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18章: 争吵

《农家绝色贤妻》

第18章 争吵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娘,你别哭了,这天灾人祸谁也没办法,你要哭坏了身子可怎么办。”方宜春也是愁的好几天睡不着觉,这稻子长的好好的没想到前几天突然着了虫子,一开始不多也没在意,没想都这短短的几天功夫就死了一大片,虫子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看来这十多亩地真是要瞎了,想到这,偌大的汉子也不禁红了眼眶,旁边围着的人群看着病怏怏的一大片水稻都唏嘘不已。

“方朗家的,哭有啥用,得想个法子才行,哭也不能解决这事。”人群里有个五十多数的大叔劝道。

方二婶也不知道听没听到,还是哭个不停,旁边跟她几个相熟的婶子劝也劝不住,大家也只能摇头叹气。

方宜春家算是村子里宽裕的家,他能干胆子也大,花了家里所有的钱又借了不少买了这十多亩水田,准备大干一场,结果没成想这就要长穗子了却得了虫害,唉,这天灾谁也躲不过去。

人多脚杂,有几根枯死的稻秧就被踢到这边,林芸希弯身捡起那几棵被践踏的不像个样子的秧子仔细查看。

水稻这东西很容易得各种各样的病虫害,前世已知的就有三百多种,这个时代虽然不会那么多,但是也少不了。古代种田没有现代的化肥、杀虫剂所以是真正的靠天吃饭,要是遇到个干旱、洪涝、病虫害那真的会颗粒无收,所以古代才会有那么多的灾荒。

前世,林芸希跟着教授研究也没少遇到过因为虫害减产的情况,教授是个见多识广的,倒是教给她不少处理常见害虫的法子,她是个有心的,现在倒是还记得清楚,现在得确定这是什么虫子。

看他媳妇盯着那死秧子发呆,方岁寒就去那边安慰方宜春,“宜春,我看这稻子够呛能挺过去,实在不行你赶紧都拔了再补种点别的吧,这样硬撑下去水稻收不到还耽误了别的。”

方岁寒是个杀伐决断的,预料到这惨痛的后果就赶紧断臂保身,这稻子眼看就不成了,不如都处理了补种玉米,虽然这时节有点晚,但倒不至于不收,最起码能糊口。

方宜春是个好庄稼八把式,自然也想到了这点,但是他不甘心也不舍得,不说这十多亩地种子花的银子,他们全家老少累死累活忙乎了这么久落得拔光的下场,他怎么下的去手。

“岁寒哥,我也晓得这个……”说到这,壮实的汉子也是一脸悲切,“我、我就是不甘心呐我!”

“不甘心有能咋样,要是再不拔,连累我们家的水稻你们赔?”尖利的嗓音划破沉闷的气氛,人群都向说话的那人看去。

只一眼,方岁寒就皱起了眉头。

这个节骨眼上说这话可真是不中听,人家糟了这么大损失真是伤心绝望的时候,说这话真是戳心窝子,连正在思忖对策的林芸希都忍不住抬头看,看清楚说话那人,林芸希顿时想钻到地底下去,不是别人,正是她那二嫂刘氏。

听到这尖酸刻薄的话,坐在地上的方二婶也不哭了,迅速的站起来,指着刘氏的鼻子尖就开始骂开了:“你长着个乌鸦嘴说谁呢你?就你那扣样万辈子也富不起来,我们家种地的时候你瞅着眼红说那些酸不拉唧的话,现在又跑到这幸灾乐祸的说这些狗屁,我告诉你,慢说这虫子不传染,就是传我也不拔,就看着你家的稻子也烂地里,我看你能怎么着!”

刚开春的时候看方宜春大张旗鼓的借钱买地,刘氏可没少眼红,家里就有三亩水地和四亩山地,每年精心伺候交了税正好够家里吃的,要是年头不好就得男人出去打工才能勉强糊口,她也想买地,但是买地得要银子啊,一亩中等水地可得五两银子,银子她倒是有些,这几年从她婆婆那扣出来不少都捂的紧紧的,但是现在家里没分家,出银子买地那是便宜了别人,她才不干这傻事,就一直憋着,所以看到方宜春买地真真的羡慕嫉妒恨。

俩家的地挨着,低头不见抬头见,从方宜春他们家从开始种,刘氏就觉得赌气的不行,经常在心里咒骂:弄那么地有什么用,这要是不下雨或者让水给冲了,看你们去哪哭去,当然她诅咒别人的时候就没想想自己家的地就在旁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谁都跑不了啊。

早上听说方宜春家地遭了虫子,她心里立刻就敞亮了,特意跑到地里来看,瞅见那些枯死的稻子就舒心的不行,再看平时嚣张跋扈的方二婶那哭的凄惨的样,解气!本来还想多看一会热闹,听旁边有人小声说这虫子不会传染吧,她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去自家地里去查看,从地头走到地尾都没发现有什么虫子,才松了口气。

但是虫害这东西谁说的准,今天没有第二天就一大群的情况也多了去了,她正琢磨着,就听方岁寒说了那句话,借着由子便说出了口,没想到这方二婶竟然破罐子破摔,不但在人前狠狠骂了自己一顿还坚决不拔稻子,刘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直接骂了回去。

“谁眼红了?你说谁眼红,你说我乌鸦嘴?我看你还是那丧门星呢,要不怎么虫子就专祸害你家稻子,我看你缺德事干多了遭报应了,所以你还是积点口德吧!”刘氏牙尖嘴利的骂回去,得意洋洋的看着那鬓发脏乱的方二婶,一点都没有掩饰眼神中的幸灾乐祸。

被人这么骂,方二婶将刚才的悲痛化作骂人的力量,扯着嗓子大喊:“放你娘的屁!你才是黑心肝的泼妇!你做的那些下作事才真是丧良心的,我今天就把你那点腌脏事抖落抖落,三郎这些年孝敬老娘的钱被你扣去多少?你这个不要脸的,手里攥着银子却不肯出钱替三郎免了徭役,还撺掇你婆婆给三郎娶亲,谁不知道去戍边有去无回,娶回去就是守活寡啊,把人家姑娘往火坑里推,你也不怕出来被雷劈死!”

她嚷这一通,人群立刻静了。林芸希默然,这算躺着也中枪吗?不过这信息量可够大了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杀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