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目录] > 第66章:摸了王爷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

第66章摸了王爷

黯淡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呃……”

听到男子这话,苏颖再次一愣。随即,回过神来,才明白男子的意思。

原来,他是想亲自帮她擦药!?

想到这里,顿时间,苏颖心头一震,再一次受宠若惊起来了。

一来,这个翔龙国,不是尊卑分明的吗!?这个男子,不是不喜欢别人靠近,有着眼中的洁癖的吗!?

二来,这个男子,其实跟她也不熟吧!

前前后后,他们也只不过是见过两次罢了,现在,这个男子,却对她那么好!?

看来,外面的传言不能信呐!

苏颖心里想着,随即,也不再犹豫了,道了一声谢谢,便挽起了衣袖。

随即,自己左手上的那道爪痕,便淋漓尽致的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在见到这伤口的时候,苏颖是见习惯了,倒不觉得咋样。

倒是龙皓轩见了,眉头不由轻轻拧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脸上便恢复了一副淡漠冷然的模样。

仿佛,就算这个世界倒下来了,都不管他事似的。

他只是在打量了苏颖手臂伤口后,便不再说话,而是打开了药瓶。

顿时间,一股药香味,便迅速从瓶口散发出来。

那股子淡淡的薄荷香味夹带着莲花的清香,让人闻了,不由觉得一阵舒爽。

也让苏颖顿觉眼前一亮!

虽然苏颖还不曾用过这药,但是,光闻这药香味,苏颖便知道,这药,可是好药!

见此,苏颖心里一喜。

不亏是位高权重的四王爷,身上带着的药,也是千金难买的好药呢!

看来,她手上这伤口,不仅很快能痊愈,而且,还会不留疤了!

就在苏颖心里窃喜着之际,只见坐在她身旁的男子,拿起了他手中的药瓶,便慢慢在她伤口上倒出一些药粉。

虽说是药粉,但是,对于苏颖来说,这药粉跟冰块似的,只要是药粉沾染到的地方,苏颖只觉得肌肤上面冰一冰的,凉凉的,非常的舒服。

原本,她这爪痕虽说不是什么重伤,但是,痛那是必然的。

昨日,她虽然是处理过伤口了,但是,这里的药不咋样,所以,她是痛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的。

因为,伤口上面,无时无刻就像是被火烧着似的,火辣辣的痛着,好不舒服!

不过现在,手臂上面的火辣辣的感觉,现在已经被冰凉的感觉所取代了。

伤口的痛,也随即减轻了不少。

这样的感觉,让苏颖心里欢喜。

目光,也不由落在了那正慢慢拿着药瓶给她敷药的大手上面。

近距离看,才发现,这个男子不仅人长得美,就连手都是那么的好看!

肌肤白皙,手指修长如葱,骨节分明,修剪整齐的指甲盖,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圆润的光泽,美得犹如艺术馆的艺术品似的,如此赏心悦目!

而且,男子轻轻抖动药瓶的举动,看起来,也是那么的优雅。

和风徐徐,吹得男子长发飘扬,衣袂翻飞,使得原本孤傲淡漠的他,多了几分道不尽的洒脱。

一时间,苏颖倒是看得呆住了。

直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苏颖才慢慢从眼前美色中回过神来,不其然,却对上了一双直直望着她的妖治血眸。

男子不知道看了她多长时间了,那一双妖治的血眸,眸中波澜不惊,毫无温度。

但是,就这样直直的望着她,倒让苏颖心里一惊,随即,回过神来后,便立刻收回了目光,底下了头。

却发现,不知何时,男子已经帮她敷好了药,手臂上面,居然还包扎好纱带了!

纱带!?

见此,苏颖眼眸不由因为诧异而微微一瞠。

若是随身带药她不觉得奇怪,但是,却有人连纱带都带上了,这,是在是……

有够怪异的!

苏颖心里想着,不过,她自然不会将心里对男子的诧异表露出来。

毕竟,人家虽然怪,怎么说,都帮了她不是吗!?

想到这里,苏颖不由开口,真心实意的说道。

“谢谢王爷。”

苏颖便说着,便慢慢打量自己手上的包扎。

想不到,堂堂一个王爷,包扎伤口的技术那么好,简直跟医馆的大夫有的一拼呢!

