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1章: 小溪醉了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1章 小溪醉了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看,这样多乖!”江云扬拧拧她的脸蛋,然后搂着她的腰肢走了过来。

凌浩川一直看着他们,看着江云扬将秦小溪搂得紧紧的,要接吻的样子,他的手不由自主撰得很紧。

然后他又看见两人分开了,江云扬亲昵地捏了捏秦小溪的脸,秦小溪没有避让,凌浩川的脸阴沉得很厉害。

音乐一直震天价地响着,他根本听不见江云扬对秦小溪说了什么!

江云扬把酒递给秦小溪,又端起自己那杯酒,对凌浩川和童晚欣说:“来,碰了,干!”

三人仰脖子干了杯中的酒。

秦小溪没有动,江云扬转过头来,满脸笑容地看着她,说:“丫丫,愿意为我喝了这杯酒吗?”他搂在她腰上的手在用力,这是无声的暗示和威胁。

秦小溪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端起杯子,慢慢喝了。

江云扬笑了,再捏捏她的脸:“丫丫真乖!”

凌浩川放下杯子,转身往出走。

童晚欣说:“浩川,走了吗?等等我啊!”

凌浩川头也不回,大步走了出去。

江云扬拉上秦小溪:“丫丫,你没有喝醉吧?”

秦小溪摇摇头:“没有。”

“那我们也走吧!”两个人跟在后面走了出来。

上了车,凌浩川问江云扬:“先送你回家?”

江云扬说:“送我回家干什么,我明天还要教丫丫炒菜呢。”

凌浩川对帮他们开车的司机说了家的地址,车子开了出去。

凌浩川坐在副驾驶座上,童晚欣坐在后面,江云扬坐在童晚欣和秦小溪中间。

江云扬的手很不老实,一会儿敲敲童晚欣的头,一会儿抓抓她的膝盖,童晚欣怕痒,不断和江云扬疯疯打打。

凌浩川连头也不回,对这两人的疯疯闹闹他早已经习以为常。他的眼睛从后视镜里注视着秦小溪的脸。

秦小溪的脸蛋泛红,在车内微弱的灯光映照下,显得异常俏丽。

她的头有点晕,这种红酒她以前连见都没有见过,刚才突然喝下一整杯,这会儿头当然会晕晕的了。

渐渐的,她的眼睛有些睁不起了,想睡觉,她将头侧向窗边靠着,眼睛阖拢了。

江云扬总在童晚欣的头上敲,童晚欣冒火了,拿起包用力打他的头,打得江云扬直往秦小溪那边靠。

等童晚欣停下来,江云扬回头一看,秦小溪已经睡着了。

江云扬偏着头看着秦小溪的脸,她酣睡的样子真可爱,脸蛋红红的,嘴唇也红艳艳的。

江云扬看着看着,微笑起来,头向秦小溪的脸伏了下去,他的嘴快要贴上秦小溪的唇了!

“云扬!”凌浩川突然出声。

“嗯?”江云扬抬起头:“浩川,你叫我?”

凌浩川并不回过头来,只从后视镜里看着他:“别动她!”

“为什么?”

凌浩川不回答。

江云扬笑起来:“浩川,你怎么知道我要吻她?”

凌浩川仍然不回答。

“你该不会一直在偷偷看她吧?”

童晚欣骂道:“死云扬,浩川要看小溪还用偷偷看?他们天天在一起,他难道还看不够?”

江云扬说:“他以前看到的秦丫丫有这么漂亮吗?秦丫丫被我打扮漂亮了,他一下子就心猿意马起来!”

他拨拨童晚欣的头:“我说,晚欣,你赶紧跟浩川分手,趁早还来得及,他现在喜欢上秦丫丫了,就算他今天晚上睡在你的身边,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跟你干那事都使不上全力!”

童晚欣生气地骂道:“死云扬,乌鸦嘴,你去死,我和浩川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江云扬说:“那我不跟你说了,我跟浩川说。浩川,你聪明的话,赶紧把晚欣甩了,你看秦丫丫多漂亮,她又天天在你身边,你正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童晚欣提起包向他头上打去:“叫你乱说!叫你乱说!”

江云扬躲开,回头看着秦小溪的脸,手伸上去轻轻抚摸,叹道:“唉!真想不到,一个乡下女人的皮肤会这么好,这么细,这么嫩,这么光滑,摸起来感觉真舒服!”

凌浩川从后视镜里看着江云扬的举动,浓眉紧锁,脸阴沉得很厉害,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到家了,车停下,凌浩川下车回过身,看见江云扬抱着秦小溪走出来。

凌浩川皱皱眉,走过去拍秦小溪:“起来!”

江云扬说:“浩川,你没看见她醉了?这时候你还能叫醒她?”

凌浩川说:“她不就喝了一杯酒吗?会醉成这样?”

