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29章: 性格互补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29章 性格互补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童晚欣撇撇嘴:“有那么夸张吗?”

江云扬嘿嘿一笑:“随便你们,反正如果你们相互喂着吃,那我和丫丫也要喂着吃,我很想让丫丫给我喂吃的!”

他回过头对秦小溪说:“丫丫,把你嘴里的菜喂给我,好不好?”

“啊?”秦丫丫吓一跳,本就通红的脸胀得更红,连连摇头:“不!”

“那我喂给你?”

“不!不!”秦小溪低下头:“我……自己吃!”

江云扬又哈哈大笑了。

童晚欣拿了一串香菇,吃了一片,说:“呀,这香菇好好吃,浩川,来!”她将手里的香菇递到凌浩川嘴边。

凌浩川偏过头,阴沉着脸:“自己吃,我要吃我会拿!”

童晚欣看看他的脸色,撇撇嘴,收回来自己吃了。

江云扬哈哈大笑,童晚欣又狠狠瞪他。

江云扬说:“浩川,你怎么不让晚欣喂你?这样我和丫丫也好跟你们学学啊!”

童晚欣说:“你还用人教吗?这些招式你应该很精通吧!”

江云扬笑道:“连这个你也知道,你对我真是太了解了。浩川,晚欣暗恋我了,你赶紧和她分手,让她把对我的暗恋转为明恋,我不在乎她和你做过那事,反正我们是好朋友,你用我用都一样,是不是?”

童晚欣的脸都气白了:“江云扬,你去死!”

“又叫我去死,你真的舍得吗?就算你舍得,丫丫一定舍不得,是不是?丫丫?”江云扬转头看着秦小溪。

秦小溪不回答,红着脸低头一个劲地吃菜。

江云扬摇头叹息:“唉,人长帅了真是麻烦,走到哪里都有女人暗恋我,烦呐。浩川,我敢打赌,秦丫丫现在也在暗恋我了,你信不信?”

秦小溪瞟他一眼,脸红到了耳根。

凌浩川抬头看他一眼,冷冷地说:“这么多的菜都堵不住你的嘴?”

江云扬耸耸肩:“浩川,你又不是不了解我,除了女人的嘴能堵住我这张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堵住。不信,你现在就可以试试,只要让秦丫丫来堵住我的嘴,我保证没这么多话了!”

凌浩川懒得再理他,这江云扬的嘴正如他自己所说,只有和女人接吻的时候他能够不说话,其余的时候比一个女人的嘴还讨厌,可以从早到晚说个不停!

如果凌浩川跟他斗嘴,无疑是自找麻烦。

凌浩川是一个话不多的人,他有时候很怀疑,自己不知道是哪股神经出了问题,怎么会和江云扬这样的人交上朋友!

实际上,这就是所谓的性格互补,一个话多的人和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往往能成为最好的朋友,因为话多的人有了听众,而话少的人又有一个能够排遣寂寞的对象。

两个话都多的人注定不能做朋友,或者说,不能做长久的朋友!

“老公!”

秦小溪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音。

秦小溪回过头去,看见一个打扮得非常妖娆的女人站在他们后面。

她转回头张望了一会儿,很多男人抬起头看过来,但看那女人一眼后又都低下头去吃菜,并没有人答应。

秦小溪不知道这女人在喊谁。

“老……公……”女人拖长音调,声音更加娇声嗲气,秦小溪身上嗖地一下串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是没有人理她。

女人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拧住了江云扬的耳朵,尖声吼道:“老公!我叫你半天了!”

秦小溪吃惊地看着那女人,她不知道,原来江云扬有老婆。

江云扬跟凌浩川斗嘴斗得正酣,忽然被人拧住耳朵,吓了一跳,忙捂着耳朵站起来。

回过头一看,他哈哈大笑:“哦,老婆,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敢揪我江云扬的耳朵。”

凌浩川看了那女人一眼,低头继续吃菜,童晚欣看着那女人,眼里流露出一丝不屑。

女人说:“老公,你吃饭怎么也不请我?”

江云扬说:“不是我请客啊,是人家请我!”

“是吗?那给我介绍介绍,”她指着秦小溪:“这个小美女是你的女朋友?”

江云扬说:“报告老婆,她的确是我的女朋友,她叫秦丫丫!”

秦小溪惊慌地站起来,想要解释。

那女人却并不在意,又指着童晚欣:“那她呢?也是你的女朋友?”

童晚欣看她一眼,不说话。

江云扬说:“是,她也是我的女朋友!”

秦小溪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凌浩川,但凌浩川没有表示。

江云扬见了女的就说是他女朋友,凌浩川对这一点早就了解了。

那女人又指着凌浩川,问:“那这位帅哥呢?”

江云扬说:“他是我男朋友,现在就是他请我吃饭!”

女人大笑起来,推江云扬一掌:“去你的,连男朋友都冒出来了!”