苏颖正想着,手中不由一重,便多了一个药瓶。

见此,苏颖微楞一下,便明白过来,随即,便再次开口说道。

“谢谢王爷赐药。”

这药,可金贵的很!或许,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比昨天她用的药何止好上千万倍。

现在伤口敷过药后,早就不痛了,伤口上面,还冰凉凉的,非常的舒服呢!

苏颖心里想着,对于眼前的男子,更是多了一分了解。

以前,她只不过是听那些传言,所以不由对眼前这个男子有些误解。

虽然,如今跟这个男子也只不过见过两次面罢了,但是,却也清楚了,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其实,实际上,只不过是面冷心热的人罢了!

毕竟,能对一个见过两次面的卑微侍卫那么好,这人,会是坏人吗!?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突然,耳边却再次传来男子的话——

“喝酒吗!?”

“呃!?”

听到男子这话,苏颖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当见到男子从身旁拿出两瓶酒的时候,苏颖彻底被雷住了。

感情这个男人会变发术吗!?

看着他只是一身红袍,却想不到,他身上居然能藏着那么多的东西。

若是男子再从身上拔出一把剑,现在苏颖也不会的诧异了。

苏颖心里想着之际,便也伸手,接过了男子递过来的一坛酒。

对于喝酒,苏颖可是有个外号,叫千杯不醉。

毕竟以前应酬多,喝的酒自然也不少。

加上她体质好,若是心情好,喝再多的酒都不醉,若是心情不好,一杯就能倒下了。

所以,以前跟她去喝酒,想灌醉她的人,无一不是败阵而归的!

也只有上一次,见到自己男朋友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捉奸在床的时候,苏颖心情不好,才喝醉了。

想不到,这一醉,醒来时候,人已经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了。、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犹如打翻了的五味瓶,百般滋味上心头。

不过,苏颖也不多想,只是接过酒坛后,便对着男子道了谢,然后便一把打开了酒坛。

随即,一股子香浓的酒香味儿,便迅速从坛口散发出来了。

闻着这扑鼻而来的酒香味,苏颖不由满是享受的嗅了嗅,随即,红唇一勾,便笑着开口说道。

“好酒!真香呢!”

苏颖一嗅,便立刻赞口不绝的叹道。。

连带着,那一双水灵灵的美眸,眸光盈动,在阳光照耀下,就像是一对美丽的黑玛瑙似的,美不胜收!

见此,龙皓轩血眸闪烁一下,便轻启双唇,开口说道。吗即宠她。

“你会喝酒!?”

“呵呵,略懂略懂,只不过偶尔喝喝罢了。”

苏颖闻言,立刻做出一副谦虚的模样。

不过,从她望向酒坛的欢喜,也知道,她这略懂,其实只不过是谦虚的表现罢了。

见此,男子嘴角轻轻一勾,便说道。

“正好,那你就陪本王喝喝吧!这酒,名为千里香,也有三杯倒的名字,据说,这酒,从来没有人喝了超过三杯的,还不倒下的!”

听到男子细细说道,苏颖不由嗤笑一声,便好奇问道。

“那王爷喝过这酒了吗?”

“还没,这酒,是湘国刚进贡的,只有五坛。”

“哦哦,原来如此。”

听到男子的话,苏颖轻轻应了声。

湘国这个她曾听人说过,这个国家的酒,出了名的好!

而且,听男子这话,湘国进贡朝廷五坛,他便得了两坛,从这一点便清楚,眼前这个男子,不仅位高权重,而且得宠圣浓!

据说,他跟当今圣上,虽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但是,历代以来,为了争夺皇位,多的是皇子见互相残杀的,弑父夺位的!

但是,在这些传言中,却是当今圣上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相当的好。从这进贡的美酒这一点,也能体现出来了。

不过,传言不可信,人家兄弟到底是真好还是虚情假意,这些,她都不用想太多,反正都不管她的事,不是吗!?

现在,最重要的,是有美酒喝!嘿嘿!

苏颖手捧酒坛,心里窃喜,不过下一刻,却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随即开口喃喃说道。

“美酒是有了,但是,喝酒,怎能少的了一些下酒菜呢!?”