江云扬说:“反正她没有醒,她的房间在哪里?我抱她进去!”

凌浩川将他带过去,打开门。

江云扬说:“你们先上楼去,我帮她脱了衣服就上来!”

凌浩川撇他一眼:“别给她脱!”

“那怎么行?感冒了怎么办?”

“那是她的事!”

江云扬将秦小溪放上.床,一边帮她脱鞋,一边说:“脱衣服又费不了多少事,帮她脱了有什么不可以?”

凌浩川冷冷地说:“我说了不脱就是不脱!”

江云扬说:“浩川,我发现你越来越冷血了!”

凌浩川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出来!”

江云扬对着他贼笑,说:“你既然知道,还不帮我达成心愿?我们是不是兄弟?”

凌浩川上前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拽出来:“我给你说了,她是我屋里的人,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

“什么你屋里的人,不就是个乡下来的小女佣吗?瞧你把她宝贝得!”

凌浩川不由分说将他拉出来,锁上了门,这门锁上一次被他踢坏了,刚换了不久。

上了楼,江云扬问:“浩川,我睡哪儿?”

凌浩川说:“老规矩,客房在那边。”

江云扬问:“那晚欣呢?她在哪里睡?”

童晚欣说:“我在哪里睡关你什么事?”

“你们是不是要睡在一起?”

童晚欣胀红了脸:“江云扬,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

“我很讨厌吗?”江云扬摇头晃脑:“我不觉得啊,而且我觉得我相当可爱,有很多女人喜欢我呢,不说我在大街上被女人们追着跑,你童晚欣不是也一直暗恋我吗?秦丫丫也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了。晚欣,你不能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而是应该面对现实……”

江云扬像个没牙老太婆唠叨个没完,童晚欣脸都绿了。

凌浩川终于发话了:“滚去睡!”

江云扬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好!我滚去睡,OK?”

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来:“浩川,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是不是要和晚欣一起睡?”

凌浩川冷冷地说:“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江云扬振振有辞:“你们两个人睡得亲亲热热的,叫我一个人独守空房,我能睡得着吗?”

凌浩川不理他。

江云扬嬉皮笑脸地说:“要不,你把秦丫丫房间的钥匙给我,我们互不干涉!”

凌浩川抓起一本书向他砸去:“滚!”

江云扬伸手接住,给他扔回去,一副无赖嘴脸:“浩川,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一个人真的睡不着!”

“那你走吧,”凌浩川毫不客气地说:“没人拦着你!”

江云扬笑起来:“浩川,你还真是我的好兄弟,想赶我就赶我,有事没事不给我好脸色。但说来奇怪,我还就喜欢你这脾气。”

“好,那我就留下了,睡客房就睡客房,一个人睡就一个人睡。不过,你们干的时候动静不要太大,尤其是晚欣,你别叫得太刺激,要不我会受不了的!”

“你去死吧!”童晚欣将江云扬赶进了客房。

这天晚上,凌浩川没有和童晚欣睡在一起,因为他们没有结婚,他不想让江云扬看出他们在同居了。

江云扬的嘴太毒,凌浩川不想听见他整天鸹噪。

房间多的是,一个人睡一间也绰绰有余。

秦小溪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半天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向四周看了好一阵,才明白睡在自己的房间里。

然后她又想起昨晚和他们出去唱歌的事情来,想着那个江云扬总是搂着她的腰,又要她唱歌、喝酒,还说不听他的话,他就要吻她。

一想起江云扬和她嘴贴嘴接吻,她就一阵惊恐。

秦小溪坐起来,头还有点晕,她看看墙上的挂钟,大吃一惊,已经九点过了,自己竟然还没起来煮饭,今天保不住又会被惩罚了!

她急忙爬起来,到楼上瞧了瞧,二楼客厅的门还关着,看来他们还没有起来。

秦小溪赶紧下来先把粥熬上。

然后准备弄菜,她把冰箱里的菠菜拿出来,择了淘洗干净,又从泡菜坛子里抓了泡豇豆出来,切成节。

粥熬好了,秦小溪把锅端下来,放上炒菜锅,烧热了,倒上油,站在锅前一边等油烧热,一边想着昨天江云扬对她的种种举动,不由脸红起来。

忽然伸过来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腰,秦小溪一惊,急忙往半边让,想脱离开那双手,但没有成功,她的腰已经被江云扬牢牢地圈住了。

江云扬的脸紧贴着她的脸,说:“丫丫,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秦小溪惊慌地把脸转向半边,说:“我……我要炒菜……”

江云扬看看锅里:“你炒菠菜?”

“嗯。”

江云扬摇摇头:“你这样炒出来会很难吃。来,我教你!”

他放开秦小溪,先往锅里加了些油,说:“油太少了,炒素菜要油多才香。”

秦小溪“哦”了一声,她因为生活清贫,从小就很节约,炒菜舍不得放太多的油。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为她梳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