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2章: 他为她梳头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2章 他为她梳头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云扬也看出来了,说:“浩川是大财主,他家的油多得吃不完,你不用替他节约。”

秦小溪脸红红的,没有说话。

江云扬转过来找了找,问:“干辣椒放到哪里去了?”

秦小溪忙找出来拿给他,他切成小节,然后又要蒜和老姜,蒜切成片,姜切成小颗,还要花椒。

一边操作,他一边跟秦小溪讲:“油一定要烧热,然后下辣椒、姜、蒜、花椒,煸出香味后再下菠菜,火要开大,急火快炒,炒熟了放盐,炒匀后关火,放少量味精,起锅。”

嘴里说着,他已经把菠菜炒好了,起锅盛在盘子里。

秦小溪看了看,菠菜的颜色绿油油的,上面有红色的辣椒节和白色的蒜片,以及姜米和花椒粒陪衬,像一道精美的艺术品,看起来非常诱人。

虽然只是一道极普通的素菜,江云扬也做到了色、香、味、形俱佳,秦小溪只觉得香味扑鼻而来,令她垂涎欲滴。

好吧,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是很少吃到高水平的厨师炒的素菜的,所以江云扬这道普普通通的炒菠菜也能抓住她的胃。

然后,江云扬问:“泡菜也要炒吗?”

秦小溪说:“炒不炒都行。”

“那就炒吧,”江云扬一边操作一边继续讲解:“炒泡菜也是同样道理,也要这些佐料,油烧热,佐料下锅,炒出香味,泡菜倒进去,快速翻炒后立刻关火起锅,千万不能在火上炒久了,否则会很酸!”

炒好了,江云扬看着秦小溪:“学会了吗?”

秦小溪不好意思地说:“学会了!”

她真的希望自己也能像江云扬这样,炒出一手好菜。

江云扬摇摇头:“你的基础太差,连素菜都不会炒,看来,我得每个周末都过来教你。”

秦小溪说:“谢谢你!”

江云扬笑笑地看着她:“怎么谢我?”

秦小溪红着脸不说话。

“你吻吻我,”江云扬说:“用你的初吻来谢我,好不好?”

秦小溪慌忙摇头:“不!”

“那我吻吻你?”江云扬往她面前走。

秦小溪赶紧往后退:“不!不!”

“那你怎么谢我?”江云扬继续往她面前走,将她逼到了墙角。

秦小溪的身子紧紧靠在墙壁上,江云扬的头向她伏下来,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秦小溪满脸惊慌,身子缩成了一团!

“云扬,你在干什么?”

门口传来凌浩川的声音。

江云扬转过身来:“浩川,你真是阴魂不散,这么早不在你的温柔乡里呆着,跑出来做什么?”

凌浩川冷冷地说:“阴魂不散的是你!”

江云扬大笑:“那我们两个是殊途同‘鬼’了,怪不得我这辈子会遇上你!”

凌浩川不再理江云扬,他的目光越过江云扬,落在秦小溪的脸上:“饭好没有?”

秦小溪赶紧回答:“好……好了……”

“好了还不端出来!”他吼道。

“哦!”秦小溪急忙往出端饭菜。

江云扬也帮忙端,又喊凌浩川:“喂,浩川,你也帮着端啊!”

凌浩川瞥了他一眼,转身进洗手间去了。

江云扬嗤笑:“真是,你都还没有梳洗,跑来催什么饭?故意破坏我和丫丫的浪漫情调。”

四个人同桌吃饭,凌浩川和童晚欣没有表现得太亲热,可能还是怕江云扬的那张损嘴。

江云扬却不断地给秦小溪挑菜,说:“丫丫,你好好尝尝我炒的菜,浩川学一辈子也达不到我的万分之一,你把我的手艺学会了,嫁人都要容易得多。别像晚欣那样,会吃不会做,像头猪似的,没有男人要!”

童晚欣骂道:“死云扬,我有没有男人要用得着你来操心吗?难道浩川不是男人?”

“浩川?他也勉强算个男人。还好他是男人,要不你想嫁出去真的还有点困难,除了他,还有谁会要你?不信你和他分手试一试!”

童晚欣快被他气死了:“江云扬,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生气了?”江云扬哈哈一笑:“没人要就没人要呗,连这也生气,实在没人要,我不也可以勉强要吗?虽然我江云扬这个大帅哥配你童晚欣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不过我也不会太嫌……”

童晚欣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江云扬,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说话不损我是不是活不下去?你这样损我,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江云扬满不在乎地说。

“没好处你为什么要这么损我?”

“这叫损人不利己……白开心!只要我开心,损损你又有什么关系!”

童晚欣觉得,这顿饭她再也吃不下去了。

秦小溪偷偷地看着他们,她不能理解,为什么江云扬能够把童晚欣损到这种程度!

