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22章: 双重惩罚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22章 双重惩罚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越想穿快一点,越穿不上,等到秦小溪终于穿好跑上楼的时候,两分钟时间早就过去了!

凌浩川手上拿着那根黑色的细皮带,站在客厅中间,脸色阴沉得可怕。

昨天晚上,把童晚欣接过来后,表面上看凌浩川似乎玩得很高兴,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极度烦躁。

如果秦小溪敢于冲上楼来和他大吵,明明白白告诉童晚欣,她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勇敢地把童晚欣赶走,那他和童晚欣就不会再次发生关系。

可这丫头一整晚都没有上来瞧一眼,对自己丈夫的出轨,竟然不闻不问!

就是她的无动于衷,才让他陷入了道德的沦丧,他原本在理智和感情之间举棋不定,是她的不闻不问,将他推进了道德沦丧的漩涡!

他因为挣扎不出来,心理就变得更为怪异,不问自己的是非对错,却把责任全部推到了秦小溪的头上。

和童晚欣发生关系后,他就想惩罚秦小溪,如果她尽不到做妻子的责任,那时候又为什么要爬上他的床?

她千方百计嫁给了他,害他成为有妇之夫,害他再也不能放心大胆地和心爱的女人卿卿我我,她却在半边逍遥!

早上把童晚欣送走后,凌浩川回来没有看见秦小溪,跑到她卧室一看,她果然还在呼呼大睡!

这就为凌浩川惩罚她找到了借口。

秦小溪看见他手上的皮带,脸色变了,不敢往凌浩川面前走,她的背又隐隐疼痛起来。

“过来!”他冷冷地说。

秦小溪不想过去,又不敢不过去,眼睛看着他手里的皮带,像上刑场一般,脚慢慢地往前移。

“你自己说,违反了哪一条!”

“我……我起来晚了,但是,”秦小溪觉得很委屈:“但是……”

凌浩川不容她辩解:“说吧,挨几下?”

秦小溪害怕起来,眼神很惊恐,嘴里争辩着:“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你不是故意犯错,我就不应该惩罚你,是不是?”

秦小溪不敢回答。

“说!是还是不是?”

“是……不是……”

“那你承认我应该惩罚你吧!”

秦小溪不敢说话,她不承认有用吗?

“跪下!”他冷冷地说。

跪……下?

秦小溪怀疑自己听错了,茫然地看着他。

“我叫你跪下!”他大吼。

秦小溪还是没有动,长这么大,她没有给谁跪过,凌浩川凭什么要她跪?

看见她不动,凌浩川说:“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在这里跪一上午;第二,把衣服脱了挨打!”

秦小溪不想挨打,她背部的肌肉已经在紧缩了,并神经质地感到了疼痛。

但她也不想跪,她凭什么要向他下跪?

她倔强而沉默地站着。

“不想跪是不是?那就脱衣服!”他手里的皮带举了起来。

秦小溪看着他手里的皮带,心里害怕起来,但嘴里仍然嗫嚅着:“我……我不……不……不脱……”

凌浩川发怒了,将皮带向茶几上狠狠一抽:“快脱!你敢不脱,我扒掉你一层皮!”

这一声爆响吓得秦小溪浑身猛地一抖,身体缩成了一团,她不想脱,但不脱又怎么办?

如果她自己不脱,他是不是会给她扒下来?

秦小溪一边紧张地看着凌浩川手里的皮带,一边慢慢脱了外衣。

这个从来没有向人跪过的小女人宁愿挨一下也不愿意跪。

“转过身!”他命令道。

秦小溪害怕地看着他圈在手里的带子,慢慢转身,将背转到了凌浩川的面前。

凌浩川看见她居然还穿着那件被打破了的内.衣,他皱了皱眉。

那天结婚后,他在带秦小溪来之前,他母亲就说过,让他带她去买些衣服,因为她没有多余的衣服,但他没有给她买。

一个是因为他心情不好,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另一个原因,是他根本就不想带她出门,带这样土气的一个丫头出门,他凌浩川的脸都没地方放!

看着秦小溪单薄瘦削的后背,凌浩川犹豫了一下。

从带回秦小溪,他的心情一直不好,昨天童晚欣来过以后,他的心情更差,烦得总想找个人抽一顿解解气。

其实,他最想抽的人是童晚欣,因为她对他的背叛和欺骗!

但他不能抽她,她毕竟是他深深爱过的女人,只有借惩罚秦小溪来发泄他心里的怒气。

他敢再次惩罚秦小溪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上一次他打她的时候,她没有反抗和逃跑,他更加有恃无恐!

