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目录] > 第39章: 隐瞒心事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第39章 隐瞒心事

杨子可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小溪缓过神,急忙把碗收进厨房里来洗,她没有吃多少饭,被江云扬和突然回来的凌浩川这一吓,一点味口都没有了。

一边洗碗,秦小溪一边紧张得身体发颤。

凌浩川又看见了她和江云扬在一起,而且他看到的时候,还是江云扬将她抱在怀里想要吻她的时候。

她不知道,凌浩川这一次又会怎么惩罚她,是不是会把她打个半死?

一想起那根皮带,她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了又颤抖!

秦小溪洗完了碗,站在那儿,久久地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除了接受惩罚,她还能怎么办!

楼上,江云扬和凌浩川谈完公事,发现这批货的帐目果然有问题,他匆匆下来,开上车走了。

凌浩川走到窗边,看着江云扬的车开了出去。

他的目光久久盯着江云扬的车消失的方向,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他转头向窗外四处望,没有看见秦小溪的身影。

他的浓眉皱紧了,这女人跑到哪里去了?

凌浩川下来,找了几间屋,却见她站在厨房里发呆。

“在干什么?”背后突然传出的问话声吓得秦小溪猛然一抖,她惊慌地转过身来。

看见凌浩川那张阴沉沉的脸,秦小溪无法控制地紧张,说话也结巴了:“我没……没干……什么!”

“今天为什么不关大门?”

“大门?”秦小溪茫然地抬头看着他:“我……我……”

她忽然想起来,凌浩川说的是江云扬来后,她因为躲他跑进来没有关大门的事情:“我……忘了……”

“你忙着和江云扬亲热,连门都忘了关是不是?”凌浩川冷冷地说。

“呃,不,不是,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是……是他……他……”

秦小溪想要解释,但对凌浩川的那种惧怕使她根本无法准确地表述出来,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凌浩川懒得再听她废话,走到她身边,突然出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拖了出来。

凌浩川将秦小溪拖着,一直上了二楼,将她扔在了沙发上,说:“脱衣服!”

他转身进了卧室。

秦小溪从沙发上站起来,凌浩川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秦小溪惊恐地看着他手里那根黑色的皮带,她的身体像筛糠一样地颤抖!

凌浩川看见秦小溪没有动,他一声大吼:“还不脱!”

秦小溪吓得身体更强烈地颤栗起来。

凌浩川的眼前一直晃动着刚才他看到的那一幕,江云扬抱着秦小溪在接吻。

从上一次打了秦小溪以后,秦小溪和江云扬一直保持着距离,他以为秦小溪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没想到今天一回来就看到他们抱在一起接吻!

凌浩川心里的愤怒瞬间点燃,但因为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在江云扬面前,他很好地隐藏了他的心事。

打发走了江云扬,他再也无法控制心里的怒火,立刻将秦小溪抓上来,要对她施以最严厉地惩罚!

因为童晚欣对他的欺骗,他越来越讨厌女人的不自重和不检点。

他讨厌女人和男人勾肩搭背,讨厌女人随随便便和男人拥抱,最讨厌女人跟一个和她毫不相干的男人接吻!

他尤其不能容忍秦小溪和江云扬走得太近。

他们有什么关系?什么关系也没有,她是他凌浩川的妻子,却一次又一次地和江云扬亲近,竟然还发展到了接吻的地步!

这就是他要严厉惩罚她的理由。

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淹没了凌浩川的理智,他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再次开始了对她的无情惩罚!

……

他把她娶进门才多久?不到两个月,她就一再和江云扬勾勾搭搭,把他的警告当耳旁风,现在还趁他不在家,公然和江云扬接吻!

秦小溪身为他的妻子,却任由别的男人抱着亲吻,她就是该死!

越想越愤怒,他的手也越重!

一场突如其来的婚事,一场被欺骗的爱情,让这个原本不算残暴的男人变得不再善良!

当凌浩川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他累得够呛,直喘粗气。

秦小溪躺在地上,她的身体蜷成一团,缩得紧紧的,身上的衣服、裤子都烂了,到处千疮百孔,到处都是伤痕,惨不忍睹!

过了好一会儿,凌浩川冷冷地说:“起来!”

秦小溪动了动,身上被撕裂一般地疼,她仍然挣扎着慢慢站了起来,不看他,摇摇摆摆地往出走。

她背上的衣服破碎地在他的眼前飘,她的头发凌乱不堪,走路很艰难,姿势也很难看。

凌浩川的心突然一阵疼,好象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了一般。

秦小溪扶着楼梯的扶手,缓慢地、一步一步地往下迈,每走一步,似乎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走了很久,秦小溪才走到她的房间里,看见床,她慢慢挪过去,往床上一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凌浩川手上拿着皮带,还站在那里发呆,他心里的痛感还没有消失。

他在心里愤怒地想:“我说过,不准你和江云扬接近,你也答应过我,可你为什么还要和他亲近?为什么要和他接吻?”