凌浩川又为什么能够容忍江云扬这样损童晚欣而无动于衷?

她觉得,凌浩川似乎很不喜欢江云扬,但她不明白,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又要让他到家里来?

他还容忍江云扬把这里当成他自己的家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童晚欣快哭了,丢下碗筷,说:“我不吃了!”起身往楼上走。

江云扬笑道:“晚欣,你真没用,连开玩笑都开不起,我损你难道你,不可以损我?你可以骂我将来娶的老婆是猪八戒,呸呸!猪八戒是男的,我娶回来也用不上。”

想了想,他说:“那你就骂我娶的老婆像浩川,整天板着猪腰子脸,只吃不说发疯癫,迟早这辈子要玩完。”

他惊诧地说:“咦?没想到我方某人还能作诗,哇哈!一个伟大得不可救药的诗人出现在了凌浩川的早饭桌上,浩川,你太荣幸了!”

童晚欣忍不住,捧腹笑了起来。

秦小溪也想笑,但她不敢,只能忍住低头扒饭。

凌浩川没有笑,江云扬也不以为意,这凌大爷向来不苟言笑,要想逗笑他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笑声中,童晚欣又回到了桌边,坐下继续吃。

吃过早饭,秦小溪收拾了锅碗,准备上街去买菜。

她刚走出来,江云扬下楼来看见了,问:“秦丫丫,到哪里去?”

秦小溪看他一眼,说:“我去买菜。”

“买菜?”江云扬说:“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中午的菜我来安排。”

秦小溪心里巴不得江云扬弄菜,她只会炒回锅肉,回锅肉都炒得只有三分像,别的更是乱炒。

江云扬说:“等我一会儿,我先上个洗手间。”

秦小溪等江云扬出来,两个人往出走,江云扬说:“你不换双鞋?”

秦小溪低头一看,早上起来晚了,忙着弄饭,穿着拖鞋就跑出来了。

这会儿身上穿着礼服,脚上却穿着拖鞋,不伦不类的,这样子上街去,不笑掉人的大牙才怪。

秦小溪脸一红,急忙进去换上昨天买的高跟鞋,然后走出来。

江云扬说:“你的头发别这样梳,学晚欣那样,打扮洋气一点。”

秦小溪脸红红地看着他,她也想打扮洋气一点,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打扮。

昨天盘在头上很漂亮的发型,睡了一觉就全乱了,她只得又像往天那样梳两个小辫子垂在肩上。

江云扬说:“你去把梳子拿出来,我帮你弄。”

秦小溪犹豫着没有动,虽然她想要打扮漂亮一点,却不敢让江云扬为她梳头,那多难为情。

江云扬伸手把她辫子上的橡皮筋取下来,头发给拨乱了,说:“快去拿梳子。”

秦小溪没有办法了,只好进去拿出了梳子。

江云扬站在身后为她梳头,秦小溪的心里直发抖,小时候爸爸为她梳过头发,长大后就一直是她自己梳了,江云扬竟然成了第一个为她梳头的男人!

她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却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心悸心慌,心跳无法控制地加快!

凌浩川走了下来,看见江云扬居然在为秦小溪梳头,他的眼睛睁大了,觉得这一幕不可思议!

“云扬!”他喊道:“你在干什么?”

秦小溪听见凌浩川的声音心里就突突突地跳,急忙转身想走,江云扬一把拉住她:“别乱动。”

秦小溪走不掉,只得站在那里由他梳,但她的心慌得很厉害,低头看着脚下,不敢看凌浩川一眼。

江云扬头也不抬地回答凌浩川:“你没看见?我在给秦丫丫梳头。”

凌浩川看见秦小溪一副很乖的样子,心里很火大,冷冷地说:“秦小溪,你连梳头都不会了,是不是?”

他的妻子居然要别的男人来梳头,像什么样?

秦小溪听见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心里很恐慌,怕他当着江云扬打她,嗫嚅着说:“不……不是……”

她又想转身走,江云扬一把拉住:“别动,马上就好了!”

他抬头说凌浩川:“浩川,你没发觉我给秦丫丫梳这个头很漂亮?你也不教教她,虽然只是女佣,可她既然进了城,就应该学着打扮洋气一点,老那么土里土气,你就不怕丢你的脸?”

嘴里跟凌浩川胡乱扯着,江云扬的手上忙个不停,说着话,他已经梳好了秦小溪的头发,将所有的头发拉在后面,束得高高的扎成了一个马尾。

他得意地说:“这样露出了你修长的脖子,多漂亮。”

然后他又摇了摇头,说:“头发上没有什么装饰物,光溜溜的,不好看,一会儿我们出去买几个发夹。浩川,这笔钱得你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今天身材很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