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7章: 为什么躲着我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7章 为什么躲着我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他看来,秦小溪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胆子,是因为他对她的惩罚力度不够。

这一次,他决定要让她有切肤之痛,要深深触及她的灵魂!

他现在想惩罚秦小溪,并不是因为她事情没有做好,也不是因为像她刚到这里的时候那样让他看不顺眼,他现在想抽她,就是因为她和江云扬的举止太过亲热!

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样子,什么男人都接近,还让别人对她动手动脚,像什么话?

当秦小溪看见他手里的黑色皮带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满是惊恐,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秦小溪想要辩解,说她不是有意的,不是她想接近江云扬,而是因为江云扬一再侵犯她,但因为太害怕,她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凌浩川冷冷地说:“不脱.衣.服还在等什么?是不是要我帮你脱?”

秦小溪不仅不脱,还用两手抓紧衣服,身子向后退,嘴里抖抖嗦嗦地说:“不……不!我不……不脱,不是我,是……是他……”

“什么是他?你给他机会,让他一次又一次在你的身上摸来摸去,你还有理了?”

秦小溪两眼紧紧盯着他手里的皮带,害怕地说:“我不是……不是有意的,是……是他……”

“什么叫不是有意的?你是说你不是有意地就接近他了?那如果你有意接近他,你们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的口气陡然严厉:“你是不是就跟他上.床了!”

“不不!”秦小溪慌忙摇头:“不会,我不会跟他……”

凌浩川咆哮一般地骂道:“你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什么男人你都敢招惹,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会变成一个十足的坏女人,让人唾骂!会败坏了我凌家的门风!让我丢尽脸面!”

秦小溪被他骂得惊慌失措,拼命摇头:“不不不!不会!我不会……”

“还不脱!”他手里的皮带刷地挥下来。

“啊!”秦小溪惊叫了一声,两手把衣服抓得更紧。

凌浩川看见秦小溪如此抗拒,大为恼怒,冲过去,一把拖开她的手,用力扒她的外衣!

秦小溪手忙脚乱,死死抱着衣服不松手。

凌浩川的心里此刻已经被怒意填满,他想着秦小溪的心里只有江云扬,她就喜欢那种嘴巴甜甜的男人,就喜欢江云扬抱着她,亲近她!

她如此不守妇道,竟然还敢抗拒,不接受他的惩罚,他的心里更愤怒,要惩罚她的心也更强烈!

他吼道:“松手!”

秦小溪颤抖了一下,仍然不松。

凌浩川牙一咬,皮带挥过去抽在了她的手上。

秦小溪的手指一阵剧痛,惊叫一声,两手急忙丢开往身后藏。

凌浩川抓过她,很快扒下了她的外衣。

秦小溪里面穿的是凌浩川给她买的衣服。

看见这衣服,凌浩川有一丝犹豫,但他很快又想,如果她那一件衣服没有被打破,如果那件衣服还勉强能穿,她会穿他给她买的衣服吗?

他更愤怒的是,秦小溪穿着江云扬给她买的衣服舍不得脱!

脑袋一热,他出手了……

这一次的责罚严重多了,秦小溪痛得在地上打滚。

毫不留情地责打过后,凌浩川冷冷地说:“如果你还是记不住我的话,下一次我会让你的记忆再加深一点!”

说完,他转身下了楼。

过了很久,秦小溪从地上慢慢往起爬,衣服似乎和打烂了的血肉连在一起了,一动就扯起一阵疼,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慢慢爬起来。

她扶着楼梯,缓缓地,一步一步地往楼下挪。

走了很久,她才慢慢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向床.上趴下去。

趴了很久,秦小溪没有动,也不起来,她知道天晚了,但她没有起来做饭,她只在想,如果他要打,就让他打死她好了,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她无力躲开江云扬的轻薄,但只要和江云扬一接近,凌浩川就会惩罚她。

江云扬下周周末还会来,她不知道,到那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奇怪的是,这天晚上,虽然她没有起来做饭,凌浩川也没有来找她的麻烦。

第二天早上,她挣扎着起来做了早饭,凌浩川下来吃饭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话。

然后,凌浩川出门了,说过几天才回来。

后来的周末,秦小溪像避瘟神一样地避着江云扬,江云扬往她面前一走,她就飞快地躲开,还又惊慌又害怕的样子,江云扬好生奇怪。

然后他又想,秦丫丫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凭他对女人的了解,一个从来没有过感情经历的女人,当她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就会对这个男人躲躲闪闪!

