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6章: 无法容忍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6章 无法容忍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云扬的手在她的背上上下抚动,嘴里跟她闲聊:“你家是哪里的?”

“我家……很远,在乡下。”

“冰城?”

“不是,”秦小溪摇头:“是……阳城!”

“浩川的老家?”

“嗯。”

“难怪你会来他家做事,你们是亲戚?”

“嗯,是很远的远亲。”

“以后不回乡下了吧?”

“我不知道。”这也是秦小溪担忧的问题,凌浩川不承认他们的婚事,如果他要和童晚欣结婚,她就必须跟他离婚,那离婚后,她是不是要带着爸爸回乡下呢?

“别回乡下了,”江云扬说:“城里多好,如果你不想在浩川家做了,就到我那里去,我以后给你介绍个男人,你嫁到城里就行了。”

秦小溪还没有说话,凌浩川在楼上喊起来:“云扬!”

江云扬抬头应了一声:“干吗?”

“上来!”

“什么事?”

“叫你上来就上来!”

“霸王凌!”江云扬起身离开了饭厅。

凌浩川就是不想让江云扬和秦小溪单独呆在一起,才找借口把他叫上楼。

秦小溪急急忙忙吃完饭,刚把碗收拾完,江云扬又下来了,拉上她就走。

“干什么?”秦小溪本能地往后拽。

“走,上去玩电视。”

“我不去,不看!”秦小溪拼命往后拽,她很怕上楼。

“不去不行!”他又要抱她。

秦小溪吓得忙往前跑:“你……别……别……我自己走!”

江云扬笑起来:“这样多乖!”

上了楼,秦小溪看见凌浩川和童晚欣坐在沙发上,相拥着在看电视。

凌浩川看了她一眼,秦小溪顿时心慌起来,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江云扬伸手拉她,秦小溪忙将手往背后藏。

江云扬扶上她的肩,推着她边走边说:“丫丫,陪陪我嘛,你看他们两个亲亲热热的,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孤零零的,我们也学他们一样,坐亲热点。”

说着,江云扬已经将秦小溪推到了沙发面前,对凌浩川说:“浩川,你们两个往那边让让,我和丫丫要坐!”

凌浩川冷冷地看秦小溪一眼,秦小溪的心猛地一抖,几乎想飞一般地逃下楼去,但她的双肩被江云扬钳制着,根本动弹不了。

凌浩川没有动,对秦小溪说:“你坐那边去。”他示意她坐在童晚欣的身边。

这是四人沙发,凌浩川和童晚欣占据了中间,江云扬和秦小溪当然只能一边坐一个了。

秦小溪巴不得离江云扬远一点,赶紧往童晚欣身边走。

江云扬将她拖了回来:“不行,我要和秦丫丫坐在一起,两个人分开坐有什么意思?你怎么不和晚欣分开坐?晚欣,你往那边让!”

凌浩川冷冷地说:“要看就看,不看就走!”

江云扬点点头:“好,你主大欺客,我今天受点委屈,让着你,等你到了我那儿,瞧我怎么对付你!”

童晚欣撇撇嘴:“浩川怎么会到你家去?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三百六十天不在家,他去了连喝水的地方都没有。”

江云扬说:“现在我是很少在家,等秦丫丫到我那儿去了,我就天天在家了。”

然后他拉过秦小溪:“来,秦丫丫,我们坐这里!”

他搬过一张单人沙发,拥着她往下坐。

秦小溪看见凌浩川阴沉着脸直盯盯地看着她,猛然惊跳起来,说:“我……我不看,我洗衣服去了!”

她飞快地逃了出去。

江云扬一个疏忽没有拉住,秦小溪已经离开了房间。

“秦丫丫!”他喊:“回来!”

凌浩川看着他,冷冷地说:“她不会回来!”

“为什么?”江云扬转头看着他。

“她要做事!”

江云扬说:“浩川,你和晚欣真是豺狼虎豹一样的心肠,堪比黄死人……黄世仁、刘瘟才……刘文彩,你们在这里玩得高高兴兴的,让秦丫丫一个人做事情,我看你们应该改个名字,以后你叫凌死人,晚欣叫童瘟彩算了。”

童晚欣在看电视,没有听见他说话。

凌浩川冷冷地说:“那是她的职责,你如果耽误了她做事,以后不准来了。”

“好,好,你个凌霸王,我怕了你!”

江云扬不敢惹怒了凌浩川,只好坐下来看电视,却觉得百无聊赖。

说来也奇怪,他以前也是每周都要来蹭饭,不过那时候不是秦小溪,而是李阿姨,李阿姨年纪还要大些,他都没有这么无聊过,为什么现在觉得简直呆不下去?

