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家绝色贤妻 [目录] > 第30章: 异心

《农家绝色贤妻》

第30章 异心

清风长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房里,刘氏赶紧把门关死,不安的对方元武问道:“咋办,当家的,老大家的这是有想法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言不语的当老好人,其实心里可是明镜似得,这盘算打的可是啪啪响,你可坚决不能同意分家,咱们家地就那点,老大家养着娘定然会多分,娘跟着大房,那她手里的银子都得被掏的精光,到时候咱们子浩的读书钱可是一点着落都没有了。”

“这事我肯定是死活不能答应的。”方元武说的斩钉截铁。

这点事方元武自然明白,他大哥虽然看着默不作声,其实很有主意,要不也不会想到去搜刮老娘的私房钱,老三家的就一个弱女人肯定是不愿意分家的,老大家想分家这打算可是一石二鸟,他即能名正言顺独吞老娘私钱还能从他们二房捞到好处,因为族里以前因为分家后儿子供养的问题产生过纠纷,所以族里规定了分家后不奉养老人的子女每月要给长辈定量的钱和米粮,虽然这东西都是打着交到公中的幌子,但是养着老人的长子总是会得到好处的,毕竟没有哪个老人看着吃糠咽菜的孙子孙女而无动于衷的,或多或少肯定会贴补一些,这些一般人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方元武跟刘氏一样都是一毛不拔的,分家可是比割他的肉还疼,坚决不能分!

他俩商量好以后不放心,又跑到吕氏那里给她吹风,得到了吕氏的保证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去。

那厢,大房也在商量这事,此时吴氏再也没有在外面那样的垂着头畏缩的样子,眼中闪着算计的光,碎碎的念叨,“孩子他爹,这家不分也得分,老三家的是个下不了力的,在家里也帮不上啥,老二家的俩人都是好吃懒做的懒骨头,每天晃晃荡荡的下地别人家都已经干了半天的活,他们这样家里的重活可都落在咱们身上,结果吃的用的还是一样,这样过的可真够憋屈。”

把鞋脱下放好,方庆林瞅了吴氏一眼,提醒道:“这话在屋里说说就行,要是要外人听了还以为我这个当大哥的容不下他们呢。”

见他对自己刚才的话并没有多加责怪,吴氏胆子也就大了,跟他说起分家后的各种好处,方庆林半眯着眼睛没应声,半天才说了句跟这个事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老三家的是个不好惹的,你不要没事撩拨她,要知道咬人的狗不叫,老二家的虽然凶名在外,可比她差的远了。”

今天本来想借林芸希的由子提出分家看看其他人的反应,结果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就不敢把她当面团一样看了,“的确是个不好惹的,但是没有老三撑腰,谅她也蹦达不了多高。”

“这家必须得分,但是眼下可不是个好时候。”

“为啥?”吴氏不解的问。

“真是个不动脑子的。”方庆林骂了一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去,“这养兔子的事老三媳妇应该是和老三通过气了,咱家养着俩读书的,自然没什么钱,以老三的性格定不会让老娘出这银子,所以老三家的既然提出来养兔子,那必定是手里握着钱的,她娘家也不宽裕,多半是老三留下的,本来今天就能大概知道她手里有多少,结果你把事引到分家上面,就没影了。”

“你是说要在分家前把老三家的手里的银子给……”吴氏双眼放光,好像真的看到了银子一般。

就在林芸希考虑养兔子和分家的时候,她手里的银子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林芸希正要熄了油灯睡觉,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外面已经黑了,她警惕得问了一句:“谁啊?”

“嫂子,是我,方妙。”

赶紧起来,林芸希披了件衣服打开门,把站在门外的方妙迎进来,“妙儿,咋这么晚来了?”虽然没怎么说过话,她对这个小姑子还是挺喜欢的。

方妙笑嘻嘻的进来,攀着林芸希的肩膀撒娇道:“嫂子,我晚上跟你睡吧。”

“行,跟娘说了吗?”知道她估计是有事要说,所以林芸希也就从善如流。

“嘿嘿。”一点也不客气的脱掉鞋子上了床,方妙招呼她嫂子过来,才说道:“我跟娘说你怕黑,所以给你做伴,她就答应了,哈哈,她老拘着我,我这是借了嫂子的光才能出来一趟呢。”

“你啊,还是个小孩。”吹灭了灯,林芸希和方妙并肩躺在床上,做好了倾听的准备。

果然,方妙翻个身转向她的方向,幽幽的开口道:“嫂子,我也不给你拐弯抹角,我今天找你是有事的。”

“你说罢。”林芸希猜想她说的话应该跟分家有关,果然不出她所料。

外人看来,方家三个儿子供着老娘花用,其实并不然,方家这几亩薄地伺候一年交了赋税也只能填个温饱,多余的钱是一文也弄不出来,吕氏是知道这些的,所以并没有向老大和老二家伸手,家里的吃穿用度基本都是方岁寒拿回来的银子置办的。

方老爹死后,方家真的是家徒四壁,在族里的帮助下才勉强活下来,这种穷困潦倒的日子直到方岁寒跟舅舅开始大江南北跑买卖挣钱的时候才有所好转。

方岁寒的舅舅吕清波是个有头脑能折腾的,领着小小年纪的方岁寒把南方的茶叶和劣质布料运到北边边关跟蛮人换毛皮、药材,然后再将这些东西转回中原卖掉,其中的差价利润非常高,但是大部分的钱都交了商队,当然这也没办法,如果没有商队的庇护,这一路肯定不是被山贼劫了就是被土匪抢了,命可比钱重要。即便如此,来回一趟也够家里用个几年了。

那时候吕清波是个不差钱的主,按照出力分银子给方岁寒,这倒没别的意思,是鼓励他做生意的积极性,方岁寒一部分钱用来给舅舅买酒喝,另一部分就找人捎回方家,毕竟生养之恩比天高,懂事之后也就不再像以前那样为自己被送出去纠结了。

吕氏是一边流泪一边把银子收起来的,方岁寒因为全年到处跑,所以一般大半年才往回拿一次银子,农家吃喝都从地里刨,逢年过节割块肉扯点布就行了,所以这钱吕氏都存下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谈”↓↓↓更精彩哦!