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21章: 出头

《农家绝色贤妻》

第21章 出头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瞧着一家子都看过来,林芸希窘了,方岁寒这全身散发的王霸之气这是要闹哪样,她只是想做个无声的抗议而已,这要为自己强出头的架势要是闹哪样?

家里就方妙还算是不怕她三哥的臭脸,小姑娘探头往俩人这边看过来,只一眼就嗤笑一声,一脸的不屑,“三嫂碗里的饭可真够多的,不知道三嫂是饭量小还是咱家这饭做的不够,别人的碗里都冒尖了呢,我看有些人的心眼子是偏到腰了呢。”

这话一出口,除了吴氏和刘氏以外的人都向桌上人的粗碗里看去,反应不一,吕氏和方庆林同时皱起眉头,待反应过来,方庆林立刻狠狠的向埋着头的吴氏瞪去,方元武脸色也有些不好,其他几个小的都赶紧捂住自己的碗,生怕这为数不多的饭也会保不住。

只有方安和不安的在木椅上扭动几下,小孩想说话又不敢,不一会儿就把下唇咬的发白,半天怯懦小声说道:“三嫂,我吃饱了,你、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方安和的碗里全都是粗玉米碴子,上面并没有动过的痕迹,应该是还没吃过,半大的孩子努力将自己的碗递过来,眼睛都不敢直视她,看着小孩儿脸上的忐忑,凌菲感觉心底软了一块,不自觉的用手摸摸他油光发亮的发顶,“安和吃吧,嫂子不饿,乖,听话啊。”

瞥到方安和碗里那粗糙的碴子粥再看看大嫂家的子安和子山碗里的米饭,方岁寒的心里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了,腾的站起来,“什么时候有一家人吃两种饭这个规矩了?大嫂,我这几日确实没有时间顾上看安和才将他交给你看管,我看你又下地又做饭忙的很,还是把安和放到芸希身边吧。”

看清楚这几个孩子碗里的饭,吕氏就明白老三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了,虽然让自家人养活安和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安和毕竟要叫她一声姑母,这血脉在这放着呢,大儿媳妇就敢这么对安和,真是一点都没把她放在眼里,也气的将碗放在桌上,“老大家的,这是怎么回事?”

被点到名字问话,吴氏想装傻也不能再装下去了,抬起头哭丧着脸说道:“娘,媳妇实在不是故意的,今天下地真是累狠了,回来的时候见灶膛都是冷的也没人做饭就赶紧张罗,结果就少做了些,那些玉米碴子是昨天剩下的,因为舍不得倒就给热上了,因为安和说他喜欢吃,所以就给他盛上了,是吧,安和?”

这话说的实在漂亮,既说了自己的劳苦功高又告了林芸希这个闲人不做饭的壮,所以轮到她吃不饱也是活该,林芸希心想,她这位大嫂手段可是比二嫂要高明的多,可惜却使在自家人身上。

吴氏转向方安和求证,努力想做出个和蔼的表情,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的,很是僵硬,方安和见着她冲自己使眼色,抠抠手边的袖子,小声说道:“我爱吃玉米碴粥,是大嫂特地给我留的……”

看安和说话的神情不似作伪,吕氏脸色这才缓和些,老三家虽然是新媳妇,但是不下地这做饭也是应该的,她心里有愧不能敲打林芸希,老大家替她提醒下也是好的,他方家是小门小户,断没有嫁进来当少奶奶让人伺候的事。

吕氏离的远,看不清楚,林芸希却是将吴氏和方安和之间的情形看的透彻,虽然方安和面上无异,但是他小身子上如果不抖的那么厉害,这话可能说的更有份量,林芸希不动声色的看着,现在好多她都没弄明白,只能静观其变。

得到肯定的回答,吴氏赶紧趁热打铁说道:“娘,安和在我那过的好好的,和子安他们几个也玩的高兴,老三又新婚燕尔就不让他去打扰了吧。”

她抓住了吕氏想要老三媳妇留个根的软肋,果然这么一说,吕氏的思绪就被扯到这传宗接代的大事上,“三郎,安和跟着你确实不太方便,而且你过几天就得走,还是跟着老大家的过吧。”方岁寒对安和的确上心,但是他也看不了几天,还不如就一直留在老大家。

刘氏脸上不忿,刚想说几句却被自己的相公拉住,瞧着方元武眼里的“不要多管闲事”,刘氏只能恨恨的用筷子狠戳碗里的米饭和玉米碴搀和的二米饭,不知道是把这饭当成吴氏还是林芸希。

刚才的危机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了,林芸希觉得有她婆婆的放纵所以才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看来是对自己不满意想给个下马威啊,这是她看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她有心跟吴氏针锋对麦芒的理论理论,不过看到身边面色不佳的方岁寒,这个念头就打消了,这几日就安稳些吧,省得这个男人走的时候也不安稳。

因为方岁寒还兀自站着,所以一家人谁都没敢继续吃饭,林芸希伸出左手拉拉她男人的手腕,轻声说道:“快坐下吃饭吧,等下凉了。”

语气是淡淡的,并没有什么不满和委屈,只是这样更让方岁寒心里难受,媳妇受了这样的委屈自己还不能做些什么,简直是太窝囊了,但是他能怎么办,摔桌子走人肯定是不行的,自己再对自己的嫂子的做法不满意,老娘还坐在这里,再说如果他今天要是发了一通火解了气,然后这笔帐势必要算在他媳妇头上,所以自己只能忍了。

拉了半天男人还没有反应,林芸希心里这小火苗就蹿起来了,我给你个台阶下还不赶紧的,心里气着,手里便加了几分劲,捏了几下那大手。

再她看来偌大的劲,对皮糙肉厚的方岁寒来说也就是挠痒痒,或者只是比挠痒痒更重一些,察觉到媳妇正抚摸着安慰自己,方岁寒的怒火和气愤便消了大半,从善如流的坐下来,将自己碗和媳妇的碗调了位置,冷俊的脸转向林芸希,“吃罢。”

如果晓得自己下的黑手被人误解为爱抚,林芸希肯定会砍掉自己的爪子,然后在心里骂男人皮厚脸皮更厚,可惜她对这些不得而知,读懂方岁寒眼里的“你要不吃我也不吃”的意思,顿时无语了,这叫什么事啊,不想再在这纠结下去,认命般的拾起筷子吃了起来。

美丽的人做什么都那么好看,就是端着那碗破了个口子都不损那份娴静和优雅,别人吃饭不是发出声音就是极为粗鲁,但他媳妇正好相反,举手投足都好像一副美丽的画卷,令人心生爱慕。

……本章完结,下一章“ 商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