不过,李阿姨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一有空就和他们闲聊。

而且在那时候,凌浩川和童晚欣也没有这么亲热,三个人就像三个好朋友那样地相处。

他虽然也一样地打击童晚欣,凌浩川却不会做脸色,不像这段时间,动不动就沉下脸叫他走。

江云扬看见童晚欣偎依在凌浩川怀里,他站起来:“我去找秦丫丫玩去了,你们两个这么亲热,把我体内的邪火都勾出来了。”

一边说,江云扬一边走了出来,凌浩川看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江云扬下了楼来到洗衣房,秦小溪不在洗衣房里,他又出来,看见秦小溪在大门口的洗衣台边,弯着腰正在用力刷衣服。

江云扬看见秦小溪上翘的臀bu,心里升起一股邪念,悄悄走过去,在她臀bu上轻轻拍打了两下。

凌浩川这时候到了窗前,正好看见江云扬拍秦小溪的屁股,他的脸色霎时阴沉下来。

秦小溪正弯着腰在洗衣服,忽然被拍了两下,吓一大跳,急忙站起来,看见是江云扬,她慌忙往后退,脸胀得通红:“你……你干什么啊?”

江云扬说:“我没干什么啊,不就是拍拍你跟你打个招呼嘛!”

“你……你不要拍我的……”秦小溪说了一半停住了,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江云扬看看她洗的衣服,问:“为什么不用洗衣机?”

秦小溪说:“我不会用。”

“李阿姨没有教你?”

“她那天走得匆忙,没有告诉我。”

“那你为什么不问浩川?”

秦小溪不语,她一看见凌浩川就害怕,哪里还敢问他什么。

江云扬说:“用手洗多累,走,我教你用洗衣机!”

说着,他拉上秦小溪就走。

秦小溪说:“不用了,我已经洗完了。”

“洗完了也要学会用洗衣机,下次洗的时候好用。”

江云扬不由分说将她拉了进去。

凌浩川看见江云扬拍了秦小溪的屁股,她没有生气不说,两个人还站在那里聊天,最后她竟然跟着江云扬走了,心里的火气窜了上来。

他撰紧拳头,心里骂道:“死女人,看来五皮带还打少了。那好,我会让你知道,不听话会有什么下场!”

凌浩川现在觉得自己很不正常,为什么一看见江云扬和秦小溪在一起,他的心里就会窜上来一股无名火,就有想抽人的冲动。

凌浩川一直站在窗边,江云扬和秦小溪一直没有出来,他心里焦灼不安,忍不住想冲下楼去看看。

他耐着性子又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江云扬拉着秦小溪出来了,他心里很怀疑,他们两个究竟躲在里面干什么?

一想到他们有可能做的事情,凌浩川心里的怒火冒得更厉害,现在都恨不得把秦小溪拖上楼来暴打一顿。

秦小溪把衣服端回去清洗完了,江云扬教她用洗衣机脱水。

秦小溪看见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的衣服就像干了似的没有一点水份,高兴地笑起来。

江云扬看着她明艳的笑脸很动人,手伸过去,在她脸上轻轻捏捏,说:“秦丫丫,你笑起来很漂亮!”

秦小溪被他捏了脸,吓一跳,慌忙回头看看,害怕又被凌浩川看见了,万幸凌浩川没有出现。

秦小溪脸红红的,说:“我去晾衣服。”她端上走了。

江云扬说:“我帮你端。”他从她手里把盆子抢了过来。

两人上了楼,秦小溪看见凌浩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他们,她心虚地低下头,从客厅穿过去,将衣服晾在后面的阳台上。

江云扬一直陪着她。

秦小溪晾完衣服,转过身,江云扬看着她说:“丫丫,你笑起来很漂亮,再给我笑一个好不好?”

秦小溪红着脸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云扬的手伸过去,抬起了她的下巴,说:“丫丫,我真的很喜欢看你笑,给我笑笑!”

秦小溪扭过头,脱离开他的手,快步走了出来。

当她走出客房的时候,瞟了凌浩川一眼。

凌浩川一直看着她,眼神像刀子一般吓人,秦小溪想起刚刚在阳台上江云扬对她做的那些动作,凌浩川一定看见了,她吓得心扑通扑通跳起来,不敢再看凌浩川,低头匆匆下了楼。

第二天,江云扬和童晚欣离开后,秦小溪照例被凌浩川叫上楼,他并不问什么。

在他看来,他的眼睛已经看见了一切,秦小溪不仅和江云扬接近,还不是一次两次,而且还相当暧昧,相当亲密!

他知道可能是江云扬先挑逗秦小溪,但他认为,如果你秦小溪自身端正,不做出引诱男人的种种举止,江云扬会对你有所企图吗?

一想起江云扬将她圈在怀里,拍她的屁股,拧她的下巴,她都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他就火冒三丈!

他无法容忍秦小溪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什么躲着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