其实,这话,苏颖纯属自然自语罢了。

不料,她说话音量虽小,男子耳里却不差。

闻言,那一双妖治的血眸不由划过一道诧异。

心想这个少年,胆子也忒大的。

还从来没有人在被他赐酒后,还要求其他的呢!

不过,这个少年说的也没有错,现在美酒是有了,但是,没有下酒菜,总是觉得单调一些。

想到这里,龙皓轩便立刻开口。

“影。”

随着男子一声喝道。

一个灰衣男子便立刻悄无声色的出现在屋檐之上。

“主子。”

影在站定后,便立刻毕恭毕敬的等到着主子吩咐。

一旁的苏颖,在回过神来,见到影的出现,不由一惊。

毕竟,眼前这个灰衣男子,她见过几次了。

虽然,他们第一次比武,她是胜了。但是,她也知道,她是投机取巧才赢了眼前这个灰衣男子。

若以实力,她还真不是眼前这个灰衣男子呃对手呢!

而且,这个灰衣男子的轻功,也实在让她羡慕和妒忌。

若是她也能学会轻功,那该有多好啊。

越想,苏颖望向影的目光,更是带着浓浓的兴趣和敬佩。

对于苏颖的目光,影依旧面不改色。

毕竟,身为暗卫,只不过是提主子杀人的工具罢了。

七情六欲对于他们这些暗卫来说,简直是奢侈!

然而,相对于影的面不改色,一旁的龙皓轩,也注意到苏颖望向影的目光,那好看的眉头,不由轻轻拧了一下。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这一点。

下一刻,龙皓轩便立刻开口,对着影说道。

“准备一下下酒菜吧!”

“是!”

闻言,影这一次,倒是愣住了。

毕竟,他跟了自己主子多年,自己主子每次吩咐他的,都是解决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如今,自己主子居然让他去准备下酒菜,这这这,倒是第一回呢!

再看着眼前少年手中拿着的酒坛,影心里再次涌上一丝震撼。

毕竟,自家主子是爱酒之人,喝酒,从来都是独自斟酌。

然而现在,主子身边居然多了一个年轻少年……

看来,这一个少年,在自家主子心目中,开始有着一些分量了……

影心里琢磨着,不过,也不曾多想其他。

在听到吩咐后,脚尖一点,便迅速消失在苏颖他们的视线之中,不到片刻,当影回来的时候,更是带回来了不少的下酒菜!

苏颖道谢后,便接过那些下酒菜,打开一瞧,眸中不由一喜。

只见,在那大大的油纸袋里面,有香辣炒鸡丁,炒花生,牛肉干,香辣鱼等等……

这些下酒菜,还真是她平时最喜欢的呢!

看来这个影,真是太懂得她的胃口了,嘿嘿!

苏颖心里想着,于是,也不客气了,伸手便拿起那些下酒菜吃了起来。

“恩,味道还不错呢,王爷,你也尝尝!”

苏颖边说着,便边拿出了一包香辣牛肉干,递给了龙皓轩。

见此,龙皓轩只是定定的看了苏颖一眼,并没有接过这牛肉干。

苏颖见此,还以为眼前不喜欢吃这个,于是,便打算放下。

谁知道,这时候,却见男子突然伸手,拿起了一块香辣牛肉干吃了起来。

男子吃东西的模样,非常好看。

明明是用手随意的拿起牛肉干来吃,若是这举动落在其他人身上,会略显粗鲁。

然而,这举动落在他身上,不管怎么看,就怎么的优雅好看。

也让苏颖在心里看的啧啧赞道。

美男就是美男,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好看!

苏颖边想着,自己便将这些下酒菜吃了一遍,才举起酒坛,对着男子开口说道。

“王爷,来,我们干杯!”

“干杯!?”

对于苏颖的话,龙皓轩倒是一愣。

这里没有杯,怎么干!?

看着龙皓轩略带疑惑的模样,苏颖不由暗自吐了吐舌头。

自己都来这里一个多月了,还是没有将现代的语言改正过来呢!

哎,没办法,习惯是很难改的!

苏颖心里想着,脸上,打了一个哈哈后,便解释说道。

“呃,我的意思是,我们来喝酒吧!这酒这么好,今天,我是托王爷的福气,才能喝这么好的酒呢!”

