大黑熊杀死。

这种种意外,实在让她惊讶又兴奋。

毕竟,能升官发财,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好事一桩,她也不例外!

一等侍卫耶!

月俸五十两,这一次,她可是发财了!

而且,成为一等侍卫,待遇自然也不一样!

一等侍卫,不仅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而且,还有单独的院子,什么都是最好的,也不用整天跟这些男人堆在一起,什么都是公用。

这样,若要别人发现她是女人,都很难咯!

越想,苏颖便越发的开心和兴奋。

不过,苏颖也没有得意忘形。因为,苏颖对于那些功名利禄,其实也不太看重。

现在,只要她能在这个朝代,有自己的事业,好好的打拼一番,等攒够钱了,便能离开这里。

毕竟,苏颖也没有想过在这个王府做事一辈子。

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人。这事情,她也怕会有东窗事发的一天。

所以,她若是攒够钱后,肯定会离开这里,然后自己开一间武馆镖局什么的,女人,还是有自己的事业才好!

苏颖无比坚定的想着。

……

翌日,苏颖终于搬进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单独房间里面。

在四王府,戒备深严,规矩很多,赏罚分明,对待员工,却是极好的。

而且,在四王府里面,下人们所有用度,都是按照个人的等级而安排的。

等级越高,待遇自然越好,就好像,苏颖现在这样!

苏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才来到四王府一个月,便从刚试用的侍卫,连跳两级,成为四王府的一等侍卫。

这事情,的确让苏颖意外。

不过,让她欢喜的是,她终于能有属于自己的一间房间。

要知道,过去一个月里面,她每天在很晚很晚的时候,大家都熟睡过去了,才敢偷偷到澡堂洗澡。

那时候,她连洗一个澡,都担心受怕,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简直就像是做贼似的。

那感觉,可不好受啊!

现在却不一样了。

成为王府一等侍卫,有属于自己单独的院子,单独的房间,洗澡可以在自己房间洗,因为房间有浴桶,院子外头就有一个水井。

而且苏颖现在所住的院子不错。

虽然面积不大,胜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只见,刚进入小院门口,左边是一颗百年参天大树,只见这颗大树枝叶纵横,树叶茂盛,将整个小院都遮挡了一大半。

在树底下,有一张石桌子和几张石凳子,方便休息乘凉练武。

小院子的右边,则有一个水井,旁边有一个搭好的架子,是用来晾衣服的。

再角落,居然还有一个小厨房和小厕所!

见此,苏颖可是意外加欢喜的!

想不到这个四王府那么气派,就连员工住所都安排的那么好。

有了这个小厨房,以后,她便可以在外面买一些食材回来,自己饿了便自己煮来吃。

厕所的话,也不用每天到公厕。

要知道,古代的一切用具样样比不上现代,公厕别说有多脏了,而且,在这里,公厕分男女,她一个女人每天往男人厕所跑,失踪不是一个办法不是吗!?

但是现在,她大可以什么都不怕了。

想到这里,苏颖简直是乐开了花儿来了。

打量完外头的环境后,苏颖便开始走进屋里,打量起自己以后住的房间。

青石地面,干干净净。

四周摆放着几张梨木雕花桌椅,墙壁上,挂着的是朴素的字画。

珠帘摇曳,纱幔脸庞。

一个梨木屏风后,是一张梨木雕花大床。

床边,还有一个简单的梨木雕花衣柜和梳妆台。

这个房间,虽然一切都朴素简单,却胜在干净雅致,苏颖一看便喜欢了。

毕竟,苏颖从小到大在男人堆里面长大,从来也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娇滴滴,而且,爱化妆什么的。

