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21章: 这名字好听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21章 这名字好听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小溪脸红红的不回答。

凌浩川不准她跟别人说是他的妻子,她又不认识这个女人是谁,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

童晚欣转过头问凌浩川:“浩川,她是谁?”

凌浩川说:“是新来的女佣。”

“新来的女佣?什么时候请的?那李阿姨呢?”

“李阿姨儿媳妇生孩子,她回去带孙儿去了。”

“哦,”童晚欣说:“难怪你会换人,我就说嘛,李阿姨人不错,做得好好的,你怎么忽然不要她做了。”

她看着秦小溪,问:“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秦小溪顺口说:“我叫秦丫丫。”

“秦丫丫?”

凌浩川使劲咳了一声。

秦小溪看见凌浩川脸色阴沉,突然想起他不准她说这个名字,急忙对童晚欣说:“不……不是,我不叫秦丫丫,我叫秦小溪!”

“秦小溪?”童晚欣一笑:“这名字好听。”

凌浩川拥着童晚欣往楼上走,转过楼梯的时候,童晚欣回头喊:“小溪!”

秦小溪抬头看着她。

童晚欣说:“我可以叫你小溪吗?”

秦小溪点点头,笑笑:“可以。”

“那就好,”童晚欣客气地说:“小溪,请帮我们泡两杯茶上来,谢谢!”

“哦。”秦小溪答应了。

秦小溪泡好茶端上楼,推开客厅门,却见凌浩川和童晚欣两人坐在沙发上,正拥着在接吻!

秦小溪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却也能看懂他们在干什么,她的脸一红,急忙退出来,站在门外,想要把茶端回去,一会儿再送上来。

凌浩川已经看见她了,喊:“怎么不端进来?”

“哦。”秦小溪应了一声,小心地推开门,看见他们虽然坐在一起,却没有接吻,她的心安定了一点,进来把茶放在了茶几上。

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却见童晚欣的嘴唇又往凌浩川的脸上凑去。

秦小溪的脸胀得通红,急忙转身走出客厅,并带上了门。

凌浩川的眼睛一直追着秦小溪的背影,他看见了她的脸红,也看见了她的局促。

他的心里涌起一种邪恶的念头,这个丫头看起来对男女之事还相当稚嫩,看见接吻,脸也能红成这样。

他忽然想起,秦小溪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当着妻子的面和晚欣接吻,似乎有点不对劲。

但又转过来想,他既然不承认这桩婚事,秦小溪就不算是他的妻子,他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亲热没有什么不对。

想是这样想,他心里仍然矛盾重重,一会儿觉得应该,一会儿觉得不应该,一边是理智,一边是感情,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心无旁鹜地和童晚欣亲热了。

家里多了一个所谓的妻子,他无法彻底放开。

秦小溪站在门外,她的心怦怦怦跳个不停,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回到厨房,秦小溪想着刚才她看到的情形,发起楞来。

她看出来了,跟凌浩川亲热的这个女人就是李阿姨走之前说的凌浩川的女朋友童晚欣。

原来,她的丈夫真的有女朋友,而且这个女朋友很漂亮。

那他们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是自己和他结婚?

现在,她是凌浩川的妻子,但他却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

她想着跟凌浩川亲吻的女人,她那么漂亮,那么时尚,那么有气质,难怪凌浩川会喜欢她!

他喜欢别的女人,而不喜欢她这个妻子,秦小溪的心里一阵伤感。

过了一会儿,她想,他说过不承认这桩婚事,那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承认她是他的妻子。

既然没把她当妻子看,他自然会和别的女人亲热,这好象也没有什么错。

这么说来,是她错了?可是,她哪里错了?

秦小溪糊涂了。

想不明白,她不愿意再想,算了,既然他说了让我做他的女佣,那就好好做女佣算了。

妻子的工作就交给别人去做吧,对,就让楼上那个漂亮女人去做。

这样一想,秦小溪的心就放开了,她和凌浩川本来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也谈不上吃醋。

秦小溪做好了饭,上楼请他们,两个人手拉手下来了。

童晚欣撒娇地说:“浩川,我要挨着你坐。”

凌浩川没有吭声。

童晚欣就当他默许了,说:“小溪,请帮我把椅子搬到浩川身边。”

秦小溪把一张椅子搬过来,和凌浩川的放在一起。

童晚欣拉着凌浩川坐下,挑了一块肉喂到凌浩川嘴边:“来,浩川。”

凌浩川张嘴接住,童晚欣又给他挑了两根蒜苔:“蒜苔回锅肉,好香。”

秦小溪看见他们这么亲热,她难堪地低下头。

童晚欣注意到了秦小溪,说:“咦?小溪,你怎么不坐下吃饭?”