“哦。”

听到苏颖的解释,男子才表示明白的点了点头,随即,见苏颖举起酒坛对象他,便也跟苏颖对碰一下酒坛,喝了起来。

只见男子,一身妖艳红袍,微风徐徐,吹得男子衣袂翻飞。

那一头如丝乌黑的长发,只是用着一根红色发带扎着一小束,其余的全部倾泻与身后,随着微风在身后荡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偶有几缕调皮的发丝,更是吹拂在男子如玉般脸颊上面,让原本孤傲淡漠的俊美男子,更是多了几分暖意。

而男子手握酒坛喝酒的一幕,纯属悠闲举动,但是,美男就是美男,不管从哪一个角度,在做着什么,都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只不过,苏颖纯属是用着欣赏的目光去看待眼前这个男子。

毕竟,爱美之心人人家有。

虽然,眼前这一个男子,有着倾国倾城之美。

但是,她也知道,眼前这个男子,并不是普通角色。她理应敬而远之。

再说了,自己刚从一段失败的恋情中一出来。

若说,以前她还对爱情抱着期待的话,在自己亲眼看到,自己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早就死了。

对于爱情,她不再抱着期待。

一个人好好的过这辈子吧!

苏颖心里想着的时候,脑子里面,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涌出了那天晚上,和那个陌生男子的一晚……

说来好笑。

自从那一晚,她糊里糊涂的将自己第一次给了那个男子后,她便可以的去忘记那一晚。

只不过,毕竟是自己保守了二十三年的第一次。

原本,这宝贵的第一次,她是留在给自己爱的男人的。

想不到,世事难料,居然给了一个连什么模样都不曾知道的陌生男人!

而且,或许,这一辈子,那一个男人,她也不可能见面了。

再说了,就算跟那个男人见面了又怎样!?

她连那个男人到底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呢!

或许,就算那个男人真的出现她面前,她也不知道那晚的人就是他吧!?

想到这里,苏颖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不过,她也不多想,只是拿着酒坛,对着眼前男子举了举示意一下,便扬起头来,大口喝了一口!

感觉着入口的香醇,口齿留香,入喉火辣,让苏颖不由叹息一番,叹道。

“真是好酒呢!”

苏颖啧啧叹息一阵,喝了一口酒后,再拿起一颗花生朝着半空一扔,随即仰起头来,然后用嘴精准的吃掉了那颗花生。

全过程,轻车熟路,干净利落,一看便知道是好酒之人才做得出来的。

对此,龙皓轩血眸闪烁一下,却不再说话,只是见苏颖一口酒,一口下酒菜,吃的好不痛快!

刚才,龙皓轩还在怀疑,眼前这人,会不会喝了三口酒便倒下,看来,这三杯倒是浪得虚名了!

但见苏颖半坛子的酒下肚了,苏颖还是喝的脸不红,气不喘,脸上肌肤还是黑黝黝的,半丝醉态都没有。

见此,龙皓轩只差没对苏颖竖起拇指赞赏了。

想来,他可是遇到喝酒的高手了!

而且,跟眼前少年喝酒,就是痛快!

想来,从小到大,谁跟他一起,不是恭恭敬敬,害怕恐惧,就算跟他坐在一起的大臣,都是大气不敢喘一下,就怕做错事,让他处罚了。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却不一样。

他洒脱,随意,而且,给他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就是,他好像跟这个朝代格格不入。

毕竟,这个少年,他留意一段时间了。

这个少年,对待任何事物,都是用着平静的态度对待。

荣宠不惊,不卑不吭,一点都不像是生活在这个尊卑分明的朝代似的。

到底,是怎么一个家庭,才养育出这样一个特别的少年呢!?

龙皓轩不清楚。

只知道,此刻的感觉,非常好!

这样的感觉,好像,他好久好久都不曾享受过了吧!?

