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15章: 缘由

《农家绝色贤妻》

第15章 缘由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吕氏叹了口气,“三郎,这事你也别怪你大哥和二哥,子浩和子安都已经过了启蒙的年纪,再不去私塾这辈子可就只能当个泥腿子了,咱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那些地也只够一家子嚼用,要是子浩他们再大点恐怕连饭都吃不饱,你大哥和二哥也是想给家里想一条出路,不是不想用银子免了这徭役,而是家里实在出不了这十五两银子。”孩子毕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虽然因为算命先生的话她一直不太敢亲近这个儿子,但是想要一走就是三年还生死未卜不禁悲从心来,眼泪就停不下来。

原来这面还有事啊,林芸希竖着耳朵听起来,她不太懂古代的徭役是怎么要求的,只知道方岁寒得去三年,听吕氏的意思这徭役可以用钱免了,但是方家没钱所以她这个相公得老老实实的去戍边。

其实这里的徭役倒不是很重,家有成年男丁三子取一,不愿或不能亲自服役者,可出钱十五两让官府出钱找人代役,这称之为过更,这笔钱称作更赋,也有因特殊情况免役的,但是一般都是宗室和有高爵的官僚及其亲属,生子、服丧者延迟服役,方家没钱,所以方岁寒必须得去服役。

老娘哭的凄惨,方岁寒想要安慰几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十五两银子对他家来说并不是那么要命的事,这几年他塞给老娘的银子加起来也有五六十两了,五两银子就够一家子一年的嚼用,应该还能攒下不少,但偏偏他娘是个耳根子软的,禁不起两个嫂子的哭穷,给她的钱都散给了大哥和二哥家,自己都手里没剩下几个。

结果这代役的钱算是湊不够了,当然亲娘补贴儿子无可厚非,但是大哥二哥都已经成家立业,总向老娘伸手也不是个事,虽然十多年没见但是兄弟之间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本着不能让这么一大家子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他明里暗里说过几次,但两个哥哥却像没明白一样,依旧放任嫂子继续,他就歇了劝告的心,两个哥哥成了家连孩子都懂事了,能做的他都做了,更深层的他也不能再插手。

眼见老娘哭的更厉害,方岁寒急的鼻尖冒汗像伸手又不敢的样子凌菲看不过去了,如果真要心疼三儿子,就卖房子卖地交了那钱,也省得拖累她下水,既舍不得钱又舍不得儿子,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现在方岁寒走的事情已成事实,再翻旧账有什么用?

当然林芸希这话只能憋着心里,只能温言劝道:“娘,你别伤心了,这戍边又不一定打架,再说了咱们大齐人多,那些蛮夷也是人也怕死,哪能轻易打起来,没你想的那么可怕,相公身体比一般人要好,就算打起来也不见准会输呢。”这只是她的猜测,把种地的拉去戍边要是直接对敌那肯定全灭啊,将军也不是傻的,不能让人白白送死吧,所以前期可能会让他们做一些防御工事什么的,一两年后可就保不准了,说真的,就她这个便宜相公的体格那真是棒棒的,一皱眉都能吓哭小孩子,这气势上了战场也是打人的样。

吕氏守着家里这一亩三分地连县城都没去过几次,哪里知道从军的事,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茫然的瞪着红肿的眼睛,倒是不哭了。

听了他媳妇安慰老娘的话,方岁寒惊异的瞅了林芸希一眼,他打听到的情况也差不多是这样,但是他媳妇又是如何得知的呢,女人不都是绣绣花做做饭吗,她是从哪里听说的?

和她接触不过短短的一天时间,方岁寒就发现他这个媳妇有些不同,除了容貌惊人以外还出乎人意料的稳重,成亲前就知道自己要成亲的相公要去服役依然嫁过来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嫁过来以后不哭不闹好像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说实在的让他心里挺不是个滋味,怎么说也是明媒正娶嫁给自己的人,方岁寒还是希望她能对自己嘘寒问暖一点。

昨晚也是一样,自己拿出和离书还有提出不同床的时候她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真有点猜不透他媳妇是怎么想的。

三岁还有代沟呢,何况他俩隔了几千年,方岁寒就算是想破脑袋恐怕也猜不到林芸希的想法。

安慰好伤心的婆婆,俩人返回新房,林芸希才彻底松了口气,家大人多就是事儿啊,软弱没主意的婆婆、看似木讷实则心眼颇多的大嫂、小心抠门而又心眼子极多的二嫂还有两个没吭声暂时还看不出什么的大伯子,以后的日子可不像在林家那么太平了,哎,她突然有点想念自己那个独门独户的小公寓了,虽然只有一室一厅,但是胜在省心清静,哪里像现在这样,鸡鸭的叫声、大嗓门的呵斥声、孩子的哭声,呵呵,真是热闹的很。

方岁寒看似凶悍,其实也是个观察入微的人,瞧见他媳妇眉眼间的倦意便开口道:“要是累了你就歇息一会吧,我去劈柴。”他媳妇身体瘦小的可怜,肯定是昨天成亲时候累着了。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很骨感,她又不傻,这新婚虽然不用干重活但是要是白天还睡觉那就得叫人看笑话,林芸希倚在床头,揉揉太阳穴,“我不累,你领我去外面转转吧,我还不知道家门从哪边开呢,这要出去找不到回家的路可就出笑话了。”既然要在这扎根,总要先了解下这里的人情世故才行,要靠着她那两个嫂子融入到方家村,一个字,玄。

当然重要的一点就是她想做点什么好挣钱,方家的日子并不比哥哥家好过多少,方岁寒离开后怎么样还不好说,手里有银子才能过的踏实,她必须得赶紧想法子赚钱才行。

这里的女人一般靠着刺绣补贴家用,有些家缺劳力的女人也要跟着下地,林芸希对于下地干活并不陌生,因为她前世学的是草业科学,工作在西北大农场,更是直接跟种地挂钩,没少往地里钻,对农活什么的也相当了解,但是跟现在纯手工劳动不同那时候是全完机械化,这幅身体也不是个能下的苦力的,所以种地挣钱的事得从长计议,眼下得想个别的办法。

方岁寒沉吟一下点头答应,他走以后媳妇就要自己支撑起来过日子,现在多在村里走动走动混个脸熟,以后有事才好上门,自己今日也有事找武家二郎,正好走一趟罢。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二爷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