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4章: 再受罚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4章 再受罚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秦小溪吓得浑身颤抖起来,尽管她想倔强,但背疼是事实,她不能不怕。

秦小溪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是有意的,我是……忘了……”

“忘了?”凌浩川冷笑:“你的意思是说,对我的话,你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是不是?”

“不!不!不是……”秦小溪慌忙解释:“我只是……那一会儿……忘了……”

“别说废话,你既然做了错事,就得接受惩罚!”他一声大吼:“跪下!”

凌浩川想惩罚秦小溪,就是因为她和江云扬相处得太亲热!

说起来,就算秦小溪和江云扬相处得亲热,也没有过份到要被他惩罚的地步,而且又不是秦小溪主动的,但他心里就是不高兴,就是想责罚她!

这女人来城里才没几天,就和男人打得火热!

一想起江云扬揉她的头,捏她的脸,搂她的腰,还把头往她怀里拱,凌浩川就一肚子的火!

居然还发展到帮她梳头,给她买发夹!

如果现在不狠狠教训她,长期下去,那还得了?

秦小溪惊恐地看着凌浩川手里的皮带,她不想跪,但她知道她根本无力反抗!

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人可以帮她,也没有人能够救她!

既然已经跪过一次了,她的心理就能承受这种惩罚了,这一次下跪就没有上一次那样艰难。

秦小溪看着他手里的黑皮带,在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慢慢跪了下去。

凌浩川的怒气远远大过了以前,他紧紧握住手里的皮带,想抽秦小溪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地泛上来。

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抽下去了!

她身为人妻,却如此不守妇道,简直忘了自己的身份,整天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一直以来,凌浩川虽然不多言多语,但思想上并不古板,而他对秦小溪的要求,却是最古板的要求,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也许不是古板,是刻薄吧!

凌浩川在秦小溪的身后站了很久,几次举起皮带,试着想抽下去,但每次举起来又慢慢放下了。

她的背看起来是那样孱弱,那样瘦削,他担心这样孱弱的背能不能承受住他连抽五皮带!

他想起前两次打她的时候,皮带落在她背上,她发出惨叫,皮带将她的衣服拉开一道长长的口子,也将她的肌肤拉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那红色的血痕在白色的肌肤上特别醒目。

如果现在连抽五皮带,她的背上会成什么样子?

那就有五条新鞭痕,还有两条旧鞭痕!

这样的想像对凌浩川是一种折磨,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在他的皮带抽打下秦小溪翻滚的悲惨模样。

他的心猛然一阵紧缩,虽然时间很短暂,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但这样的紧缩却使他手里的皮带一直落不下去。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决定放过她,让她跪一下午就算了!

秦小溪跪在那儿,她的眼角不时偷偷瞄着凌浩川,每次看见他走到她背后,她的心里就发抖。

她总觉得,他手里的皮带要抽下来了!

但她的背上一直没有疼痛感,这让她更紧张。

这是一种心理折磨,因为她总是担心下一秒他就会抽下来,所以她的背部肌肉始终绷得紧紧的。

凌浩川觉得,他不能再站在这里了,再站下去,他也许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手了。

于是,他将皮带圈在手上,准备转身离开。

秦小溪惊恐地看着他圈起的皮带,预感到他要打她了,于是背部又神经质的疼痛起来!

“等等!”她突然喊了一声。

凌浩川正要离开,听见她喊,皱眉看着她,冷冷地说:“你还有什么说的?求饶没有用!”

他不打她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难道她还想求他不罚她下跪?

“我……我想换件衣服!”秦小溪说。

她知道身上这件衣服很贵,她从来没有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她害怕被凌浩川给打烂了。

凌浩川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冷冷地说:“换了马上上来!”

秦小溪下楼去了。

本来早上起来她就应该换掉衣服,因为起来晚了,忙着煮饭,就没来得及换,然后一直忙忙碌碌,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换。

过了很久,秦小溪才慢慢走上来。

走到凌浩川面前,秦小溪脱掉外衣,向他转过身去。

她以为这顿打躲不过,那就接受好了,反正她想不接受也没有办法。

秦小溪咬紧牙关,闭上眼睛,等待着接受他的惩罚,等待着接受无法忍受的火辣辣的疼痛!

但等了好一会儿,那些声音并没有响起。

过了一会儿,秦小溪耳边传来凌浩川的问话:“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衣服?”

他看见她穿的还是那件被他打烂了的衣服,背上能清晰地看到衣服里面白色的肌肤!

