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0章: 我说了,别逼她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0章 我说了,别逼她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浩川坐在那里,冷眼看着他们,忽然起身过去,从江云扬的手里拿走了酒杯。

江云扬说:“喂,浩川,你干什么?”

凌浩川冷冷地说:“她不想喝就别逼她!”

江云扬说:“真没劲,不喝酒怎么好玩?我跟你说,你别看秦丫丫现在老老实实的,如果给她喝几杯酒,她肯定能放开,你不想看看她放开了是什么样子吗?既然出来玩,就是要放开,要不然还有什么意思!”

凌浩川仍然冷冷地说:“我说了,别逼她!”

江云扬耸耸肩:“好,好,我不逼她,我知道她是你屋里的人,你要护着她。那我们两个喝酒,没问题吧?”

凌浩川不再说话,端起杯来和江云扬喝酒。

秦小溪松了一口气。

童晚欣在唱歌,两个男人在喝酒,秦小溪一个人拘谨地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别人觉得很好玩的歌城,她却闷得发慌。

她觉得自己很难融入城里人的生活。

江云扬喝着喝着,目光又转到秦小溪身上来了。

说实话,和凌浩川喝酒也的确没什么意思,江云扬说:“来!喝!”他就端起杯来喝。

江云扬不喊,他就一个人喝,最多向江云扬扬扬手里的杯子,很难跟江云扬聊点什么。

江云扬觉得,和凌浩川两个人喝酒挺闷的,他也常常奇怪,自己怎么会和凌浩川这种冷冰冰性格的人成为朋友的!

江云扬是一个极其爱热闹的人,几乎天天都在外面窜,尤其热衷逛夜店,要叫他一个人在某个地方静静地呆半天,他会发疯。

凌浩川恰恰相反,他也要逛夜店,但都是被江云扬或者童晚欣拉去的,一个人几乎不去。

没事的时候,他可以在屋里呆一整天,看书,看碟片什么的。

江云扬总是说,他怎么没有被闷死?

这会儿,江云扬看着闷在角落里发呆的秦小溪,又来了兴趣。

的确,和凌浩川喝酒,还不如逗这个乡下小女人好玩。

江云扬一只手端着酒杯,坐在秦小溪身边,另一只手从她颈后绕过去,搭在她的肩上,嘴凑在她耳边说:“丫丫,我问你一件事情!”

秦小溪被他的手搭在肩上,浑身不自在,想让开他的手,他反而捏住了她的耳垂,拇指和食指拈着揉来揉去。

江云扬的轻薄让秦小溪更不自在,她身上像有千千万万只蚂蚁在爬一般,又痒又难受,但又没有办法摆脱。

凌浩川冷眼看着他们,视线落在江云扬的那只手,他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

江云扬的嘴唇继续凑在秦小溪的耳朵旁边,轻轻吹了口气,说:“丫丫,你怎么不说话?”

秦小溪的耳朵里被他吹入了一股气流,耳朵痒得难受,她急忙偏开,用手指掏了掏耳朵。

“耳朵痒?来,我帮你掏!”他放下酒杯,拿开她的手,把自己的手伸进去。

秦小溪慌忙将身子一转,让开了他的手,面对着他,脸胀得通红地问:“你……要我说什么?”

“我说要问你事情,你得回答我啊。”

“你……问吧。”

“你说我长得帅不帅?”

秦小溪胀红了脸不回答,将脸转了过去。

江云扬说:“丫丫,你转过头来看着我,看我帅还是不帅。”

秦小溪不转过来,她将脸完全转过去了,用后胸勺对着他,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

江云扬的手抬起来,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摸。

秦小溪惊吓地把脸猛往过一偏,对上了江云扬的眼睛。

江云扬似笑非笑:“秦丫丫,怎么不回答我?”

秦小溪不得不红着脸说:“呃……帅……”

“那你喜不喜欢我?”他笑笑地看着她。

秦小溪的脖子都红了!

秦小溪从小长到这么大,没有哪个男人这样跟她说过话,问他长得帅不帅,又问她喜不喜欢他,而且他还将手搭在她的肩上,不断抚摸她的耳垂和脸颊!

从来没有男人用这样的方式和她亲近过!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恐慌得很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云扬看着秦小溪羞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哈哈大笑:“很喜欢我是不是?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秦小溪慌忙摇头:“不!不!不……是!”

“你不用否认,你越否认,我越认为你在向我撒娇!”江云扬满脸笑容:“不过,我喜欢你撒娇的样子,很可爱,丫丫,我想吻你!”

他忽然将头伸过去,嘴唇在她的耳垂上抿了抿,秦小溪的心一麻,心慌得不要命,闪身移向半边,脸上红通通的。

看着秦小溪惊吓的表情,江云扬再次哈哈大笑,伸手拍拍她的脸,说:“丫丫,你真的太可爱了!”

