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14章: 方安和

《农家绝色贤妻》

第14章 方安和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吴氏脸上有些慌张,想跟婆婆说几句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吭哧了半天最后作罢,林芸希将大嫂的迟疑看在眼里,心里起了怀疑,这孩子难道是个见不得光的?莫非是方岁寒的私生子?

看电视看多的人就容易脑补,林芸希也不例外,短短几分钟就在脑中构思了一桩狗血的往事,血气方刚的男人没把持住自己,结果和一位暗许芳心的女子做了那档子事,结果被女子家中人知道后打伤了脸,女子生下他的孩子后便自尽,这世间便多了个没娘的可怜人和一个脾气不怎么的男人!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宁愿相信母猪上树也不要相信男人。

林芸希开始发愁,刚成亲就多了个孩子,这老子一走她就得跟着小的过,也不知道那孩子性格怎么样,后母难当啊,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

“老三你别太着急,安和这孩子是个懂事的,不会闯什么乱子。”看方岁寒阴沉个脸,刘氏心虚的劝道,此时她真希望方安和那个吃闲饭的跑出去玩了,否则老三这火发下来她也跑不了。

“二嫂,安和确实是个懂事的孩子,所以我才奇怪他怎么没来?”方岁寒平静的开口说道,只是要是知道他媳妇心里是怎么想的肯定就不会这么平静了。

门外一阵脚步声过后,方妙领着个男孩进了屋,男孩大约五六岁,瘦瘦小小,个头给没有到方妙的腰高,身上的衣服虽然是新的,但明显偏大松松垮垮挂在身上显得不伦不类的,看清楚那孩子的长相林芸希愣住了,眉眼处真的很像方岁寒,她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猜测是猜测现在亲眼见到冲击力还是很大的。

“大、三,三哥。”男孩喊了一声方岁寒,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林芸希便缩到方妙的身后。

目光在方安和的衣服上扫了一眼,方岁寒紧抿嘴角点点头。

“安和,喊三嫂。”小孩看上去很内向害羞,方妙费了半天劲才把人抓到身前,“这都八岁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呢?这是你三哥的媳妇,你要叫三嫂。”

听得方妙介绍,林芸希才松了口气,不知道是庆幸以后生活不用多个拖油瓶还是因为方岁寒没做出那令人不齿的事,反正刚才的气闷的感觉消失了。

小孩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半天才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喊到:“三嫂……三嫂好。”

林芸希有点尴尬,因为她没有多余的红包可送了,不经意瞥到手腕处那抹银色,灵机一动,将腕上的银镯子除下递给小孩,还附赠个灿烂的笑容,这镯子是当初聘礼里带的,所以送人没那么心疼。

堂厅里响起来好几道抽气的声音,刘氏心疼的直嘬牙花子,这银镯子可是她亲手挑的,虽然细起码值三四钱银子,可比那几十个大钱贵重的多,这老三家的可真是个不会过日子的。

方安和已经八岁略懂人事,因为寄人篱下所以非常看人的脸色,见着他大伯娘二伯娘脸都青了,便明白这东西不好接,缩回手冲林芸希虚弱的笑笑。

“老三家的,这镯子太贵重了,安和只是个孩子正是喜欢玩闹的时候,要是不小心给弄丢了那可就可惜了,你快收起来了吧。”别人还没说话她这个二嫂刘氏抢先说道,如果不是她看方安和的眼神带着不屑和厌恶,林芸希还真以为她是真为自己着想呢。

“二嫂,我瞧着这孩子合眼缘,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男娃家家镯子的确没法带,改日去县城融了做个银锁罢。”林芸希赶紧将话堵死,一是瞧这孩子着实让人心疼二是她身上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给,总不能让人白叫一声嫂子吧。

吕氏早就瞧见方安和身上不合身的衣服,还有点奇怪呢,她亲自量亲手缝制的衣服怎么会这么不合体,等看到大郎家二小子身上那件针脚密实的灰布衣裳就明白了,这老大家的看着老实,背后的小动作可真不少,平时指使安和干重活也就罢了怎么连件衣服都克扣,当下脸就拉下来了,“安和,你这衣服怎么了?”

方安和飞快的瞅了一眼大伯母没说话,这动作就足以让所有人都望过去,吴氏肩膀瑟缩了一下,讷讷的开口道:“娘,安和的衣服刮了个口子,我就给他换了件,时间紧做的不太好,等下我再给收紧一下。”

对于安和的事情,吕氏也直不起腰杆子来,最多也就稍微敲打一下,“地里活忙,你就别操心了,我改改就成。”

鸡飞狗跳一般敬茶这事过去了,一大家子围着木桌子开始吃饭,农家的饭菜大都想同,稀的能照出人影的粥加上粗糙的窝窝头,混着腌的咸菜就是一顿,因为昨天喜宴剩下不少菜,所以桌上倒是多了几盘沾了荤腥的菜。大人还好,吃几口解个馋,几个小的可是吃的狼吞虎咽,嘴上油光闪闪。

林芸希不习惯早上吃那么油腻的,就只吃了几口咸菜,方岁寒见她好像没什么胃口的样子,便歇了替他夹菜的心,顺手给闷头吃饭的方安和夹了几筷子。

饭后林芸希和方岁寒跟着老太太来到上房的东边屋子,吕氏住的屋子是方家最好的,但也就比他们喜房多了个刷泥灰的墙,吕氏坐下就叹了口气,“老三家的,有件事我得给你念叨念叨,三郎几日后就得去服徭役,以后这日子你可得自己上点心。”

吕氏这话是经过再三斟酌才开口的,因心里有愧所以边说边观察她的脸色,没想到竟然她这新儿媳妇竟然没有想象中哭闹的反应。

“娘,这事我在五日前便知道了,我是个不太懂事的,以后大事小事还得娘多提点,三郎是个福厚的,我相信他肯定能平安回来。”大概能猜到吕氏把他俩单独留下来说什么,林芸希半垂着头恭敬得回答。

这下吕氏可没什么说的了,她以为这儿媳妇肯定会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所以该怎么说都想好了,结果人家竟然早就知道而且把她想说的都说了,让她说啥?

……本章完结,下一章“ 缘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