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19章: 杀虫

《农家绝色贤妻》

第19章 杀虫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下,全场的目光都投在方岁寒和林芸希身上。

方岁寒冷眼扫了一眼方二婶和刘氏,他一生气面罩冰霜,脸上的伤疤也拧起来,配着那凶脸真的跟杀神一般,俩人不禁打了个寒噤,难堪的偏过头去。

方二婶也感觉自己说的过了,方岁寒性情虽然不怎么好但是人品却是没的说,前年方宜春去县城买东西被偷儿掏了包,那可是刚卖了粮食的二两银子,一家人一年到头的辛苦钱,当时方宜春真是寻死的心都有,正好碰到方岁寒,那方岁寒也是个能耐的,不知道怎么找到那捞偏门的头,硬是追回来这银子,从那以后方宜春就开始追着他屁股后面跑,方二婶对他也是感激的,但是刚才光顾着宣扬刘氏那点子烂事,结果连带着也黑了方岁寒,更糟心的是人家新婚媳妇还在一边,这叫什么事啊。

刘氏被骂又被当众抖搂出那些老底心里都快恨死了那老虔婆,想要辩解几分,看到老三那黑脸顿时吓的不敢再吭声,她心虚也是气短,老三每年拿回家十多两银子,虽然都给了婆婆,但最终还是落在大房还有她二房手里,如果没有老三,估计家里的日子肯定落魄的不成样子,哪还能供俩孩子读书,所以家里的人都不敢太惹他,如今自己扛上这尊杀神可真是倒霉。

家里的事方岁寒或多或少是知道点的,但是家事毕竟是家事,被这么嚷传开有损家里的名声,而且被人当面喊守活寡,他媳妇……

林芸希正在消化方二婶刚才说的话,原来自己嫁过来是她这二嫂的功劳啊,这方家可没表面上那么平静,她正琢磨着,就感觉到一股不容忽视的注视,不由得抬起头,就看到方岁寒正看着她,一双眼睛写满了不安和愧疚,手足无措的样子像极了以前农场里养的大白熊,因为农场的工作人员里就她做饭最好吃,所以她也顺手给它喂食,那狗也是个馋的,经常围着她打转,林芸希最喜欢摸那狗厚厚的毛,所以在看到高大魁梧的方岁寒露出有点委屈的表情时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握住他,顺便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手中柔软的触感让方岁寒绷紧了身子,刚才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全都抛在脑后,嘴角勾起个小小的弧度,好像那只手占据了他的全世界。

众人看人家小两口手牵手,脸上也没有想象中的悲伤或者绝望看戏的心便退了几分,可看了方家三媳妇那恬静的模样都在心里感叹,真是作孽,这么好的媳妇,唉。

老娘的那一席话连沾带滚的牵连了方岁寒,方宜春感觉非常不好意思,但是又不能当面指责他娘,只能满脸愧疚的道歉,“三哥,对不住了,我娘也是急疯了才会口不择言,你和嫂子千万不要多想,兄弟我是知道你的能耐的,肯定能平安回来。”

方岁寒心中那点怨怼早被他媳妇儿的手给驱散了,低沉的说道:“你且放心,我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眼下最要紧的是这稻子,你打算怎么办?”

方宜春回过头看了眼那蔫头耷了脑的稻秧,咬咬牙,“拔了,补种玉米!”长痛不如短痛,这稻子是抢救不过来了,自己再犹豫下来这一年可真要什么都收不回来了,那些债只能先欠着,家里的吃食可得收了。

围观人的顿时爆发出一阵七嘴八舌的讨论,这个说,“拔了也好,这么干守着也不是个事。”那个说,“拔了可惜,还有这么多都活着呢,要不再等几天?”

手被火热的大手包裹着,林芸希感觉脸上都沾染了热意,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去拉他的手啊,真是鬼迷了心窍,本来还一心一意想要拽回自己的手,听到要拔稻子顿时就不纠结了,赶紧喊了一声:“等等!”开玩笑,自己刚费劲不啦的看半天这要拔了她白费功夫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那干净又清脆的劲让议论纷纷人都闭住了嘴,这人长的标致声音也好听,这方岁寒还真是个艳福不浅的。

林芸希不想被人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半侧着身子躲在方岁寒身后才开口道:“不用拔,这稻子还有法子救。”

这下人群彻底安静下来,各怀心事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方岁寒身后那弱不禁风的小娘子,这人弱的一阵风都能刮倒恐怕连锄头都没怎么摸过吧,现在说能治这虫害谁信啊。

方岁寒也是一顿,但还是将他媳妇的身子牢牢的罩住。

因为没法除掉虫子,所以虫害这东西只要着了就没法治,只能干瞪眼看着庄稼一点点的死,方宜春也不信她能治这虫害,但是他现在就是溺水的人,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过,当下便激动的追问道:“三嫂,你真有办法?怎么弄?就是花多少钱我也认了。”若真能花点钱救活那些将死的稻子,他也愿意。

“花不了几个钱。”林芸希指指手里枯死的稻秧,“祸害稻子的虫子叫腐心虫,稻子在孕穗期容易招这虫子,腐心虫产卵极快,现在这个时节是第一代幼虫,会让稻秧枯鞘、枯心,如果现在不杀死,即使有稻子能挺过这茬,还会有二代三代祸害中稻和晚稻,最后只能收一把秸秆了。”这腐心虫算是水稻常害的几种病虫害之一,所以她知道的很清楚。

本来还抱着怀疑态度的人听她这么熟稔的说出这虫子的名字和其他信息都愣住了,这娘子知道的这么清楚莫不是真能治这虫害?

不等方宜春发问,林芸希直接说出解决的法子,“杀这虫子是要用药的,但也不贵,三份樟树皮、一份明矾、五份杨树叶、两份苦楝子磨成粉混合到一起,然后加水稀释,将药水淋在这病秧上即可,撒药的时候一定要避开雨天,否则雨水冲了这药可就白费劲了。”

“这样真能行?”听她噼里啪啦的报出一大堆药名,方宜春有点疑惑,就这么简单就能杀死虫子?

“这样就行,撒药后看好点别让小孩子来这边玩,这药虽然只有小毒,但是要不小心进嘴可就麻烦了。”这些话得提前说,否则以后出了事可就麻烦沾身甩不掉了。

“啊,有毒?那这稻子以后还能吃吗?”一听这话,旁边有人忍不住发出疑问,种水稻的家基本都舍不得吃,拉到县城去卖,要是现在撒了药那以后谁吃了要是被毒死岂不是要摊上官司?

“没事,只是小毒,两场雨就能冲干净,你若是不信秋收后可以试试。”这要进嘴的东西必须得仔细,那人的话也算是提醒了她,所以林芸希冲问话的那人笑了笑,那人是个半大毛头小子,看那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娘子冲自己笑顿时脸变的跟红布一样,猛地低头去看地面,半天都不敢抬头。

林芸希刚要感叹古人真的都好纯情,手就被大力攥了一下,方岁寒见他媳妇儿冲别人笑,心里顿时就不高兴了,媳妇儿只能冲自己笑,他心里打翻了醋坛子,情不自禁的捏了捏手里的柔软,唤回媳妇儿的心神。

……本章完结,下一章“ 挑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