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24章: 你叫什么名字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24章 你叫什么名字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小溪被他像相牲口一样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一边在嘴里对她的五官进行评判。

她浑身不自在,脸胀得通红,她不知道他是谁,他不往里面走,也不离开,就这样看着他评论她。

秦小溪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是请他进来,还是请他出去?

“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什么?”秦小溪局促地问。

“我问你是不是有很多男人喜欢你。”

他突然伸手,捏住她的脸轻轻一拧,说:“你的皮肤感觉非常好,很细腻。”

他的手又伸直抚摸她的脸。

秦小溪简直吓坏了,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猛往后一退。

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父亲偶而高兴地拍拍她,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摸过她的脸!

“咦?”他眼睛睁大,一脸惊讶:“我吓着你了吗?这有什么,只不过摸摸你的脸,我又没有摸你别的地方!”

秦小溪仍然往后退,满脸戒备地看着他,生怕他的手再伸到她的脸上来。

他笑笑,收回了手,目光向下移,继续打量她。

当他的视线落在她胸上时,不由叹息地摇摇头:“你怎么会没有胸?前面平板板的,像个男人。”

秦小溪惊愕地看着他,她想不到城里的男人可以当着女人的面发表这样的评论!

“不过,”他的目光再移上去,投在她的脸上:“你的脸蛋还是够漂亮,虽然皮肤有点黄,不过这是缺乏营养的问题,只要给你吃好点,脸上长点肉,那就是个大美女了。没有胸没关系,现在医院能做这种手术,只需要花点钱,可以让你有一个很大的胸,那你的身材就更完美了。”

品头论足说完了,那人开始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秦小溪被这个陌生的男人一番点评,说得脸红心跳,半天回不过神来。

没有听见她回答,男人转过身来看住她:“怎么不回答?”

秦小溪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毛骨悚然,一吓,顺口说:“我叫秦丫丫!”

作为跟了她十多年的乳名,她的印象当然非常深刻,在老家,别人都叫她秦丫丫、秦丫、丫丫,这是最亲昵的称呼,连学校里的老师有时候都这样叫她,所以要让她一下子忘记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会儿被这个陌生男人一番评头品脚,她脸红心跳,手足无措,一时之间就忘了凌浩川的警告,把乳名直接报了出来。

“秦丫丫?”他笑起来,秦小溪发现,这个男人笑的时候很好看。

他说:“不错,这名字很独特,好听又好记,不过一听就知道是乡下妹子的名字。”

他又转身走,问:“浩川呢?”他打过电话,知道凌浩川在家。

“他……”秦小溪说了一个字停了下来,因为她想起凌浩川不准她把乳名告诉别人的事情,心里忽然有点怕。

男人转过身来看住她:“他怎么了?”

“没……没怎么,”秦小溪慌忙回答:“他在吃饭。”

因为紧张,她说话的时候嘴唇有些颤抖,男人看着她的嘴唇,突然挑挑眉毛,说:“我现在想吻吻你的小嘴巴。来!让我吻吻!”

秦小溪惊吓地看着他,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个陌生男人说要吻她?

男人伸手就来拉她,秦小溪吓得飞快地转身跑。

跑了几步回头看,他并没有来追她,而是好笑地站在那里,说:“你跑什么?难道你从来没有被男人吻过?”

秦小溪不说话,她的脑海里划过了凌浩川和童晚欣接吻的画面,如果这个陌生男人也这样吻她,那多恐怖!

男人说:“秦丫丫,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吻你,行不行?”

秦小溪忙点头。

男人笑笑,说:“有没有男人吻过你?”

秦小溪急忙摇头。

“浩川呢?他有没有吻过你?”

秦小溪继续摇头。

男人怀疑地说:“不可能吧,你这张嘴这么有吸引力,他会不动心?”

秦小溪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男人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说:“这么说来你还保留着初吻,那你一定要好好留着,给我留着,嗯?”

秦小溪没有说话,只在心里不服气地想,怪事,我的东西凭什么要给你留着?

见她不回答,男人往她面前走:“如果你不答应给我留着,那我现在就要,总之你的初吻是我的!”

这宣告一样的话让秦小溪更惊讶,她慌忙转身往大门外跑。

但这一次男人却很快就追过来捉住了她:“你再跑,我就喊浩川,说你勾引我!”

秦小溪吓住了,脑海里划过了那根黑皮带,她的背部又神经质地感到了疼痛。

男人将她拥进怀里,说:“你别乱动,我吻吻就好,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你的嘴唇,你的初吻我必须得到!”