龙皓轩心里想着,便默默不语,只是跟着苏颖坐在一起,一口酒,一口菜,慢慢的吃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颖酒坛子也空了,肚子也吃的有些涨涨的,便有些尿意了。

于是,便打算跟身旁这位爷打声招呼,去方便一下,不料,一转头,看到的,却是一副美男醉态图。

只见身旁男子,正侧着身子躺着。

那一头不羁乌黑的长发,将他脸庞遮住了一半,却使得他的侧脸看上去,多了几分道不尽的阴柔。

剑眉如墨如画般流畅,那一双狭长的凤眸,一扇一扇的。

这时候,苏颖才发现,这个男子的眼睫毛,居然纤长浓密的不可思议。

仿佛是偷擦了洋娃娃的眼睫毛似的,又浓又翘,这样一扇一扇的,就好像一对黑色蝴蝶,在轻轻扑扇着翅膀,欲展翅高飞似的。

外头妩媚的阳光,被那茂盛的枝叶所彻底遮挡住了,只余那星星点点洒下。

映的男子那微微眯起的血眸,隐隐间,仿佛碎进了金子似的。

这血红与金色的交集,闪烁,美得犹如一对红宝石似的!让人惊艳!

啧啧啧!

这男子,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他的美,倾国又倾城。

他只是静静的躺在这里,便足以让整个天地都黯然失色,自渐形秽了!

见此,苏颖眸中闪烁着惊艳,还有一股……蠢蠢欲动。

因为,还这别说,她活了那么多年,还真不曾见过,有男人的肌肤长得这么好的。

那晶莹剔透的肌肤,就算在阳光底下,都毫无瑕疵。

就算是她自认自己肌肤不错,但是,偶尔也会长一颗小豆豆之类的。

但是眼前这个男子,肌肤赛雪,就连在这种情况下,连毛孔也不见一个。跟刚出生的婴儿似的!

越看,苏颖渐渐的,仿佛着迷了似的。

望向男子的目光,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再也移动不了一分了。

真的好想摸摸看,这个男人的肌肤,到底是不是跟想象中的那么柔滑呢!

苏颖心里想着,她的小手,更是自有意识似的,慢慢的朝着男子的脸庞伸了过去。

当苏颖的指尖,终于摸到了那晶莹剔透的肌肤的时候,只觉得,仿佛有一股子电流,倏地从她的手指,迅速的贯通了全身似的!

好嫩好软好柔的肌肤!

感情,居然比初生婴儿的肌肤更加柔嫩呢!

啧啧啧,真是各种羡慕妒忌恨,有木有!

苏颖心里惊叹不已,连带的,不由在男子脸上多摸了一把,嘿嘿,真是赚到了!

她居然摸了传说中让人闻之丧胆的四王爷的脸!

啧啧啧,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呢!

或许是喝醉了,苏颖在摸了男子的脸后,不由心里窃喜不已。

或许是太过高兴了,苏颖忍不住‘呵呵’的笑出声来了。

明显的,原本喝醉了的男子,被她这低笑吵醒。

那一双原本扑扇扑扇,略带醉意惺忪的凤眸,更是倏地一下子一瞠。

原本眸中的醉意,也在这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这时候的男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漠孤傲。

那股子的寒气,不断从身上散发出来,让人看了,都觉得四周温度是不是降低了。

呃……

真是一个警惕性极高的男人呐!

幸好,她及时收回了自己的手,若是被他看到,自己居然趁他醉过去的时候,摸了他的脸一把,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怎么说,她现在都是男人呐!

若是被人误会她有断臂之袖,那可就不好了!

就在苏颖心里想着之际,男子在回过神来,清醒过后,便立刻坐了起来。

那一双狭长波澜不惊的血眸扫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便落在了坐在他身旁的苏颖身上。

苏颖见此,便也跟着与那一双血眸对视着。

直到过了片刻,男子在凝视她良久,才慢慢收回了目光,从屋檐上站了起来。

随着男子的举动,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更是立刻倾斜于他身后,柔顺垂直,长及腰间,随风飘摇着。

而男子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屋檐上,迎风而立,优雅而飘逸。

苏颖见此,目光也随着男子的举动而移动。

原以为,男子会有什么吩咐,不料,男子却只是默不作声的站了一会,便不打一声招呼,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立刻如同飞燕般,跳在了另一个屋檐上面,不到一会,他那飘逸妖治的身影,便彻底的消失在苏颖的视线之中。

“呃……”

见此,苏颖委实大手莫不着后脑勺。

只是认为,这个男子,性子委实阴晴不定。

刚才还好好的,清醒过来后,整个人便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冰冷。

对她,也是淡漠异样。

虽是如此,苏颖也不再多想,而是再次躺在屋檐上,翘起了二郎腿,一边吃着下酒菜,一边拿起了男子的酒坛,继续喝起酒来。

毕竟,这么悠闲的午后,以后,怕是很难再有机会享受到了!

