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25章: 悲伤

《农家绝色贤妻》

第25章 悲伤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对你怎么样?”俩男人到里屋说话,张氏拉着林芸希的手来到西屋,刚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拿出帕子给嫂子擦擦脸上的泪,林芸希慢悠悠的说道:“挺好的,虽然看上去很凶,但是人非常好,有耐心也很体贴。”这并不是说来宽她嫂子的心的,而是她从心里认为方岁寒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两人只接触了短短两天。

张氏破涕为笑,伸出手指头点点她额头,“那你哭什么哭,我还以为你受了什么委屈。”

“这不是想你和我哥哥想的嘛。”见到嫂子心里激动加上高兴,心里和方岁寒之间的那点芥蒂总算压了下去,微撅着嘴巴低声嘟囔,“难道你就不想我?嫂子真是狠心啊……”

“你啊!我可说不过你这伶牙俐齿的丫头。”张氏满眼的宠溺,捏着她手使劲晃晃,“你俩这拿回来的东西也太多了点罢,我知道你惦记家里,但是毕竟已经成了亲,还是要看婆家脸色的,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惹得不快,那可就不值得了。”

想到方岁寒拎着大包小包出方家门前二嫂那铁青的脸,林芸希感觉心里非常畅快,脸上也带了点笑模样,连声道:“没事,没事,方家的人都比较开明,没什么不满。”

“要真这样也是你的福气,不过我可打听到了,你那二嫂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小气和泼辣在方家村都是有名的,你可要小心些,不要跟她有什么过节,要是在你背后泼脏水你可防不胜防。”

嫂子你这话可说晚了,这梁子在她帮方二婶的时候就结下了,但她也不想跟她嫂子说,说了能怎么样,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来这一说,只能让她嫂子多生几分气。

林芸希顺从的点点头,“我会牢记嫂子平日的教诲,好好伺候婆婆和嫂子们。”

张氏满意的点点头,俩人又说了几句体己话。

里屋内的谈话要比她们俩的严肃的多,林清文和方岁寒俩人都不是健谈的人,但是相处起来却意外的和谐。

“到了边疆一定要小心,做什么事之前要想想家里的芸希。”边疆和战事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太遥远,林清文了解的不多,只能这么规劝。

“我会活着回来让芸希过上好日子的。”方岁寒一脸认真的保证道。

林清文叹了口气,这人是个好的,要是没有服徭役这档子事,和芸希俩人肯定能把日子过起来,可惜了。

农家的回门没那么多讲究,说会话吃个饭当天就得返回去,吃完午饭丁大爷就过来接人,林芸希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林家。

因为还惦记着帮媳妇找兔子的销路,所以俩人直接去了县城,到了醉仙居凌菲这才知道原来方岁寒认识的记账先生竟然是县城里最大的酒楼里的人。

那记账先生叫李万生,好像跟方岁寒有很有渊源的样子,听说他媳妇要养兔子把兔子卖到酒楼,很痛快的答应给牵线,但前提必须是兔子是没问题的,关于这点林芸希点头附和,做酒楼的最重要的是吃的放心,入口的东西谨慎点是没错的。

那李大哥也是个豪爽的人,应承下方岁寒就引了俩人见了酒楼的老板,这事就算有了眉目,路已经铺好,只等自己兔子养起来就正式开始。

去了趟县城,俩人回到方家村就有些晚了,不过家里倒是没人说什么,因为后天方岁寒就要走了。

林芸希就这么憋着气又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村里里正来到方家,算是例行宽慰要去服役的人家,看着跟里正说话的方岁寒,林芸希心里一阵酸楚,吕氏哭的个跟个泪人似得,好像这个儿子一去就不能再回来一样。

“虽然说去戍边,但是也不是去送死,你要机灵点。”同样的话要对着很多家人说,里正也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瞅见一边的三郎媳妇愣了一下,“你这如花似玉的媳妇可是在家等着呢,你可得活着回来,你娘岁数也大了,不能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送走了里正,方家哭声不断,吕氏无声流泪,方妙也跟着哭,方安和小脸就没有干净的地方,林芸希感觉心里堵得厉害,眼眶子也一阵阵的发热。

老大家和老二家的大人孩子今天倒是很安静,难得家里没有人再扯着大嗓门嚷喝,就连林芸希做饭的时候多放了几勺子盐菜咸苦的要命都没有跳出来说啥。

压抑的情绪在晚上看到方岁寒再次打地铺的时候爆发了,林芸希一把将枕头扔过去,喊道:“你这个混蛋……”她还想再骂的,但是眼泪却汹涌一般流下来,瞬间沾满了脸。

枕头不轻,方岁寒被砸的胸口一痛,抬头看到他那仙女一样的媳妇泣不成声的样子慌了神,忙不迭的站起来走到床边,伸出手想去替她擦眼泪又怕弄疼,手就那么擎在半空。

心里的委屈和不甘心好像要通过眼泪宣泄出来一般,想停都停不住,泪眼朦胧间,看到男人凑过来,哭的更加厉害。

“媳妇儿,你怎么了,你说话……”高大的男人对着哭成泪人一般的玉人急的团团转,就差拿脑袋撞墙了。

看着他人眼泪毫不掩饰的慌乱和着急,林芸希心里好像突然坍塌了一块,身体情不自禁的靠上去抱住男人,脑袋埋在他的胸口放声大哭,她知道自己舍不得这人走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是一想到他要走心里就难受的要死。

温软的身体扑入怀里,滚烫的眼泪透过布料好像火一般烧痛了他的身体,他舅舅曾经说过,好的男人是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流眼泪的,他媳妇这是为了自己哭,所以自己并不是个称职的好丈夫,他娶了这个女人,却要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所以她才会哭的这么伤心。

“媳妇儿……”男人的声音异常的沙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你一定要等我!”

昏黄的灯光下,方岁寒反手把哭的上不来气的女人紧紧抱在怀里,为了她,自己也一定会活着。

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把脸浸的发疼,嗓子已经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林芸希逐渐恢复了理智,抱着男人的手臂半点都没有放松,然后轻轻的开口道:“相公,咱俩圆房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离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