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27章: 狭路相逢

《农家绝色贤妻》

第27章 狭路相逢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初夏的农家是忙碌的,田里到处是下地的人,林芸希按照上次的记忆来到郑猎户的家,郑猎户上山去了,他家娘子冯氏在家,冯氏非常热情的把林芸希迎进了屋。

方家儿子服役前娶了柳家村的林家姑娘这事在方家村传的人尽皆知,稍微有点良心的都在为这嫁过来的姑娘惋惜,大好的年纪就要守活寡,真是造孽啊。

对于这事冯氏也是有所耳闻的,也跟当家的念叨了几句,但郑猎户最讨厌人家背后嘴碎,当下就沉了脸,冯氏也正只能闭嘴,现在见了这方三郎的媳妇心里更是惊奇,这可真是个漂亮的妙人儿。

因为在心里认定了林芸希是个可怜的,所以冯氏的态度就异常热情,拉着她的手坐到床边,“三朗家的,你咋有空来我这串门了?”

顺从的随着冯氏坐下,林芸希浅浅的笑了笑,“郑家嫂子,实不相瞒,我是有事相求才登门的。你也知道我家相公去了边关那头,我一个女人家种地下不了多少力,又不想在家里吃干饭,所以想养兔子,但是又没地方去买,郑大哥上山要是能打到活兔子能不能给我留着,当然这钱要比全兔子贵些,毕竟活的不好抓。”看冯氏也不是墨迹的,林芸希索性开门见山的说了。

听她说要养兔子,冯氏愣了一下,俗语有云: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说的就是这养家畜风险太大,这三郎媳妇文文弱弱富家小姐的样儿,实在看着不像个会伺候家畜的。

这生意找上门,冯氏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又不想坑了她,只得出言提醒道:“这兔子可不是好养的,那玩意可比猪鸡娇贵,一个不慎就死一大片,以前你郑大哥抓了活的也想拉到县城卖个好价,但是那兔子没都活过夜,老人都说这野兔子养不活,你可得考虑清楚喽。”

冯氏是好意,林芸希笑着受了,自己已经打定了主意,“芸希早些年看过几本书,那里就是教怎么养这些东西的,讲的很详细也很有道理,所以才想试试,这事我相公也是支持的。”

既然说到这份上,冯氏也就不再劝,直接问道:“你要多少只?”

“我一个人也养不了太多,原本的打算就是养个七八十只先看看,公兔只要十只,母兔子要的多些大约七十只左右。”

“要这么多?”听到这个数目,冯氏顿时就睁大了眼睛,一只成年兔子一般就得四十多个钱,活的要更贵些,这八十只兔子将近四两银子,这三郎媳妇可真是个大手笔的,然后好像想到什么,急迫的问道:“要的急吗?这野兔跑的快又会盗洞,一时半会恐怕没法弄到这么多。”

“这个不急,让郑大哥慢慢来就成,兔笼子一两天才会送到,所以让郑大哥也不要着急,这打猎可不是个急活。”上次回门的时候她便叫大哥先打了两个笼子,倒没说做什么用,估计这几天这快完事了,自己得回去跟他谈谈这事。

出了郑家门往家里走,拐过一堵破旧的矮墙,就听见前面两个并肩走路的女人说话的声音。

“方二嫂子,听说你那三弟妹帮二婶子治好了那稻子害虫呢,真的假的啊?”矮小的女人是孙氏,听村子里传这事传的邪乎,今天逮住刘氏便开口问道。

抱着刚割的草,刘氏冷哼一声,“别跟我提那个吃里爬外的女人,我方家可没有那种胳膊肘往外拐的媳妇,老三在的时候仗着老三撑腰连个饭都不做,还帮着那个泼妇打我的脸,不是个好东西!”

这话说的可真是口无遮拦,当然刘氏敢这么大放厥词的说出来是因为孙氏跟她关系好,俩人都是看不上方二婶的,所以一直走的很近。

听刘氏这么说,那传言就是真的,那泼妇家的稻子当真是三郎媳妇救回来的,孙氏对三郎媳妇的印象也是差了,提了提手里的篮子,气闷的说道:“我远远的瞅见过那人一次,比画里的美人还要美几分,看上去也是个乖巧的,竟然这么不明事理,好人歹人都分不清。”

哼,刘氏从鼻子里重重的出了口气,她看不上林芸希也是有嫉妒的成份在里面,毕竟都是方家的媳妇,老三家那如花似玉的媳妇一进门,立刻就把原本只是普通的她衬的更加平凡甚至丑陋,虽然自己男人没说什么,但是她总感觉村里的人在背后拿她们三个比来比去,实在是太可恶了。

听孙氏提到这个,立刻气就不打一出来,阴阳怪气的回答道:“长的跟天仙一样又能怎么着,还不是得守活寡,摊上老三那么个命硬的算她倒霉。”

方岁寒回到方家还不到三年,平时都在县城跑脚在家也住不了几天,跟陌生人一样没有什么感情,她隐隐能感觉他这个小叔子对她有些不满,不过也没说出来,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就算方岁寒死到外面,于她也没有大碍,只可惜家里少了他这银子的进项,不过这男人要是成了亲,必然就和家里人隔了心,恨不得把钱都交到媳妇的手里,所以就算方岁寒没去服役,估计也不会往家里再拿银子,所以说不出银子免役做的没错。

听到前面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林芸希气的肺都要炸了,原本她以为只是背后骂几句也就罢了,她嫂子竟然诅咒小叔子死在边疆诅咒她弟妹守寡,歹毒的这个程度真是令人发指,她在柳家村就听惯了守寡什么的倒没有什么大的感觉,但是听到刘氏咒方岁寒可就忍不住了,心头火起,大步快走几步越过俩人堵在前面,冷笑道:“都说长嫂如母,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长辈教训晚辈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你这话敢在方家祠堂当着族老的面说吗?你敢让方家村人知道知道你这个做嫂子的是怎么盼小叔子死的吗?”

正在走路的俩人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刚反应过来就被林芸希连珠炮一般砸的面色惨白,孙氏还好些,最多也被人说个嘴碎长舌,刘氏吓得身体忍不住抖起来,她可不同,真要是这么被林芸希告到族老那里肯定会受到惩罚,这媳妇嫁进来操持家务生孩子累死累活那也是外姓人,方家子孙才是正经的血脉,族里绝对不会姑息这种嫂子咒小叔子败坏方家门风的事情,真要罚下来,那可不是轻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怀恨在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