在她的衣柜里面,从来都是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连一条简单的裙子都没有。

自小,她爸爸也一直将她当成男孩子看待,所以,就连苏颖的房间,从来都没有女孩子该有的蕾。丝,粉红色可爱的物品之类的。

所以现在,对于这个朴素典雅的房间,苏颖可是非常满意的。

在仔细打量完自己的住所后,苏颖便立刻放下自己收拾好的包袱,再找了一个铜盆,打了井水抹布,便开始打扫这个小院子的卫生。

虽然,这个小院子看起来很干净了,不过,毕竟也有些时段没人住了,苏颖还是觉得打扫一下住起来才舒服。

再苏颖终于打量完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过去了。

因为今日是苏颖升职的第一天,侍卫长便让苏颖好好休息一天,明天,苏颖才到侍卫长那里,听后安排。

所以这一天,苏颖都非常得空。

在打扫完房间后,苏颖便打了一旁清水,放到了院子外头的石桌上面,再放上几瓶药。

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左手衣袖轻轻挽了起来,随即,便露出了她包扎好的手臂。

其实,她昨晚跟大黑熊搏斗的时候,不小心被大黑熊伤到了手臂。

当时,她也没有说出来,一来,这伤势也没有什么大碍的,对于她以前当警察的子弹枪林来说,这只不过是小伤罢了。

二来,大虎是她好兄弟,对她特别好,也特别的紧张她。对此,苏颖非常感动,也不想让大虎知道自己受伤,要不然大虎担心,小题大作就不好了。

她可不想自己像老佛爷似的让他供着。

所以,苏颖在时候,也只不过到药房自己取了一些药,然后自己处理包扎。

而且,包扎伤口这事情,对于苏颖来说,也早就轻车熟路了。

以前在办案子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伤,苏颖也是试过的,每一次受伤,苏颖总不能老往医院跑。

所以,只要是轻伤,苏颖便会自己擦药包扎一下。

就好像现在一样。

当苏颖挽起了衣袖,便慢慢的拆开了纱布,当那层层纱布被她松开的时候,一刀爪痕,便毫不遮掩的暴露在苏颖的手臂之中。

这爪痕,足有五厘米长,幸好伤的不深,伤不到骨头,不过,痛,那是自然的。

在这个物质样样比不上现代的翔龙国,药物自然也是比不上现代的好。

虽然这只不过是小伤,但是,因为药物的质量,所以,苏颖昨日已经敷上药了,但是,现在打开纱布一瞧,便发现,这伤口只不过是止了血,要靠这没啥作用的药物,这伤口,以后肯定会留下疤痕吧!?

想到这里,苏颖略带英气的眉头不由轻轻拧了拧。

虽说她一些地方比较像男人,但是,却也不喜欢自己身上有这丑陋的疤痕,看上去多丑啊!

不过,现在她也是没有办法了。谁叫这个翔龙国不是现代,什么都简陋,哎,这条爪痕,看来,她是注定要留下一辈子咯。

就在苏颖心里感叹着之际,突然,她耳朵一动,便听到从她上方不远处,传来了一些动静。如望闪掩。

苏颖闻言,心里一惊,随即,美眸一扫,便朝着声音来源扫了过去。

当看到那一道欣长高大飘逸的红色身影之际,苏颖整个人立刻如同晴天霹雳般,当成震撼住了。

只见,在她院子隔壁院子的屋檐上面,有一红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上面。

和风徐徐,阳光明媚,柔和的洒在男子身上,使得男子身上戾气退了不少。

传闻,四王府的四王爷,酷爱穿红衣。

自第一次见到他后,苏颖是第二次见到这个传闻中的四王爷。

只见,这个四王爷好像是睡着了,此刻,正安静的躺在屋檐上面。

那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不仅任何敷绑,全部披散与身后。

那一身飘逸艳丽的红袍,仿佛天生为他而打造似的,配的他肤色雪白,晶莹剔透。

还有那一张魅魅妖颜,那五官,仿佛是用美玉精心雕琢而成似的。

如今再在那妩媚的阳光照耀下,更是美得如梦似幻,犹如画中走出来的妖精,好不真实!

对于美得一切事物,苏颖都喜欢用着欣赏的眼光看待。

所以,再看到这个不知何时出现在屋檐上面的红衣男子的时候,苏颖的目光便不由在男子身上多停留片刻。

不过,也只不过是片刻罢了。

当苏颖从美色中回过神来后,便迅速收回了目光,打算收拾桌上东西,再慢慢回屋去。

毕竟,这一个四王爷,自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便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一个狠角色!