说着,他的头向她低下来。

秦小溪吓得抬起两手紧紧捂住嘴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惊慌地看着他。

“小溪!”饭厅里传来凌浩川的喊声。

秦小溪慌忙挣扎着想跑。

男人抱紧她,她跑不掉,心里又怕又慌,小声求他:“请你……放开,他……他在叫我……”

男人说:“那你把你的初吻献给我!”

秦小溪拼命摇头:“不!不!”

“秦小溪!”

凌浩川的声音高亢起来,好象发怒了。

“哎!来了!”她赶紧答应了一声,拼命挣扎着求他:“请你放开我!”

男人说:“那你答应把初吻给我留着!”

秦小溪为了脱身,急忙点头:“我答应……给你留着!”

“这样多乖!”

他突然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秦小溪吓得呆住了。

男人温和地笑笑,放开她说:“快去吧,记住你的承诺。”

秦小溪楞了楞,慌忙转身跑掉,她的额头上暖暖的,男人嘴唇的气息还停留在那里,她的心跳完全紊乱了。

秦小溪跑进饭厅的时候直喘气,凌浩川回过头狠狠瞪了她一眼,语气却很柔和,说:“给晚欣添饭。”

秦小溪急忙把童晚欣的碗拿过去。

那个男人也跟了进来,当他走进饭厅的时候,看见那两个人还搂抱在一起吃饭。

“喂,我说,”他喊道:“你们两个怎么还没分手?”

秦小溪很吃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凌浩川和童晚欣说话。

凌浩川抬头瞄他一眼,不说话,先接过童晚欣喂过来的菜吃了,才说:“我们分不分手关你什么事!”

童晚欣说:“就是,死云扬,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江云扬摇摇头,嘴里啧啧啧一阵:“还指望你们分手呢,两人竟然还越来越亲热了,晚欣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是浩川专用的口头禅,什么时候喂到你嘴巴里去了?”

在以前,江云扬只要对凌浩川一说:“你们怎么还不分手啊?”

凌浩川铁定会骂他:“江云扬,你去死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今天凌浩川没有说,童晚欣却又说了出来。

“唉,浩川,你这样天天陷在温柔乡里,什么时候是个头?”江云扬悲天悯人地长叹:“要陷也多陷几个吧,时不时地换换口味,总陷在这一个温柔乡里,有什么意思?”

童晚欣骂道:“死云扬,浩川可不像你,天天换一个温柔乡,他就爱我这一个温柔乡,是吧浩川?”

江云扬贼贼一笑:“咦?晚欣,你怎么知道我天天换一个温柔乡?难道我在温柔乡里的时候,你碰到了?”

“死云扬!你还不去死!”童晚欣胀红了脸,柳眉倒竖地对江云扬骂道,又转头对凌浩川撒娇:“浩川,你就让他欺负我!”

凌浩川抬头问江云扬:“吃饭没有?没吃坐下来吃,不吃就滚到楼上去。”

“我吃过饭了,不过我想吃点菜。”江云扬坐了下来:“吃完再滚,要滚也只有从楼上往下滚,如果从楼下能滚到楼上去,我就不是江云扬,而是江超人了。”

凌浩川喊:“小溪,拿双筷子来。”

“小溪?”江云扬看着走过来的秦小溪,说:“咦?你不是说你叫秦丫丫吗?怎么又是什么小溪?”

凌浩川猛然回头,瞪住秦小溪,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女人刚刚见到江云扬,就把她的乳名报给人家了,她这么快就被江云扬这个死小子给迷住了?

秦小溪被凌浩川凶恶的目光瞪得心里直敲小鼓,慌忙说:“不……不是,我叫秦小溪,秦丫丫是……是原来的名字!”

凌浩川的目光仍然没有收回,还在狠狠地瞪着她。

江云扬说:“为什么要改成秦小溪?秦丫丫多好听,很有个性。算了,别人怎么叫你我不管,反正我只叫你秦丫丫,秦丫丫叫起来挺顺口的,好不好?秦丫丫?”

“好……”秦小溪被凌浩川看得心惊肉跳,结结巴巴地说:“随……随便……”

江云扬接过秦小溪手上的筷子说:“是秦丫丫炒的菜吧?我尝尝味道如何。”

挑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江云扬皱起眉头:“怎么这么难吃?秦丫丫,是谁教你炒的菜?是浩川吧?”

“浩川,我早就叫你好好学学厨艺,你偏不听,你炒的菜难吃,连教出来的徒弟炒的菜也这么难吃!”

“我真是服了你们了,两个人还吃得津津有味,你们不是在吃饭吃菜,是在吃对方的嘴和舌头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躲不过的纠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