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3章: 今天身材很傲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3章 今天身材很傲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浩川也不得不承认,秦小溪把头发梳成马尾比扎两个小毛辫子要漂亮得多,但他脸上没有表情,只冷冷地说:“你要买就自己掏钱!”

“浩川,你真抠门得到家!”

秦小溪把梳子拿进去了,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出来,她想等凌浩川上楼了再出来。

但江云扬喊起来:“秦丫丫,快点出来走了。”

她只得出来,看见凌浩川还站在那里,两眼锐利地扫向她,她局促地垂下头,悄悄移到江云扬背后。

凌浩川的眼神让她很害怕。

“秦丫丫,收拾好了?”江云扬说:“好了就走了。”

凌浩川看着秦小溪问:“到哪里去?”

江云扬回答:“买菜啊,我江云扬到凌浩川家来,不就是厨子吗?不仅要出力,还要出钱。”

凌浩川冷冷地说:“你可以不来!”

“又是这句话,”江云扬毫不在意地哈哈一笑:“你欢迎我的方式还真特别,人家不知道的,听你这样说还以为你真的不喜欢我。”

他回头特别看了看秦小溪的胸,说:“今天有穿罩衣吧?这样看起来身材很傲!”

秦小溪的脸顿时胀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走吧!”江云扬伸手搂住她的腰。

他只要和女人一路,就会有这些动作,在他来说很随意,但秦小溪却浑身不自在。

凌浩川看着他们搂搂抱抱的背影,他的眉头皱得很紧,心里极不舒服,却又无法干涉。

在江云扬的眼里,秦小溪只是他的女佣,人家跟他的女佣勾肩搭背的走路,他有权利干涉吗?

所以他现在是有口难言,既然不愿意暴露秦小溪是他妻子的真实身份,他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超市不远,不用开车,江云扬和秦小溪走路过去。

江云扬说:“丫丫,每天都是你一个人出来买菜?”

“嗯。”

江云扬又问:“你昨天玩得开心吗?”

秦小溪心里觉得一点都不开心,但她不好意思说出来,只有点点头说:“开心。”

江云扬笑笑:“开始有点不习惯是不是?慢慢就好了,我以后出去玩都带上你!”

秦小溪没有说话。

江云扬轻轻揪揪她的脸:“怎么不说话?”

“我……”秦小溪将脸转开,看见已经进了超市,赶忙转移话题:“买什么菜?”

江云扬说:“我看看。”

他们买了菜,江云扬果然给秦小溪买了几个花发夹,并马上就给她的头发上戴了一个,然后欣赏地说:“秦丫丫,你现在走出去,没有人能看出你是乡下女孩子了。”

秦丫丫的脸红红的,没有说话。

江云扬又摇摇头:“不过你只是外表像城里人了,内在还没有跟上,不喜欢说笑,这不好,人家跟你一聊天就能发现你是乡下妹子。以后多跟我们出来玩,学学城里人的生活。”

秦丫丫没有说话,她觉得江云扬是为她好,但是她不喜欢城里人的生活,不喜欢他们这么随便和放肆。

凌浩川站在楼上,心神不宁,不停从窗户往外看。

童晚欣在看韩国肥皂剧,看得一会儿呵呵笑,一会儿又眼泪花花的。

江云扬和秦小溪提着菜回来了,凌浩川的心突然一松,这才安静地坐了下来。

但刚坐下他又站了起来,因为他刚才晃眼看见秦小溪的头上多了一个东西。

他从窗边望出去,果然看见秦小溪的头发上多了一个紫色的发夹!

发夹别在她乌黑的头发中间很漂亮,但凌浩川的心里却很不舒服。

他妻子什么时候轮到别的男人来打扮了?

这样想的时候,凌浩川忘记了他说不承认这桩婚事的话,既然他不承认秦小溪是他的妻子,又为什么这么在意她和江云扬的接近?

两个人进厨房去了,凌浩川才阴沉着脸坐下来。

江云扬一边忙,一边教秦小溪操作,切肉丝肉片都要教,不能切成顺筋肉,要不炒出来是绵的,不嫩。

秦小溪以前可从来不知道,切肉还要分筋络。

饭菜都好了,江云扬说:“走,去叫他们吃饭!”

江云扬仍然搂着秦小溪的腰,两人一块儿上楼,江云扬说:“凌浩川大少爷,童晚欣娇小姐,吃饭了,赶快去尝尝本名厨的手艺!”

凌浩川看见他们搂搂抱抱地走上来,心里很不高兴,沉着脸看着秦小溪:“饭菜好了就往出端,跑上来做什么?”

“哦!”秦小溪赶紧挣开江云扬的手往下走。

江云扬一把拉住:“忙什么?菜要趁热吃,等他们坐好了才往出端。你们要想好吃,就赶紧下去坐好!”