……

“阿颖!你怎么在屋檐上面了!?”

在喝足吃饱后,苏颖便在屋檐上,好好的闭目假寐起来。

不到半刻,却听到了大虎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低头一瞧,才知道,大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小院子里面了。

“呵呵,大虎,你怎么来了!?”

见到大虎,苏颖立刻粲然一笑,呵呵问道。

大虎听了,便扬起他那憨直的脸庞,笑道。

“呵呵,今天侍卫长放了我们一天假,我这不是想找阿颖出去喝酒吧!想不到阿颖却自个儿在这里吃酒了,也不找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呃,这个……”

听到大虎这话,苏颖一时语塞,欲解释,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或许,这个四王爷也是一时兴起,才找她喝酒的。

她可不想这事情,在王府里面掀起任何风波的。

毕竟,在这个四王府,人多嘴杂,她可不想再发生上次李耀荣那样的事件了。

所以,苏颖顿了顿后,脸上便立刻做出一副抱歉内疚的模样,对着大虎打着哈哈说道。

“对对对,实在是兄弟我不够意思,走,我们现在就出去好好的喝酒,这一次,我请客,让大虎你喝个够!”

苏颖说完,便迅速收拾了屋檐一下,三两下便从屋檐跳下来了。

大虎见此,便哈哈憨直的大笑。

“哈哈,好,我正有这个意思呢!我们两兄弟,还真不曾好好的喝过酒呢!今日高兴,就喝个够本吧!”

“呵呵,那是一定的!”

苏颖说完,便跟大虎有说有笑的离开了王府。

京城大街离王府不算远的距离,步行一刻钟就到了。

此刻正是午后,夏日的午后,阳光总是带着些炎热。连吹过的风,都带着一股子燥热。

不过,因为是天子脚下,京城大街,总是那么的繁荣昌盛。

放眼望去,在这古色古香的大街上。

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大街两旁,商铺林立,茶楼酒肆,多不胜数!

还有各种小摊贩,在此时此刻,还在不断的吆喝,吸引路过行人!

因为苏颖和大虎刚升级了,每人都得了半个月的月俸,荷包,也是鼓鼓的。

好不容易跟大虎吃一顿酒,苏颖自然不想太吝啬,于是,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雅致的酒肆,便走了进去。

虽然,苏颖和大虎穿着都非常普通,但是,店小二一瞧有客人上门,都立刻热情的迎了他们进去。

苏颖找了一个窗边位置便坐了下来,随即,再让店小二准备了两坛这里不错的酒,点了几个下酒菜,便让店小二准备去了。

很快,酒菜便上桌了。

苏颖和大虎两人,也不拘束,碰碰杯子,便一边闲聊着,一边喝着酒,吃着菜。

虽然,这里的酒,比不上刚才的千里香,但是,喝酒的人不同,心态也不一样。

现在,苏颖不用事事警惕着,喝的倒是开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被坐在她身旁那桌人的话题给吸引住了。

显然的,大虎也是听到了,便跟着她静静的喝着酒,聆听着身旁桌子人的话题。

“你们听说了吗!?李员外的女儿,因为长得漂亮,在经过狼锋山的时候,被狼锋寨的山贼被掳去了!李员外痛失爱女,此刻都快疯了!还扬言,谁要是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救回来,便让那人当自己的女婿,更将自己全部身家当嫁妆。”

“这事情,可是轰动整个京城了,现在街知巷闻,谁都在议论此事啦,我怎么会不清楚。据说呀,这个李员外,长得不咋样,但是,却非常有钱,可是一方财主!而且,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还是老年的女,对于这个女儿,可是比自己的性命更加宝贝的。而且,李员外的千金,长得可标致了,今年才十六岁吧!长得可是水灵灵,漂漂亮亮的,我上次有幸看过一次,只不过呀,真可惜,居然被狼锋寨的人掳去了。”

“就是啊,这个狼锋寨,在整个翔龙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乃是翔龙国第一害虫,平日专做一些奸一淫一掳一掠,十恶不赦的事情,人人得以诛之。只不过,这个狼锋山,山路崎岖,据说,狼锋寨二当家,精通奇门八卦,朝廷派出了不少精英侍卫,但是,每一次都是以摆阵收场的!这一次,李员外的女儿,被掳走了,这辈子,甭想再出来了。”

“是啊,真是可惜啊,这么娇滴滴的女子,花一样的年纪,居然便被狼锋寨的人掳走了,真是糟蹋了呢!”

