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22章: 商量

《农家绝色贤妻》

第22章 商量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岁寒盯着眼前的米饭,眼睛的余光却没离开过身边的娇艳如花的媳妇。看媳妇那娇嫩的红唇含着筷子,方岁寒感觉下腹一紧,一股热流从下身蹿上来,猝不及防。

感觉到身边的气势有变,林芸希询问样的看过来,等看到男人两颊通红,不解的瞪大无辜的眸子,吃个饭脸红什么?

有了中午的事,饭后林芸希便向婆婆询问自己在家里负责的活计,她那身板下地是不行了,吕氏更着急想要抱孙子,让俩人要加把劲才行,隐晦的提了提如果没有子女男人又不在身边日子会不怎么好过,林芸希只是垂着头听着,不置可否。

吕氏说了半天,口都干了,看老三媳妇还是一开始那模样,既不反驳也不附和,顿时感觉没什么意思,就让他回屋去。

关上门,方岁寒就开始掏墙角那老旧的箱子,林芸希也没在意,继续想着她那个还没成型的养殖计划。

不一会儿,男人拿着一把东西放在床边,林芸希看了一愣,有银子有铜板,零零碎碎有十多两,一下子就愣住了,她很吃惊男人竟然存了这么多钱,更奇怪他为什么不把这钱拿出来免徭役。

“这些给你。”见媳妇没说话,方岁寒将银子向她那边推推,想了一会儿,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给我做什么?”林芸希更加不解,她俩现在的夫妻关系只是有名无实,给自己这么多钱这是做什么?这些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能供普通农家花个四五年了。

男人闷着头,半天才说道:“虽然说这话有些不太合规矩,我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走以后你有难处恐怕也指望不上大哥和二哥家,所以这些都是留给你应急用的,还有就是……”

男人好像有些难以启口,挣扎了半天还是说道:“家里我最不放心的就是我妹方妙还有安和,方妙性子急容易惹事、安和懦弱受了气也不敢吭声,希望你能多加照看她俩。”其实他也很担心他娘,但是大哥、二哥毕竟是老娘的亲儿子,断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林芸希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成亲当晚俩人就达成了暂时打伙过日子的协定,她没考虑过方岁寒去服役时怎么样,但是他却体贴的帮她铺以后的路,明明没有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事实,自己手握着和离书随时都可以离开,但是那人还是认真的尽可能的给自己提供安全的保障,这样的男人让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她一直是防备着他的,但是看过了这人体贴的、温柔的、害羞的表现后,心里好像柔软了不少,谁心都不是铁打的,就是铁打的也会被捂热,林芸希承认,她感动了。

“为什么?你不怕离开后我就拿着银子跟你和离吗?”她听到自己好像情不自禁的问出了声。

“你是我的媳妇儿,我自然相信你,更不想让你受苦,如果你觉得在我家过不下去,那、那就走吧。”方岁寒的声音有些沙哑,说出后面那半句话后他觉得胸口很堵,有些后悔自己当初做的决定,如果知道是现在这样的话,也许他就不该起了那个心思。

林芸希心里一震,是啊,哥哥嫂子对自己好,是因为血脉和感情,她和男人刚见面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他这么做除了愧疚更多的是责任吧,因为自己是他明媒正娶进门,林芸希晒然一笑,也许自己在林家的时候替他辩解的时候,他俩这辈子可能就要纠缠在一起了。

她到底要豁达一些,知道多想无益,过好眼前才是真的,于是整理下思绪便拍拍床边,“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听到这话,方岁寒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媳妇儿的脸,没发现有什么变化,乖乖的做在一边。

心里想通了一些事情,林芸希也就不再扭捏,看着方岁寒半低着头像个认错的孩子一样,刚才那点忧郁散了大半,不动声色的开始打量眼前的男人。

她们的喜房是西厢房,下午太阳转过去以后房间的光线会变得非常暗,因为俩人离的近,倒不是很影响。也许光线不是那么明亮,所以林芸希感觉男人的脸好像柔和不少,眉眼平和下来,脸上的伤也不那么扎眼,眼前这张棱角分明、冷俊的脸跟他那体贴的性格相反,很有几分铁骨铮铮的感觉,跟她所见过的那些男人都不一样。

浓黑眉头下面的眼睛是垂着的,这人要是直视的时候有种折服的光芒,不知道为什么,林芸希突然想知道自己在他的眼中是什么样子的,这么想着,她就伸出了左手,手心扣在男人的伤口上,虽然没有完全盖住,但是她却仿佛看到了男人没破相前的样子,轮廓分明且深邃,线条粗犷但却异常令人感觉心安,如果用前世的词语形容的话,那就是MAN。

被她突然的动作惊到,方岁寒抬起头,俩人的视线便不约而期的在空中相遇,鹰隼般明亮的眸子和杏仁般温润的眸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一般直直的相对,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啪”的响了一声,轻轻的,虽然没人听见,但是却有什么东西变的不同。

不知道是谁先别开了视线,林芸希反应过来赶紧将手拿下来,真真想剁了自己的爪子,为什会摸上去呢,啊啊啊,感觉好像受了蛊惑一样。

那厢,方岁寒也愣怔了,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此刻心跳的非常快,刚才,媳妇好像摸了自己的脸……

沉默了半响,林芸希想起来自己要说的正事,清清嗓子:“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方岁寒没有开口,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

“你看,你离开以后我也不能坐吃山空,种地我赞成,民以食为天,粮食什么时候都是最重要的,但是我现在的身体也下不了多少力。”说着说着,心境就慢慢平和下来,林芸希表情也变得更加自然。

方岁寒一边听一边看着他媳妇儿白玉般的脸。

“今天去郑屠户家,我就有了养兔子的想法,兔子这东西吃草,养的话不会浪费粮食,下崽多而且快,如果能养下去肯定能挣钱。”看方岁寒好像有话要说,凌菲停下来,温声道:“怎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过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