还有肌肤上没有好完全的旧伤痕!

这些伤痕刺痛了他的眼睛。

秦小溪睁开眼睛,说:“我就穿这件……”

她想,这件衣服反正已经打烂了,反正今天要继续挨打,自然愿意就穿这件烂衣服,没必要换一件好的来被他打烂。

而且她看过,凌浩川给她买的衣服都是些好衣服,价钱一定也不便宜,她舍不得被打烂。

凌浩川心里一股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哼!我给她买的衣服她不穿,江云扬给她买的,她穿到身上舍不得脱下来,如果不是怕打烂了,她只怕到现在都还是舍不得换!

我凌浩川买的衣服有那么差劲吗?

死丫头,她还真的看上那家伙了,连他买的衣服都那么喜欢!

愤怒的情绪迅速蔓延,凌浩川只觉得有一腔热血直往上涌,他浑身发热,然后,那股热血直接冲进了脑门!

他太想狠狠地抽她一顿了,不抽她,他这口气怎么出得了!

“跪下!”他大吼。

秦小溪跪了下去。

凌浩川的手一挥,“啪!”地一声。

她背上的衣服破裂开来,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了一圈红色的血痕!

“啊……”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从背上瞬间传开,秦小溪短促地叫了一声,身子向前扑了一下。

凌浩川停了停,看着她背上被拉开的口子和血痕,他眼里染上了一抹嗜血的光,冷酷而残忍!

秦小溪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忍受着这火辣辣的痛楚,过了一会儿,她很快又挺直了脊背,倔强地抿紧了嘴巴。

凌浩川的牙一咬,再次出手,连挥了四下。

随着他无情的责罚,秦小溪痛得身体发抖,她拼命忍着,没有再叫喊过。

凌浩川停了下来,看着她满是血痕的背部,他的心里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好象有点疼,又好象有点痒,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一下又一下揪他的心脏,他感到很难受。

他闹不明白这样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

他打她是因为她不守妇道,可他为什么会难受?

他不喜欢他的心莫名其妙地为这个乡下小女人难受,恼怒地想再狠抽她几皮带。

只是看见她背上的鞭痕太过狰狞,那件衣服已经破得衣不蔽体了,他有些下不了手。

他转过身子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天空,心情变得很烦很乱。

站了一会儿,他转身下楼去了。

秦小溪跪在那里一直没有动,害怕他会一怒之下继续打她,背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如果再挨的话,她怕自己会支撑不住。

听见他的脚步声下了楼,她心里才放松下来,恐惧感慢慢消失了。

但他没有叫她起来,她也不敢起来,忍着背上的疼,也忍着双腿的酸麻,一直跪着。

过了很久很久,秦小溪觉得她的腿已经快失去知觉了,凌浩川终于上来了。

他看着她跪下的双膝,说:“我再给你说一件事,你听好,以后不准和江云扬接近!”

一想起她和江云扬亲热得像调情一样,他就总想抽人!

秦小溪没有说话。

他看着她,冷声问:“我说话你听见没有?”

过了一会儿,秦小溪低声回答:“听见了。”

“你最好能记住,如果你再和他接近,”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会将你打个半死!”

秦小溪没有说话。

“记住没有?”他吼了一声。

秦小溪不得不回答:“记住了。”

“出去!”

秦小溪挣扎着往起爬,两条腿比上一次酸麻得更加厉害,她费了很大的劲才爬起来。

拿上外衣,她转身往出走,走得很慢,两腿发软,不时要跌倒的样子,好不容易才走到楼梯口,两手扶住扶手慢慢下楼去了。

凌浩川看着秦小溪的背影,他的心再一次缩紧,当秦小溪腿一弯,似乎要跌倒的时候,他的腿本能地抖动了一下,想要上前扶她,却又终究没有动,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秦小溪慢慢下了楼,回到她自己的房间,扑倒在了床上。

她的眼前出现了爸爸的脸,轻轻叫了一声:“爸爸!”泪水涌了出来,她泣不成声!

来到这里半个多月了,她第一次哭了起来。

第二天,凌浩川出门了,临走时,只说他要过几天才回来。

责罚了秦小溪,凌浩川不想呆在家里,他在家里,秦小溪会感到很不自由。

而当他看到她做事的艰难样子,他的心又会不由自主地缩紧,所以他就躲出去了。

果不其然,凌浩川不在家,秦小溪的心里轻松了很多,想休息就休息一会儿,家务可以慢慢做,背疼,就是想做快点也不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喜欢你乖的样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