“就是啊,就算李员外如今倾尽家财,但是,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谁敢去狼锋山救人!?感情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就是就是……”

“哎,我们还是甭管此事,喝酒吧!”

“对对对,喝酒喝酒……”

对于旁边桌子人再次喝起酒来,苏颖便收回了注意力,那一张被她涂成健康蜜色的脸庞上,更是双眉紧锁,略带凝重气愤的神色。

毕竟,苏颖从小到大的理想,便是除暴安良,如今,在听到这种事情,她心里怎能不气愤呢!?

若是可以的话,她真想现在就杀上狼锋山,将那些十恶不赦的人全部逮捕回来。

毕竟,她长这么大,就是讨厌那些为恶不做的坏人了。

只不过,她也知道,这事情,不能乱来。

毕竟,狼锋山能成为翔龙国的一大害虫,连朝廷派出那么多人都除不掉,更别说自有她单人匹马的。

想到这里,苏颖便郁闷又气愤的。

相对于苏颖的气愤和郁闷,大虎在听到旁边桌子议论的话题,也是满脸气愤的。

而且,大虎不亏是翔龙国的人,对于这个狼锋寨的事情,也是比苏颖知道的要多。

此刻,大虎也是一脸的愤怒,正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个狼锋寨,真是可恶,这些年,可没少做坏事的,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但是,这个狼锋山,山路崎岖,上面还有许多机关,朝廷派出的人,全部都栽在上面了。于是,这个狼锋寨,便越发的无法无天的。”

大虎说到这里后,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便突然压低了声音,对着苏颖说道。

“只不过啊,我听到了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一次,王爷已经做好准备,要攻打狼锋寨。”

“此事当真!?”

听到大虎这话,苏颖立刻来了精神。

那一双原本气愤不已的美眸,更是被兴奋所取代。

毕竟,听说了这么多关于狼锋寨的恶事,她早就恨不得揣了这个山寨的。

若是四王爷真的而有意出兵灭了这个山寨,她可是第一个愿意!

然后上山,将这个狼锋寨杀的一个片甲不留的!

越想,苏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也为之沸腾起来了。

她那好战的细胞,就是经不起此事啊!

见苏颖满脸兴致勃勃的模样,大虎便肯定的点了点头,笑道。

“那是自然!若是王爷真的要上山灭了狼锋寨,我第一个要参加!”

“呵呵,我也是!”

苏颖坚定说道。

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便对着大虎说道。

“走,大虎,我们现在就回府,问问侍卫长此事。”

“诶,好的,走!”

……

当苏颖和大虎回到王府,便立刻去找侍卫长,问清楚关于王爷要上山灭狼锋寨的事情。

听苏颖和大虎提起此事,侍卫长也来了兴致,开口说道。

“呵呵,正巧,你们不来找我,其实,我也打算跟你们说此事。”

说到这里,侍卫长顿了顿,便开口说道。

“因为这一次你们在特训表现出色,所以,这一次,王爷在筹备了一个多月的策略,便打算带上五百人上狼锋山,灭了这个狼锋山。这一次,可是你们正式上任,第一件任务,所以,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听到侍卫长的话,苏颖和大虎纷纷诧异,随即,面面相觑一番,便不由激动开口,道。

“侍卫长,你说的可是真的!?我们,真的可以跟王爷一起上山,灭那个狼锋寨吗!?”

苏颖有些诧异又兴奋的问道。

侍卫长见此,不由嘴角含笑,点了点头,便对着苏颖说道。

“是啊,而且,这一次,王爷可是亲自点了你的名字的!所以,阿颖,这一次,你可得好好的表现表现,明白吗!?”

“什么!?王爷亲自点了我的名字!?”

闻言,苏颖心里一震,明显有些受宠若惊的。

想不到,这个四王爷,可是记住她了。

“是啊,阿颖,你可要努力,知道吗!?”

听到侍卫长的叮嘱,苏颖立刻回过神来,肯定的点了点头,道。

“侍卫长放心,我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风华渐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