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25章: 躲不过的纠缠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25章 躲不过的纠缠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们吃什么和你没有关系!”凌浩川冷冷地说。

他知道秦小溪炒的菜难吃,但她只有这个水平,他也没有办法,而且他自己也不会炒菜。

好在他本来就不挑食,只要菜炒熟了,有盐有味,他就能吃下去,反正他在家里吃饭的时候也不多。

“算了,秦丫丫,我来教你炒菜吧,李阿姨炒菜的手艺全是跟我学的,菜炒得不好吃会影响味口。你们吃不吃得下去没有关系,但我来蹭饭的时候怎么办?你总不好意思让我饿肚子吧!”

“你可以不来!”凌浩川仍然冷冷地说。

江云扬哈哈一笑:“我就喜欢浩川的这股洒脱劲,不管什么人,可以来,也可以不来,我就是那种可以天天来蹭饭绝不在乎你的脸色的人。”

几个人一边说,一边上楼去了,秦小溪开始收拾锅碗。

秦小溪还没收拾完,楼上传来喊声:“秦丫丫!秦丫丫!”

秦小溪听出是江云扬的声音,忙走出来答应:“哎!”

“上来!”

秦小溪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急忙擦干手上的水上了楼。

凌浩川和童晚欣坐在沙发上,江云扬站在门边,看见秦小溪上来了,伸手扶在她肩上,秦小溪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吓得一抖,甩开了他的手。

凌浩川看见了他们的动作,他眯缝起了眼睛。

江云扬看着秦小溪的激烈反应,说:“秦丫丫,你干什么?我叫你来陪我们玩!”

“我……”秦小溪说:“我碗还没有洗完!”

“洗什么碗,扔那儿,等会儿去洗,先陪我们玩!”他两手一起扶上秦小溪的肩,推着她往前走。

秦小溪摆脱不了,她求救地看向凌浩川,凌浩川却转过头听童晚欣说话去了。

童晚欣凑在凌浩川耳边说:“浩川,你看江云扬那个死相,他想逗你家的小女佣呢。”

凌浩川说:“你吃醋了?”

“啐!我吃他的什么醋?你才是我的男人。”童晚欣扳过他的脸,和他轻轻一吻。

秦小溪的脸瞬间泛红,垂下了头。

江云扬也看见了凌浩川和童晚欣的亲吻,叫起来:“哎!我说你们两个,要亲嘴也背着点人好不好?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你们这么厚的,真是恬不知耻!”

凌浩川说:“知耻而后勇。”

童晚欣哈哈大笑。

江云扬端过来一张沙发,放在秦小溪身后,将她双肩一按,秦小溪跌坐下去。

他嘴里继续抱怨:“我先警告你们,不准再亲嘴了,看见你们嘴对嘴凑在一起,我这心里像有猫爪子在抓,难受得厉害。”

“死云扬废话多!”童晚欣骂道。

江云扬说:“我不说废话了,反正我跟你们说,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们接吻,那我和秦丫丫也要吻!要不我们就来一场接吻大比赛,看谁的吻技好,看谁吻得久,看谁吻得香!”

“哼!哼别以为只有你们才会亲嘴,我和秦丫丫也会,是不是?丫丫?”

秦小溪捂住嘴,一脸惊恐地看着江云扬,她想起了江云扬在大门口抱住她,差点强吻她的事情。

凌浩川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为了避免再扯上接吻这类敏感词汇,童晚欣岔开了话题,问江云扬:“死云扬,别说废话,快说玩什么。”

“还能玩什么,浩川笨得跟猪似的,又不会打麻将,又不会斗地主,就会喊主升级,除了玩这个还能玩什么。”江云扬连说带骂。

“你才笨得跟猪似的,”童晚欣回敬他:“浩川是事业型男人,哪像你,就知道玩玩玩,整个一个五毒俱全的风流男人!”

“咦?晚欣,连我风流的事情你也知道,你不会在暗恋我吧?”江云扬脸上的笑容很诡异。

“死云扬!”童晚欣又气又急,站起来跑到江云扬身边,抱住他的胳膊狠狠揪,嘴里骂道:“我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瞧瞧不可!”

江云扬也不躲闪,由她揪掐,嘴里轻佻地说:“真舒服,我最喜欢被女人这样折磨,尤其是浩川的女人!”

童晚欣气得直跺脚:“浩川,你都不帮我!”

凌浩川说:“晚欣,你不知道,和疯狗对咬是最愚蠢的人吗?”

童晚欣楞了楞,大笑:“对,我不和疯狗对咬。”

江云扬笑道:“晚欣,你没听明白,浩川是夸我呢,他说我才是最聪明的人!”

凌浩川不解释,童晚欣又跺脚了。

秦小溪看着他们疯疯打打,她完全是个局外人,就像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异类,无法和他们融合在一起,这样坐在这里,她只有尴尬。

秦小溪站起来往出走,她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没空在这里看他们笑闹。

凌浩川瞟了她的背影一眼,没有说话。

江云扬过来拉住了她:“喂!秦丫丫,你到哪里去?我说了叫你陪我们玩。”

秦小溪说:“我……我不会……”

“什么你不会?”江云扬看着她:“你不会连扑克都不会玩吧?”