这是因为这个女人还不懂怎么面对这种感情,她的心里既想看到这个人,又害羞,所以才会躲闪。

江云扬不由摇摇头,秦丫丫真是纯啊!现在在城里哪里还能看到这样纯的女孩?

他所认识的女人早就不知道害羞是一个什么古董,脸红是一个什么表情了!

所以秦小溪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对江云扬越是躲闪,江云扬对她越有兴趣,越想接近她!

秦小溪在厨房里,江云扬一进来,她就绕出去了,江云扬说教她炒菜,她站得远远地看,他怎么哄也哄不过来。

秦小溪知道,只要她一旦和江云扬靠得太近,铁定逃不开他的那双手。

她真的怕了他。

江云扬既然没有机会接近秦小溪,凌浩川自然看不到他们两个亲热,秦小溪也免了皮肉之苦。

只是这样一来,江云扬却难受了,秦小溪越躲他,他越心痒痒的,一到周末就往凌浩川家跑。

他的那些什么真真假假的老婆约他都约不出去,他就想接近秦小溪,想和她走得更近一点。

他整天都想着秦小溪羞答答躲着他的样子,想着他一摸她的脸,她就惊慌地退开,想着他一说要吻她,她就吓得变脸色,一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微笑。

这么多年了,在他认识的女人里面,他还没有发现有这么可爱的女子。

然而,尽管江云扬跑得很勤,秦小溪还是躲着他,他根本没有机会和她接近。

秦小溪很警觉,连吃饭都坐得离他远远的。

江云扬和凌浩川、童晚欣也出去玩过,但秦小溪再也不跟他们一起去了,江云扬想和那次一次,逼她跟他去,秦小溪一看到他过来,先就跑开了。

江云扬觉得,这秦小溪好象背后长了一双眼睛,每次他一出现,她立刻就知道了,马上就退得远远的。

江云扬无可奈何。

看见秦小溪没有再和江云扬有过份的举动,凌浩川的心情好了很多,没有再为难秦小溪。

一个多月后,凌浩川要出趟远门,半个月后才回来,临走时,他对秦小溪说:“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别和江云扬接近。”

秦小溪点头:“我记住了。”

“如果你趁我不在家和他乱来,”他严厉地说:“你自己想想后果!”

“我不会!”秦小溪害怕地回答。

凌浩川一走,秦小溪从身体到思想到心灵都解放了似的,浑身上下一阵轻松。

她高兴地想,凌浩川不在家,童晚欣周末不会来,江云扬也不会来了,每天只煮她一个人的饭菜,那就简单多了。

星期六的时候,果然没有一个人来,秦小溪十分高兴。

星期天吃过早饭,秦小溪开始拖地。

凌浩川在家里的时候,她天天都要拖,凌浩川不在家,她楼下天天拖,楼上就隔天拖一次。

今天应该拖楼上了,秦小溪从凌浩川的卧室开始,一间一间地拖出来,然后拖楼梯,刚拖到一楼,就听见外面汽车喇叭响。

秦小溪奇怪地想,是谁来了?难道凌浩川回来了?他不是说要半个月后才回来吗?怎么才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一边想,她一边放下拖把去开门。

打开大门,看到是部黑车,她的心就慌了,凌浩川的车是白色的,黑色的车一定是江云扬!

江云扬没有打开车窗和她说话,而是直接将车开了进去,停在车库里。

秦小溪站在门口,看着江云扬的车发呆。

江云扬下了车,向着她帅气地笑:“丫丫,怎么不关门?”

秦小溪说:“他……他不在家……”

“我知道啊!”

“那……那你怎么还来?”

“他不在家我就不可以来吗?”江云扬走到她面前,伸手揪她的脸蛋:“我是来看你的,他在不在家又有什么关系!”

秦小溪惊吓地往后退,却已经被江云扬捉住了,他一下子搂住她的腰,嘴凑在她耳边问:“丫丫,为什么要躲着我?”

秦小溪的心怦怦怦地跳,说:“我……我关门……”

江云扬搂着她上前,和她一起关门。

然后他将她的脸转过来,再问:“丫丫,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秦小溪心慌得厉害,虽然知道凌浩川不在家,她的心里仍然感到恐惧,总觉得哪里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她,所以她总想从江云扬的身边逃走。

但她逃不掉,江云扬非要她回答:“我问你呢,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我没有……躲你!”她结结巴巴地说。

“没有吗?”江云扬眨眨眼,手伸上去,又捏了捏她的脸颊,说:“你不觉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挨得这么近了吗?”

秦小溪绯红了脸,说:“我要煮午饭了!”

“煮午饭?给谁煮?”江云扬问。

“给你,还有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你们在干什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