而且,他的目光非常的犀利,与其对视,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看透似的。

为了安全起见,苏颖还是打算避开这个四王爷,不要跟他接触太多,以免让他看到破绽就不好了。

苏颖心里想着,便轻手轻脚的收拾好桌上的药一物,打算起身回屋。

然而,这个时候,一道低沉沙哑却无法让人忽视的嗓音,却倏地从她上方传来——

“上来!”

轻轻两个字,就像是羽毛拂过的轻柔,但是,语气里面,却带着无形的压力和威严,让人无法忽视。

闻言,苏颖心头便犹如被一个巨大锤子狠狠捶打了一番似的,立刻一惊。

美眸一抬,便迅速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不过,但见男子动作未变,双眸依旧紧紧闭上,一副睡熟的模样。

但是,刚才那声音,不是男子说出来的,还有何人!?

难道,是他刚才说梦话了吗!?

苏颖心存侥幸的想着。

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站了良久,不见男子再说话,苏颖原本提的高高的心,终于落下。

“想来,是真的在说梦话呢!”

苏颖小手的嘀咕着,随即,便拿起药一物,打算瞧瞧的回到屋里。

然而,同样的两个字,再次从屋檐上面响起——

“上来!”

听到这话,苏颖心头一惊,特别是当她目光对上一双懒懒张开的妖治血眸的时候,便知道,这句话,是男子对她说的。

“呃……”

见此,苏颖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因为,男子的目光,看是无害。

却毫无波澜,仿佛那平静的千年深潭似的。然而,在这毫无波澜的深潭下面,却是波涛汹涌……

对于这一类人,苏颖一直都是保持距离的。

毕竟,这一类人,不管何时何地,都透着一种信息,那便是——

危险人物!

若是在以往,苏颖对于这类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的刻意躲避。

或许,现在这人是她的顶级上司,而她,身上又带着一个秘密,怕他看穿,便有些心虚了吧!?

苏颖心里忐忑着,只不过,也不好逆他的意。

于是,便放下了手中药一物,脚尖一点,便跃上了高强,再跨上了屋檐。

古代的建筑物比较矮,所以,苏颖虽不懂的轻功,但是,胜在身手不凡。所以不到一刻,便来到了屋檐上面站好。

然后低头,对着正懒懒躺在屋檐上面的红衣男子低声说道。

“属下参见王爷。”

“恩。”

对于苏颖的话,男子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

不过,那妖治的血眸,却一眨也不眨的落在苏颖身上。

像是在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时的。

然而,这一个男子,目光看是平静,但是,眼底隐隐蕴藏着的犀利精光,让人的感觉,就像是暗夜中,被野狼盯住的感觉一样。

也让苏颖心里麻麻的,一股子寒意,更是不断从背脊一寸一寸升上了头顶。

苏颖不知道这个四王爷叫她上来,到底有何事。

但是,现在既然上司命令,她只有服从的意思。

于是,苏颖便乖乖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任由着男子细细的打量着她。

与此同时,苏颖也毫不客气的打量起眼前这个男子来。

这一次,是那天夜晚之后,第二次遇到这个男子。

那天晚上,夜太深,她只觉得男子神秘,妖治,高贵。

特别是那一张魅魅妖颜,让人如此的惊艳,一眼难忘。

想不到,今日,再一次近距离的跟这一个男子接触,苏颖才发现,这个男子,妖魅俊美的简直难以用笔墨来形容!

男子身材修长,腰肢精瘦,那一袭艳红色的红袍,将他肌肤衬得雪白无暇,特别是在那妩媚的阳光照耀之下,更是透着一股晶莹剔透的感觉,美得让人想上前摸摸。

到底这雪白的肌肤,是不是如同想象中的那么柔滑!

还有那一张鬼魅绝伦的容颜,剑眉斜飞入鬓,挺直的鼻梁宛若刀削似的,透着一股子贵气。

那过分红颜的双唇,宛若擦了鲜血似的,如此艳丽,让人看了,不由联想到了电视剧里面的吸血鬼,若是在他嘴角再加上两滴血,那么就更像了!

