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24章: 回门

《农家绝色贤妻》

第24章 回门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推也推不动,也不知道该说啥,僵持的工夫,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接走了俩人中间的木盆,然后方岁寒的声音就从后面传过来,“二婶是好意,我们就收下了。”

方岁寒都把东西拿了,林芸希也不能再说啥,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桂花糕腾到自家干净的碟子里,然后把木盆还给方二婶。

因为心里有了疙瘩,林芸希整个一下午情绪都很低,晚上烧饭的时候差点炒糊了锅,但她手艺在那,方家人吃的都很香,吕氏心里略感安慰,长的再好看不用做活也不成,他们家娶媳妇可不是摆设,老三媳妇这饭食不错。

晚上依然是她睡床上,方岁寒打地铺。天气虽然转暖,但是夜里还是有些冷的,林芸希裹着被子听男人那边传来的安稳的呼吸,心里却不得安宁的乱糟糟的,她原本想的是这人走了自己就不会被拘着,但是得知这人真正的心思时却乱了心神,她有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不经意瞥到地上那一团,心里不知怎么有点酸酸的,努力扭过头面向里面,他自己乐意睡在地上干自己何干?

躺在薄褥上的方岁寒平视着脱了皮的房顶,他想为舅舅报仇也想光耀方家门楣,但是这时候娶了媳妇,媳妇还是这样一个的女子,他有些茫然,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抛下她。

月色光华褪去,天边露出了鱼肚白。

林芸希早早的起来做饭,天色还有些暗,刚出屋就看到了在院子了劈柴的方安和,小孩儿换上了粗布衣服,合体了些却更显得身子瘦弱,手里拎着个跟他身体不符的斧头,每劈一下都感觉很吃力。

自从得知了他的身世,林芸希对刚见过几次的方安和生了几分怜悯之心,“安和,怎么起的这么早?”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多睡觉才好。

“三嫂?”好像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看清楚来人不是那个只会责骂自己的嫂子,暗暗松了口气,“我、我睡不着……”

怎么会睡不着,那几个孩子可都是还没起来呢,这大嫂也真够狠心的,这么大点的孩子哪有力气劈柴,林芸希心里想着,听到自己身后有动静,知道方岁寒也起来了,对方安和说道:“你三哥醒了,这柴他劈就成,你去睡会去吧。”

这时候要是再回去睡肯定会被大嫂骂偷懒,方安和缩缩肩膀,“三嫂,我给你烧火罢,我真不困。”他虽然小,但是早就到了懂事的年纪,大嫂人前对自己问寒问暖但是背后可不一样,他这个三嫂脾气是个好的,跟她在一起不用担心被骂感觉非常舒服,只有三哥才能这么漂亮的媳妇,三哥是好的,那三嫂肯定也是好人。

小孩用那么可怜兮兮的眼神瞅着自己,林芸希心软了,也就随他了。方家的做饭的地方在正屋右侧的一个小棚,因为人口多所以有两口锅,一边的锅煮饭,一边的锅炒菜,用大锅炒菜很快,等饭菜都好了,厢房和正屋都有人活动的声音。

赶在吃早饭前,林芸希偷偷塞给方安和两块桂花糕,一个下午的工夫就只剩下个盘子底了,自己要是不给他拿,恐怕这孩子连个渣都吃不到,太老实了,唉,也是个命苦的。

这个早饭倒是很消停,吕氏看到老三和老三媳妇眼底的青色挺高兴,看来这老三媳妇是个老实的,真心想要怀个娃呢,就对着二媳妇刘氏说道:“老三家的身体骨弱,咱们家那只老母鸡也不怎么下蛋,给炖了补补身体,这女人要娃可是大事,身体得养好喽。”

凭什么自己辛辛苦苦养的鸡舍不得吃一口要给别人吃?因为昨天老三媳妇帮方二婶的事刘氏心里就不痛快,现在又要杀鸡更是不满,但瞥到一边的老三,只得吞下这口气,不停的在心里告诫自己:老三走了,老三媳妇那性子还不任她揉的圆扁,现在先忍忍罢,也没几天了。

“谢谢娘。”突然被这么关心,林芸希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礼貌的道谢。

今天是回门的日子,所以吃完饭收拾好以后,林芸希一点都没耽误,和方岁寒俩人到了村里的丁大爷家。丁大爷是个老鳏夫,是方家村的外来户,年轻时媳妇没留个根就死了,家里穷也没钱再娶,就这么一直一个人过着,后来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也没法再下地干活,就卖了地买了头驴往返县城和村子,靠着来回的车资过日子,倒也过的逍遥快活。

方家村离柳家村二十多里路,要是平时走着过去也没什么,但是今天日子特殊加上东西也多,所以俩人就得坐丁大爷家的驴车回去。

到的时候丁大爷正在给驴刷毛,看他俩人过来,慢悠悠的放下手里的家伙式,在方岁寒的帮助下开始套车,瞧见这堆了半车的礼,笑的脸上的皱纹更深了,“臭小子,倒是知道对媳妇好,哎,这就对了,媳妇可是陪你过一辈子的,就得好好心疼,否则,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后悔喽。”

嗯了一声,方岁寒沉默的垂下眸子,他也是想对媳妇好,可惜自己就要走了。丁大爷知道他是个闷性子,也不指望他搭话,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话来,这一路基本都是他在说,方岁寒时不时应一声,他媳妇从昨天开始就呆呆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心里有些发慌。

到了柳家村,林芸希心跳就有些加快,快到林家的时候,离老远林芸希就看到守在门口翘首以盼的哥哥和嫂子,不知怎么的眼睛就热了,哑着嗓子喊道:“哥哥!大嫂……”

车一停下,林芸希就立马跳下去一把抱住张氏,眼泪再也忍不住夺出眼眶,低声喃喃道:“嫂子,嫂子……”

见着她张氏本来还挺高兴,被她这一哭眼泪也跟着下来了,俩人抱在一起就在门口痛哭起来。

“大哥,家里安好,我带芸希回来看看。”对上跟媳妇面容有些相似的大舅哥,方岁寒甘心情愿的行礼问候。

林清文严肃着脸跟方岁寒打了个招呼,见他虽然相貌凶狠些但是目光清澈明亮,态度诚恳,暗暗点点头,芸希也算是没有所嫁非人。

站在门口哭实在不像话,林清文和妹夫寒暄几句赶紧把俩人劝到屋子,见一次不容易,话还说不过来哪能一个劲的哭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悲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