她摇摇头:“不会。”

“不是吧?”江云扬看看秦小溪,又看看凌浩川,忽然暴笑:“哈哈哈哈!浩川,我发现你和秦丫丫才是天生一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不会玩扑克牌的人!我以为你已经是最笨的了,只会玩玩扑克,没想到秦丫丫比你还笨,连扑克都不会玩!哈哈哈哈!”

秦小溪脸胀得通红,看凌浩川一眼,手脚无措。

凌浩川面无表情。

江云扬还在暴笑。

童晚欣也忍不住笑起来,她是笑江云扬说凌浩川和秦小溪天生一对这句话,她无法想象帅气英俊的凌浩川和那样土气的丫头走在一起是什么样子!

过了一会儿,凌浩川冷冷地问:“笑够了没有?”

童晚欣使劲憋住,江云扬一边笑一边连连点头:“哈哈哈!笑够了!笑够了!我实在不想再笑了!哈哈哈!就是忍不住!哈哈哈!”

秦小溪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尴尬,转身下楼。

她刚走进厨房,好不容易止住笑的江云扬跟了下来,说:“秦丫丫,怎么又跑了?你很喜欢做事吗?走吧,先和我们玩会儿。”

“我不去!”秦小溪闷头洗碗。

“你不去?那我们三个人怎么玩?不行,你先陪我们玩会儿再说。”他拉上秦小溪湿漉漉的手就走。

江云扬将秦小溪拉到了楼梯边,秦小溪抓住楼梯扶手,身子向后坠,不肯走。

江云扬看看她:“秦丫丫,你以为我请不动你吗?”

他扳开秦小溪的手,一哈腰抱起了她。

秦小溪拼命挣扎,两脚乱踢乱蹬:“我不去,你放开我!”

江云扬不说话,直接将她抱上楼。

凌浩川看见江云扬竟然将秦小溪抱了进来,他瞪大了眼睛。

童晚欣说:“死云扬,你怎么见谁都抱?小溪怕生,你别吓坏了她。”

江云扬说:“她怕生吗?不啊,我一抱她,她就乖乖的了,她心里不定怎么喜欢呢。再说,我也没有见谁都抱,大不了就是抱抱你和秦丫丫,怎么?这会儿看见我抱秦丫丫,你吃醋了?”

凌浩川的脸色阴沉下来,童晚欣则气得咬牙切齿,骂:“死云扬,你去死!”

江云扬怪异地一笑:“我去死,你舍得吗?”

童晚欣气得别过脸不理他,他却又说:“就算你舍得,浩川也舍不得我死!”

江云扬将秦小溪放在沙发上,秦小溪站起来要走,江云扬拉住她,回头问凌浩川:“喂!浩川!你的女佣怎么这么不给我面子?没有她,我们三个人怎么玩?”

凌浩川冷冷地说:“她又不会,你留下她玩什么?”

“她不会我可以教她啊,这个又不是什么尖端科技,有本名师指点,只需要打几把牌,我保证把她教会。”

凌浩川不再说话,算是默许,但秦小溪真的不想玩牌,仍然努力想要挣脱江云扬的手。

江云扬说:“秦丫丫,你真倔,不过你是倔不过我的!”

他抱起秦小溪,一起坐进沙发里,秦小溪竟然坐在了他的腿上!

江云扬的两手圈在秦小溪腰上,嘴唇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再乱动,我就当着他们的面吻你,反正你答应把初吻献给我!”

秦小溪一吓,看凌浩川一眼,不敢再动。

江云扬得意地一笑,对凌浩川和童晚欣说:“怎么样,是不是我一抱她,她就乖乖的了?”

凌浩川的脸再度阴沉,他看见江云扬在秦小溪耳边说了一句话,但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秦小溪竟然真的就这样乖乖的坐在他怀里了。

“发牌,晚欣。”江云扬对童晚欣说。

童晚欣将牌发到四个人手中,江云扬看见秦小溪手上的牌乱糟糟的,说:“你真的不会玩牌?连顺序都没有排对,来,我教你!”

江云扬将自己的牌扣在茶几上,先教秦小溪理牌,同一花色按点子大小顺序排整齐,秦小溪的手握着牌,江云扬的手握着秦小溪的手。

秦小溪整个人都被江云扬圈在怀里,他的大手将她的手连扑克牌握在一起,他的脸不时和她挨一下,秦小溪总是如触电般地往旁边一闪。

江云扬的心里暗暗好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边整理扑克牌,一边不时偏过头跟她讲解。

当他的头偏过来的时候,他的嘴唇总是会有意无意地碰上她的脸。

秦小溪浑身不自在,身体不断蠕动,想要从江云扬的怀里钻出来,却又钻不出来。

她的心里直敲小鼓,心慌得发抖,竟连身体都微微地颤栗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众目睽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