凌浩川手上端着酒杯,一口又一口地抿着,看见江云扬和秦小溪像调情一般,相处得如此亲昵,他的心里有一股无名火直往上窜!

童晚欣唱累了,放下麦克风,说:“你们唱,我歇会儿。”

江云扬拿过麦克风,递给秦小溪一只,说:“来,丫头,唱歌!”

秦小溪连忙摇摇头:“我不唱,我不会……”

“唱歌也不会?怎么可能?”江云扬说:“来,我和你一起唱!”

江云扬起身,挑了一首老歌,他想乡下可能接触新歌的时候不多,前些年的歌应该没问题。

他点的歌是《妈妈的吻》。

秦小溪看着屏幕上的歌名,她会唱,但是她不好意思唱。

江云扬拉她站起来,开始唱:“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

江云扬唱了一半了,秦小溪都没有唱,江云扬的手搂向她腰间,将她往身边一拉,嘴巴凑在她耳边说:“你是不是想要我现在吻你?”

秦小溪惊吓地望着他。

“赶紧唱,不然我吻来了!”

秦小溪急忙将话筒放在嘴边唱起来。

江云扬又暗笑起来,这女人怕他吻她,对她用这一招真好使,叫她怎么样就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江云扬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他又将她腰间的手用力一搂,在她耳边威胁:“唱大声点,我听不到也要吻你!”

秦小溪又惊吓地看他一眼,唱了出来:“吻干我脸上的泪花,温暖我那幼小的心……”

因为紧张,秦小溪的声音发抖,听起来像带颤音似的,有点搞笑。

江云扬非常满意,和着她一起唱,唱着唱着,他停了下来,听秦小溪一个人唱,然后他回过头,对凌浩川和童晚欣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们听秦小溪唱歌。

凌浩川一直都在注视着他们,他看见江云扬在秦小溪的耳边说了什么,然后秦小溪就唱歌了。他的心里很不舒服,他不明白,这女人怎么这么听江云扬的话!

江云扬回到座位上,看着秦小溪一个人唱第二段,他很得意,对凌浩川说:“怎么样?秦丫丫唱歌很好听吧?”

童晚欣奇怪地看着他:“你对她说了什么?怎么她那么害差的人听了你的话就乖乖唱歌了?”

江云扬哈哈一笑:“这是秘密!”

童晚欣撇撇嘴:“讨厌,你嘴里什么都是秘密!”

江云扬说:“你们真的想知道?”

童晚欣说:“你说说呗,别卖关子了。”

江云扬又是哈哈一笑,说:“很简单,我跟她说,我喜欢她,要她为我唱首歌,她就唱了。”

童晚欣睁大眼睛:“这么简单?不可能吧?”

江云扬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种乡下来的女孩子,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你只要对她好一点点,再给她说点好听的,她铁定会爱上你!”

“你对她好吗?”童晚欣撇撇嘴。

“我对她很好啊,你看,我带她买衣服,帮她做头发,又带她吃串串,还带她来唱歌,再加上我长得又这么帅,她这会儿心里不知道有多爱我呢!”江云扬洋洋得意地说。

童晚欣又撇嘴:“自恋狂,就知道臭美!”

“我自恋?你不是也暗恋我吗?如果不是浩川缠着你,你早飞到我怀里来了,我说得没错吧?”江云扬痞里痞气地说。

童晚欣气得胀红了脸:“死云扬,嘴里没一句好话。”

“好话?有啊!那得看对什么人,我对秦丫丫说的话那可都是好听的!”

秦小溪唱完歌走了过来,将话筒轻轻放在茶几上,在角落里坐下。

江云扬看看她,鼓掌:“丫丫,唱得很好哦。”

他端过去一杯酒:“口渴了吧?来,喝杯酒。”

秦小溪急忙摇头:“不,我不喝酒!”

“哦,对,你不喝酒,我忘了!”江云扬放下酒杯,端过去一杯茶:“那你喝茶!”

秦小溪接过来,说:“谢谢!”

江云扬伸手揉揉她的头,说:“还跟我客气,丫丫,以后不准跟我客气,知道吗?”

凌浩川看见江云扬对秦小溪的动作极为亲昵,而秦小溪竟然没有反对,他的心情很不爽。

凌浩川心情不好,童晚欣几次拉他唱歌他都不唱,江云扬倒忙得不行,跟童晚欣来一段情歌对唱,又胁迫秦小溪跟他唱。

差不多了,几个人准备回去了,江云扬说:“再干一杯。”

他递给秦小溪一杯,说:“这杯你一定要喝,喝了我们就回去了。”

秦小溪仍然不喝,江云扬将她拉到半边,一手揽住她的头,一手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我现在教你接吻好了!”

他的嘴唇向她贴了上去。

秦小溪大惊失色,拼命挣扎,被他紧紧控制住,挣脱不了。

他又说:“你答应喝了那杯酒,我就放开你。”

秦小溪嘴唇直颤抖,说:“我……我……我喝……”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小溪醉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