秦小溪哪里敢坐下来,怕凌浩川当着童晚欣的面吼她。

虽然她现在是以一个女佣的身份呆在这里,但也是有自尊心的,不管怎么说,让另一个女人看见她挨骂,总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她红着脸摇头:“我等会儿吃。”

童晚欣不解地问:“为什么要等会儿吃?”

“我……”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凌浩川面无表情地说:“去烧个小菜汤。”

“哦。”秦小溪赶紧转身进厨房去了。

她烧好小菜汤端过来,却见童晚欣和凌浩川嘴对嘴在吃一块肉,她的脸霎时通红。

童晚欣不吃肥肉,她把回锅肉里瘦的一面含住,向凌浩川伸过来,凌浩川咬住肥的一面,两人一起用力,肥肉和瘦肉就分开了。

秦小溪进来看见的正是这一幕。

她放下汤转身想走,凌浩川把他的饭碗推了过来,原来,他一碗饭已经吃完了。

秦小溪急忙拿起碗去帮他盛饭,听见童晚欣说:“浩川,这块肉你也帮我吃肥的。”

她盛好饭递过来,心跳得怦怦怦的,不敢抬头看他们一眼,埋着头匆匆跑出了饭厅。

他们当她不存在,她却不能当他们是透明的!

凌浩川今天的表现让秦小溪难堪,也让童晚欣惊讶。

凌浩川不是不和她亲热,但一直以来,他都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才会完全放开他自己,从来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和她亲热。

现在凌浩川虽然仍然不主动,但对她的亲近也不拒绝,她不能不奇怪。

这顿饭两个人吃了很久才吃完。

凌浩川和童晚欣搂搂抱抱地上楼去了,走到楼梯转角处,凌浩川回过头来,看见秦小溪进来坐在了餐桌边。

秦小溪一个人开始吃饭,楼上不断传来笑声。

凌浩川一方面感到压抑,一方面又想要从这种压抑中挣脱出来,心情极端矛盾和怪异。

童晚欣的主动,仿佛向他伸过来了一只拯救他跳出苦海的手,他竭力想要摆脱在饭厅的压抑感,于是,回到客厅的他显得空前兴奋,和童晚欣肆无忌惮地疯闹起来。

两个人在客厅里追逐,童晚欣一边笑一边跑。

凌浩川说:“晚欣,你乖乖过来,否则,我抓住你会马上吃了你!”

“你敢!”童晚欣笑得更大声。

秦小溪皱皱眉,楼上好象没有关门,声音这么大,听得很清楚。

凌浩川不一会儿就得意地笑起来:“我抓住你了,你自己说,怎么办?”

“本小姐要钱没有,要人有一个,你看着办!”童晚欣笑得咯咯咯地说。

“我不要钱,本公子要的就是人,拿来吧!”

凌浩川的变化让童晚欣吃惊,以前他总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从来不会对她动手动脚。

凌浩川和江云飞是两个极端,凌浩川不苟言笑,偶而开开玩笑看起来都是很严肃的样子。

江云飞恰恰相反,他一张嘴就是荤段子,似乎嘴里不说荤话,他就开不了口。

但今天,凌浩川突然间颠覆了他以前的形象,不仅对童晚欣说荤话,还连门都不关。

秦小溪听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童晚欣的叫声让她的心直跳。

秦小溪匆匆忙忙吃完饭,把碗收进厨房里,厨房远离楼梯口,哗哗地洗起碗来,盖过了楼上的怪声。

秦小溪把厨房里的东西全部收拾完了,地也拖了,她没事做了,出来听了听,楼上没有声音了,她不知道他们是出去了,还是在楼上,既不敢上楼去看,也不敢睡觉。

因为凌浩川说过,在他没有睡觉之前,她不能先睡。

秦小溪在一楼的客厅里坐着,坐了很久,很无聊,眼睛睁不起,老想打瞌睡。

怕睡着了,她就不停地起来满屋走动,走一会儿又坐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还是不知不觉睡着了。

秦小溪惊醒的时候,听见楼上依然没有动静,她回到房间,看看挂钟,已经凌晨两点过了,心想他们应该睡了吧。

她不断打呵欠,实在撑不住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床上睡着了。

砰地一声响,秦小溪被惊醒了,睁眼一看,凌浩川踢开了门,怒气冲冲站在床前。

“什……什么事?”秦小溪问。

她现在睡眼惺忪,人还没有清醒,摸不着头脑。

凌浩川看到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样子,更生气:“马上到楼上来!”

秦小溪不知道他又有什么事,看着他没有动。

凌浩川走到门口,回过头看见秦小溪依然睡着没起来,他大吼:“两分钟之内,我要看到你穿得整整齐齐地出现在我面前!”

秦小溪慌了,急忙爬起来,慌慌张张地穿衣服。

一边穿一边看墙上的挂钟,这时候她才发现,昨晚睡得太晚,今天睡过了头,已经八点五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重惩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