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23章: 过往

《农家绝色贤妻》

第23章 过往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岁寒抿抿唇,“这倒是个好办法,但是有一点不太好办,兔子要是圈养的话非常娇嫩,如果一个不小心,可能都会死掉。”

“这个你放心,我知道怎么样才会考虑这个,本来还担心没有买种兔的本钱,现在有了你这些银子,这个问题倒是迎刃而解了,还有,另外一个就是销路的问题,村子里可能消化不了太多的兔子,所以得想个法子。”她本来只是想跟他说想用这银子买兔子养,但是对着那双眼睛不知怎么的就说了自己的遇到的难处。

如果换另外一个女人说她会养兔子,方岁寒也许会不信但是这话从他媳妇儿嘴里说出来,他是坚信的,尤其是在他媳妇解决了方二婶家的稻子虫害的问题后。他心里隐约感觉到媳妇儿跟一般人不同,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同,所以选择相信。

“销路的事倒不用那么担心,我认识个县城里的酒楼记账先生,养成的兔子倒是可以卖到他们那里试试,那里的需求量更大些。”方岁寒替她出主意,“如果你打定主意了的话,在走之前我带你去那跟他详细的谈一谈。”

对啊,酒楼那地方需要的肉类可比在村里要多的多,而且兔子这东西不像猪肉鱼肉啥的,算是野味,是个稀罕的东西,销量应该不用太愁,这真是个好办法,这个男人比自己想象中要脑子灵活的多啊,林芸希暗暗的想。

遇到的难题都这么风轻云淡的解决,林芸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经过这番谈论,俩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很自然,林芸希懒洋洋的倚在床栏边,戳戳他手背,“你的伤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她已经好奇很久了,因为伤的那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运气稍微有些不好,眼睛就毁了,遇到什么危机才会弄的这么严重的伤。

听到媳妇的问题,方岁寒脊背不由得绷紧,看到她眼中那纯粹的疑问的目光才缓缓放松,是啊,这个跟那些害怕自己的人不一样,她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我出生的那年爹跌落山崖死了,”方岁寒兵没有直接回答媳妇的问题,而是从头讲起,“算命的说我命硬克至亲,所以我刚出生就被送到舅舅那里养,舅舅成亲多年但是都没有孩子,把我当亲儿子一样对待,从八岁开始我就跟着他大江南北跑脚,低买高卖挣钱养家,十五岁那年舅母有了安和,即便这样,舅舅对我还是一样亲,两年前我和舅舅在从青州赶回来的途中遇到水匪,舅舅为了保护我挨了一刀被水匪踢到江中,这就是我那时候留下的伤疤,如果没有舅舅我肯定会死在那里,但是我却连他的尸骨都没有找到。”说到这,男人的神情有些激动,双手在身侧两边紧握着,平复了好一会儿继续说道:“我捡了条命回去想给舅舅立个衣冠冢,没想到我那、我那舅母竟然在得知舅舅死讯后卷着家里的钱财跑了,所以我便带着安和回到这里。”

男人的语气很平缓,但是那双眼睛泄漏了他心中的悲痛,无端的令人心里难受,林芸希心脏好像被人抓了一把,有些透不过气来,谁都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但是这个男人遭遇的坎坷实在是太多了,短短的二十多年的人生先是被亲生母亲嫌弃而被抛弃,然后亲如父子的舅舅因为救自己而被杀,家产被舅母卷走,结果回到方家却又要面临着戍边的命运,如果是自己的话早就崩溃了吧,男人脸上的伤疤无时不刻在提醒他那场悲剧,自己无意之中又勾起了他的心底的痛,林芸希在心里唾弃自己的好奇心,讪讪的小声道:“对不住了,我、我实在不是故意……”

“没什么。”方岁寒恢复了惯常的脸,苦笑一下,“其实服徭役是我自己想要去的。”

见他媳妇儿蓦然睁大眼睛,方岁寒解释道:“我想给我舅舅报仇,但没有那个脑袋读书不能走科考的路,服徭役的话有机会挣军功,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也许能留在军中。”

林芸希心里咯噔一下,心凉了半截,原来这个男人是自己主动想要去战场,他想的死报仇从来没想回到这里,自己还在傻呵呵的替那人感觉惋惜,真是太可笑了,感觉到内心的震惊,林芸希呆了一下啊,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不想跟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生活吗?

“是我拖累了你……”

方岁寒低沉的话好像压在林芸希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个受尽苦难一心想要报仇的男人,一个糊里糊涂穿过来嫁给陌生男人还面临着守活寡的他,到底哪个更可怜一点呢。

以为媳妇被自己的话吓到,方岁寒便闭了嘴老实的坐着,他其实还想说是如果要是早点知道自己要娶她,也许自己当时就会放弃,他心里想是,如果自己能活着回来一定要带走她但是又想到自己此行生死未卜,就不要毁了她以后的幸福。

俩人心里的想法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岔开了,一时无语,相对而坐,但都心乱如麻。

这时候,就听门外有人喊,“三郎,三郎在家吗?”

是方二婶子的声音。

收敛心思,林芸希下床打开门迎了出去,“在家呢,二婶有啥事?”

见着三郎那漂亮的跟仙女一样的媳妇,方二婶脸上的笑容更甚,把手里的木盆向前一推,“三郎媳妇,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你教那法子果然有用,撒了一遍药,那虫子死了一地,我看过不了多久我家的稻子就能返青了!婶子家也没有好东西,这是刚做的桂花糕,你尝尝。”

方形的糕点散发着桂花的清香,亮黄亮黄的看上去非常好吃,林芸希知道这东西在农里算是金贵之物,自己实在不好意思拿,抵着木盆的不平的边沿推辞道:“二婶儿,你太见外了,我也仅是举手之劳而已。”

方二婶却是执拗的很,死死不放手,泼辣的气势就放出来了,“你今天不接这东西才是见外,你是个识文断字的,懂得的东西多所以感觉没什么,但是那些稻子可是我们全家的命啊,要不是你给支招我们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去,这点东西算不得什么,你要是不拿可就是瞧不起你二婶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回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