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1章: 初到贵宝地

《农家绝色贤妻》

第1章 初到贵宝地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老旧的窗棂照进来,虽然没有暖和多少,却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林芸希终于睁开闭了几天的沉重眼皮,混沌的大脑总算有了几分清明。

自从穿到这个未知的世界她就一直在发高烧,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高烧去的,她莫名奇妙的穿过来继续遭她未完的罪,硬塞进脑子里陌生的记忆和高热很是折磨了她许久,这不,昏迷了四五天才清醒过来。

这个时代不存在历史课本的任何朝代,原主叫林芸希,跟她名字相同,不同的是她是21世纪的一个小白领而原主是柳树村一个农家的女孩。

这几天的工夫林芸希已经大概理顺了原主的记忆,原主的爹林清文是个读书人,但读了几十年的圣贤书也只是个老童生,到死都没圆了那个秀才命,倒是把原本还算殷实的家给败了个精光。原主的娘在她年幼时就撒手人寰,小姑娘现在都记不清她娘长什么样子。

林清文子嗣单薄,只有一子一女,长子林成龙也就是原主的大哥,成亲八年,现在有一子两女,原主一直跟着哥哥嫂子一起过,虽然家是穷了点,但是也没受过什么苦。

过了这么多天,林芸希也不再纠结自己为什么会穿过来这个问题,她向来不自己难为自己,事已至此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多想无益。

“呀,芸希醒了!这可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昏了多久,吓死我和你哥哥了!”林芸希正望着房顶发呆,就听见一个女人大嗓门叫起来,转头一看,她嫂子张氏端着个碗进来了。

“嫂子……”努力半天才发出这两个字,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异常干涩,发出的声音也跟破锣一般。

“哎呦,我的祖宗,你可别说话了,快躺着。”见她挣扎着要起来,张氏把碗放在一边,快步过来按住她,“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病才有点起色,可别乱动。”

张氏是个体格粗壮的妇人,长期干农活手劲很大,林芸希的小身板大病初愈,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立马就被她塞进被窝,张氏又前后左右仔细给她掖了掖,确定不会透一点风才松开手。

张氏先把手在粗布衣服上蹭了蹭,然后覆到她的额头上,感觉没那么热,立刻喜笑颜开说道:“别说,孙大夫开的这药还真管事,来,云希,把药喝了,喝了就能好彻底,等会嫂子给你做好吃的补补。”

孙大夫是这十里八村唯一一个会看病的,农家人体格都好,小病休息几天睡一觉就好了,很少会专门请大夫看病。前几天林芸希突然高烧不退,林清文慌了神,赶紧把孙大夫请来,只是那孙大夫只摸摸脉就说这人他治不了让他们准备后事,一听这话林清文当场就跪下了,非要让他救救林芸希,孙大夫被缠的没法就开了副药,没想到都快要被烧死的人竟然被救回来,张氏此时心里对孙大夫又敬佩又感激,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林芸希已经死了,现在这个芯子已经换了一个。

黑漆漆的汤药苦的跟黄莲似的,林芸希皱着鼻子一口气喝光,接过张氏递过来的温水咕咚咕咚大喝几口才勉强压下舌尖上的苦涩。

“再睡会,我去做饭,等早饭好了再叫你。”看她能这么精神的喝药,张氏高兴的不得了,这能自己喝药就离好不远了。

张氏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见她点头,立刻端着空碗就走出去,不久外面就响起来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

林芸希松了口气,身体软软得倚靠到后面的墙上,说实在的,她挺担心被人看出破绽,毕竟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而且生活的时代还相差那么多,好在前身是个闷性子,不太爱说话,以后小心点倒没什么大碍。

她昏睡了那么久,身子都快僵了,现在一点都不困,但又没什么可干的,只得闭目养神,顺便想想以后的生活。

这原主也是个苦命的,原本有份好亲事,订的是县城里秋家,秋家是镇上的富户,是老童生在世时订下的亲,算的上是高嫁,本来三年前就该成婚,不料老童生病逝,不久那秋家就上门退亲,扬言说不能因为守孝耽误他们延续烟火,理由是冠冕堂皇,可惜纸包不住火,村子里有在县城里做工的人悄悄告诉林清文,有家蔡姓商户家的小姐看上了秋家的小子,蔡家家业大加上那小姐也有几分姿色,秋家便动了悔婚的念头,只不过借着林芸希守孝的由子发作而已,林清文差点没气死,一把撕碎定亲书,把那媒人和赔偿全都扔到门外,并发誓从此老死不相来往。

秋家和林家的渊源源自老童生从河里救了秋家的长子秋峰,秋家当时选择跟林家联姻有报恩的意思在里面,另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林芸希长的实在漂亮,而且在老童生的爹的熏陶下也识字,性格温顺,除了家里穷以外没有别的挑的,但什么都比不上金钱的诱惑,秋峰生意做大转战京城,留在老家的这些人顿时感觉身份水涨船高,对这份亲事就有些不满意,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就毫不犹豫得反悔,也不知道这事秋峰知不知道,但是这个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在这名声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古代,被退婚是件不光彩的事,虽然这事是秋家不地道,但村子里还是有人对林芸希指指点点,原主是个生性敏感的人,有什么苦什么难受都自己吞进肚子里,久而久之就变得抑郁。

三年守孝期一过,林芸希已经十八岁,十八岁还没成亲在古代就算是大龄青年,哥哥嫂子就着急了,怕耽误她一生的幸福明里暗里托了不少说媒的,可惜因为年龄太大的原因,介绍的都是那些游手好闲或者续弦的人家,林清文和张氏把她当亲闺女一般疼,自然不舍得她去受罪,这亲事拖了一年多还没有着落,只把他哥哥嫂子急的嘴里水泡一茬一茬就没断过,为这事林芸希私下里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婚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