凌浩川站起来,阴沉着脸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秦小溪看见凌浩川不高兴,心里很紧张,甩开江云扬的手,匆匆忙忙跑了下去。

童晚欣看见桌子上的菜,惊呼起来:“哇,好香,这是什么?鱼香肉丝,我闻出来了。这是麻婆豆腐,这是红烧牛肉,这是酸辣蛋花汤,哇!都是我爱吃的呢。云扬,你好棒哦!”

“我的棒好你也知道?”江云扬一脸坏笑:“我藏得那么严!”

童晚欣的脸胀红了,瞪他一眼,不再说话,随口夸他一句,都可以让他损自己,那还是不说话为好。

几个人坐下吃饭,江云扬不断地给秦小溪挑菜,一边挑一边讲,这菜要炒到什么味道,软硬是什么程度才是最好的。

吃过饭,江云扬说有事要走了,问童晚欣:“你还要赖在浩川这里?”

童晚欣说:“关你什么事!”

江云扬说:“我就看不惯你这点,你自己又不是没有地方住,为什么要赖在人家这里,白吃白住,贪小便宜,如果我是浩川,早把你甩了。”

童晚欣说:“你不是也常常跑到这里来白吃白住?”

“我只是吃他的饭,睡他的房间,他又没有别的损失。你就不一样了,你长期住在这里,浩川很吃亏,你再不走,他会连路都走不动了!”

童晚欣急白了脸:“浩川他自己愿意!”

“谁不愿意?有这好事,我还愿意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不是,浩川?”

凌浩川不理他,对童晚欣说:“你坐他的车走吧。”

童晚欣说:“不,我要你送我!”

凌浩川说:“我一会儿有事,没时间送你!”

“不嘛,我就要你送我!”童晚欣抱着他的胳膊摇,撒娇地说。

江云扬突然出手,拉起童晚欣就走。

童晚欣没有防备,被他拖得踉踉跄跄的。

“喂!死云扬!你干什么!”童晚欣想挣脱。

江云扬说:“你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你没听见浩川在赶你吗?走吧,我把你带过去,省得你老缠着浩川,耗费他的人力、物力、体力和精力!”

童晚欣挣扎不掉,只有跟他上了车,她又伸出头对凌浩川喊:“浩川,下周周末来接我啊!”

与此同时,江云扬喊:“秦丫丫!秦丫丫!”

秦小溪从厨房跑出来。

江云扬说:“我走了,下周来看你。”他又给她抛了一个飞吻:“秦丫丫,记得想我!”

秦小溪脸通红,没有说话。

车子开走了,秦小溪还站在那里发呆。

凌浩川在楼上看见了,走下来冷冷地看她一眼:“不去洗碗,还在看什么?”

“哦。”秦小溪连忙跑回厨房。

过了一会儿,凌浩川走到厨房门口,说:“收拾完了上楼来!”

“哦。”秦小溪答应着。

凌浩川转身走了,秦小溪的心里不安起来,她知道,自己又面临着受罚了!

磨磨蹭蹭干完了活,秦小溪心惊肉跳地走上楼去。

刚走进二楼的客厅,她就看见了站在窗边的凌浩川,也看见了他手上圈着的那根黑色的软皮带!

秦小溪不敢再往里走,她现在对那根皮带很害怕。

凌浩川背向着秦小溪,眼睛看着窗外,很久都没有动一动。

过了好一会儿,凌浩川转过身来,看见了站在门外神情瑟缩的秦小溪。

凌浩川的神情冰冷!

秦小溪看见他冷峻的脸,心里更怕。

就算她再倔强,但挨过两次了,那根黑皮带就对她有了极大的震慑力,不怕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进来?”他冷冷地问。

“我……要……要进来!”秦小溪说,慢慢跨进门来,站住。

“过来!”他的声音抬高了。

“哦。”秦小溪只得硬着头皮往他面前走,走到三步以外,她又站住了。

“你自己说,这几天哪些地方错了!”他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脸上,很阴冷。

“我……”秦小溪挣扎一般地说:“我不该……告诉他……我叫秦丫丫!”

她记得当江云扬叫她秦丫丫的时候,凌浩川看她的眼神很凶恶,这说明他很不高兴她把乳名告诉给江云扬。

“告诉谁?”

秦小溪嘴里说“他”让凌浩川很反感。

“告诉……告诉……就是那个江……江云扬……”秦小溪结结巴巴地说。

“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秦小溪拼命想,想不起来:“我……不知道,没……没有了!”

凌浩川很怒,她跟江云扬勾勾搭搭的事情居然一字不提!

但他也不能提,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亲密接触,他这个当丈夫的怎么说得出口?

所以只能借她别的错误来惩罚她。

他冷声问:“我上一次是怎么给你说的?”

“你说……你说……”

秦小溪的声音抖得很厉害:“我再给别人说……我叫秦丫丫,你……你会抽我……五……皮带!”

“那你还在等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再受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