江云扬笑道:“没办法,我本来想让他也做我的女朋友,但他比你少了两个东西,又比你多了一个东西,做不了女人,我只好收他做男朋友了!”

那女人笑弯了腰,看着凌浩川阴沉的脸,她说:“老公,你的男朋友生气了。”

江云扬哈哈一笑,说:“老婆,你放心吧,他是我的男朋友,又不是女朋友,男人的肚量大,不会生气的。”

女人笑了一会儿,说:“既然是你的男朋友请你吃饭,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和你的男朋友、女朋友们慢慢吃吧,拜拜!”

女人转身走。

江云扬手一伸拉住:“老婆,等等!”

女人回过身:“老公,还有事?”

江云扬说:“既然见到老公了,是不是应该给老公一个香吻再走?”

女人笑道:“我吻你是没有问题,不过,你不怕你的女朋友吃醋?”

江云扬说:“吃就吃呗,我江云扬的女朋友爱吃醋,人尽皆知,不用管她们,来!”

女人果然走过来,两人抱住,在众目睽睽之下,女人吻了吻他的脸,才转身袅袅婷婷地走了。

秦小溪瞟了一眼,脸一下子通红了,赶紧回过头来,偷偷望望四周,好象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却看见别人都吃着自己的菜,聊着各自的天,似乎并没有人注意他们的举动。

只有童晚欣的眼睛一直看着那个女人,嘴巴很用力地撇了一撇。

江云扬重新坐下来,看了童晚欣一眼,嘴角掠过一丝笑容,童晚欣瞪他一眼,将嘴又一撇,满脸嘲讽。

江云扬嘿嘿一笑,说:“看见我和我老婆接吻,有人吃醋了!”

童晚欣胀红了脸:“啐!谁吃醋?谁吃醋?就知道臭美!”

江云扬耸耸肩说:“你又没有说童晚欣吃醋,你紧张什么!”

童晚欣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沉下脸不再理他。

江云扬看见童晚欣生气了,哈哈一笑:“吃醋就吃醋呗,晚欣爱吃醋,浩川又不是不知道,来,这一瓶全给你!”

他将桌上的醋瓶提起来,放在童晚欣面前。

童晚欣不理他。

江云扬回头用手肘拐拐埋头吃菜的秦丫丫,说:“丫丫,你看见没有?我们刚才那个就叫接吻,多学着点,不要等我吻你的时候,你什么也不懂,傻乎乎的!”

秦小溪胀红了脸:“我……不学!”

“不学怎么行?等你嫁人的时候,连和男人接吻都不会,那多丢人!”

童晚欣笑起来:“云扬,你是不是想娶一个很会接吻的女人?”

江云扬笑着说:“是啊,你愿不愿意?”

童晚欣竖起眉毛:“江云扬,你不占便宜要死啊?”

江云扬说:“晚欣,你别误会,我没想占你便宜,我说的是真的,因为你一定最会接吻,是不是,浩川?”

“去死!”童晚欣咬牙切齿地骂。

凌浩川一直闷声不响吃他的东西,对几个人的说话充耳不闻。

他早就习惯了江云扬的作风,也早就习惯了童晚欣和他的吵吵闹闹,只要有江云扬在一起,他的耳根子注定了不可能清静。

这顿饭总算吃完了,凌浩川载上几人到了“梦中天堂”歌城。

开了一个小包间,服务员送来了红酒和小吃,童晚欣点开一首歌就唱起来。

江云扬给四个杯子倒上酒,递给凌浩川一杯,又递给秦小溪一杯,秦小溪不喝,他抓住秦小溪的手,放在她手上。

秦小溪不得不接住,但他一转身,秦小溪就放回到茶几上了。

秦小溪长这么大,没有来过这种地方,霓虹灯闪个不停,闪得她眼花缭乱,音乐声震耳欲聋,江云扬跟她说什么,完全听不清,只能听一半,猜一半。

童晚欣唱完了一首歌,过来坐在凌浩川身边,江云扬把剩下的那杯酒递给她,四个人碰杯,江云扬说:“干了。”

他们三人仰头干了,秦小溪没有喝,悄悄放下了。

江云扬转头看见了,给她端起来,非要她喝,秦小溪不喝,他揽过秦小溪的肩,要给她灌下去。

只要江云扬要一个女人喝酒,那是一定能灌下去的。

秦小溪拼命挣扎。

秦小溪不是不喝酒,在老家,农忙累狠了的时候,晚上她爸爸就会心疼地说:“丫丫,你喝点酒吧。”

她于是试着喝点,老家的酒是当地的纯粮食酒,浓度很高,虽然她只喝一小口,头也会晕晕的。

喝了酒以后,她晚上睡得特别香,第二天身上又有了力气干活。

但她不愿意在这种场所喝酒,害怕喝醉了出丑。

只是江云扬非要灌她,她又哪里能挣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说了,别逼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