就在苏颖心里不断yy那场面的时候,却不知道,男子望向她的眸中,划过一丝诧异。

毕竟,这个世上,或许敢用这样目光看着他的,只有眼前这一个少年了!

毕竟,从小到大,关于他的传言,便多不胜数。

无非不是那些,魔鬼,妖孽,克父克母的不祥之人……

大家望向他的目光,都是毕恭毕敬,带着恐惧和害怕,好像,他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似的。

还有他的这一双血眸,也是让世人害怕的源头。

大家都不敢与他对视,就害怕着,他这一双魔眸,会将人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似的……

虽然,对于大家的恐惧,他是习以为常了。

然而,这一个少年,却是一个例外!

到底是他胆子太大了,还是他太傲,不将他当回事,所以才不怕他呢!?

不过,他相信,这两样都不是。

因为,他从眼前这个少年的眼中,看到的,只有惊艳,没有丝毫的恐惧。

就好像,少年望着的,是一件美丽让人惊艳的事物似的。

对此,不得不说,龙皓轩心里非常好受!

毕竟活了二十三年了,大家望向自己的目光,都是畏惧不已,现在,这一个少年,明显取悦了他!

想到这里,龙皓轩血眸闪烁了一下,随即,便扬起了那修长美丽的大手,轻轻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红唇微微翘起,开口说道。

“坐这里。”

男子嗓音低魅,略带磁性,就仿佛那刚开封的酒坛的一瞬间,那股子沉香,让人心悸沉醉。

闻言,苏颖立刻回过神来,见到男子的举动,又明显一愣,随即,有些受宠若惊了。

毕竟,传言,这个四王爷,为人孤傲孤僻,不惜别人靠近,还有着严重的洁癖。

所以,如今,看着这个四王爷居然让自己坐在他的身边,苏颖才会觉得受宠若惊。

那一双略带震撼的美眸,更是微微一瞠,然后直直的望向眼前这个红衣男子。

相对于苏颖的震撼诧异,其实,当男子说完那话后,自己也被自己的话被震撼住了。

毕竟,从小到大,他一直不喜欢别人的靠近。

因为,他身边的那些人,一直都畏惧害怕他,那感觉,就好像是小鬼见了活阎王似的,那感觉,一直让他很不爽。

渐渐的,他便不喜欢别人的靠近,也讨厌起别人的靠近。

然而,对于眼前这个少年。

好吧!

他对这个少年,真的有太多的例外。

而且,他觉得,这一个少年,非常的特别。

或许单单是少年不怕他这一点,就让他非常的欢喜。所以,他才自有意识的想让这个少年靠近。

心里想着,龙皓轩便收住了心里的诧异,再次伸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说道。

“坐吧!”

“哦,哦,好的。”

虽然有些诧异,眼前这个四王爷,仿佛跟传言的不一样。

但是,现在既然人家都让她坐下了,她也不好拂了人家的意思,那样,实在是太不给别人面子了。

苏颖心里想着,便来到了龙皓轩示意的位置上,坐了下去了。

或许是跟其他男人随意管了,所以,苏颖坐在男子身旁,只不过是前一刻感到拘束,渐渐地,全身便开始放松下来,好好的享受这一个和风徐徐的午日。

在来到这个朝代,她还真没有像如此这样悠闲过的。。

在来到王府这段日子,她每天早起晚归,每天操练的像只狗似的。

晚上在大家睡着了之后,还得像捉贼似的,偷偷摸摸到澡堂洗澡。

一颗心,也是分分秒秒保持警惕,时间长了,她也是累啊。

虽然,苏颖此刻,还不能将警惕之心放下,毕竟,在她身旁躺着的这一位,才是她最该警惕的对象。

不过,与此同时,她也能好好的悠闲一下,好好的享受一下这午后阳光。

虽然,现在已经是夏季了。

不过,因为是初夏,午后阳光也不太毒辣。

加上,他们此刻躺着的屋檐上,有那百年参天大树遮挡着,那纵横交错的枝叶,更是将那妩媚的阳光彻底遮挡住,之余零星阳光,柔柔的洒下。

和风徐徐,四周非常安静,只有风吹树梢,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使得这个午日,更加的温馨而平静了。

渐渐地,苏颖也懒得坐下了,而是学着男子,慢慢的躺在了屋檐上面,闭眸假寐着。

只不过,这时候,苏颖总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让她心里一惊,正待睁开眼眸,不料,耳边,却传来了男子低沉而感性的嗓音——

“手拿来。”

“啊?!”