是她逼他惩罚她的,她顶着他的妻子的身份,却和江云扬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近,还发展到了接吻,这不是有意挑战他的底线吗?

应该说,不光是江云扬,秦小溪和任何男人亲热,都会使凌浩川大动肝火。

然而,凌浩川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责罚了秦小溪,看着她往出走的孱弱的背影,他的心里会泛出一种痛感?

他真实地感受到了他的心的疼痛!

过了很久,心里的疼痛感慢慢消失了,凌浩川回头望望,看见了秦小溪的外衣,刚才她出去时没有带走。

凌浩川放下皮带,拿上秦小溪的衣服,走出客厅往楼下走去,他想借着送衣服去看看那女人怎么样了。

他知道这一次把她打得很厉害,但她竟然没有掉一滴泪,他想看看她会不会躲在哪里偷偷哭。

走进秦小溪的房间,凌浩川看见秦小溪趴在床上,身上的衣服裤子没有换,破破烂烂地裹着她血糊糊的身子。

他慢慢走过去,站在床边,以为秦小溪听见他的脚步声会抬头看他一眼,但她竟然没有动。

皱皱眉,凌浩川弯下腰,捋开秦小溪披散在脸上的长发,看见秦小溪闭着眼睛,也看见了她脸上被皮带梢抽出的血痕,他伸手探探她的鼻息,发现她竟然没有呼吸。

凌浩川的心里顿时惊慌不已!

他伸出手去,想把她抱上车赶快送到医院去。

手刚要挨上她的身体,他又犹豫了,她现在这个样子,他觉得送到医院去很不妥当。

想了想,他急忙打来热水,把她身上的衣服轻轻揭起,为她清洗背上的伤口。

当热水浸在她肌肤上的时候,秦小溪动了动,嘴里发出了一声呻呤,因为水对伤处的刺激,她醒过来了。

但秦小溪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动一动,仍然趴在那儿。

凌浩川松了口气,继续帮她清洗伤口,嫌破衣服碍事,干脆扯下来扔掉,裤子也扯下来扔掉了,秦小溪身体的整个背面都呈现在了凌浩川的面前!

此刻的凌浩川心里没有一丝杂念,面对这样伤痕累累的身体,无论哪个男人,心里也不会有杂念吧!

凌浩川用手撩起热水,轻轻淋在她的身上,然手用柔软的棉布缓缓擦洗,从背上到臀bu,再到腿上。

在清洗这些血污的时候,凌浩川的心直发颤,他不知道刚才自己怎么会那么狠心,下了那样重的手来打她!

她只是一个娇小的女人,怎么遭得住他那样疯狂地抽打?

凌浩川把秦小溪身上的血污一一洗干净,轻轻为她盖上了棉被。

看着秦小溪昏睡的脸,凌浩川的心不由自主再一次痛了起来。

坐了好一会儿,他站起来出了房间,开车出去了。

凌浩川回来的时候,秦小溪还在昏睡中,他揭开棉被,拿出刚刚买的疮伤药,细心地为她点在伤口上。

每当药水点到她的伤处时,她的身体就会颤动一下,嘴里也会轻轻呻呤出声。

点完了药,看着她伤痕累累的背,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副似曾相识的身影,也是布满伤痕。

那是童晚欣的身体,他和童晚欣第一次合体的时候看见过,只不过童晚欣的身体上是一些类似于牙齿印一样的窝状。

他不由发起呆来。

过了一会儿,凌浩川为秦小溪盖上棉被,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他的心里很乱,一会儿觉得自己太残忍,把秦小溪伤得太重,一会儿又觉得这是秦小溪应该得到的惩罚。

秦小溪一直在昏睡。

天渐渐晚了,凌浩川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走进厨房,打开火开始熬粥。

熬好了,他舀了一碗端到秦小溪的房间,晾得不烫了,在她耳边喊:“丫丫,起来吃饭。”

现在的秦小溪,就像一个小小丫头那样让人心疼,不知怎么的,他就叫出了“丫丫”这两个字。

秦小溪在迷迷糊糊中,好象听见了父亲的声音,她轻轻嗯了一声,动了动身子,似乎想起来,但一身钻心地疼痛使她蹙紧了眉头,又无力地趴下了。

凌浩川看见了她脸上的痛楚,他的心又揪了一下。

他端过碗,舀了一勺粥放在她嘴边,说:“来,吃饭!”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她发烧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