既然抽过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容易了。

凌浩川的手突然就挥下去了。

“啪!”的一声响,秦小溪叫了一声,往前冲了两步,扶住了茶几,没有摔倒,但她的背仍然向下沉去,满脸都是痛苦!

背上,又拉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凌浩川又看见了内.衣里若隐若现的伤痕,一道旧伤,一道新伤,交叉重叠着,很狰狞的样子。

凌浩川的心突地一痛,但随之而来却是一阵快意。

他不觉得是抽在秦小溪的身上,却觉得是抽在童晚欣的身上,这个骗了他感情的女人该挨!

秦小溪没有摔倒,也没有哭,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而她的表现也让凌浩川更加认定了,她是一个表面软弱,骨子里很强硬的女人!

秦小溪拿起衣服,转身慢慢往出走。

“你站住!”凌浩川吼道。

秦小溪站住,回过身来看着他,没有表情。

“我让你走了吗?”

秦小溪低下头,不说话。

看见秦小溪这样子,凌浩川很恼怒,他虽然抽了她一皮带,但不仅没有让他解气,反而气更大了。

“我的惩罚还没有结束,你走什么走?”

秦小溪抬起头来,眼神又掠过一丝惊恐。

他不是只打一下?还要打她?

“转过来!”他吼道。

秦小溪的背部再次强烈的疼痛起来。

“你还可以选择一次,跪,或者挨!”

秦小溪沉默着。

凌浩川再次举起了皮带,手向下一挥,秦小溪听到了一声可怕的呼哨!

“啊!”她一声惨叫,膝盖一软,扑地一声跪了下来。

凌浩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冷笑。

他只不过把皮带在她的身后使劲甩了一下,皮带抽得空气发出了一声呼哨,没想到竟然把秦小溪吓得跪了下来!

他本来就要逼她跪,打完之后她还是要跪一上午才能过关!

秦小溪跪是跪下了,心里却很不服气,她和父亲在乡下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一点,但父亲对她非常好,从来没有打过她、骂过她,更没有罚她跪过。

而凌浩川不过是她的丈夫而已,他凭什么又打她,又罚她下跪?

再说,他也说了他不承认这桩婚事,既然不承认,自己就跟他没有什么关系,那他更没有理由惩罚她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抬头看着凌浩川,想要和他争辩。

不过,当她看见凌浩川阴沉的脸和他手里圈着的皮带的时候,她却不敢说什么了。

她想起跟凌浩川来S城的路上,凌浩川就说过了,他是主人,她是他的女佣,他说什么,她只能服从,如果她不听话,他就把她父亲赶出去,让他到大街上当乞丐!

不,她不能让父亲再受苦了,父亲这一生活得够苦够累够可怜了,现在那么大年纪了,无论如何都要让他好好享享清福。

她的脑海里划过了父亲在家所受的痛苦。

因为从小没有母亲,她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的腿有残疾,没法做重活,两个人的日子一直过得很艰难。

几年前,秦小溪初中毕业不久,父亲摔了一跤,从此半身不遂,长年卧在床上,再也无法下地干活了。

秦小溪自然没法再读书了,回家用她稚嫩的双肩扛起了小家的重担,一边照顾父亲,一边种土地。

买肥料的时候,她请村里人帮忙带回来的,热心的乡邻还帮着扛进屋。

但要往地里给庄稼上肥料,她就只能自己往出搬。

那天,秦小溪把一包一百斤重的肥料往出扛,肥料太重了,她试了几次都扛不起来,只有把肥料慢慢往出拖。

父亲看见了,努力撑着起来,想要帮秦小溪出一把力,不料刚挪到床边,他就滚了下来,头撞在床脚上,晕了过去。

秦小溪吓得拼命哭喊,用了很大的力气想把父亲弄上.床,却一直弄不上去,她赶紧掐父亲的人中。

有医生以前跟她讲过,如果她父亲万一昏迷了的时候,让她掐他的人中,这样就可以救他疏醒了。

这里是山区,最近的医院也要走大半天的路程,秦小溪根本没有办法送父亲去,就算能送也没有钱为父亲治疗。

正在秦小溪着急得拼命哭的时候,外面有人说话,随着说话声,几个人走进门来,秦小溪认识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他是下边村的二大爷。

二大爷指着身后一个个子高大,看起来很威严的人对秦小溪说:“秦丫丫,这位叔叔要找你爸爸。”

秦小溪停止哭泣,眼泪汪汪地看看这个人,她不认识他。

二大爷看见秦成松躺在地上,忙问秦小溪:“你爸爸怎么了?”

他又指着秦成松对那人说:“先生,这就是您要找的秦成松。”

那人走到床边蹲下来,看着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秦成松,伸手探了探鼻息,回头说:“大家帮帮忙,先送他上医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来了一个花花大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