听到男子莫名其妙的话,苏颖心里一惊,心里满腹疑惑,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待睁开布满疑惑的美眸,看清楚男子手中握着的药瓶的时候,苏颖再次狠狠一愣。

只见,在男子那骨节分明的大手之中,正握着一个药瓶。

从那药瓶的精致,可以摆到现代博物馆的程度,苏颖一看便知道,这药,肯定价值不菲啊!

四王爷真不愧是四王爷,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

只不过,这个四王爷,怎么会随身带着药,而且,还叫她拿出手来。

莫不是……

这个四王爷,其实早就知道了她受伤了,所以,便特地带着药,在这里等着她吗!?

要不然,今日,这个四王爷为什么如此巧合,会躺在她院子隔壁的屋檐上,而且,身上还带着药。

只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她受伤的!?

种种疑团不断缠绕着苏颖,但是,一时间,苏颖也理不清一个所以原来。

最后,苏颖又不得不在心里觉得好笑。

或许,是自己胡思乱想,猜错了。

毕竟,对方可是谁!?

翔龙国堂堂一人之下的四王爷耶!

集权利与俊美于一身。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又怎么会对一个小小的侍卫上了心!?

看来,今日一切,都是巧合罢了。

是这个四王爷,刚才看到了她在处理伤口,刚好身上带了药,便纾尊降贵一回,给她这一个侍卫一点好处,让她这个侍卫以后对他马首是瞻。

毕竟,四王爷爱才,在王府早不是秘密了。

想到这里,苏颖便想通了。

便立刻坐起来,对着男子做出一副诚惶诚恐又感激的模样,道。

“谢谢王爷,奴才自己来。”

苏颖不喜欢拐弯抹角,既然人家给自己送药了,她也会接受的。

毕竟,这个古代的药,真是比不上现代的好。

她手上的伤口,昨天便处理过,敷过药,但是今天一看,也只不过是稍微止了血罢了。

若是再敷这些没有大作用的药,也不知道,她手上的伤口,什么时候才痊愈。

若是留下疤痕,也是小事,若是不小心感染了呢!?那该如何是好!?

苏颖就是担心这一点,毕竟,她可是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的。

如今,既然有人给她送药,她也不客气了,礼貌的道了谢,便恭敬的伸手,打算接过那瓶药。

然而,当她的手差点碰到那药瓶的时候,那药瓶的大手,却突然收了回去了。

“呃……”

见此,苏颖彻底一愣,不由疑惑的眨了眨美眸。

感情好,她是会错意了,对方压根便没有给她送药的意思!?

若是如此,她当真羞大了!

苏颖心里想着,只觉得脸上一囧,一股子红晕,便覆上了脸颊。

只不过,幸好的是,最近她把脸上的肌肤都涂的嘿嘿的,压根就看不出原来的肤色了。

所以现在她就算是脸红了,也没有那么容易让人察觉出来。

只不过,现在的她,的确觉得有些尴尬的。

于是,便立刻收回了手。

美眸低敛。

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窘迫尴尬的模样,落在男子眸中,让男子血眸不由划过一道淡淡的笑意。

因为那淡淡的笑意,顿时间,也让男子那一张淡漠冷然的俊脸多了几分柔和。

只不过,男子血眸中的笑意只不过是一闪即逝,随即,便恢复了以往的波澜不惊。

仿佛,刚才那淡淡的笑意,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对此,正窘迫低头敛眸的苏颖,自然是不清楚。

她此刻,羞涩的只是想离开这里罢了。

然而,这时候,耳边再次传来了男子的话——

“把衣袖挽起来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摸了王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