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12章: 洞房花烛夜

《农家绝色贤妻》

第12章 洞房花烛夜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别动,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外面有人!”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同时还伴随着湿re的呼吸。

林芸希不关心外面有没有人,她都快被那大手捂的喘不上气了,情急之下张嘴咬下去,手是松开了,可是后果很严重,那人手没怎么的,自己的下唇却给咬流血了。

“你干嘛?我都快被你憋死了,呜呜,流了好多血……”这个男人的行为也太怪异了,做什么突然袭击,混蛋!

殷红的嘴唇上滚下几滴血珠,流到白皙的下巴上分外扎眼,自己竟然弄伤了这么好看的人儿,方岁寒非常懊恼,大手张开却不敢去碰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门外的女人听到林芸希的叫声满意的点点头,点着脚离开窗户,如果林芸希知道她刚才那句话其中的歧意肯定会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撞死。

听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方岁寒这才松了口气,他娘为了他的婚事可真是煞费苦心。

男人在地上一动不动站了十多分钟,林芸希从一开始的害怕已经变的疑惑,这又是要干嘛?难道还有什么程序要走吗?

新婚的娇妻用那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方岁寒感觉全身发烫嗓子眼干干的,“那个,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我。”

废话,我还不到二十我才不想嫁人,再说都没感情基础就生活在一起能幸福的了吗?林芸希情不自禁的把前世自己对感情的期望搬到了现在,再说了,现在我都嫁过来了再说这些,不是马后炮是什么,林芸希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美人翻白眼那也是好看的,心存忐忑的方岁寒看媳妇给自己一个白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挺高兴,扯扯嘴角想要笑,由于那道伤口的原因却适得其反,更凶了几分。

“你有话就坐着说吧。”看他那么大个子现在床前林芸希实在很有压力,指指木桌边的凳子让他坐下,不是她心疼,而是这屋除了床以外只有那个地方可以坐,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先下手为强让他离自己远点。

方岁寒看出媳妇对他的排斥,还是听话的坐下去,低头盯着黄土地面,酝酿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床上的小人儿,“子不言母过,这事是我们方家做的不对,六天后我就要到县城应募赶往边关,虽然有些不合时宜,我还是先将东西给你保管吧。”

说罢,将一张叠的四方的宣纸从怀中掏出放在离林芸希远处的床边,“这是和离书,如果我死在战场上,你就拿着去找族里的族老,让他们给你作主,到时候回林家还是改,改嫁都随你罢,我已经对不起你,不想再拖累你后半生。”

他的一席话让林芸希震惊了,这是怎么回事,处心积虑把自己娶回来怎么又写了和离书?满腹疑虑的将纸上所写看完后,林芸希默然,这真的是和离书。

古代女子离开夫家只有两种方式,一是被休,二是和离,被休的女子一般都是犯了七处之条,休回娘家又没了名声,日子可想而知有多么艰难,而和离是协议休妻的一种,意指女子没有过错,只是生活不到一起才分离,这在男尊女卑的时代算是非常大的让步,大多时候都是夫家有大错才会写和离书,虽然也是休回家但是名声却是保住了,以后能不能再找到良人那就是运气的事了。

这方家是在打什么主意?林芸希联系原主的记忆,哥哥对方岁寒的评价以及成亲前后别人的对话猜测可能方岁寒娶自己并非出自他本意,这和离书估计也是背着他家里人写的,如果真是这样,方岁寒倒真不失是个好人,心里的疙瘩小了些。

“你就不怕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拿出这和离书去族里找人做主吗?”

“随你吧,我既然将东西交给你,自然由你处理。”方岁寒的目光倒是一片坦然,如果这样的话,他心中的愧疚还少一些,不过看着那美丽的人儿拿着的和离书心里却有些刺痛,如果自己没有去服役,肯定会好好待她。

还挺仁义的嘛,林芸希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好了伤疤忘了疼,要是方岁寒真是那奸猾之辈,她肯定是要诅咒他埋在战场上的,可是现在却突然让了这么一大步,她那咄咄逼人的心思倒是歇了不少,顺带的看着那张凶脸都顺眼不少。

突然光线一暗,林芸希吓了一跳,左右张望发现是一根喜蜡烛烧到了尽头,农户一般只点的起油灯,为了喜庆结婚才置办了蜡烛,因为过的都比较拮据,蜡烛都是挑的最便宜最短的买,这不,才两个时辰就烧光了,林芸希再次感叹,油灯那光真的是聊胜于无啊,自己以后要是天天点油灯肯定会散光,一定要点蜡烛,不过眼下挣钱才是王道啊,为自己也为林家!

“咳咳,天色不早了,你看,是不是该歇息了。”灯下看美人是越看越好看,可惜美人媳妇一直在盯着那烧到头的蜡烛看。

“干嘛?”林芸希警惕的看着凳子上的男人,被他提醒意识到今晚可是洞房花烛夜,但是……

“你别怕,我是不会碰你的,我可以睡地上。”方岁寒面色通红连连摆手,蒲扇大的手掌晃的林芸希直眼晕。

“哦?”林芸希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瞅瞅满是黄土的地面再看看崭新的被褥,心里恼火,这地也太脏了,喂喂,你的关注点跑偏了。

方岁寒径自到床左边的矮柜里拿出一床打着补丁的旧被褥,熟练的铺到地上,“娘子,早点歇息,明早还要去敬茶。”

虽然自己不喜欢跟他亲近,可是……

新婚之夜让人家打地铺林芸希总有些不忍,但是自己又不放心跟他同棉共枕只能先委屈他了,这么着,她也就没在意方岁寒的称呼。

俩人各怀心事进入睡眠,幽暗的光线给静寂的室内平添了几分暖意。

东方刚露出一点鱼肚白,两双眼睛同时睁开,开始梳洗。

昨天都是和衣而卧,所以红色新衣都是皱巴巴的,好在今天要换衣服敬茶,否则可就抓瞎了。

俩人收拾妥当来到上房厅堂的时候,方家人已经齐刷刷的在这里等候了,大大小小十多口子,很是壮观。

……本章完结,下一章“ 敬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